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最强一击 | 一分

  • 乒乓之最强一击
  • 作家YUe6Da
  • 4121字
  • 2022-05-22 20:52:05

「晓晴。」

月食之夜,在对战完公园阿伯,与教练分别后,两人在回去的路上,因为晓晴的那句「什么时候我也能打出这样的进攻就好了」,月盈突然停下了脚步。

「我今天真的很高兴,」月盈微笑着,「我感觉想通了一件困扰我很久的事情。」

「嗯,的确是那。」晓晴看起来也由衷地感到高兴。

「但我认为这不是今晚突然想通的。」

「你是想想说这是潜移默化的,只是今天有了一个导火索?」晓晴问道。

「对,更确切地说,是在这个潜移默化的改变过程中,有一个榜样一直在激励着我。」月盈看着晓晴双眼说到。

晓晴突然心跳加速。按照这个上下文,感觉月盈要说的这个榜样...

难道就是自己?

想什么呢!你有什么值得被人当做榜样的!

应该说的是星广吧?

哦不对不对,应该是星海叔叔。

晓晴一边觉得自己在自作多情,一边又非常希望月盈说的就是自己,脑海里的两个小人在服装店战役停火之后,又展开了一场核战争。

但无论如何,总不能自己主动认领吧!

「哈哈哈,你是说...」

「是你。」

暂停结束,双方球员回到场上。

10:10,晓晴先发球。

本来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生死关头,在场的所有人觉得无论前面怎么任性随意,这个时候双方肯定都会付诸全力。所以晓晴不会再随随便便发一个没有威胁的球,因为他肯定也知道,对面的那个桀骜不驯的少年再也不会手下留情了...

晓晴把球轻轻一抛,发了一个再不能更普通的球。

「最后一个问题。」

山海的暂停快要结束,在晓晴准备上场前,星广虽然已经察觉到了晓晴身上一些可能会带来胜利的变化,但还是带着最后的一丝担忧问道:

「最后的这两分,你打算怎么拿下?」

晓晴回头笑了笑:

「最后一分。」

在关键赛点却发出如此平平无奇的开球,晓晴无异于把主动权拱手相让...

「我以为只有転会轻敌,没想到晓晴也是一样啊。」勤惋惜地说到。

「他不是一个会轻敌的对手。」观回忆起凌云与山海一战时,晓晴对阵云的状态,「难道是被転之前的打法麻痹了,认为他在这个关键阶段依然会让分?」

晓晴的发球轻轻地落在了転的桌面上,高度适中,速度缓慢,充满破绽,就像是给一个刚学乒乓球的新手发的球一样...

転竟然还是没接!

11:10

全场哗然,可晓晴却异常平静,仿佛故事已顺利落入了他预先准备好的剧本:

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样。

你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要主动赢我。你希望用这种嘲讽式的打法,一直消磨对手的自信,直到对手心理防线崩溃,然后主动放弃。

所以,

只要你相信的你发球有绝对的得分能力。你就一个保险分都不用留。

如果你对阵的是别人,或者是过去的我,这个计划可能已经成功了吧。

可惜,

你面对的是现在的我。

「転竟然还这么轻敌...他是完全没想到自己的发球会被破解啊。」虽然对転的实力有切肤之痛般的认知,但毕竟是半决赛的关键阶段,星广还是大吃一惊。

「転的确是轻敌。」教练说,「但也可以说,是晓晴计划成功了。」

「计划?」

「你还记得晓晴说过,他发现転的发球在第8个球开始就进入循环了么?」

「对。」

「既然已经挖掘完了全部模式,为什么晓晴那时候不开始破解发球尝试得分?」

「晓晴不是说用3个球来确认是否已经穷尽....」

星广突然想明白了。

「晓晴其实是故意接发球失误,让転误以为自己仍然有发球优势!」

教练说:「嗯,然后按照规律,比分就会拖到10:10,接下来就是...」

「局末平分,两边一人发一个球!」星广大彻大悟。

「即便是到了局末平分,因为転仍有发球绝对得分自信,所以晓晴还可以再白拿一分...」星广说,

「然后只需要在最后一分的时候再亮剑,做最后的搏杀就可以了!」

所以才说是「最后一分」啊。

惊叹之余,星广紧张地看着晓晴。

轮到了転的发球权。

転再次站在离台一米多的地方,正手进攻式握拍,身体微弯重心前倾...

这次没有外翻手臂,不是极速球!

転接着把球抛起,随之身体立起重心抬高,拍面竖直,待球落至球网稍上方高度时,随着重心下降用力一砍...

蹲砍式发球!横向摩擦更多...

侧旋!

晓晴迅速移动到球落点中心位置,压紧拍面反手一挥:

「这场比赛,我只需要得这一分!」

十球之后,

転的无敌发球终于被接住了。

「啊...哈哈,别这么说,我都不好意思了...」

月盈突然的这句「是你」,让晓晴突然感觉进入了电视肥皂剧情节一般:这难道不是男女主角之间才配拥有的对白么!

晓晴避开月盈的目光,一边挠着头一边说,「我最多就是做了个合格的啦啦队员而已,我要对上刚刚那个阿伯,肯定没有你打得那么好...」

「我说的不是刚刚。」

「诶?...」

「半决赛前集训的那一个月,你不是天天陪我训练新的战术么?通过高速进攻,打破对手的发力节奏,当时那还是为了针对男性选手的训练计划。」

「嗯嗯。」

「其实你当时攻守已经慢慢趋向平衡了吧,为了陪我训练,硬是打了一个月的防守球。」

被说到心头上,晓晴鼻子突然有点酸,「没,没有啦,我其实...」。

「我看到了。」月盈说,

「你在每天训练结束之后,自己又偷偷留在球馆,对着发球机练习进攻。」

「...」晓晴无语凝噎。

「我知道你对进攻的执著和渴望,我也看到你的进步...这也给我很大的鼓舞。

「谢谢你对我的帮助,陪伴和激励。」

晓晴感觉眼睛里有股暖流涌上。

「去长风市观摩比赛的时候,比赛结束后你去找了狩吧。」

这下晓晴有点意外了,他去找狩的时候应该就是独自一人而已..

「你那时候还很拘谨很有礼貌地叫人家狩前辈,哈哈哈。」月盈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怎么知道的...」

「你向他讨教了很多关于防守打法的问题,无论是技术,还是内心对这个流派的坚持。

「你虽然很向往打出激动人心的进攻球,但是你更清楚内在的自己,防守打法是你不会放弃的初心。

「这一点,你一直在坚持,我也一直有看到。」

「谢谢你,月盈。」晓晴颤抖着声音回答到。

「和凌云的对战结束之后,你问云的那些招数是刻意为之,还是运气使然。」月盈接着说。

「因为对你来说,如果那是她的独有技术,那你还需要更多的训练来应对类似的情况。」

晓晴慢慢点了点头。

「但即使她说了那只是运气球,你回去之后还是自己一个人做了大量的针对性训练。」

「嗯...」

「其实这个就跟抛硬币决定一件事一样,当你抛向空中,期待着一个结果时,你已经做出了选择;当你得到一个结果,想要再重新抛一次时,你也已经做出了选择。

「所以无论她的回答是什么,绝对防御都是你努力的目标吧?我也相信,你在球馆那些自己偷偷练习的日夜都不会白费的。

「我相信你。」

晓晴储蓄已久的热流冲破堤防。

一般来说,被暗恋者在受到暗恋者表白的时候,会惊奇地发现,原来日常生活的背景板里还有一个默默注视着自己的人,而自己却浑然不觉。那些连自己都没有在意的,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早已作为隗宝被珍藏在他人的心中。

可现在这角色反过来了啊!

晓晴绝对没有,也不敢想过这种状况。

难道月盈一直都有在关注我么?

我值得么?

「晓晴,你一直觉得因为防守打法容易被忽视,一直认为自己没有被其他人看见。

「但其实不是这样的。

「我一直都有看见,这样的你一直激励着我,也让我成为了现在的我。」

「再说了,」

月盈再次停下,转身面向看着晓晴,

「乒乓球这种运动,并不是看谁进攻得多就能赢,而是看谁最后接不到球才算输啊。」

这时,月盈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颗硬币。

「喏,这里有一个硬币,晓晴你究竟要不要坚持防守的打法呢?正面是坚持,反面是放弃。

「我要准备抛了哦,3,2,1...」

晓晴一把将硬币从月盈手中夺过来,热泪盈眶,

「我已经决定了。」

月盈嫣然一笑,

「最需要看见你的人,

「就是晓晴你自己呀!」

転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发球居然被接回来了。而且还是被眼前这个看起来不太灵光,在学校里只知道念书的「书呆子」接回来的。

本来就没有准备过要应对晓晴的回球,这一下的确让他少有地手忙脚乱起来。転连忙调整板型,把晓晴的球勉强格挡回到反手位。

破绽出现!

晓晴立马一个侧身跨步把距离拉开,重心迅速降低,转腰蓄力,然后随着腰转肘收小臂一挥,打出了一个干净利落的攻球,没有花里胡哨的动作,只有击球时的坚定和自信。

「月盈,谢谢你,

「我看见了。」

12:10。

晓晴胜。

全场观众都为眼前出现的这个「奇迹」而尖叫,星广和月盈更是在备赛席中兴奋到原地起跳。

「你真的做到了...」月盈把刚走下场的晓晴一把抱住,激动地哭了起来。

「这下没人再敢说你是书呆子了。」星广对晓晴笑了笑说。

「谢谢你最初愿意抱着我一起飞。」晓晴说。

「好了好了。」教练打破了三人的感动时刻,「现在还不到庆祝的时候,这还只是第一场比赛的第一局呢。」

「既然现在双方的底牌都已经亮明了,第二局你打算怎么办?」教练问晓晴。

「说实话,」晓晴苦笑了一下,「我其实什么办法都没有。不过...我有信心。」

「哈哈哈。」教练笑着说,「乐观是今天不要钱免费送的么,你现在这大无畏的信心到底是哪里来的。」

「教练其实我有一个猜想。」晓晴说。

「什么猜想?」

「你说我们会不会都是一个小说里面的人物,而且是主角团?」晓晴说。

「晓晴,你还好吗?是赢球时太激动了还是输球时太紧张了,别吓我。」星广拍了拍晓晴。

「你看,星广,月盈和我。一个乒乓逃兵,一个乒乓偷师,一个乒乓陪练,我们三个乌合之众,能成功组成参赛队伍本来就是一个奇迹。」

「诶,怎么还拉我下水了。」星广又给了晓晴一拳。

「你这说的...都不知道说你有自信还是没自信好了。」教练忍住笑。

「然后,我们又非常幸运地遇到了很好的教练。」晓晴继续说。

「这倒是说得没错。」教练点点头。

「接着,在比赛的过程中我们往往都可以逢凶化吉,即使遇到强大的对手也能互相扶持一路走到现在。」晓晴说,

「所以我觉得,很有可能是有一个作者,在写一部关于几个少年通过乒乓球来认识自我的故事。然后我们就是其中的主角。

「那既然是主角,如果结局还不是最好的话,那肯定就还没到最后。所以作者绝对不会让我们止步于此。就算我这场比赛输了,我也有信心我们最终能挺进决赛。」

「你猜想得倒挺美的...」教练说,「那还是别「就算」了,接下来这场比赛,你给我直接拿下吧:)」

「嗯!」

中场休息时间结束,双方回到赛场。

接下来等待晓晴的才是真正的恶战。

「方,晓,晴。」

回到场上,転突然叫出了晓晴的名字,

「以前在学校里以为你只是一个喜欢打球的书呆子,没想到还是有点意思的。」

晓晴一惊。

他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听起来是之前就认识我?而且,他说的是「以前在学校里」...

「如果不是因为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两年前的我应该是站在和你的同一边吧...哈,你也只能怪命运如此安排了。」

两年前...

晓晴突然想起了什么。

「游戏到此结束了。」転说,「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你们所谓的,

「山海流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