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最强一击 | 大妈试炼

  • 乒乓之最强一击
  • 作家YUe6Da
  • 4218字
  • 2022-05-22 20:26:01

三人在这位新来的体育老师的协助下,终于把报名的事情搞定了。

新来的这位老师大概和星广父亲年龄差不多,听说之前是在别的城市体育局工作,刚刚搬回到山海市,貌似是还没找到其他合适的工作机会,正好山海一中缺一个教体育通用课程的老师,她就被推荐过来了。

其实山海一中的体育并不弱,星广所在的学校足球队是全市有名的校际劲旅。但是学校里没有什么乒乓球氛围,以前也是带大家跑步的通用体育课老师来兼任教学。这位老师广阔的教学范围再加上前几天这段孽缘,让星广,月盈,晓晴这气象三人组心里也不再对这位带队教练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期待。

所以某天当教练和他们说放学之后在学校乒乓球场开始比赛突击特训的时候,三个人先是感到意外,没想到这位「教练」还像模像样地认真起来了。

用星广的话来说就是:反正本来也是要训练的,就顺便给这位通用体育课老师普及一下乒乓球的基本知识好了。

第二天放学时分,三人来到乒乓球场的时候教练已经在了。

「今天倒是挺准时的嘛~」星广心里仍然对这位教练有不靠谱的预设。

教练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训练内容,所谓的「特训」其实就是让三人轮流打比赛,然后自己在一旁观战。三人本来也没啥期待,于是就当教练不存在地对练起来。

晓晴在比赛中很好地践行了作为一堵「墙」应有的觉悟,虽然并没有主动给对手造成很多威胁,但是却百折不挠地把大部分兄妹二人的进攻都挡回去了,得分点一般都是另外两人久攻不下之后的主动失误。这招很无聊,但是很有效。

月盈的打法则是非常进取,攻势凌厉,动作标准。外人看起来感觉她就像是正规队伍里训练出来的一样。而且月盈看着虽然个子不高,但是正手拉出来的弧圈球却非常有力,向前冲的动量大,特别是在对方球桌上跳起瞬间之后的二次向前加速,就跟多级火箭抛弃了燃尽的低级结构,将要实现宇宙速度之间的跨越一样。即使能反应过来,要保持稳定的板型招架也并非易事。

星广依旧是依靠着他的「绝对球感」打出各种漂亮球,奇怪的角度,奇怪的线路,奇怪的旋转,奇怪的落点,完全没有章法。专业训练过的球员看了会皱眉,一方面是觉得这球怎么打得那么随便,另一方面也暗自觉得要是我上我也不一定行。

教练就这样看三人打了几天,也不上手指导,也不下场示范,就这么默默地看着,看着,看着...

果然是一个没啥值得期待的教练嘛!

终于在某一天,也许是一个人看腻了,教练带来了三个朋友。

这是带上朋友一起看比赛嗑瓜子的节奏呗?

「星广,月盈,晓晴~」教练见到过来球场准备训练的三人,侧过身,后面站着三位年纪与教练相仿的中年妇女。

「我来介绍一下,高阿姨,庞阿姨,席阿姨是我的好朋友。从今天开始到校际联赛正式开始之前,她们就是你们的对手。你们的目标就是在和他们的对练中正式把他们打败。」

「啊?」

星广打量着这三位大妈级对手,高阿姨在他们三个小孩面前就像个小巨人,目测有接近一米八的身高,手长脚长;庞阿姨看上去非常的壮实,是一个「重量级」选手,手臂比月盈小腿还粗;席阿姨则是身材匀称,身体指标看上去都很平衡,给人一种运动细胞很发达的感觉,嗯,也可能是错觉。

「哎,我们来打个赌,猜这几个是教练菜市场买菜的菜友,还是平时一起跳广场舞的舞伴。」星广戳了戳晓晴,偷笑着说。

「我已经给你们分好组了,你们只需要和自己对应的对手训练,没有别的问题的话,现在就可以开始了。」教练拍拍手,示意大家就位。

「听说现在的乒乓球变大了是吗?不知道还会不会打了...」

「小同学等下让一让阿姨,阿姨最近带小孩都没怎么睡好~」

「诶呦等一下...我刚做热身的时候腰好像闪了一下...」

三位大妈各自懒洋洋地来到三人组桌前,就像刚吃完晚饭准备慢悠悠地散步到楼下去跳广场舞一样...

不,跳广场舞的话,她们应该要比现在积极利索得多。

三人极度怀疑大妈们会不会连拍都握不好,也不知道教练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但眼下也没啥其他更好的训练方法,就当放松训练好了。

星广匹配的是席阿姨。席阿姨和星广一样是右手直板。第一球席阿姨发球。

「都十几年没没有好好打过球了啊真是~」

「不用怕阿姨。」星广松散地站在另一边,都懒得下蹲降低重心「我会手下留情的,你尽力就好了。」

「小伙子真有礼貌~」席阿姨微微一笑,把球轻轻一抛,并没有抛很高,在球落下的瞬间借助转身的势能,配合着手腕快速的抖动,看似轻松地擦出了一个又急又冲的侧旋。

球来了...等等,

星广好像发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就凭这个质量的发球,对方绝对不是没有握过球拍的菜市场大妈。就算放到父亲的球队里面,也是训练有素的队员水平。

这是经历过持久的系统化训练才能表达出来的动作协调性,球的线路和速度也非一般业余爱好者能企及。如果说十几年没有好好打过球的话,从现在的目测年龄倒推回去,她青少年时期就已经进行过专业级的训练…最起码是省队级别。

来不及了!

星广马上调整姿势,绷紧肌肉,集中精神去处理这个发球。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球在他刚开始诧异的那个瞬间就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是个正手位的侧旋。

星广只能下意识侧顶一下,在球接触到拍子的瞬间,他感觉到这是个侧上旋,刚刚轻敌了没有好好观察,现在只能靠手上的感觉去应对了。

星广于是细微地调整了一下板型,往下用力压了下板。

这个侧上旋比想象中要强很多!虽然星广已经有意识地要把球按下去,但这个球就像一只倔强的野兽,即使被猎人用力按住了头颅,仍然在用力挣脱。

星广感觉球处在要飞出边界的边缘了,于是猛力再一压,手腕一下子没绷住...

球下网了。

席阿姨直接发球得分。

「小伙子,也不用让太多哦,集中精神~」席阿姨边说边哈哈笑道,一脸和蔼。

这么吊儿郎当的教练,怎么会有这么卧虎藏龙的朋友!?星广百思不得其解,他第一次对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句话表示深度怀疑。

「刚刚的确是有点没有活动开,这球开始认真打了。」星广一边微笑着嘴硬,一边已经开始认真观察席阿姨的动作细节。

第二球席阿姨还是几乎同样的动作姿势,球速依旧很快,但是明显没有了上一球那股神挡杀神的冲劲。

正手位侧下旋!

星广斜卧了一下板型,把这一球稳稳地搓了回去。

「哈哈,接发球还不错嘛。」面对星广搓回来的近台短球,席阿姨把拍子往球的底部切入,然后手腕包围着整个球的右侧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扭转,把本来下坠的球硬生生地拧成了急速前冲的上旋还给了星广。

「这下你又要怎么处理呢?」阿姨还是眯眯笑着看着星广,仿佛刚刚只是从容地做了个条件反射一样。

正手拧!

这在直板里面也是非常高阶的技术,一般人使用起来失误的风险还是挺高的,她怎么就这么随随便便地就拧了过来?!而且还一脸轻松的样子…看来她直板的手感不是一般的好,难道她也是绝对球感?

这种带有点挑衅的压迫感以前的主语一般都是星广,现在却被还之彼身,这让星广非常不爽。接下来的几个回合,尽管星广已经尽可能地发挥了他的手感优势打出一些普通人看起来的「妙球」...

可是席阿姨看来并不是普通人。

论想法,论手感,她都一点不输星广。没过多久,第一场比赛就被席阿姨轻松拿下。

星广陷入了沉思,他意识到如果不突破自己现有的局限,是没办法战胜对面这位人不可貌相的阿姨的。

突破局限,突破局限,突破乒乓球的局限……

有了!

星广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他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去应对席阿姨诡异的球路了。

星广转头看向了月盈和晓晴的桌子那边,两人同样陷入苦战。

庞阿姨面对月盈的高速上旋拉球选择正面硬刚,而且凭借着绝对的力量优势,再借着上旋球的前冲力,打出了超级快速的重击,让月盈应接不暇。两人就像两军对垒时用重型武器对轰,只不过月盈的迫击炮有点抵挡不住庞阿姨的低空巡航导弹,被轰得节节败退。

注重防守的晓晴则是和高阿姨打起了拉锯战,原来高阿姨也是防守打法,而且因为四肢修长,加上丝毫没有受到身高影响的速度,防守空间特别大。一些晓晴跑动防守之后需要迅速回防的球,高阿姨只要转移重心再伸伸手就能够着。两人真正比拼的其实是持久不失手的耐力,而晓晴往往会因为更多的跑动而首先耗尽体力。

就这样,三人在学校的水泥台上每天放学之后和三位大妈每天打球对练,日子一天天过去,校际联赛的预选赛也越来越近。

预选赛前夕的倒数第二天。

训练之后,三人坐在足球场上的阶梯聊了起来。山海一中建立在一个山坡地形上,足球场在低洼处,足球场走上阶梯的上层地面就是教学楼所在地,乒乓球台在教学楼侧面的树荫处。

「月盈,我感觉你的进攻比之前要更加果断了,前冲弧圈球速度也快了很多,跟叔叔的前冲弧圈感觉更像了!看来训练效果还是非常显著的!」晓晴对月盈说。

月盈被夸球风像父亲,虽然没有表现出来,心里却是暗暗地高兴。

「你防守的时候感觉也没有以前跑得那么累了,有什么秘诀呀教我一下呗~」星广也戳了戳晓晴。

「我就别提了。」晓晴苦笑,「和你们比起来,我这边的训练真是太无聊了,我这边两个人都是防守打法,你们都打完一局了我们还在磨第一球。」晓晴叹了口气,看向远处,「我就尽量做到不拖后腿吧,比赛的话就靠你们两个了。」

「别讲这些话。」星广用力拍了下晓晴的背,晓晴差点被推下楼梯。

「诶,不过星广,你的球感觉怎么越来越野了?动作看起来好像比以前还要乱来。你有好好在训练的吗?你的那些基本功要不要注意一下,脚步,动作什么的...」

「哈哈哈,我就当你是在夸我啦。」

「你爸说的话也是有一点道理的,要是不注意动作的话...」

「你知道埃洛瓦么?」星广打断晓晴,突然问道。

「什么?」

「埃洛瓦,一个法国乒乓球员。」

「没有听过,怎么了?」

「他参加过两次奥运会,曾夺得一次世乒赛男团亚军,两次世界杯男团季军,两次夺得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双打季军。」

「这么厉害的啊...」

「他现在三十多岁了,仍然活跃在一线比赛上面,依然是法国乃至欧洲的头号种子选手。」

「嗯嗯,我三十多岁的时候还能像现在这样跑就不错了...」

「他被称为历史上实力最强的法国乒乓球员之一,曾经掀起了一股「法国风暴」,和瑞典队一起让中国男队一度陷入低潮。」

「好强...不是,所以你为什么要突然说这个人?」

「他打乒乓球的动作比我更难看。」

「...」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打乒乓球嘛,最重要就是开心,什么动作,甚至输赢都是其次的啦。好啦,回家吃饭啦~」星广站起来,对月盈使了个「我们走」的眼色。

「我再留下来练一会儿,你们先回去吧。」晓晴说。

每天训练结束之后,晓晴都会自己留下来单独多训练一会儿。没有人知道他到底训练到什么时候才回去的,也没有人知道他一个人怎么个训练法。用晓晴的话来说,就是「为了尽量不拖后腿」。毕竟,明天和三位大妈进行最后的试炼之后,无论结果如何,后天预选赛就正式开始了。

转眼就过了一天。

今天就是后天,第27届全国中学校际乒乓球联赛,山海市预选赛,正式开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