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最强一击 最终章 | 北极星

  • 乒乓之最强一击
  • 作家YUe6Da
  • 4165字
  • 2022-05-22 20:56:05

我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家庭。在家里和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还有一个弟弟一起住。说普通,只是指这样的家庭也许有千千万万。但其实这是一个经济条件非常拮据的家庭。

我的家族一直以打渔为生,我从小也就在海边长大。开始上小学之后,班上的一些同学经常会嘲笑我身上有一股海腥味。这是我平时生活中从来没有发现过的一个盲点,因为这就是我在家里最熟悉的味道。

后来大家知道了我的家庭背景,有些同学也会以此来开我的玩笑。有时候,这些玩笑让我觉得很刺耳。

但是也许就像那句话所说,上帝给你关了一扇门,就会为你开一扇窗。在我很小的时候,在很多同龄人都还在父母的逼迫下,利用课余时间去「探索」自己的「爱好」和长处时,我就发现了一个我很喜欢的运动,并且我貌似也很擅长。

那就是乒乓球。

说很擅长,可能是谦虚了。我感觉我就是为乒乓而生的。

我后来自己常常有在想,我的天赋可能更多来自于学习能力。因为看电视上的那些大人打球,我很快就可以领悟到他们技术的要点,然后在自己打的时候就可以很快复现出来。

从一开始在学校里面打班级比赛,到全校比赛,到市里的校际联赛,再到市里的公开赛,我愈战愈勇,慢慢就收获了各种各样的荣耀和尊敬的目光。

我记得有一次在一个男女混合的校际的比赛上,最终决赛的对手是一个速度极快的女生,那是我在公开比赛上离失败最近的一次。当然最后也还是顺利拿下了冠军。赛后采访的时候,还有一个体型健硕的哥哥跑过来问我要签名,说看我打球让他发现了一些新的可能性。

我很少被人问要签名,更不要说被要求在跑鞋上签名---他是一个田径队员,虽然没怎么打过球,但看起来相较于跑步,他貌似对乒乓有更强的狂热。

非常巧的是,日后我和这两个人之间还有一些奇妙的缘分,这都是后话了。

我渐渐习惯了「获得胜利」,「接受赞美」,「继续迈向下一个胜利」这样的循环。而且比赛胜利积累的奖金,也给家里带来了一些额外的收入。这些都很不错,但最重要的是,

班上的同学似乎也没有再像以前那样说我身上有腥味了。

乒乓球就是我的一切,我要以此来改变我们一家人的命运。

在一次比赛之后,在场观赛的教练走过来对我说,隔壁的山海市有一个很不错的球馆,叫胜利球馆。里面的教练和队员实力都很不错,推荐我去那边会一会市外的高手,挑战更大的世界。

没错,我的世界不局限于此,我要一路向前,长风市不是我停留的地方。只要把目标设定在月球,征途就将会是星辰大海。

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我来到了山海市的胜利球馆。这的确是一个很棒的球馆啊!有很多乒乓球桌,队员们看上去都很专业,乒乒乓乓的声音交织成一首悦耳的打击乐。

一个哥哥问我是不是来面试球队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就是想来和高手挑战一下,毕竟在长风市青少年组里面我已经打得有点腻了。

后来一个教练模样的人给我安排了一个对手,是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大的少年。

怎么,看起来有点吊儿郎当的样子。是我被小看了么?你们应该安排一个更强的对手给我才对。

我这就让你们醒悟。

第一球。

这小子招呼也不打一声,冷不防地就开了第一个球偷袭。我记得那是一个正手长球。

虽然留给我的反应时间非常短了,但我还是将将把球接了回去,不过他的偷袭也算达到了目的:我的回球冒高了一点。

他于是紧接了一个大力甩手抽球拿下了第一分。

诶,我说,这个小屁孩是不是太嚣张了。他这个抽球动作之后甚至都懒得还原了!

不错,你成功引起了的我兴趣。

我要认真了。

他的第二个开球,又长又冒高,这不全是破绽吗?我微微转腰,集中力量一个正手弧圈拉过去。打在了他的正手桌角位置,线路非常刁钻。

虽然不知道你是在试探还是怎么的,不过这一分,我就先拿下了....

并没有结束!?

他一个交叉步跳到斜后方的位置,在球将要落地的一瞬间,把球硬生生地兜了起来。没错,确实是「兜」起来的。

这都是什么街舞动作啊!好奇怪!

但是···

我怎么有一股鸡皮疙瘩都要起来的感觉?

1 : 0,

1 : 1。

2 : 1,

2 : 2····

接下来的比分非常胶着,一直到最后10:9他领先的时候,我居然被他一个出其不意的反手后背接球打崩了,他一边秀操作,一边口中还念念有词...

我已经忘记有多久没有体验过这种酣畅淋漓的战斗了,虽然输了,但是我并不感到灰心。看来我还需要更多的练习,我一定要再次挑战这个人!

诶,不过...

他怎么和他的教练吵起来了?

他不是打赢了么...

接下来的两年,我更加努力地磨炼我的技术,力求做到没有一丝破绽,我要以一个完美的姿态出现在当年那个少年的面前,然后取得胜利。

不过那次比赛中我为了应对那个少年的「古怪球」,动作幅度过大,把腰拉伤了。后来也不懂得保养,反而还加重了训练量。日积月累,我的左腰就落下了一个老伤。

后来,我进入了长风中学的校乒乓球队。教练是一个很喜欢钻研「绝招」的人,总想给每个人安排一个「超能力」,老是说什么「只要集中一点就能登峰造极」。我这种全面打法虽然不合他本意。但是因为综合实力的确是全队最强,也还是深得他的重视。

但我自己非常清楚,我的目标不是长风校队,我的星辰大海在山海。

我和长风的校队教练表达了我的想法,他好像特别生气...

不过也正常吧,换任何一个人,自己培训的球员要到其他人那里训练,能不生气么。

生气归生气,他还是对我百般挽留。最后达成了一致的决定是,如果我可以通过那边的入队测试,周末可以过去训练。但是校际比赛的时候必须回来代表长风出赛。

我同意了。

于是再一次,我又来到山海的胜利球馆。这次的入队面试不是那个少年了,我也非常轻松地获得了入队资格。我很快就可以一雪前耻了!每当想到这我都会全身兴奋。

大家知道我是从长风校队过来的之后,也会问我「转会」的原因。我每次都说是因为长风教练的训练方针和我的打法不匹配,所以没办法才过来试试。看来长风教练的「最强一击」训练理念是深入人心了,大家都频频点头称是。

只有我心里清楚,是那颗北极星的光,指引我穿越昼夜繁星来到这里的。

可是,一天,两天...几个月过去了,当时那个少年并没有出现。就像他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

我憧憬的目标,他到哪里去了?

就在一个平常的周末傍晚,大家也是和平时一样练球。一个据说是球馆赞助商的儿子过来说要拿我们测试新装备……他的水平也太差了,靠着装备勉强能赢几个队员,但是实在太没意思。

不过他的这个所谓的「自适应胶皮」的效果,和当年我败给的那个少年的绝佳手感感觉很像,无论什么球都能给你好好的回过来,其实要是这样...

只要让他的球拍碰不到球就好了吧。这本来也是我准备用来对付那个少年的策略。

嗯,我想再挑战下。

就当是模拟考试把。

正当我把手举了起来…...

这时,冥冥之中,就如命运羁绊一般,他冲了进来。我其实也早有预感。因为我相信,我们定会再相逢。

对,就是当年那个灿烂耀眼的少年,他又再一次地出现在我面前。

他被球队里的队员叫住了,

原来你叫星广啊。

我的北极星。

「非常感谢张恒先生关于个人成长经历的精彩分享。」新书签售会的主持人说道,「接下来是记者问答环节...嗯,那边山海日报的记者。」

「谢谢张恒先生。在你的这本新书《最强一击》里面,我们看到很多纪实的影子,请问这算是一部虚构小说,还是一步偏纪实的自传呢?」

「一半一半吧。」恒说到,「关于比赛的描述基本都是还原事实的。书里出现的每一个人物我都比较熟悉,而且也做过很详细的采访。不过的确有一些情节我添加了我自己的想象,比如星广犯傻的一些情节哈哈哈。」

「谢谢。我们看到这是一个关于一群少年通过乒乓来认识自我的故事,比较强调热血和成长,但是作为懵懂少年时期来说,感情线好像相对少了一点?」

「大家当时的确年纪也比较小嘛,就是没有那么多感情戏的。我也不敢写太多,怕被怀疑是宣传早恋...唔,我们那个年代比较在意这个。」恒停顿了一下,补充道,

「不过的确有一些与少年青春懵懂爱情相关的情节,我是没有写进去的。主要是晓晴和月盈有点不好意思,说如果有机会出续集的时候再说。那我也不好违背人家两口子的意思啊。如果这本书卖的好,我们续集可以讲讲。」

「那如果有续集的话,会是关于什么内容的呢?」

「唔...那届的七城联赛之后,作为二十周年纪念,主办方又追加了一场双打比赛。联赛的决赛选手,也即是长风中学和山海一中,当时还应主办方要求,组队进行了一场挑战省职业队的表演赛,当时我就和星广搭档双打了...也许可以讲讲那个双打比赛吧!」

「期待!我的问题问完了,谢谢。」

主持人结接过话筒,「还有那边那位长风周刊的记者。」

「张恒先生你好。我有注意到这本小说里,一开头对星广的一些描写和设定,后面都很少提及了。比如说他踢足球,利用「跨球迁移」的思维来打乒乓。我一开始还觉得蛮新奇的,后面比较少提到了,是因为星广也渐渐成长,不需要再依靠这样的小聪明和小技巧来获取胜利么?那你又是怎么看待,人在成长过程中,变得优秀的同时,又常常会不可避免地落入主流的俗套,被传统成功的定义所限制,而失去自我个性这件事情呢?」

「没有,那纯粹是我写到后面有点忘记这个设定了...」

「呃...哈哈好的谢谢。第二个问题是,在本书印刷之前,我们看到你在网络上也有发表过这篇小说,并且在里面还穿插配上了音乐。请问你是怎么想的呢?」

「我自己是很喜欢动漫里的热血运动番的,在写这个故事的时候脑海里也全是各种运动的场景和画面。而我觉得一个成功的热血运动番,好的音乐对感情的烘托是必不可少的,于是就在里面插了音乐。不知道大家在网络上看的时候有没有在适当的时候点开配乐呢...嗯,有机会的话我还是很想看到这个故事可以动漫化的。」

「谢谢。最后一个问题是,我发现在小说后期你有一些元小说的写作方式,比如在第23章最后,晓晴会猜想自己的小说里的人物,所以觉得大家一定能走到最后;再比如在第25章狩刚出场的时候,你作为作者也有和狩这个小说里面的人物尝试互动。请问你觉得有没有一种可能,我们在座所有人,包括你自己其实也是一个小说里的人物,然后作者在套娃呢?」

「所以你的意思是,《最强一击》其实不是我写的,我也只是故事中的一个角色,是作者的傀儡而已?」

「唔...差不多是那个意思?」

「那要不咱们测试一下。」恒说,「如果我们都是小说里的虚构人物,那上面肯定还有一个作者。作者如果你现在能听到的话,请你现在就把我禁....

「谢谢各位记者的提问。」主持人最后把话筒拿回来,「张恒先生,时间也差不多了,请你最后用几句话作为结语来结束这场新书签售会吧。」

恒接过话筒,

「那就希望星广在明天的世界锦标赛上取得好成绩吧!

「也祝愿所有人都能一直追寻内心的热爱...

「热爱即是最强一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