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最强一击 | 山海 VS 凌云

  • 乒乓之最强一击
  • 作家YUe6Da
  • 7544字
  • 2022-05-22 20:24:34

预选赛决赛日。

胜利球馆人山人海。今天之内会决出山海市AB两组各自的冠军,他们将代表山海市冲击决赛圈。今年黑马频现,而且也是久违的山海市主场作战,比赛的入座率和电视转播的收视率也双双创下历史新高。

比赛前30分钟,整个球馆座无虚席,记者们也准备好了长枪短炮来记录这个历史决战的盛况,现场呐喊声,观众的讨论声,相机咔嚓咔嚓的快门声,还有一闪一闪的闪光灯共同组成了一个让人紧张又兴奋的声光场。

两队球员准备入场!

山海气象三人组从后场刚一踏进比赛场馆,观众席上就突然卷起了一阵汹涌的绿色人浪,从左到右,再从右到左,此起彼伏。紧接着是解说慷慨激昂的声音:

「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决赛入围队伍之一,山海一中的三位选手,星广,月盈和晓晴入场!」

随着解说落下的话音,快门声和闪光频率达到了让人晕眩的高潮,观众席上爆发出山崩海啸般的呐喊,这凡人逆袭的戏码终于迎来大结局,观众们仿佛正在迎接新王的诞生。

三人被这自己出场的架势惊呆了。一路走来他们从单打独斗,没有解说关注,没有电视转播,连观众席上都支持者甚寥,然后慢慢被更多的人所熟知,有了更多的支持者,直到今天承载无数观众的期待...

他们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在观众们的眼中,他们是向旧时代的王者发起挑战的新世代先锋。

三人目瞪口呆地往备赛席上走去,见到了已经坐在那里等候的教练。这时候,观众席涌动的绿色人海中突然浮现出一面大大的横幅,上面用刚劲的毛笔字体写着四个大字:

「熱愛最強」

随之而来的是与鼓点交错的呐喊助威:

「山海一中!」

「热爱最强!」

三人仔细一看,那都是他们班上的同学,而带队在前面协调指挥的...

正是那个曾经想要把他们劝退的班主任!

三人看了教练一眼,教练对他们眨了下眼,仿佛用眼神在说:我答应过你们的哦~

当三人还在感动的时候,教练扔给他们一套绿白相间的运动服。正面胸口心脏位置写着「山海一中」,背面写着三人各自的名字...

他们终于也有属于自己的队服了。

「预选赛刚开始的时候,我和你们说过长风中学教练的训练理念叫「最强一击」。」

教练少有地一改往常嘻嘻哈哈的口气,用坚定的眼神看着三人,「在过去一个月的比赛和训练中,我也看到了属于你们的「最强一击」。」

「无论是星广放弃乒乓球两年之后又重拾球拍,还是月盈即使遇到强大阻力也对乒乓不言放弃,还有晓晴不分昼夜孜孜不倦地磨炼自己的技术。」

「这些其实都和这次比赛无关。你们对乒乓发自内心由衷的热爱,才是你们最强的武器。对于由你们三人组成的山海一中乒乓球队而言...」

「热爱即是最强!」

「谢谢教练!」晓晴双眼泛红给教练深深鞠了一个躬。

「想不到除了对手,教练你对我们几个的事情也了解得蛮清楚的嘛。」星广哈哈地边笑边说,但仔细一看,他的双眼也少有地因为泪光闪烁起来。

「好吧,快换上衣服,调整状态,保持微笑,然后…」

「拿下决赛!」三人齐声叫到。

比赛开始前夕,双方队伍都在认真准备以及商量对策。因为之前主要时间都用在训练上面,山海其实没有做太多对手调查。不过教练在前一天的时候就已经和他们分析过,今天对阵的凌云中学,有两位选手是要特别注意的。

一个是凌云的队长,观。从他过往的比赛来看,他对球的判断非常准确,无论是力量,速度,选择还是落点,基本不会出现误判。有可能他和星广一样也有「绝对球感」。

另一个是凌云的第二主力,玲。也是队里的女选手,打法稳健。虽然并不是被当成「杀手锏」或「秘密武器」之类的存在,但是如果有哪场比赛是需要稳中求胜的话,派她上场基本上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在凌云的出场对阵表上的第三位是…

「云?」

「这个是谁?怎么感觉之前都没有听说过?」晓晴疑惑地看着教练。

按照比赛规则,团体报名时最多可以报五名队员,但比赛上场只需要三名,于是团队的均衡搭配就显得非常重要。如何选择三名风格各异却能力互补的队员,如何根据对手的排兵布阵确立相应的对策,都是比赛的一部分。因为这不只是单纯的乒乓实力的对抗,更是两军对垒般策略与谋术的较量。

山海一中能凑够三人报名参赛已是竭尽全力,拥有更多后备球员的凌云中学此时便优势突显,这位从未出场过的「云」对山海来说就是一个最大的不确定因素,而唯一能确定的就是:

这个可能的「秘密王牌」就是冲着山海来的。

让人出乎意料的不只是「云」的出现,而且,这个「云」...

还是个女生!

「今天的对阵蛮有意思的啊。」解说开始赛前热场介绍,「我们看到凌云中学这边派出了一直没有上场过的小将「云」,看来是要好好地针对山海一中了。」

「没错,而且这还是这次比赛到此为止第一个两位女生队员出场的队伍,真的是很让人期待。」

「凌云是怎么想的?两位女队员?」山海一中的备赛席上,月盈不解的语气中又带有一点生气,「这是小看我们的意思么!」

「oioi,你自己不就是女生,别妄自菲薄啊。」星广接到,他知道月盈在父亲的影响下,对性别差异所造成的乒乓球实力差异很是在意。一定程度上,他觉得自己也应该对此负有责任。

「我只是客观分析而已。」月盈说,「从生理结构特点来看,女选手的力量速度和耐力就是比不上同等水平的男选手,这不是基本常识吗!」

「好啦好啦。」教练打断他们的争论,「现在更重要的是思考一会儿的对阵顺序。等下我们好好观察一下这位选手的表现,你们的讨论自然就有答案了。」

在两队一番商量决定并提交之后,对阵表公布了:

第一局:晓晴 vs 云

第二局:星广 vs 观

第三局:月盈 vs 玲

虽说在两位女选手中对上其中一个是大概率事件,但没有遇到唯一的男选手观仍然让月盈长舒了一口气。

「正好,你们也不用吵了,我来给你们找答案吧。」晓晴笑了笑说。虽然对阵的是女选手,但他也一样不会掉以轻心,

「让我来消耗掉这匹上等马吧~」

开局是云的发球。

晓晴屏神蔽息,准备迎接这所有都处于未知的第一球。对于他,对于山海一中队,只有对面这位选手,第一场比赛的第一个球,是完全未知的。

他要稳稳地解开这个谜底。

云把球发出来了,看起来是一个侧下旋,球速不快,能接住。晓晴往前垫了一步,准备把球搓回去。

球擦网了。

裁判示意重发。

如果对方发的是一个突然的偷袭球,或者对方的球发得很转很难处理,擦网是好事,因为那是虚惊一场。

而从现在的情况看来,对方的这个发球其实非常普通。那这个擦网就瞬间变成空欢喜一场了。

不过没关系,晓晴能沉住气。

第二次发球。

这次依旧是一个下旋球,虽然球速稍微快了一点,但从起跳点判断仍然是一个近台球。晓晴往上垫了一步…

又擦网了!

「擦!」星广在下面看得着急,他这个「擦」也不知道是在解说场上赛况还是在直抒胸臆。

连续的擦网球将人的神经在紧张和松弛之间反复挑拨,即使沉稳如晓晴,这也不是一个好的征兆。

云的第三球。

晓晴已经摸清了云的发球套路,他微微抬起脚后跟,准备上前垫步…

糟糕,是一个急速的反手位出台球!而且,没有擦网!

在晓晴还没来得及把脚步调整回来之前,球就已经顶到了他的身上。来不及了…

1:0

云拿下第一分。

这两个意外的擦网球让一向沉着的晓晴也开始烦躁起来,他埋怨自己不够沉着。但他也没有太多可以用来懊恼的时间...

第二球来了。

这次倒是没有再擦网了。云发了个普通的侧上旋球,就在晓晴的正手位。但因为还没有摸清对方的打法,晓晴不敢贸然进攻,只是压了一板把球顶了回去。

「原来如此,是偏防守的保守打法么」云笑了笑,正手一拉,一个带着一定弧线的上旋球直接奔向晓晴正手的桌角位置。

这球要出界!

带着这个判断,晓晴放松了脚步。可球却扎扎实实地落在了桌子底部白色的端线上面。而且没有擦边。

糟糕!

晓晴连忙飞扑过去,将将够把球捞回到对方桌上,所以也顾不上什么回球质量了。

云抓住机会,一记扣杀,重重落在了晓晴因为失去重心已经赶不回来的反手位。再次得分。

2:0

同样的戏码又重复上演了数次,晓晴在各种边缘球的判断和犹豫当中,很快就被云以 11:5 的大比分优势拿下了第一局的比赛,率先拔得头筹。

乒乓球这种高速的运动,最忌讳就是犹豫。犹豫就会败北。

观众席上凌云中学应援团被这波开门红引爆了,代表凌云中学队服的蓝色人浪把绿浪压制下来。随队的学校管乐团也奏起了凌云的应援曲,伴随着欢呼与凌云的应援口号:

「驾凌云,越山海!」

现场一派歌舞升平,新时代的意志被镇压,旧王的太平盛世再次冉冉升起。

局间备赛席。

「怎么样,看清楚对方球路的运营了吗?」教练问走到场下的晓晴。

「这人的运气也太好了!」星广忿忿不平,「这简直就是运赢了吧,哪还需要运营。」

「说实话我还没有完全抓到她的套路。」晓晴轻微地皱着眉头,因为输得太快,他努力回忆着刚刚仅有的十几个来回,「不过我倒有一个想法...」

「嗯?」

「她的球的确有点难预测,我虽然不知道这种感觉是怎么来的。但我想既然这样,要不干脆就不要预测好了。」

教练点点头,微微一笑。

「无论她的球是如何,上台或不上台,擦网或不擦网,我都做好随时应对的准备。」晓晴说,

「我不会再先入为主然后掉以轻心了。」

「没错,以你的防守实力,只要排除掉主观因素的干扰,踏踏实实地防守住每一个球,问题应该就不大。」教练看了眼凌云的观众席大本营,人浪上漂浮着一个大大的横幅:

「见微知著」

「这个对手挺有意思的。」教练说,「他们有「观」这样的能准确判断对手来球的选手,也有「云」这种难以被准确判断球路的选手。感觉他们的杀手锏就是侦察与反侦察,跟特务一样。」

「不过没关系,按你的想法来打就好啦~」教练微笑着拍拍晓晴的肩膀,「加油!」

「星广,你也好好观察一下。不要那么情绪化。」教练对星广说,「等下你对阵观的时候,更需要冷静。」

教练其实对晓晴这场还是有信心,在看到了凌云的打法和策略特点之后,他真正担心的是星广。

星广没好气的「哦」了一下。

伴随着观众席在中场休息时间的加油口号对决,晓晴重新回到场上。他的方法果然有效,第二场比分终于开始呈现DNA式的螺旋上升:

0:1

2:1

2:2

4:3

5:6

9:9

这当然也归功于晓晴铜墙铁壁般的防守能力,这是一堵经过无数训练与比赛淬炼而成的墙。不会轻易地被小把戏拼凑而成的武器击穿。只要剔除了主观情绪和判断,这堵墙便成为一个绝对客观的存在,无论是怎样的来球都会悉数奉还。

果然,这堵「没有感情」的墙,成功扳回了一局。把大比分追回至 1:1。

「晓晴好厉害...」场下的星广和月盈眼前一亮。

教练哈哈大笑,「小伙子执行能力不错嘛~」

观众席上,本来已经接近一潭死水任凭春风也吹不起半点涟漪的绿浪又再次掀起波澜,「热爱最强」的旗帜又再次在球场的上空飘扬,「山海不可越」的回击呼声也响彻凌云之上。

场上气氛大变,看似新的王者将要驱散这云雾,带来革命的曙光。

第二场的失利带着一股要被逆转的气势,给云不少的压力。她下场之后就一直紧锁着眉头。

「如果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就不要再保留。」观对云说,「就算可能是飞蛾扑火,也要义无反顾。对手已经突破了自我,你也需要出尽全力。」

云明白观的意思,默默地点了点头。

决赛局。

同样的,比分胶着地来到了10:10。

「云的失误率感觉稍微高于一般的选手,有的球差点擦边又没擦上就出界了。触网和下网也往往只是一线之差」备战席上,星广认真观察了过去的两局比赛,对教练说。

教练点点头,「没错,而且在失误之后...」

「在失误之后,或者在明显领先优势的时候,云明显地会变得谨慎一些,球也不会那么贴边贴网了...」星广低头思索着,「这么一说,擦网和擦边的球,难道都是云有意控制的?」

「哦啊,原来是这样的吗~」教练微笑道。

「我们叫一个暂停可以么?」星广看着教练。

「做你认为对的事情吧。」教练点点头。

一局比赛仅有唯一一次暂停机会,一分钟时间。

一分钟太短,一眨眼就过去了。

10:10,赛点争夺开始。

云和晓晴都摆出了志在必得的架势。相持了接近十个回合,其中有数次擦网,擦边的球,都被晓晴使出浑身解数防住了。

其实对于擦网球,因为通常会有一个停顿,只要保持随时垫步上近台的意识,就可以尽可能快地响应;而对于擦边球,只要对于将出未出的球,保持一颗敬畏之心,在可能擦边的更远处也做好准备,以晓晴的防御反应,也能防住一部分。

本质上,擦网擦边本是「意外之球」,而当意外渐渐变成常态之后,意外也就成为了常态。

本来就没有绝对「常态」,全都是认知与预期。

「这家伙的防守也太顽强了吧!怎么什么都能防!」云一边提供让晓晴见招拆招的素材,一边紧锁着眉头抱怨到。

「看来必须用到那招了...」

在相持了十个回合之后,云突然瞄准了晓晴的反手位,

机会来了!

云一个侧身,打了一个超大角度的斜线球,直奔晓晴反手位的桌角。

「这是个出界球。」晓晴清清楚楚地看见球飞过来的线路,要是继续按照这个轨迹飞下去,球肯定会出界...

不!要防擦边!

是端线还是边线?晓晴眼珠跟着划着弧线飞过来的球,大脑飞速地转动着。

防端线!

晓晴稍微后退了半步,等待球的降落。球速其实非常快,这段路程也不过半个乒乓球台的距离,却让人感觉像西天取经般漫长。

就像是手握连中6位数字的彩票的人在等待最后一个号码的公布,或者说是刚作完辩护陈词的被告正在等待法官最后的宣判,晓晴两眼直勾勾地盯着飞过来的球。

...

...

球...

既没有擦到边线。

也没有擦到端线。

而是,擦到了角上!

球与桌角撞击之后以一个大角度的变线冲向地面。

已经来不及了...不可能救回。

11:10

凌云率先拿到赛点。

「哇!!」球触角的瞬间,观众席和解说就同时发出了爆裂般的喝彩声。「驾凌云,越山海」的气势再次在滚烫的蓝色人浪里沸腾。

与全场炽热的气氛相对,晓晴面对这关键球上的黑天鹅事件,却显得异常冷静和从容,仿佛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怎么这么镇定?」云反而被晓晴的气定神闲弄得紧张起来了,要知道,一般她在争夺赛点的这一球来这么一出,只要对方不是机器人,其心理防线基本上都会濒临崩溃,从而影响最后一球的发挥,让她可以兵不血刃取得胜利。

「难道还有什么杀手锏没有使出来?」云心里嘀咕着,「最后一球我要稳稳地拿下。」

最后一球是晓晴发球。在云一反常态回了一个稀松平常的球之后,晓晴突然也一反常态来了一个快攻!

「常态」与「黑天鹅」在这场比赛上已经彻底失去了界限。

你不是防守型打法的么!说好的铜墙铁壁呢!这钢筋都要扎出来了!

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追平。

又回到赛点争夺球。

云想再次依法炮制,但一直没有找到特别好的机会,这次她能隐约感觉到晓晴在有意刁难她,不断地给她出刁钻的「考题」。最后只能退而求其次在一个勉强的位置,又打了一个奔向桌角的球...

球出界。

想要复刻擦角球,但云却失误了!

11:12,晓晴的赛点!

终于来到最后一球。

这一次云没有失误,故技重施再次打出致胜必杀的「擦角球」。

但却被晓晴稳稳地削了回来!

「这与刚才的第一个擦角球之间明明只相差了两个球,他的判断能力怎么进步如此神速?」云被这一个回球惊吓得瞪大了眼睛,「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可能!

傻傻地盯着晓晴飞在空中的回球,云的余光看到的是晓晴一脸笃定的表情。

配合擦角的冲击,晓晴削的回球带着强烈的下旋,以一个极低的弧线将将划过球网,触碰在云的拍子上,然后径直落网...

11:13

山海一中取得首战胜利!

「好球!!」

全场沸腾。

「最后这个擦角球居然被防下来了!晓晴实在让人太惊喜了,我愿称其为山海之铁壁!」捎带点中二病的解说也激动地无法自己。

「拨云雾!」

「见山海!」

凯歌在绿浪簇拥中响起。

来到场下,晓晴和星广交换了个眼色,两人默契地会心一笑...

五分钟前,山海的主动暂停:

星广一把拉住刚走下场的晓晴

「晓晴,时间不多了,我和你讲重点。你可能会疑惑,但你可以相信我。」

「嗯,你说。」

「等一下这一球是争夺赛点的机会,对方一定会用尽全力。你可以继续保持你的打法,但是如果对方还有王牌未出的话,你很可能还是会丢掉这一球。」

「嗯。」晓晴听着。

「不过没关系,再下一球,她会明显收敛,不会再有让你犹豫的怪球。这时候你一定要尽早主动进攻,快速拿下这一分!」

「好!」虽然星广笃定得让人好奇,但晓晴还是对他有充分信任。

「再接下来一球是最关键的一球,她如果在第一次争夺赛点时出「奇招」制胜了,这时候她会再用一次。不过没关系,她的招数伴随着很大的风险,你防守的时候要有意识地给她不舒服的回球位置。这样她大概率会失误。」

「了解。」

「到了你的赛点,你就可以放松打了,她会打最高风险的球来寻求一招致胜,大概率还是和上一球一样。这时候你就已经可以提前防备了,当然更好的情况是,她就直接失误出局。」

「明白了!」

「我相信你。」

星广最后看着晓晴的眼睛。

......

「搞这么肉麻干嘛!」晓晴笑笑,又在脑海里重新回顾了一下刚刚的对话,

「我去了。」

第一场比赛结束,在晓晴和星广还在眉目传情庆祝胜利的时候,云刚好下场经过了山海一中的备战席。

「那个...云。」晓晴把云叫住了。

「嗯嗯?」云微笑地回应了一下,她看起来不是那种输球后会非常沮丧的性格。

「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一下。」晓晴用认真的眼神看着云。

「嗯,你说。」

「你是怎么做到把球控制成精准地擦网和擦边的?做到这个程度需要多少的练习量?」

在晓晴的宇宙里,「练习」是世间万物的度量单位。

这个问题显然也让云有点意外,她稍微顿了一下,说

「怎么了?这有什么关系么?」

「没有,我只是很尊敬刻苦练习的人...当然,我也很想知道,」晓晴看着云的眼睛,

「自己也要做到那种程度的话,还有多大的差距。」

云先眨了眨眼,然后哈哈大笑了一下,「只是运气好而已...哎呀,明明可以用来买彩票的运气,我都花在乒乓球上了。」

「嗯嗯,原来是这样的啊…」晓晴若有所思,「谢谢。」

在晓晴被月盈叫走之后,星广对云说,

「你为什么要骗他?刚刚那是你招数之一吧。通过精准控制球的落点,制造看起来意外的「运气球」,从而在争夺关键赛点的时候打击对手的心态。反倒在自己的赛点的时候收敛保守,以求稳为主。」

不只是技术,连策略也完完全全被看穿了啊,云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

「我能感受到他是一个很努力的人。」云看着晓晴的背影,「他现在就已经是这个水平了,如果让他回去再更刻苦地练习,那我们以后岂不是就没法再打球了?」

云调皮地眨了眨眼,「不过他好像还不知道,自己其实是一个很棒的乒乓球选手。」

「哎呀,反正被你看出来了,你肯定也会跟他说的吧。」云悻悻地补了一句。

「放心吧,我不会和他讨论这个的。」星广笑道。

「嗯?」

「无论对手是谁,绝对防御就是他前进的目标。所以其实没差。」星广对云说,

「他回去都会一样「更刻苦地训练」,而这与你无关。」星广说,他知道晓晴并不需要把比赛得失分归咎于来源于运气的「险胜」或是「惜败」,他对晓晴有信心。

「他的确是一个很有潜力的选手。」这时候,凌云的主将观走了过来,「不过也没必要过于放大他的威胁。」他看了云一眼,「你的策略一直都很有效果,包括你最后的最强一击。」

最强一击?你们也搞这套?现在这是乒乓球界的潮流文化了么?

星广心里大声纳闷。

「最大的变化是发生在决胜局赛点球之前的那个暂停。」

观看着星广说,

「你是山海一中的王牌吧。」

星广顿了一下,没想到这位头号出线种子队伍的主将,在暂停时间居然还有闲暇去偷看对面备赛席。

「哈哈哈被你发现了。」星广笑笑,「怎么样,是不是有一点点紧张?」

「也就是说只要我下一场把你打败就没有问题了。」观冷静地说,

「赛场上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