第1章 被拐卖了

“婆婆,这姐姐好漂亮呀!”朦胧间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钻进我的耳朵,我听见由远及近的鞭炮声,觉得不像做梦。

一个苍老的声音笑了笑:“冉儿,没有什么比祭祀河伯更紧要的事了。你去跟姑姑说,一切都准备好了。”

我听见开关门声,努力张了张眼,视线渐渐清晰起来。这是个庞大的庙宇,我躺在冰冷的地上,手脚被人用绳子捆着。大殿之上的神像怒目圆睁,让人一见生畏。两边各有金身随侍,看上去有点像……长着猴子脸的狗。

“姑娘醒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响在我身后,我无法起身,不知自己是梦是醒。试着挣扎,却觉得浑身酸软无力,想说话又出不来声。

我叫丁灵,国家文物局下属考古研究所的在读研二生。尤记得我所在的考古队刚刚结束了湘西卧凤岭古墓的发掘,我和好友沈星言在医院旁边的早餐铺子里约定好一起回京。我们兵分两路,沈星言去酒店收拾行李,我去超市寄特产。回来时我叫了辆出租车,醒来……怎么就在这儿了?

“姑娘不必心急,老身自会向姑娘说明原委。”一个佝偻着身躯的白发老妇人拄着拐杖,从我背后走到我面前,她一身黑布衣衫,左衽领口花纹鲜艳,头缠珠帽,少数民族的打扮。老妪布满皱纹的脸十分慈祥,并不像绑架人的歹徒。可就是这样一张慈祥的面孔,向我口传了我今天悲惨的命运。

“姑娘与老身所处乃是我古畲族的大祠堂,堂上供奉我族神明盘瓠王。我们这一支在此地生活了千年,很少与外界打交道,所以姑娘不必奢望有人会找到这里来。”

我内心苦笑,畲族我还是听说过的,都说这是个神秘的民族,因为不知起源究竟。关于畲族来源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人主张畲瑶同源于汉晋时代长沙的“武陵蛮”,与瑶族同源,持此说者比较普遍。自古以来畲族的他称和部分自称中都有“畲瑶”、“山瑶”等等跟瑶族密不可分的称呼。可究竟这个古畲族和平时我知道的畲族是不是同一个民族,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一沾上少数民族我就肝儿颤,因为少数民族有他们自己的信仰,若稍有不慎,不是要娶个媳妇进门就是要嫁个郎君为伴。我可不想就这么把自己嫁出去,不过听这位老婆婆的意思,我的救星们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到这儿了?

“姑娘的手机、身份证、钱包,都被我们收起来了,这些东西您日后也用不到,三日后我们会烧给你,绝不占您半分便宜。”老婆婆浑浊的双眼中透着淡淡的冷漠。她说“烧给我”,我内心苦笑,怎么连“嫁人”的机会都不给,直接要把我咔嚓?这也太不近人情了!

原以为我是被拐卖了,现在看我怕是马上要被撕票了……

“您一定疑惑为什么身在此处,为什么要将您贴身细软七日后烧给您。”老婆婆朝我身后望了一眼,喊了句,“进来吧。”随即,三五个女子走到我身边开始脱我衣服,她们解开捆着我的绳索,我本以为可以挣扎一二,却发现自己连坐着的力气都没有。

这是我第一次被这么多人三下五除二扒了个精光,这些女人不说话,开始用温水给我擦身。屋内一片寂静,气氛十分诡秘,我不知道这些人要干什么。热水换了五六盆,我被擦了五六遍,感觉下一秒自己就要被放进蒸锅。内心里哭爹喊娘,希望有人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可是听外面锣鼓震天的架势,不像是要吃人的活动。这些人装扮大同小异,大约都是这位婆婆说的古畲族的女子,她们眼中有祈盼和希望的光闪过,有几个眼里还有忍不住的兴奋,我觉得她们和外面的人一定都在为庆祝同一件事而高兴。不过他们庆祝的,有可能是我即将逝去的生命……

我闭上眼不搭理她们,心里开始默念宝诰:“至心皈命礼。大罗天阙,紫微星宫。尊居北极之高,位正中天之上。法号金轮炽盛,道称玉斗玄尊。旋玑玉衡齐七政,总天经地纬。日月星宿约四时,行黄道紫垣。万象宗师,诸天统御。大悲大愿,大圣大慈。万星教主,无极元皇。中天紫微,北极大帝。”

没错,我初入道门,念诵宝诰是目前为止我唯一能做的事。可惜我被捆着使不上力,否则我还能捏出剑诀来对付这些人。哦不,我的剑诀对人应该无效,所以我只能求神救我。

“姑娘是道门中人?”那老婆婆拄着拐杖立在一旁,“您不必默念宝诰了,这方圆几十里都有几十层符咒为界,将我们这个小地方隐藏在乱世千余载。您念什么都没有用,哪路仙家都听不见。”她说这话的时候,那些女人开始给我穿衣服,不是我自己的,古代女子出嫁的服饰,里里外外都是红色,上衣刺眼的绣花让人忍不住想起各种各样影视作品中的厉鬼。

我才不信她的话,心里念着:“志心皈命礼,星主,弟子丁灵,求您救我。”可是依旧没有人回应。

“志心皈命礼,各位仙家尊神,弟子需要搭救!”这招很管用,话音一落,墙上的几张符纸“噗”“噗”地冒着淡淡的青色气体。看来有神仙能听见我的呼唤,也不算没救。

“姑娘想破结界?”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从殿外传进来,“您别费力气了。”说完几张红色的咒符飞到墙壁上,那上面画的不知是什么线条,和闺蜜兼启蒙老师池月教我的那些符咒都长得不一样。

“志心皈……”我心里又开始默念宝诰,这一次没那么幸运,那些红色的符纸突然应着我心里的声音射出红光,将我笼罩在一片耀眼的红色中。顿时周身像被火烧一样,焚身之痛,我已经很久没有领教过了。

“啊!”我痛苦地呻吟,想翻滚却根本没有力气挪动,灼烧感痛彻肺腑,我在心里一声声地呼救,直到我因为疼痛昏睡过去。

流年不利,这是我在混沌中对自己的评价。

一阵锣鼓响,几串鞭炮声,我张开眼,满目雾气蒙蒙的天空。我想看见蓝天,幻想南天门站着一位千里眼神能看见我悲惨的遭遇,将这些事情上报给紫微大帝。可云雾弥漫,我连一旁杆子顶上飘着的旗子纹样都看不清。

“姐姐,饮了这碗茶吧。”一个奶声奶气的小姑娘,身着玫色衣裙,麻花辫盘在头顶,戴着珍珠串帽,灵气十足地看着我。她双手托着个盖碗杯,恭恭敬敬地跪在我旁边。

我也想喝茶,可是我起不来。也开不了口。一声号角吹响,四周安静下来,我才听见水声滔滔,从我们所在的平台下方传来。我想转头看看周围景致,却发现只有眼珠能动。头顶两侧一左一右跪着的两个纸人格外“生动”,让人看了忍不住上下牙打颤,那低眉顺眼的样子和阴森森的笑给我的心蒙上了一大片阴影。

这些人要干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