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投票决定

  • 明天是否为太阳
  • 浅浅玩一下
  • 2364字
  • 2022-06-12 12:10:53

此时正在房间修炼的宋远,肚子确实饿得呱呱叫。不由得想起了那个小妮子,她的父亲明明安排了要给我准备一些吃的。可是根据这小妮子对自己的恨意,肯定不可能给自己准备的。那自己不得饿死吗?想到这,他又想起了自己以前奢侈的生活。人生啊,有时候就是这样曲折!

等到一阵敲门声响起。宋远不知道是谁,然后打开了房门。这才惊讶地看见了那个小妮子竟然拿着饭盒带到了自己面前。

“看什么看,要不是我的爹爹让我拿饭菜给你吃。我才懒得过来给你呢。”说完,一脸傲娇地递出了手中的饭盒。然后哼哼几声就走了出去。

这让宋远笑了起来。没想到这小妮子还是挺暖心的嘛。随即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饭盒。可是看到了里面的东西,宋远就一脸无语。这都是什么?并不是饭菜不正常。而是这米饭上面竟然有茶叶,而且这个茶叶还摆出了流氓的字形来。随后便听到了门外的嬉笑声。看来自己就是被人给耍了。可是在听到自己的肚子的咕咕声。只得将就吃了起来。

吃饱了后就开始了修炼。一开始在这里修炼还比较拘束。可是修炼久了就自然了。

在这里的生活也挺安逸舒适的。堪比世外桃源。白天的时候出去走走转转,晚上的时候来修炼。困了就睡觉,饿了就吃饭。倒是这般安适的生活,却让他有点不好意思。自己在这里白吃白喝待了这么久。就像是一个无赖一样。

时间转眼就过去了三个月。在这段时间里,他拼命的修炼。可谓是非常的勤奋。徐小溶也惊于他勤奋的样子。每次给他准备的饭菜也好了起来。甚至有的时候会和他一起修炼,指导指导他。可是连她自己也想不到,这家伙的天赋怎么这么高。感觉她都要打不过了。

两人的感情也渐渐升温。都可以叫做姐弟了。可是这十四岁的徐小溶总是想让十六岁的宋远叫姐姐。这可就让宋远无语了,我都比你大两岁了,你还想让我当你弟弟?

“嘿,小怂看剑!”

“真服了,我又不怂,你干嘛老给我起这个绰号?”

“怎么不乐意吗,这是我对你的爱称!”

“啊行行行,小溶儿!”

“混蛋!小溶儿也是你能喊的?过来让我打几下!”

............

温馨的场面总是要被打碎。这一天终于来了。只见在这宽阔的殿堂上,徐严正皱着眉头思考问题。再隔几日,就是献祭的日子了。可是这献祭的童女虽然是找到了,但是这童男还没有找到。这该怎么办呢?

直到其中的一位长老站了起来。仔细看时就会发现,这个就是三个月前让宋远当献祭的童男的那个人。此时仍是不放过宋远,说道:

“家族,你都让他在这里安逸了三个月。还是没有家族的人来找他。这说明他根本就是个野孩子。哪里会有什么背景?我认为他就适合当这献祭的人!”

“不行!”徐严当即否认,“这童男童女向来找的都是犯了法的。而那位少年听话乖巧,根本没有犯过法!难道你想违背这个规则吗?”

“可是家主,他毕竟不是我们城中的人啊!你确实是仁慈,但是其他的小孩子就不值得你仁慈吗?”这位长老质问道。

“所以我就在想办法呀。”

“想办法,能想到什么办法?依我看,不如我们投票来决定。支持我的就举手。”刚说完话,就有几位长老举起了手。举手的人数明显大于没有举手的人数。

“你们?”看着眼前举手的长老们,徐严一脸无措,随即叹了一口气。可这又怎么能行?

“行了家主,就这样了吧?”那位长老看着徐严,身边那几位也跟着附和,确实让一个外来人做祭品是再好的选择了。但是徐严却是觉得这是他们云海城的事,怎么能涉及到外来人?

“这可不是我自己的想法,城中的百姓也支持。”这是当然,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被当做祭品,除了例外的。

“此时隔日再论,先找找有没有其他办法!”满脸愤怒的城主,拍了拍桌子,直接甩手离去。

“呵呵,隔日?隔日就是献祭的日子了!老徐啊,你还是开点窍吧,但时候要是那些妖魔们不满意,你我还有城中的百姓该怎么办?”这位长老对着离去徐严的背影大声吼道。其实他也很无奈,在这三个月中,他也是去挨家挨户查看了,但是每一个都有着圆满的家庭,他也不愿意就这样拆散。

等到徐严走远了后,这位长老对着旁边的几个手下悄悄地说了什么。随后一脸凝重的望着徐严离去的方向:“老徐啊老徐,你可不要怪我啊!”

............

到了夜晚,徐小溶像往日一样给宋远带来晚饭,并且她也经常和宋远一起共进晚餐,有时还有说有笑的。仿佛把之前的怨恨都消散了一样。

可是这一日,她被她父亲叫去了,说是有什么事情。具体是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随后她让仆人给他带饭菜。

宋远这几天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每次去城中街上逛时,总会觉得有人在盯着自己看,并且时不时地城中百姓还指着他说着什么。虽然他自认为自己长得还是挺帅挺有气质的,有时几个小年轻注意到了他的帅气也是很正常的吧,可是离谱的就是那些上了年纪的大妈也这样搞。更加离谱的是,那些男性也这样盯着他,他自认为自己还不是搞基的吧!他就算再笨,也估摸着自己要出事了。

正在他细想自己哪惹到人了,还是自己真的有这么帅的时候,门口突然出现了敲门声!

“咚咚咚!”

这声音太过轻飘,根本不像徐小溶那样敲得很重,甚至她有时连门都不敲就直接进来!

正当他察觉到危险,思索着要不要开门时,门口却是传来了试探性的声音:

“喂,宋公子在吗?”

一听来者的声音,宋远才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原来是徐小溶的仆人啊,自己吓自己。

打开了房门,仆人把饭菜放好后,就很快地带上了门走了。这时,他闻到桌上的飘香,修炼了这么久的他,早就饿了,连忙就打开饭盒狼吞虎咽起来。

而徐小溶这边,当她来到了自己父亲的房间,正敲了敲门,轻轻地喊了一声:

“喂?爹爹你睡了吗?您叫我来是做什么事呢?”看着爹爹的房间已经把灯都熄灭了,徐小溶不由得疑惑,父亲把自己叫来,他却睡着了?

过了好一会儿,屋里才传来回答声:

“是溶儿吗?你找我有事吗?”

听到这句话,直接让徐小溶懵了,想了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骗了!父亲根本就没有找自己,那宋远?他会不会有危险啊?想到这,她直接就朝着宋远房间跑了过去。而此时刚醒的徐严久久没有得到溶儿的回答,反而是听到了急忙的脚步声,也反应了过来,肯定出事情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