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最强一击 | 最强之矛

  • 乒乓之最强一击
  • 作家YUe6Da
  • 8883字
  • 2022-05-22 20:53:51

七城联赛,决赛日。

虽然决赛代表山海市出场的队伍从骄阳中学换成了山海一中,但这毕竟是山海市时隔多年再度冲击七城联赛的最高王座,因此热度丝毫不受影响。而且今年还是在自己家门口,决赛门票当然早早就已被抢购一空。

「今天的人可真多啊,真是男女老少都来了,乒乓果然是当之无愧的全民体育项目。」年轻的解说也是第一次见此盛况,声音中还带着点兴奋,「范老师,这应该是山海市有史以来乒乓圈,唔,甚至是体育圈最高光的时刻了吧?」

「真让人怀念啊。」另一位年长的解说笑道,「这让我想起了第一届比赛时的场景。一晃二十年就过去了,历史又回到了起点。」

「哦?范老师二十年前就已经在解说了么?」

「老子当年还是裁判呢!」

比赛开始前一小时,「全副武装」的观众开始鱼贯入场。学生时期的这类校际体育比赛,除了选手们在乒乓桌面上的明争,还有各自啦啦队伍在台下的暗斗。据说以前还出现过因为啦啦队的应援锣鼓声太大,干扰了运动员,导致需要重赛的案例。而从今年大家的热情来看,这个风险恐怕是有增无减。

「月盈,晓晴~」

到候场区的路上,山海队伍听见有人在叫他们,月晴二人循声望去,是高阿姨,席阿姨和庞阿姨,原来她们今天也来帮忙打气。

「你们两个好小子,当时给你们训练的时候,从来没想到过长大了这么厉害呀~」高阿姨一掌拍在晓晴身上

「啊哈哈,阿姨这也只是过了一两个月而已...」晓晴无奈笑道。

「月盈今天要加油,让他们见识下女球手的厉害!」庞阿姨给月盈打气道。

「嗯!」

「咦,怎么好像少了一个人,星广呢?」

「星广说遇到了一些小意外,可能要晚来一点...」

「怎么还是那么不靠谱啊哈哈哈」席阿姨笑道,「那你们好好准备,我们先入场啦...哦,对了,

「今天对上老方,你不会手下留情吧?」阿姨们看着教练。

「开什么玩笑。」教练说,「他那边那几个孩子连我都打不过,我还想让你们帮我叫他手下留情呢。」

已经入场的观众按照主办方安排分别在场馆两边逐渐入座。东边绿色的是山海一中的「热爱最强」军团,西边黑色的则是长风中学的队伍,虽然是远途跋涉的客场作战,但该有的硬件一点都没落下,除了四处飘扬的印着「最強一擊」口号的大横幅和战旗...

长风还带来了学校的鼓号乐队!

一排排身穿制服,手持小号,队鼓和大小镲的学生,由最前面的指挥杖统一带领,在比赛还没有开始前,就先声夺人地奏起了长风的《开场曲》,把对面山海纯靠血肉之躯生产的「热爱最强」的呼声完全淹没在锣鼓之中。

「不愧是卫冕冠军队伍,这气势一出来感觉就已经赢了一半。」年轻解说赞扬道,「相比起来,山海这边虽然有天时地利的主场优势,可在赛场外的「人和」好像就差了一点啊。」

「还是缺少决赛舞台经验。」范老师接道。

「我们还是聊回比赛本身吧。范老师,你怎么评价这次的两支决赛队伍?」

「从之前的晋级比赛情况来看,我感觉长风这次夺军是势在必得的,山海这次必须拼尽全力才能有一搏的机会。」范老师说,「但对长风来说,这场比赛的胜负貌似已经没那么重要了,因为他们在追求更高层次的东西。」

「哦?」年轻解说问道,「对于中学校队,还有比联赛冠军更高层次的追求么?」

「年轻人眼光要放长远一点啊。」范老师开启长者训话模式,「长风的方教练之前也表示过,希望把他独特的乒乓训练理念推广到全国更多地区,现在他在做的「乒乓训练技术开源项目」就是第一步。这是一件对整个青少年乒乓球界更重要的事情,是有利于我国乒乓球事业发展的国家大义。区区中学联赛冠军,不算什么。」

离比赛开始还有半小时,山海和长风两支队伍来到了候场区,准备在听到指示之后入场。

「璐,这场比赛对我很重要,你理解的。」长风教练对山海教练说,

「我今天一定要赢。」

「哈哈哈,我知道。这场比赛对我们来说嘛...就还行,没啥特别的。」山海教练笑了笑,然后一脸认真地说,「但我们也会尽全力打败你们,没法手下留情了,不好意思。」

「不可能。」长风教练说,「今天就是你们联赛的终点。你们会输,然后没有人会记得山海一中这支队伍。」

「哈哈哈。」山海教练依旧笑了笑,「我们输了的话,可能没有人会记得我们。」

入场的大门已经打开,工作人员示意双方队伍可以进场。

「但如果你们输掉的话,

「所有人都会记得长风今天输了。」

「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决赛双方队伍进场!!」

随着大门打开,解说开始煽动现场气氛,观众爆发出热烈的欢呼,长风和山海两队球员和教练陆续入场。

「长风中学队伍这边,有我们联赛最强力量选手励!联赛最快速度选手簌!还有力量,速度,旋转,技巧均处于最佳平衡状态,第一次参加七城联赛,就横扫千军的超新星,恒~~恒恒恒恒!!!」年轻解说激动地喊道。

长风的鼓乐队伴随着队员的入场奏起了《行进曲》,无数球队粉丝开始尖叫,尖叫声在介绍到恒出场的时候到达了振幅与频率的顶峰。观众席上甚至有人开始爆开了礼花,仿佛现在不是在入场,而是准备登台领奖。

不过对于很多人来说的确也没差,长风对山海是降维打击,这场比赛的开始就意味着胜利。

「而东道主山海一中作为本届联赛黑马,有我们擅长防守打法的晓晴,擅长弧圈快攻打法的月盈,还有...」

年轻解说突然断线了一下。山海一中队伍里怎么只有两个球员?!

「不好意思,刚刚收到信息,山海一中的星广选手暂时还没到场,不过星广选手细腻的球感和灵光一闪的球路,一直以来都有给我们带来新的惊喜。不知道今天他是否可以继续带领山海一中,给我们山海市带来一个更大的惊喜?让我们拭目以待。」经验老练的范老师连忙补充上。

「山海一中,热爱最强!」

「长风中学,最强一击!」

随着球员进场,双方啦啦队也正式开始了「第二赛场」上的角逐。

「有一个冷知识。」在选手做热身准备的时候,范老师说,「这两个球队有一个奇妙的共同点,你知道是什么吗?」

「唔...哦!我知道了,他们啦啦队的应援口号里都有「最强」两个字!」

范老师敲了下年轻解说的脑袋,「他们是这届联赛唯二的,刚好只派出3位参赛球员,没有替补阵容的学校。」

「啊,对对对!」年轻解说反应过来,「但长风好像自从方教练执教以来,每年都是这样安排,听说是因为他们觉得以长风的实力,不需要从排兵布阵上下功夫,所以三个人就足够了。」

「没错,所以和往常一样,今天长风也是按照事先公布的阵容来迎战,顺序是励,簌,恒。接下来就看山海这边怎么接招了。」

至于山海这边只派3人的原因,两位解说也很默契地没有继续挖。

「那范老师觉得山海应该如何应对呢?」

「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

「如何解读?」

「我觉得面对攻击力量强大的励,山海应该会派出防守力最强的晓晴,以山海的最强之盾抵御联赛的最强之矛;而对阵簌,山海会派出月盈,女生对女生,这样相对还势均力敌一点,说不定月盈还可以尝试用快攻来和簌在速度上掰掰手腕。」

「这叫以正合。」范老师说。

「最后,山海只能寄希望于星广用他灵光一闪的怪招,打破恒有着绝对统治力的技术优势了。」

「这是以奇胜。」

「有道理!」年轻解说茅厕顿开,「看来这应该是山海一中可能艰难取胜的唯一道路了吧。」

第一局比赛即将开始。

在长风的备赛席,长风教练正在亲自为励卸下一片一片的负重,从手臂,到腰腹,再到腿部。每一片负重拆卸落地时都发出了沉重的闷响。把所有负重都拆卸完毕后,教练拍拍励的肩膀,

「这场比赛,从最开始就可以100%输出,不需要有任何保留。」

教练这个指令,让励心里明白了,

这是超越前两年的级别的冠军赛。

而山海这边,开始准备热身上场的是...

袁...月盈!?

「什么?!山海居然派出一个女生来迎战连旭日中学的防守球员也无法招架的联赛力量顶峰选手,励?!这是挑衅还是轻敌?!」年轻解说跟看见了科学无法解释的超自然现象一样,用近乎癫狂的语气喊道。

全场哗然,不过在短暂的交头接耳之后,观众很快却又恢复了兴奋。势均力敌的比赛固然好看,不过只要强弱悬殊超过了一定的阈值,单方面虐杀也能给人带来刺激的快感。

「轻敌和挑衅都不可能,山海面对长风还没有这个底气,看起来也不像是消极比赛的样子。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范老师说,「他们不是自己轻敌,而是希望对方轻敌。」

此时,双方热身完毕,比赛正式开始。

第一球,励发了一个普通出台侧旋,月盈感觉有抢攻的机会,虽然力量对抗上自己不占优势,但如果可以用极快的击球周期来打乱对方的进攻节奏,也许可以实现和晓晴训练时模拟的效果...

一记熟悉的袁氏前冲弧圈突然向励击来!

励会心一笑。

左脚在前,右脚后撤,马步落地生根。

肘臂,腰腹,膝盖,全身力量集中一点。

膝盖,腰腹,肘臂,储蓄的能量逐级裂变释放。

瞄准落点,去除冗余,把所有的力量转移到球上...

雷!霆!一!击!

白光一闪,犹如一阵强风从月盈耳边呼啸而过。

1:0

「最强一击!最强一击!最强一击!」

西边的观众席爆发出激动的呐喊,鼓乐团也随即奏起了振奋人心的《破阵曲》,全场气氛被长风阵营熊熊燃烧的黑炎瞬间点燃。

月盈在还没来得及反应之时就已经失分。

实在是太快了。

不过,这就是「魔王」的统治力。月盈回想起第一次看励与坊比赛时,坊被励无情地连续炮轰的情景。巨大的压力让她不由得感同身受地跨时空怜悯起坊来。

不过,虽然知道长风也会使出全力,但她万万没想到的是,「雷霆一击」作为当时终结与坊一战的绝杀,今天居然成为了打响头阵的第一炮...

「璐,如果你认为派个女队员来对阵我的励我们就会掉以轻心,那你实在太小看我要赢得这场比赛的决心了。」

长风教练看着对面的山海教练,两人似乎在用眼神隔空传话,

「根本不需要让恒出场,这场比赛,我要用最纯粹的「最强一击」训练方法向你们证明,谁才是最强。」

「看来山海一中麻痹敌意的策略没有起效,长风这边不单只没有松懈,反而一上来就火力全开啊。」年轻解说看向一旁,「范老师,这种情况下山海还有什么希望么?」

「除非奇迹出现吧。」范老师叹口气摇摇头。

然而奇迹并没有出现。

2:0,

3:0,

4:0,

刚刚那球之后,月盈尝试了更快的击球周转,更刁钻的击球落点,更强的前冲旋转。

但都无一例外地被雷霆一击反杀。

没错,不只是第一球。这个被称为「最强一击」的,本来是用于吹响最终胜利号角的觉醒绝技,此时竟然变成了逢球便用的普通攻击...

只是对阵一个第一次来到决赛的女选手,「联赛最强力量」何以至此!现场观众也开始因这番虐杀场面感到些许怜悯。

山海一中叫了个技术暂停。

「感觉如何?」教练问月盈。

「力量很惊人,球速实在是太快。」月盈说,「不过,我已经开始慢慢习惯了,但要接上他攻击的话,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

「那咱们之后就逐渐进入第二阶段吧。」

「明白。」

比赛继续,在雷霆一击的持续爆炸输出下,比分一路来到了9:0。眼看当时对阵坊的「零封」赛果即将要重现。但月盈可以明显地感觉到,

雷霆一击的球速正在变慢。

就在又一阵强风迎面吹拂而过之时,月盈眼中流光一闪,终于抓住了那须臾之间的微弱机会。

「啪!」

这是月盈这场比赛以来,第一次及时判断正确球的行进路线,并且有效地触碰到了励的攻击!

只不过,触碰到球的不是她的球拍,而是她握拍的大拇指。球打在了月盈大拇指远端关节上,刚好击中了手指的筋肌,随着一阵钻心的剧痛,月盈手指一松,

「哐当~」球拍应声落地。

月盈忍住了没喊出来。

现场的观众发出了惊忧的叫声,

坐在前排观众席上的袁星海心头一紧,

晓晴和教练更是立马站了起来...

「放心,我没事。」

月盈举起左手,示意让两位冷静,然后弯腰用右手把球拍捡起,并背到身后,冲晓晴和教练微笑了一下。

但二人看不到的是,月盈右手拇指已经因为励那一球的撞击红肿起来,此时正藏在后背轻微发抖。

这和晓晴当时比起来根本不算伤,可以忍!

月盈小心地轻轻转动了下大拇指的关节,确定下暂时可触及的活动范围,然后握好拍,双眼重新聚焦在对面励手中的球上,就如无事发生一样迅速进入了状态。

「有意思的小女生,真是和你哥哥一样,有着奇怪的人格魅力啊。」

励轻轻笑了笑,给了月盈一个致敬的眼神,然后又发起了新一轮的猛攻...

「我突然想到还有一个可能。」范老师说,「关于山海派出女生对阵励的原因。」

「哦?」

「除了想要引诱对方放松警惕之外,山海有可能还想用田忌赛马的策略。用团队里相对来说更弱的选手,消耗掉对方最强力的选手,然后押宝在剩下两位选手的超常发挥上。」

「原来是「消耗」战术啊!」年轻解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月盈,决赛第一战由你来对阵励。」两天前,在公布了山海一中将会参加决赛的消息后,教练对月盈说。

「没问题。」月盈没有多问。此刻的她已不再囿于男女实力之别,可以直面眼前的任何挑战了。

「听好了,你要有这个心理准备。你的第一局比赛很可能会惨败。」教练平静地说。

「嗯...」月盈点点头,虽然感觉有点不服气,但她对这个判断也并无异议,这与男女选手无关,她亲眼见识过励恐怖的实力。

「这场比赛对长风的教练来说太过重要,有着超越夺冠本身的意义。」教练停顿了一下,仿佛在回忆什么,然后接着说,「所以他一定会要求励从一开始就拼尽全力,不作保留。即使是面对女性选手,他们也绝对不会松懈。」

「那我们要怎么破局?」

「他的这份求胜之心就是我们的获胜机会。」教练说,「我们要借此消耗励...」

在一轮电光火石的交锋之后,励终于再次找到一个合适的空档,又一次启动他最强一击的引擎。

但这一次,月盈却已经可以把这一连串的快速动作拆解得一清二楚了,她的双眼紧紧地锁定着励,眼珠跟随着励的动作快速移动:

「扎步」

「蓄势」

「释放」

「瞄准」

...

反手边角!

在励的球刚刚击出之时,月盈迅速移动到反手靠左位置,把球拍压实,做好防御准备,等待雷霆一击的如期而至...

「嘭!」

再一次,月盈接住了励的雷霆一击!而且这次球是结结实实地打在了月盈的拍面上!

不过尽管已经做好了一切可能的准备,月盈的腕形还是因为来球强大的冲击力而发生了改变,球被高高地弹到半空,励终于拿下了第一局的最后一分。

「最强之矛」力量恐怖如斯。

11:0。

「不愧为联赛最强之矛!」年轻解说兴奋地喊道,「即使是面对着山海的女选手也丝毫没有放松警惕,看来山海这边的计策要失效了。不过这连一分都不让给对方拿,是不是有点太不给面子啦。」

「我看长风还是稍微让了点的,你仔细观察的话,其实励的攻球有比刚开始时慢一点,月盈甚至都可以开始尝试防御了。说不定就是暂停的时候长风教练吩咐了励要手下留情,毕竟是别人的主场。」

「你进攻的球速怎么越来越慢了?!」长风教练责问道。虽然第一局以绝对优势胜出,他却没有表现出欣喜,似乎胜利本是理所当然。

「她的防守比我想象中要好,导致我过程中体力消耗得有点多。」励皱着眉头说,似乎对自己的表现也不甚满意,「而且她给我的球好像越来越轻了,所以也对我使用最强一击增加了难度...奇怪,按她的快攻打法,球应该很冲才对。」

「你不用管她用什么打法!」长风教练突然提高了音量,「她过来的力度轻了,你就用更大的力量打回去!力量可以解决的问题,在你这里都不是问题!」

「嗯...知道了...」励低下了头。

沉默片刻,长风教练看了眼被训得有点丧气的励,貌似也意识到自己刚刚语气过重了,于是拍了拍他的后背说,

「刚刚打得还是不错的,一鼓作气把第二局也拿下吧。」

毕竟还是在比赛中,暂时还不能让励的士气因为任何原因低沉下去。

赛间休息结束,「热爱最强」的口号已不再响起,欢呼声中只剩下长风中学鼓号乐队演奏的《凯旋曲》,曲终之时,双方开始了第二局比赛。

月盈看着对面的励,跟第一局相比,他的眼神里仿佛更多了一份想要赶尽杀绝的狠劲。

虽然,励第一局就已经用实际行动在践行「赶尽杀绝」了。

「第一局先摸清楚对方常用的攻击线路和进攻时机。第二阶段再用防守打法放慢球速,缩短球的路径,让对方的力量型攻球更难借力施展。」

月盈遵循着和教练在赛前讨论过的策略,第二局一开始就尽量退台,放慢球速,和励打起了拉锯战。

这样的战术也立竿见影地作用在了励的体感上。对于月盈回过来那软绵无力的飘忽球,他的最强一击没有合适的相对速度可以借力打力,于是回球也逐渐显得被动起来...

甚至,慢慢落入了被月盈调动的节奏!

「励第二局好像有点放松起来了,难道是因为第一局赢得太轻松,所以开始慢慢享受剩下的比赛了么?」年轻解说也发现了局面的缓和。

此时励的呼吸已经开始急促,即使是励,体力在这拉锯战当中也逐渐见底,但他除了硬挺之外,貌似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扎步,蓄势,释放,瞄准!

雷霆一击!

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没有时间再等机会球,我现在就要拿下这场比赛!

扎步,蓄势,释放,瞄准!

雷霆一击!

「力量可以解决的问题,在你这里都不是问题!」教练的话又在励的耳边响起。励咬咬牙,擦了一把脸上的汗,他从来没有在比赛中如此「狼狈」过。

扎步...

一道道白色闪电轰然而至,其中一击在碰撞桌面之后来了一个急速偏折,瞬间出现在离台两米的月盈面前。

但这次,面对这快如闪电的来球,月盈的双眼却能看得一清二楚。在高度集中的状态下...

这攻球好像也没有原来想象中那么害怕了。

「嘭!」

励的最强一击再次重重地打在了月盈的板上。

食指顶紧...

手腕绷住...

再绷紧...

给我顶住!

「嘶嘶嘶~~~」,月盈咬紧牙关,在极短的子弹时间尺度上,励的来球与月盈的球拍之间进行了一场激烈的对抗,然后嘭地一下...

球被成功击回了励的桌面!

没有人能想到,在联赛的尾声,雷霆一击强大攻势织成的天罗地网终究开始裂开一个小小的缝隙,无人逃离的历史记录终被打破。

而打破这个力量神话的,竟然是一个女选手。

「成功了!!」

教练兴奋地喊了出来,「我们的「消耗」奏效了!」

晓晴也突然明白了,原来逼迫对方主动加力进攻,同时退远台放高球打相持,都是为了消耗更占据主动权的对手的体力啊。可是...

「励以前不是田径队的么?耐力应该也是他的优势才对啊?」

「重点就在这。」教练说,「他练的是短跑,而不是长跑。这点你从他最强一击的技术特点也能看出来...

「他的长处是爆发力,而不是耐力。」

自己的必胜一击居然被一个小女生破解了,励在短暂的惊讶之后,反而「越挫越勇」起来,

「一记必杀解决不了的问题。」

「砰!」

「就用两记必杀!」

随着月盈应对励的进攻越来越得心应手,继「开局即用终局必杀」之后,励现在在一分的争夺上也加大了最强一击的输出。以至于到后来,最强一击已经完全没有了「必杀」应有的样子和气势,完全沦为了一个普通的连续攻击。虽然还是有着超常的威胁力,但这也伴随着体力的加速消耗,励的失误也肉眼可见地多了起来。

扎,蓄,释,瞄;

扎,蓄,释,瞄;

扎,蓄,释,瞄!

一分,

两分,

三分...

「要继续加大进攻力量!直到她再也没有还手之力为止!」

四分,

五分,

六分...

「他的力量已经在明显变弱了,只要再顶住下一个攻球...」

七分,

八分...

分数不断地在往一个方向跳动...

月盈竟然追上来了!

直到大局比分被扳回成1:1,甚至僵持到最终决胜局,双方激战至最后的赛点之时,励都还没反应过来,眼前这个小女生,顶着稚气未脱的面容,带着如此娇小的身躯,究竟是从哪里获得的能量,居然在他雷霆一击的密集炮火之中顽强地生存了下来...

甚至最后还把刀刃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之上。

在观战席上的袁星海,此刻紧紧地握住拳头,在一边心痛之时,一边又感到愧疚。但超越这两种情感之上,却还有一种从未想过会属于自己的自豪。

「机会来了!」

因过分透支而筋疲力尽的励,面对月盈切回来的一个下旋,由于对旋转强度的判断失准,在进攻时没有调整好摩擦与撞击的比例,给月盈回了一个弧线较大的高吊弧圈。

月盈在关键的赛点时刻,终于迎来了一个千载难逢的主动进攻机会!

「励这下是失手了吗!」年轻解说叫到,「这个机会球,按照月盈一路晋级的「袁氏快攻」打法,只要立刻上前大力一板...」

「你过去的问题就是太急于进攻了。」月食之夜,在战胜公园阿伯之后,教练对月盈的叮嘱犹如在耳,「特别是面对力量强大的对手,不可以硬碰硬。万一出现了好的进攻机会,一定要忍住,等待最佳的击球时机。」

励的攻球弹离桌面,经过一个二次旋转加速之后向月盈奔来。

「耐心等待球的下降期,加上最强烈的旋转,要让即使是励的强攻也无法压住。」月盈心想...

要用旋转冲破他的力量压制!

球跨过了抛物线最高点,开始下降,

等待...

球下降到中期,到了月盈的腰部位置,

再等一下...

球到了下降后期,

准备...

三,

「再不击球或许就没有足够的挥拍空间了!」年轻解说急了。

二,

「啊~~~」这球看上去貌似已经错失了最佳的强攻时机,即使防守也难再救回,观众席上已经开始提前发出惋惜的感叹声,

一...

「月盈加油!」

袁星海终于没忍住,站起来大叫到。

击!

「嚓嘶嘶嘶嘶~~~~~~~」球在月盈这部超级上旋机器的带动下,带着如离弦之箭般的加速度,带着挑战强者的勇气,带着冲破性别偏见的使命,朝着命运全力一击!

这一击,是月盈突破父辈牢笼,挥手告别怯弱而重新寻回自我的引路灯塔;

这一击,是月盈面对「不可战胜」的强者,在内心的炽热战意中熊熊燃烧的不屈之魂;

这一击,即将要击碎在迎来平等与尊重的黎明破晓之前,被傲慢与偏见所掩盖的漫漫长夜...

「恭喜你啊,这个冠军实至名归。」

激动得站了起来的袁星海,噙着泪,眼前突然闪回了当年获得国青赛冠军的那一幕。

「谢谢...你的伤怎样了?下届比赛还有机会参加么?」袁星海问闫璐。

「别说下届比赛了,我应该就退役了吧。我这个老伤,再上赛场的可能性不大了。」闫璐说道,「队里给我安排了一个体育局里的文职...哈哈哈,我这性格,看能坐多久吧!」

袁星海沉默无言。

「要是我觉得太无聊了,说不定之后可能回来当教练,培养培养你的女儿喲~」璐笑道,「反正我已经和老席老庞她们说好了,以后要给我过来当助教~」

「运动员太苦了,有你这种的「榜样的力量」,你觉得我还会让女儿踏上这条道路吗。」

「哎呀,我知道你内心肯定是希望他们可以享受乒乓的。」璐说,「想做就去做嘛!be a man!」

袁星海笑了笑,「想做什么就去做的,那是“boy”而不是“man”吧。」

他接着叹了口气,

「就是要 be a man,所以才会去做自己不情愿的事情啊。」

最强之矛终究没能刺穿山海。

月!盈!胜!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月盈半弓着背膝,双拳紧握挥至腰间,叫声与现场山海的欢呼融为一体。和现场的呼声不太一样的是,与其说她在庆祝胜利,这更像是在宣泄这一路上的压力。

泪水再次从她的脸颊奔涌而下。

战败的励看着闪闪发光的月盈,嘴角轻轻扬起了笑意...他有点想起了自己第一次看到恒打乒乓时的感觉了。

十四年前的那个夜晚,

不知道是为了保证星广可以抓到乒乓,还是有意无意地在期待月盈也会做出相似的选择,

尽管冒着兄妹俩都会选择乒乓的「风险」,

袁星海还是把乒乓球和球拍一起放到了他们的面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