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最强一击 | 光与影

  • 乒乓之最强一击
  • 作家YUe6Da
  • 3228字
  • 2022-05-22 20:13:50

第二天回到学校,晓晴见到星广第一句话就是:「星广,我昨晚想了很久,也和我妈妈说过了,她说...」

「晓晴,帮我把名一起报了吧!」

「好的老板!」晓晴本来已经准备了一段声泪俱下的演讲稿来说服星广,没想到这孩子直接答应了,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为免夜长梦多,先报了再说。

「谢谢你晓晴。」星广少有地感性了一下,把晓晴给整不会了,

「诶,讲这些...啊对了,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晓晴突然想起了什么,「我们还得找一个女队员。」

「啊?」

「你看看比赛介绍里写的赛制规则。」

星广从口袋里翻出了被他揉成一团的皱巴巴的比赛宣传页:

第二十届全国中学生乒乓校际联赛:

全国中学生乒乓校际联赛是国内乒乓球器材制造商「蜻蜓」赞助的,各中学之间每年一度的乒乓球比赛。每年的校际联赛都有特定的规则和主题。今年是校际联赛二十周年,设置的特别纪念回归主题是和第一届一样的「三人团体赛」,具体规则为:

1.每个学校每场比赛指定3名选手出赛,每位选手只进行一场比赛,3局2胜制。每局每队指定一位上场选手。

2.每个学校队伍最多可以有5名,最少须有3名选手组成代表队。

3.每场出赛队伍至少要有一名女选手。

星广和晓晴互相对视了一眼,两人心有灵犀地一起点了点头。

放学后,山海一中的露天乒乓球场前。

「月盈」星广先开的口,「我们想…」

「不用说,我知道。」月盈直接打断。那天在胜利球馆里恒与小明对战的全部经过,包括星广后面和父亲的「谈判」,她在无人在意的角落处全部都看在眼里---每天放学去球馆里「偷师」是她的日常,

「你们是想拉我一起报名比赛是吧,我不答应。」

「什么?」星广和晓晴两人都懵了。月盈对乒乓球的热爱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她应该很想参赛才对。

「你都两年没碰过球了,而我也只能是每天放学去球馆偷偷学一下,根本没有接受过正规系统的训练。晓晴打的最多的球就是你的陪练球。我们这个组合:叛徒,偷师,陪练,有什么出线的机会?」

话很刺耳,但都是事实。

「我有信心。」星广说这句话的时候很坚定。他相信自己的天赋,但在内心深处更重要的原因,不是来自于天赋的信心,甚至连「与恒对战」都只是导火索。

背后源动力都以热爱为名。

「要不你来和我再打一场,你要是赢了的话我就加入。」月盈说。

三人心里都清楚,月盈是想要填补心中的一个重要的遗憾。

四年后,星广与月盈再次站在对手的位置。

离开乒乓的这两年时光果然还是留下了明显的痕迹,乒乓球界有句俗话,一天不打球自己知道,两天不打球对手知道,三天不打球教练知道,一星期不打球观众都知道。两年没打球的星广,从第一球就开始频频失误。

而且,月盈在这几年里也没有闲着,今天的她和四年前的她,两年前的她,甚至昨天的她,也都不是同一个人。现在的她球风果敢,进攻凌厉,已经不是那个需要别人「照顾」的小女孩了。

面对月盈的猛攻,星广在应接不暇的过程中,努力地,慢慢地,一点点地恢复曾经的「绝对球感」...

「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你是谁?」

「我之前好像有点迷路了,找了好久才回到这儿,你不记得我了吗?」

「...」

「还记得我们的那个「侧切」吗?」

「哦,星广,原来是你!哈哈哈,你去哪里啦!」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没事的,回来就好!」

月盈一路高歌,把比分差拉到了 10 比 6,在这关键的节点,星广也渐渐开始找回了遗失已久的手感。

没关系,有4个赛点,没问题!

第一个赛点球是月盈的发球,一记又转又急的侧旋球向星广的反手位奔来。

这种球要是放在两年前,星广直接一个推挡就能轻松化解,现在虽然手感已经基本恢复,但仍是有点力不从心。于是一个反手推挡之后,由于上旋的作用,球飞到了一个可以舒服进攻的高度。

机会来了!

月盈眼神锁定,跨步转腰,随着左肩的摆动,右手一路加速,直到碰球之时速度达到峰值,重重地摩擦在来球上。月盈的手能明显感觉到胶皮与球之间摩擦而带来的美妙反馈。

一记超强的前冲弧圈球。

月盈的球风几乎完全继承了父亲的特点。虽然不支持自己的乒乓球爱好,但是父亲的技术一直是月盈高山仰止的对象。通过日日夜夜的偷师和模仿,月盈的球路就像是父亲的影子一样。而父亲,就是那位曾经问鼎全国冠军,人称「上旋机器」的传奇选手。

这就是我对你这份轻浮邀约的回应,这份浸透了多年汗水的回答,你能接住吗。

对星广来说,这也是熟悉的一球。

四年前那场对战的时候,同样是面对月盈的前冲弧圈球,当时的星广把拍子一横,往反手位「侧切」了一板。这其实有点像太极拳里以柔克刚的感觉,不但把本来猛烈的上旋消解殆尽,还顺势把旋转变换了一种形式交还给对方。这不是通过刻苦训练就能轻易掌握的技术,星广的「绝对球感」在当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四年后,星广面对一样的上旋攻球,虽然感觉变笨拙了一点,

但最终还是给出了同样的回应。

无独有偶,与四年前一样,月盈还是无法接住回过来的奇怪侧旋。

星广得分了。

接下来的比赛,虽然星广一路跌跌撞撞,但整个感觉几乎和四年前一样,每一击的画面也都好像重叠在一起似的。在这对兄妹的对决时空里,时间仿佛从来没有溜走过。

月盈输了。

四年前那一战落败之后,月盈听从父亲的话,乖乖地开始上起了音乐,舞蹈的课外班。但她对乒乓球的热情,却并没有因为那一战而终结。纵使男女有别,纵使自己没有哥哥那样的天赋,现在这个战果作为两年来卧薪尝胆的应答,是她从未预料的。

月盈这才意识到,挡在她面前的,是一座高山。她曾努力攀登,在路途中也看见过美丽的风景。但最后在她开始看见山顶的曙光,以为所有的努力终将得到回报的时候,才突然发现,自己一直只是在山脚下徘徊。

果然,这终究是我无法逾越的高峰啊。

我终究只能是哥哥万丈光芒之下的阴影吗。

嗯,「广」与「盈」,取名字的时候,就已经默默注定了吧。

他的乒乓可以沐浴在阳光之下,而我只能留在阴影之中。

晓晴看见输球后呆滞住的月盈,想要安慰却又不敢打扰。星广也眉眼低垂,不敢正视月盈。

「你不是已经放弃乒乓球了么?现在又要回来,那过去的两年对你来说算什么?!」

月盈低着头,紧紧地握住球拍,情绪开始变得有些激动,

「你有天赋,又有爸爸的欣赏和培养,还有晓晴这样的兄弟天天陪你练球...但你居然都放弃了!你不珍惜的这些东西,这些对你来说不值钱的东西,这些你说不要就不要的东西…」

月盈愤怒的嘶吼,渐渐变成了带着委屈的抽泣…

「就不可以分点给我吗…」

星广低着头,一言不发。是啊,他这么一个叛徒,有什么资格作为她的对手站在她面前呢。晓晴看见伤心的月盈,自己也不争气地哭了起来。

「月盈」

星广缓缓抬起头。

「两年前的那场比赛后,我放弃了乒乓球。那以后我无数次想过这件事,后来我发现,那只是一个导火索。」

「我内心反抗的种子其实早在四年前与你的那场比赛之后就种下了。」

「当时的我觉得自己太弱小,没能力保护你的梦想。」

「所以在慢慢长大后,就开始寻找一种反叛的自我表达方式,同时天真的觉得这也是在捍卫你打球的权利。直到两年前的那次爆发。」

说到这里,月盈哭得更厉害了。

「我...我花了很多时间,然后直到今天才完全醒悟,其实那才是对你梦想最大的不尊重。」

「我没有尽到一个哥哥应尽的榜样...」

「对不起。」

月盈抬起泪眼,看着星广,满脸泪痕。

「但是即使没有我这个榜样,你也依然在坚持。而且你真的进步非常大...」

「我这个不中用的哥哥,为你感到非常自豪。」

星广也抹了一下眼睛。

「可是如果...哪怕只有一次机会。」

他看着月盈,

「我希望可以做一次好的榜样,在你追寻梦想的路上冲在前面。」

月盈再也忍不住,冲过去紧紧抱着星广。啕嚎大哭。

星广的眼泪也终于止不住地掉了下来。

十四年前。

伴随着新年的第一声哭啼,月盈跟在星广之后降生到这个世上。

「老婆,现在是一男一女的双胞胎。按照之前说好的,抓阄的时候,乒乓球要放在最醒目的位置上哦。」

「哈哈哈,那他要就是不抓你能怎么办」

「那就再加个乒乓球拍,双重保险。」

「那说不定两兄妹都会抓到乒乓哦,你不怕啦?」

「那我就多放一点琴棋书画什么的哈哈哈。」

「对了,你不是说你想好名字了吗,说来听听~」

「嗯嗯,男生就叫星广,女生的话就叫月盈。」

「星广,月盈…挺好听的。」

「嗯,希望他们的人生可以和星月一般灿烂。」

「内心宽广」

「生命丰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