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最强一击 | 全集中

  • 乒乓之最强一击
  • 作家YUe6Da
  • 5588字
  • 2022-05-22 20:39:07

星广万万没想到...

自己居然陷入苦战。

9:6,星广要是输了这球,就会陷入非常被动的局面。观将会拥有4个赛点。

没错,不是局点,是生死攸关的赛点。第一局星广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观先下一城。

所以,这局他只许胜利,失败不是一个选择。

平心而论,观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那种「厉害」的对手。论防守能力,他反应似乎没有晓晴厉害;论进攻,他的杀伤力也不一定在月盈之上;甚至赛前大家猜测的「绝对球感」,在观这里貌似也并不存在:他并没有打出一些超出一般人想象力的球。相比之下,星广在他面前完全就是一台造梦机器。

但是观每次都能作出「正确」的判断,无论是进攻球还是防守球,观都处理得滴水不漏。在观这里,星广一切花里胡哨的表达都会被过滤成一板一眼的回应。

这其实也不是意外,赛前教练就已经和星广提醒过,观可能拥有和星广一样的「绝对球感」,能够清晰感受到球触板瞬间的微妙动势,从而依靠手感直觉打出最合适的回球。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让他的拍根本碰不到球就好了!」在最危险的关头,星广突然想起他脑海中一直憧憬着的那个模糊的印象。

这招其实他是跟恒学的,在球馆第一次看到恒对阵拥有「自适应胶皮」拍子的小明的时候,恒就是通过大角度变线,让小明根本触碰不了球,自然「自适应胶皮」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而这招对自己的「绝对球感」来说其实也是最大的威胁。

可能这也是星广对恒那么执着的一个原因吧。他第一次看到有人能如此直接地威胁到他一直引以为傲的「绝对球感」。

「星广这球打了一个反手直线想要偷袭,观这边出现了一个空档...」解说努力地跟上两人紧凑的球路,「但是观似乎对此早有准备!直接也拉了一个直线给星广,星广判断错误,好球!观拿下关键一分!」

「普通的偷袭还是不凑效么。」星广咬了咬牙,擦了擦额上的汗水: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被逼入绝境的感觉了,上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还是两年前那场导致自己「退乒从足」的考试赛。

10:6。

最坏的情况出现了,比分来到了观的赛点。

「你觉得怎么样?」观众席上,有两个身穿运动外套的人,一直在密切观察着这场比赛。

「山海一中貌似还没有看见观的真正实力。」另外一位说,「这个星广的球虽然乍一看让人觉得难以捉摸,但是他根基不牢,失误也多。面对观这样的绝对强手,根本没有还击之力。」

「我也是这个感觉。」另外一位接到,「我们等下重点看看最后一个女生的表现吧。她是袁星海的女儿,我猜她可能会是更大的威胁。」

「是的,听说球路和她爸如出一辙。」

「我突然有一个想法,如果山海一中这次真的能出线,我们又恰好能对上的话,我们可以来一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两人的运动服背面,印着「止水」二字。

止水中学,正是东海市上周刚刚从预选赛决赛出线的冠军队伍。

「不过话说回来,根据我们的模型,就算是当时传说中称霸野球场的「山海流星」在出战阵容,我们也不需要太担心。」

「嗯,还是多分析下长风的数据吧,为总决赛做准备。」

回到赛场上,在观连下四球率先来到局点的时候,山海教练示意请求暂停。

「我一直没有找到他的空档,没办法突破他的绝对球感。」星广来到场下,喘着气,一边喝水一边和教练说。

「先喘口气,冷静思考一下。」教练给星广递过毛巾。

「万一他其实根本就没有绝对手感呢?」教练说,「你有想过这个可能么?」

「啊?」

「绝对手感的作用起始点,是在球接触球拍的一瞬间,对吧?」

「嗯嗯。」

「但是你刚刚也提到了,你很难找到他的漏洞。」教练说,「而我看到的是,他的判断,在你挥拍击球的那一瞬间就形成了。」

「你的意思是...」

「他接下来要在什么位置,用什么姿势和方式接你的球,根本就不需要等到触球的那一刹。他应该有一种比绝对球感的「触觉」更前置的判断机制。」教练说,「有可能是….」

「视觉!」星广恍然大悟。他突然回忆起比赛过程中他的其中一个压力来源,就是观的那双猎鹰般锐利的眼睛,像锁定猎物一样盯着他看的眼神。

「嗯,如果他有着超强的动态视力,那一切就都解释得通了。」教练说,「他可以根据你瞬间的动作来判断你的来球,从而作出正确的判断,然后接下来都交给过硬的基本功就可以了。」

对啊!所以应付绝对球感的策略对他是无效的。偷袭的动作在露出苗头的时候就已经被他的那双雷达捕获了。

星广思索了一下。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你不会是想用遮挡发球吧?犯规的事情不要做哦~」

「当然不是啦。」星广说,「我以前踢足球的时候,遇过一个队有位很厉害的守门员,他的杀手锏也是超强的动态视力。一般的射门根本过不了他的十指关。」星广自信地笑了笑,

「是时候拿出过去一个月大妈试炼的真正成果了。」

重回赛场,观的局点。

果然和刚才教练说的一样,观的眼神一直都聚焦在星广的动作上,普通的快攻偷袭对他根本没有效果,当然,星广的各种「奇怪球」也仍然无法突破他的防线。

你来我往当中,双方已经相持了将近6,7个回合。星广再次陷入艰难的拉锯战。

但就在观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时候,突然之间,面对星广的一个正手方向的杀球,观却冲向了反手位...

动作的趋势已经无法逆转,观只能在往反手位漂移的过程中,皱着眉头看着这个刚被他「扑空」的球,旁若无人地飞向他的身后。

观第一次判断错误。

这种感觉就有点像足球守门员判断球要往左飞,然后踌躇满志地往左扑的时候,眼睁睁地看着球从右边飞进球门。当然,足球场上碍于极其有限的反应时间,普通的守门员很多时候也就凭借直觉选择一个扑救方向。

但观不同,他有着超强的动态视力和敏锐的反应神经,他不是普通的守门员。

成功了。

星广得意一笑。

一个月前,在比赛开始前的训练期间,与席阿姨日夜的对练让星广意识到,面对与他拥有同样好的手感,同时有着更好的基本功的选手,他在乒乓球上的创造力已经无法作为赢球的保证。他必须突破他在乒乓球上的局限。

没错,突破局限,星广在乒乓球的局限之外,还有什么想象空间?

足球!

在青少年时代,我们身边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运动细胞特别发达的学生,他们的运动才能往往是不挑食的。诚然,力量,耐力,爆发力等等这些基础体能数值,还是会因人而异地有不同的天花板。但是对于具体某项技巧性运动技能的提升,对于这些被上天眷顾的幸运儿来说,只是时间精力分配的选择问题而已。

在「放弃」乒乓球的这两年期间,星广把所有的天赋与精力都投入到了足球当中。

而且,星广就是这样一个幸运儿。

在和席阿姨的训练当中,星广发现很多足球竞技中的技巧和策略,其实是可以「跨球迁移」的,这一大一小两球之间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举个简单的例子,乒乓球和足球一样,都会因为高速旋转在空中改变行进的方向,也就是俗称的「香蕉球」或者「蛇球」。

而刚才导致观判断失误的,其实就是星广跨球迁移的其中一个简单策略:

假动作。

对于足球这样近距离全身对抗的运动,假动作是非常常见和基础的技术。但乒乓球动作小而快,一般人根本不会过多关注对手动作具体的细微变化。所以假动作在乒乓这里也没有太大市场...

但站在对面的是观。

如果不是要对阵像观这样,拥有变态动态视力,并且重度依赖对方动作作出判断,然后制定应对策略的对手的话,星广可能都用不上这招。

所以,假动作这种在乒乓球界失宠的技术,对观来说简直就是天敌。刚刚星广就是在一个大的动作框架之下稍微撇了下手腕,成功隐藏了真实的意图,然后骗过了观。

星广尝到了甜头,抓紧机会又再如法炮制一球,还是熟悉的手腕小动作,比分来到了10:8。

观意识到了这个变化,其实也是发生在了关键的那「暂停一分钟」。

「所以真正的军师其实是那个教练么。」观看着备赛席上的山海教练,刚刚星广就是和她一番眉飞色舞的对话之后,突然像唐三藏取得真经一样得道了。

「有意思。」观轻轻一笑,「可是,」

「有杀手锏的不只是你一个。」

要是能把比分推进到10:9,情况对星广来说就会变得友好很多。10:9意味着观只有最后一次机会绝杀星广了,如果失掉这分,两人就会重新站到一个起跑线上。一定程度上,这一分给观带来的压力并不亚于对手率先得到赛点,而且对于在此前手握4个局点的他来说,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星广已经开始明显感到假动作的效用正在流失,大动作加小手腕的搭配已经完全不能对观产生误导了。

这么快就被识破了吗?星广心想。但让星广最诧异的其实还不是假动作策略被识破本身,而是识破策略之后,观必须观察到他手腕上极其细小的微动作,才能顺利破解。

所以他的观察能力其实还有上升空间?

这才是最让星广感到棘手的事情。

「队长居然要开启二阶「集中」吗...」凌云的备战席上,云仿佛注意到了什么变化,略带意外地说,「这个星广看来不是一般的对手呀。」

「不止是二阶。」凌云教练看着场上两人持久的较量,「按照这个趋势,他恐怕很快就要使出最强一击了。」

所谓的「集中」,据说就是观专门训练的一个技术。通过切断其他感官的链路来屏蔽一切外界的干扰信息,从而极大提高某一种感官的敏感度。

举个例子,比如我们常常会发现,视障人士的听力会特别出众,其实就是同样的原理。本来用于处理视觉的感知神经被腾出来了,集中处理听觉的反馈,从而达到一般人无法企及的听力水准。武侠小说里面的盲眼高手如柯镇恶,谢逊之流,能从飞花落叶之中察觉敌人的一举一动,靠的也是超乎常人的听觉。

这就是医学上说的缺陷补偿。

据说在观的苦练之下,本来因为残障才会被动重新分配的神经资源,也有了主动分配的可能。现在,在观这里,所有的大脑处理资源都将集中在视力上。

而所谓的「二阶集中」其实就是「集中」的一个进阶状态,通过加强意志屏蔽更多的感官,让动态视力提升程度更大。

而在赛场上,其实从第二场比赛开始,山海一中队伍就已经感觉到场上的气氛有一些奇妙的变化...

对,凌云的应援呼声渐渐消失了。

可以理解,为了配合观的「集中」,他们应该是在尽可能减少无效信息的干扰。当然,可能也是因为他们知道,再大的呼喊声,也没办法为观带来士气上的加成。因为观的感官世界里,只有对手的一举一动。

本来在「集中」状态下,观就已经屏蔽了赛场范围之外的一切噪声,而在开启了「二阶集中」之后,观的感官世界更是缩小到只有球桌范围的两人,仿佛世上就只有自己与对手,在进行一场无人打扰的对话。

而这也让观的动态视力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此时的观俨然已是一个人肉超声雷达。无论是再微小的动作都无法逃脱被捕捉的命运,存在即被感知。

「反手位侧旋。」

你的动作,

「近台下旋。」

再也无法,

「左路前冲上旋。」

逃离,

「正手位高吊上旋。」

我的...

「中路扣杀!」

视线!!!

星广的假动作被完全破解,渐渐被被逼入绝境。失掉这一球,就会失掉这一局,很可能也就失掉这场比赛...

在与强手的对决中,星广意识到自己不得不继续进化。

那就把假动作和快攻偷袭结合起来!

让观同时要处理「佯攻」和「突击」两个难题!要让他在紧张地判断突击线路,以为抓住了悬崖边上的一根救命稻草的时候,才勉强猛然醒悟里面还隐藏着一手假动作,从而来不及调整...

这就是我的「迷幻速攻」!

这次你还能接得住么!

10:9 !

星广的「迷幻速攻」再次叩开观的十指关。

这一步步爬上来的3分,就如万里长征般艰难。虽然只是5分钟内发生的事情,但星广与观仿佛都已筋疲力尽,气喘吁吁。

场上观众和解说在激烈比赛的过程中也都聚精会神,无暇多言。仿佛观的「集中」已经蔓延传染到整个球场。

星广突然发现观摸了摸他的右耳朵,好像在往口袋里在掏什么东西…

不知为何,这一幕好像有点似曾相识。

不过这些都没关系了,现在压力已经转嫁到观身上了。这是乘胜追击的好时机。星广知道最后这一球的重要性,但也知道对于观这种水平的对手,在他如此的状态之下,同一招是不可能再一次凑效。

果然,接下来这一球,观的视觉明显已经渐渐适应了星广的新招式。即使是「迷幻速攻」这种跨界打击+招数结合的创造性打法,在观这里也已与普通回球无异。就在星广已经无计可施的这时候...

「啪」

观的一个回球擦网了。因为擦网,球的动能一下子降了下来,落台反弹之后,刚刚够飞出台面。

不是吧,连你也练云的那招!?

星广马上调整步伐,冲上前去救那个已经落到桌面底下的意外球。这时候,一个念头在星广脑海中闪过...

上次对付那个有着变态动态视力的足球门将的时候,不就是因为他被禁区里后卫挡住了视线,我才成功破门的么?

既然你的动态视力那么好...

那让你彻底看不见就可以了吧!

星广在桌面之下,将手腕撇往与小臂运动相反的方向,把球往上顶了回去,并以一个极低的高度划过网面。在观的视角里,就算能大致判断手臂的动向,手腕的动作也是完全不可见的。

正如对抗「绝对球感」需要让对方碰不到球一样,对抗「绝对的视力」也应该从根源上切断,制造「看不见的假动作」!

球从桌面底部被星广托起,带着未知的旋转,往观的方向飞来。星广看着观,仿佛是在下达最后的战书:

这招「迷踪」,

就是我对你的绝杀!

观感受到了威胁。

从刚刚的迷幻速攻开始,观就已经感受到星广咄咄逼人的攻势。作为自己最后一个赛点,这一球若是被追平,场上的形式将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即使自己可以保持内心澄净稳定,星广的自信加成也会让比赛变得无法预测。

而这场比赛,则是直接关乎到凌云出线与否,凌云已无退路。

「需要拿下这一球的决心,我在你之上!」

球已经缓缓地越过了球网,来到了观的面前。他需要应战。

如果说此前二阶集中之时,观的世界只剩下星广与自己的话,现在的观就必须把星广,甚至「自我」也彻底摒弃,把所有的感知都集中在一个点上。

球。

人类视觉系统每秒可处理10到12个图像并单独感知它们,而更高的速率则被视为运动。现代有声电影一般每秒钟播放24帧,以形成连续运动的画面。

此时在空中高速旋转的乒乓球,在观的视网膜上,逐渐被分拆成了每秒十几帧的连环画面,等待观来捕捉背后隐藏的信息。

只有集中一点,才能登峰造极。

「球馆上空的灯,开始闪烁起来了啊。」

飞行轨迹…

落点确认。

球标的运动方向…

旋转方向确认。

球标的视觉残留频率…

转速确认,反弹偏离角度确认。

再一次,观准确无误地来到了球落台反弹之后将会偏离的位置,蓄上所有力量,准备为这场战斗画上最后的句号。

「全集中。」

「这就是我的回应。」

球从星广身边呼啸而过。

11:9。

比赛结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