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最强一击 | 流星陨落

  • 乒乓之最强一击
  • 作家YUe6Da
  • 5094字
  • 2022-05-22 20:52:31

「喂,你觉不觉得最近去球场打球的人特别多?」刘星向小野问道。

「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的?」

「说得好像你知道。」

「自从你上次打校队用了那招,那招...叫什么来着?」

「飞火流星。」

「对,用那招大胜校队之后,你这名字算是在学校里传开了。大家要么是过来挑战,要么就是过来看热闹...感觉最近乒乓球的热度都快要超过足球了。」

「哈哈哈有那么夸张嘛~」

「一点都没有夸张。你知道他们还给你起了一个什么外号么?」

「em...最强旋风乒乓超级赛亚人?」

小野给了星一拳,「什么中二名字...他们都管你叫「山海流星」。」

「这么直白吗?一点都不酷啊...感觉像被老师点名一样。」

「流星啦!你每次都喊的那招!」

「哈哈哈我知道,逗你玩的,就是听着总是有点奇怪。」

「对了,你那招是什么时候学的呀。小时候和你打球都没见你用过。」

「em...那招是刚刚练成的,要说学的话,算是暑假的时候吧?」

「暑假?在你搬家之前吗?」

「嗯嗯,那时实在太无聊了,最后终于磨到我爸给我找了个当地的教练学了一下。那个教练好像比较擅长研究一些钻牛角尖的打法...」

「什么是钻牛角尖打法?」

「说白了就是一招鲜吃遍天呗。」

「哦哦那我懂了。」

「他和我练了几天球之后,就开始一直教我怎么练习利用转腰,甩臂,手腕的力量来增加球的旋转...这招也是按照他的训练方法最近尝试出来的,没想到还挺帅!」

两人边聊边走到乒乓球场时,现场已是人山人海。主角到来,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上的比赛,上次在围观中被血虐的校队替补走了上来,

「我们队长今天也过来了,来打两场?」

离台一米,前臂手腕外翻,他要偷长,是极速球!

転对阵晓晴的第二局,転的发球对晓晴已不构成直接威胁,只要判断正确,把相应对策烂熟于心,就能逢凶化吉。

甚至,面对当下这个出台的快速上旋开球,晓晴还可以抓住机会抢先进攻!

「奇怪,転现在还发这样的球,不是自投罗网么?」星广皱了下眉头。他觉得転下了步臭棋,但又不敢开心太早。

「転的发球都已经被完全看穿了呀,他无论发什么球都会被破解不是么?」月盈不觉得对方还有什么好棋。

「転现在的开球也已经被晓晴全部洞穿,这个他是清楚的。在这种水平的对局,只要是出台球就必然会被对手提拉起来,从而取得进攻先机。」星广说,「那他应该尽量发台内短球避免陷入被动局面。发这么一个注定无法偷袭成功的出台长球...」

「他在诱敌进攻。」恒说。

「你看出来了?」长风教练问道。

「这个球他本来可以处理得更隐蔽的,但是却非常明显地把准备动作都做出来,就是想让对方准备好抢攻。」

「哈哈,那也要他认为对方有能力领这个情才行。」长风教练说,「看来山海这个防守小子居然得到他的认可了,有点意思。」

晓晴一个快速的直线抢攻直奔転的反手位。这一球又快又冲,要侧身肯定是来不及了,直接反手位引拍反攻也够呛...

「龙卷!」

伴随着标志性的中二招式名,転反手重重地画了一个股市触底反弹的线路,四两拨千斤般把晓晴的攻球力量悉数化解,球在転的强摩擦和晓晴本来的球速合力作用之下变得飘忽不定,像一个扶杖老人一般,拖着一个缓慢而又颤动的轨迹向晓晴这边移动。

「这个不是一般的侧切。」观说,「他切的时候加上了手腕快速抖动的力量,额外加了一个强力旋转。」

「怪不得球的线路看起来这么奇怪」勤恍然大悟,「不过看起来轻飘飘的,应该不难接吧?」

「看起来是好像移动得不快,但其实中心的旋转速度极高,所以才会产生那样的抖动,就像...」观盯着反弹之后,快要接触到晓晴拍面的球,

「龙卷风一样。」

啪。

刚和晓晴的球拍接触,球就直奔界外。虽然也有意识到这球有着诡异的旋转,但晓晴也没料到自己小心翼翼的接球竟如此不堪一击。

1:0

虽然还没有开始做什么大的动作,晓晴两侧的头皮就已经因为紧张开始渗出汗水。自己拼尽全力赢下的上一局,也许对于転来说只是用来热身的练习赛。

不能泄气,还有机会!

正手,反手;

左边,右边,中路;

高吊,前冲,侧弧圈...

晓晴尝试了各个位置各个方式的进攻,但最后所有线路都收敛到同一个归宿:被転用奇怪的切球旋转回来。

一轮主动进攻为晓晴带来 6:0 落后的分差,同时也宣判了晓晴「进攻打法」的死亡。

晓晴不敢再贸然进攻,在与転的对抗中切换回了防守姿态,一边防守一边等待时机...但具体等待的是什么时机呢?晓晴自己也说不清楚。

可能是等待对方主动失误的时机吧。

「不进攻了么?」転笑了笑,

「那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兵器库吧。」

在晓晴的一个侧边出台回球的时候,転没有马上抢攻,而是放任球一直飞出到了球桌水平面之下。

「这接球时机晚了呀。」勤看着观说,似乎在等他的确认。

「不对,他的脚步早就到位了」观依然是紧盯着球,没有空回应勤的目光,

「难道他想冒险打绕网球?」

在球落到球桌与地面的中间点左右位置时,転把右臂伸直,手腕内曲,像荡秋千一样划了一个优雅的弧线,最后小臂一收...

「燕返!」

球从桌下被兜回到桌面的水平线,同时从球网的一侧绕了过去。

所谓的绕网球,指的就是这种并非从球网上方飞过,而是从球网侧面飞过的球。这种球有极高观赏性的同时,也伴随着非常大的难度。因为需要依靠强力旋转让球产生足够的弧线轨迹,来绕开球网到达对方桌面。一般在练习过程中试着打一打没所谓,但要在比赛中耍帅就有点过于冒险了。不过只要一打出来,一定会是一个大振士气的十佳球。

「不...他不止是想打绕网球。」

观两眼瞪大。

球绕过网,飞到与桌面平齐的高度之后,竟刚刚到达了抛物线的顶点不再升高...

就如飞燕还巢一般,球直接就在晓晴的桌面「滑动着陆」了!

而由于没有反弹,这球没有任何的防守空间,是一个「绝对得分球」,在打出的瞬间就确定了得分。

全场沸腾。

7:0

「他们凭什么限制乒乓球场的活动时间啊!太霸道了!」星气愤地说。

「枪打出头鸟咯,你卷起的这阵乒乓风潮大强了,这个学校在你转学过来之前可能就没有见过这种水平的球手。」小野摊摊手,无奈地说到。

「那我上次是不是不应该剃那个乒乓球校队队长光头?我其实本来可以让他几个球来着...谁让他那么嚣张的。」

「其实也不都怪你,主要也是期末考临近,那帮高年级的学生还要准备升学考试呢,不能被这些课外活动吸引太多注意力。」小野说,

「乒乓球参与门槛和组织成本都比较低,学校不好管控,你又在这时候把这把火烧那么旺,不就是顶风作案嘛。我们俩现在都属于官方指定的不安定因素。」

「那怎么办呀,以后在学校里没球可以打了。」

「还有一条路。」

星看了一眼小野,抱拳弯腰,鼻子用力吸了两下气,煞有介事地说了一句:「愿闻其翔。」

小野知道星又在开一些屎尿屁玩笑,给了他一拳,

「他们不是不让在校内打球么,那到校外打球就可以了啊。」

「校外打?你说那个乒乓球公园?」星皱了皱眉,

「你不记得我们小时候第一次相遇时就是在那里么,当时我就已经把那帮老头都教训过一遍了。」星得意地说,

「在小区里称王称霸的,结果不堪一击。我的发球一个都接不来,不让一下他们都得不了分。」

想起那段往事,小野也哈哈大笑起来,但还是摇了摇头。

「啊?那你说的是再过去的那个什么...胜利球馆?」星皱了下眉头,「算了吧,那里的人更狂,而且很多时候都在训练什么的,都不让进去。切,我还不稀罕过去打呢~」

「我说的是这个啦!」小野塞给星一张传单。

「第十八届全国中学生乒乓校际联赛...蜻蜓杯?」

「嗯嗯,咱们一起报名这个比赛,再拿个冠军,这样子说不定就可以改变学校对乒乓球运动的看法!」

「哈哈哈,你是想要复刻杰伦的「三年二班」里面的剧情吗?」星拍了一下小野的背说。

「我负责复刻夺冠,你负责复刻另一段:三年二班,刘星,三年二班,刘星,马上到教导处来!哈哈哈!」小野边说边笑出声来,

「要不要试试?」

小野微笑着看向星。

星有一点心动。

「但这里好像写着要组队参赛的...而且今年还有混双项目,咱们两个人不够啊。」

「这些我都想好了。」小野拿出另外一张传单。

「山海一中乒乓球社报名表?」

「一年级有个学生貌似正在招募社员,说要以官方的身份参加这次比赛。我们加入学校的乒乓球社再去比赛就名正言顺了,说不定这次你爸也会同意你参赛!」

星二话不说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笔,

「快填啊,那还等什么!」

技惊四座的「燕返」之后,転再次把手腕往内一卷,使拍面与手臂夹成一个近似直角,往球的侧边施加极其强烈的摩擦。如果球和球拍都是金属材质的话,它们之间应该会迸溅出一弧炫丽的火花。

「涡轮!」

刚被摩擦完的球就像一只被完全充能的陀螺,在刚离开転的拍面时,甚至貌似在空中静止滞留了几毫秒,然后积攒的势能瞬间迸发,以肉眼可见的加速度在低空划过一道彩虹弧线,来到晓晴这一侧。

由于弧度太大,在降落桌面反弹之后,球几乎就是与晓晴垂直的横向轨迹,以白驹过隙之速一闪而过。

8:0

在很多人的眼中看来,这一局晓晴的目标已经不再是反败为胜,而是如何可以至少得一分,以免耻辱下场了。

但莫名被激怒的転似乎并不打算给晓晴这个不成文的面子。在解说「涡轮之后再无弧圈球」的赞美话音未落之时,転终于祭出了他王之宝库里的最终杀器:

「飞,火,流,星!」

熊熊燃烧的行星拖着耀眼的火尾,绕着公转轨道向晓晴砸来。在经历完「龙卷」,「燕返」和「涡轮」的痛击之后,面对这招,晓晴终于能共情当时星广所面临的压迫感了:

「这就是你曾经面对过的东西啊。」

但这球我一定要接下来!

虽然転前面的招数都冲破了我的防线。但这是他的最强一击。只要把这球接下来...不,这一球更加需要接下来!这说不定会成为这局,乃至整场比赛的转机!

晓晴集中全身所有的注意力,在球砸向桌面刚刚反弹的一瞬,立即锁定了球后续行进的大致走向,然后立马全力往球的飞行方向奔跑起来。

这种高反弹球,只要距离拉得够远,就没那么难接了!

晓晴一边望着球,一边全速奔跑。在靠近场地侧边挡板的位置,终于追上了这颗穿过大气层之后快要降落到人类高度的天体。

但晓晴一定忘记了,小时候他看着天上的月亮,一路小跑着追,却怎么也追不上。月亮好奇怪,好像故意在躲着自己在逃似的。最后他追到了花坛边上,成功地在水泥台上碰掉了一颗门牙。

球最终落到了挡板外边一点点的位置,晓晴最后还差一步,于是便奋身一跃,靠着腰力凌空一挥,然后整个人就与挡板摔成一团...

但球被接回去了!

全场一致地发出了或震惊或激动的叫声,被晓晴一板打上半空的乒乓球就像乐团的指挥棒,越飞越高的同时也调动着现场呐喊的分贝指数一路飙升。

还没等到现场的呼声开始下降,晓晴就已经趔趄着爬起来往回赶了。这球若能上台,他必须在転的下一次进攻之前赶回到原来的位置。

刺痛!

脚踝肯定是在刚刚摔倒时扭了,一跑起来就能明显感觉到。但晓晴必须强忍着剧痛全速回冲:现场已经因为刚刚这球在転的桌面成功着陆,而再次爆发出惊雷般的呼声了,

此时此刻,分秒必争。

在晓晴往回冲刺之时,在全场兴奋地为晓晴加油打气之下,転面对眼前这个弹起的高球,醇熟地倒了一个拍,把弹性更好的红色反手面换成正手,

「这一球给你们山海一中,还有所有你们这些滥权之人。

「来自被你们扼杀的,

「山海流星!」

転往前一步助跑,然后高高跳起,在球刚刚从桌面反弹到最高点,仍未开始下降的时候,用一个类似羽毛球杀球的姿势,在空中「砰」地全力一击,

「星陨!」

球从高空以数倍重力加速度的动势往下冲刺,着陆后直奔底部围栏。仍在回程途中的晓晴见状,脚步一拐,一个急停转弯,想要二次救球,但却伴随着「啊」的一声惨叫重重摔倒在地...

比赛暂停,比赛的医务人员立刻上前给晓晴进行紧急治疗,山海一队人也不顾阻拦冲了出去。混乱的现场中,透过人群静静伫立着的,

唯独転一人。

三个月前。

和骄阳中学的一班人厮混到深夜后,星回到家中,发现房间的书桌上躺着一封信。

从「亲启」那歪歪扭扭的笔迹来看,是小野寄过来的。

他突然久违地有点期待。

星,

展信佳。

自从你那天开始休学,我们就再没有机会在学校的水泥桌上打乒乓了。

你还有在打球吗?

初三之后我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学习上,唔,准确来说是花在做题上。偶尔有空的时候也很少,应该说,几乎没有打球了。

你不在了之后,我才突然发现以前喜欢乒乓,只是想要和好伙伴一起玩而已。认清这一点之后,我反而更能排除杂念,朝着远处的目标,把当下的事情做好。当然,这都是乒乓教给我的。

但你不一样,你有普通人无法企及的天赋,更重要的是,你有超越常人的热爱。所以,你就继续坚持你认为正确的事情吧。

我会一直支持你。

我后来考上了一中的高中部,高中没有我们以前想的那么自由,虽然离高考还很远,但压力感觉也没有比初三少。

我好想再找你玩啊。

对了,我们当年没参加成的那个乒乓球赛,马上要办第二十届了。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山海一中今年要参赛!

不知道当年那个组建乒乓球社的一年级生还在不在...唔,如果还在的话,现在应该已经三年级了...哈哈,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

我们一起去看吧?

小野

「小野,谢谢你。」

星小心地收起信纸,整整齐齐地叠好,「如果追寻不到光...

「就让我做那个污泥满身的英雄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