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最强一击 | 山海 VS 骄阳

  • 乒乓之最强一击
  • 作家YUe6Da
  • 7005字
  • 2022-05-22 20:51:37

「观!」

听见叫声,凌云中学校队一行人停下脚步。

胜利球馆外人来人往,今天是山海市乒乓球圈的大日子:历史上第一次双队伍进入4强。可半决赛对阵的双方,山海一中与骄阳中学却都是「乒乓野鸡校」。荣誉感和猎奇心掀起了巨大的观战热潮,就连平时在公园摇着蒲扇的大爷都组队过来看比赛了...

不好意思,他们的话,应该和荣耀或者好奇无关,主要还是押了注。

在队友的确认下,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观回过头:原来是凤凰中学的队伍。把观叫住的正是队长勤。

「你也是过来支持星广的吗?」勤跑过来问道。

虽然心里是希望星广可以赢,但观自己也说不清楚这到底算不算得上是支持。

「只是来监督一下山海一中有没有浪费机会。」观说,「毕竟是我们凌云让给他们的出线名额,而且,我也想知道...」

「别傲娇了!」勤用力拍了下观的肩膀,「我也是他们的粉丝了,我这里做了一些小横幅和加油棒,来给你们分一点!」勤边说边从手提袋里把家伙抄了出来。

「走开!让开!」

这个时候,人群中响起一些不和谐的喊叫声。

观和勤应声望去,伴随着嚷嚷,附近的人被一支队伍冲散。队伍里的人并没有统一的制服,但却默契地呈现出高度一致的观感:花花绿绿的衬衫,飘逸的发型,轻浮的步伐和桀骜不驯的表情。

那是骄阳中学的代表队。不过你要是觉得这是骄阳请过来的打手,好像也没啥毛病。

走在队伍最前面,看起来像是为首大哥的少年,头上扎了一个小辫子,身上穿着带白边的红色短袖与短裤,外面还套了一件领口带有金黄条纹的白色长袖运动衬衫,衬衫背面印着两个毛笔字体的大字:

「英雄」

仔细一看,他腰间好像还别了个什么东西,有一个把手微微露了出来...

勤连忙把刚抄出来的充气加油棒又塞回到手提袋里面去,以免刺激到对方把腰间那家伙掏出来。毕竟人家是专业的,就不在真家伙面前班门弄斧了。

「而且,」观看了眼从他们身旁经过的这个白衣少年,

「我也想知道他现在究竟到达什么程度了。」

离正式比赛开始还有10分钟,大部分观众都已经入场坐好。山海一中的应援团身穿浅绿与白色相间的校服,分布在观众席的...

几乎所有位置。

不愧是山海的主场。

不过万绿丛中,还能看见零碎地点缀着一些色彩斑斓的红。看来骄阳兵团不单只人少,座位安排似乎也极其随意,不知道到时候要怎么协调喊加油口号。

「星广怎么还没回来?」月盈问。

「他十分钟前去厕所了,不会是紧张得拉肚子了吧?」晓晴说。

「哗啦啦啦~」

水龙头一直开着,星广又用水冲了一把脸。

虽然第一局要对阵転的是晓晴,自己这段时间也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此前被転的旋转乒乓统治的恐惧仍如梦魇般萦绕。可能也因为离决赛只有一步之遥了,若是倒在黎明之前,实在会令人意难平。

「袁星广,你什么时候这么在乎输赢了!」星广自言自语,想给自己一点心理暗示

「尽全力,享受你的乒乓就好。」

星广最后一次用水再冲了把脸,然后用手擦了擦,准备回到球场。

「紧张吗?乒乓少爷~「球二代」~袁星广。」

星广刚走出洗手间,看见転双手交叉在胸前,背靠在过道上的墙边。

「好久不见。」星广礼貌性地微笑了一下,没有正面回答転的问题「你貌似很在意我的家庭背景?」

転表情一下变得凶狠起来,「我不是在意,我是讨厌。」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讨厌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但无缘无故的恨看来可能还是有的。

「我们好像其实并不算认识?」

「哼,你不认识我,但是谁不认识你呀!冠军之子。」転冷笑一下,「乒乓球打得不怎样,还去跑去足球队蹭热闹~」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星广感觉奇怪,这种程度的细节对于一个素未谋面的外校学生来说有点过了。

「我怎么知道与你无关。」転说,「我今天就要让你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球二代,知道自己是如何暴殄天物的。」

星广听得一头雾水,但他感到転对他出生在乒乓世家这件事似乎耿耿于怀。

如果说仇富是穷人和富人因为阶级不同而产生的无差异对立情感的话,那転现在的情绪可能就是乒乓球宇宙中的「仇富」?星广只能这么猜想了。

「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厕所,还以为你掉茅坑里了。」

回到赛场,晓晴开了句玩笑。可星广感觉这句玩笑其实更像是晓晴在为自己舒缓紧张情绪。

「加油。」星广微笑着拍了怕晓晴肩膀。

「没问题,第一局我先拿下。你等下要好好表现哦。」

星广顿了一下,因为这个回答自信得有点不太「晓晴」了。换作以前他应该会说「我会尽力的。」,或者「我用下等马把对方上等马拖住,比赛就靠你们来拿下。」

今天这个晓晴感觉有点不一样。

有些什么东西悄然改变了。

星广看了眼月盈。月盈冲他一笑。感觉在说,你就好好看看

他等会儿的表现吧。

感觉那天他们和教练外去好像发生了什么。星广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期待感。

伴随着裁判示意,七城联赛半决赛第一场,山海一中对阵骄阳中学,比赛正式开始。

晓晴率先发球。看过星广与転之前的对局,他知道以転对旋转的理解,想通过旋转发球在転这里得分是几乎不可能的。

那就只能偷长打你个出其不意了!趁你还没完全进入状态,第一球先给你个下马威!晓晴一个急速长球奔向転的反手位。

这一球又快又急,転似乎还没来得及反应,连举拍动作都还没做出来,球就已经飞向他身后...

成功!

1:0,晓晴先拔头筹。

「好球!」星广忍不住想要起立鼓掌:因为这种带有浓浓「星广味」的偷袭球,从晓晴手中打出来,就像是光说不练的教练下场打球,或是月盈不再惧怕男性对手,都属于天荒夜谈级别的意外惊喜。

看来那天外出真的发生了什么。

「先别高兴得太早。」山海一中备赛席上,教练按住雀跃的星广,「你先看看对手的反应。」

星广望向对面的転...奇怪,他居然一点也没有被偷袭应有的懊恼,反而...

在笑?

「这球他是故意不接的。」观对旁边疯狂喝彩的勤说,「这个偷长的预备动作太明显,他不可能看不出来。」

「感觉你好像很熟悉他?」勤看了看观,「他也是今年才第一次参加联赛吧?」

「小时候有过一点交集。」观说,「而且这小子看来...」

「一点都没变。」长风教练说,「都半决赛了还是那样乱来。在他这个实力水平的选手里,也只有他敢这么玩了。」

「教练,你认识転?以前都没听说过。」励问道。

「准确来说,我并不认识「転」,但我认识他。」长风教练说,「其实,你们今天可以和我一起在这里参加比赛,也有他的原因。」

长风教练思索了一下,

「不过这小子怎么考到骄中学这样学校去了...」

待现场的欢呼声慢慢消散下来,晓晴在原地轻轻左右脚跳动,舒了两口气,稍微整理了一下兴奋的情绪。准备发第二个球。

一样的招数,第一次用的时候是巧妙,第二次再用就是败笔了。

对于半决赛水平的对手来说,同一个地方也不会跌倒两次,所以如果我再用同样的方法偷袭一次的话...

应该也是在你意料之外的吧!

再次偷袭成功!

2:0,两个发球直接得分。

士气大振的开局,点燃了全场山海军团的热情。「热爱最强」的声浪又再次翻涌在胜利球馆的上空。

但是这次晓晴却兴奋不起来了。

因为面对他刚刚那一发球,転只是故作姿态般微微弓了下腰,连膝盖都没有弯。球来到面前时也没有任何反应和动作趋势。

如果说第一球晓晴还因为处在开门红的兴奋状态而「选择性失明」的话,那第二球他算是看得清清楚楚了:

転根本没有打算要接晓晴的球!

这算是什么策略,竟值得用半决赛上的 2 分作为代价来实施?为了分析我的发球?为了扰乱我的情绪?还是为了隐藏自己的技术?

晓晴快速地在脑海演算着各种可能性,但已经没时间思考了...

因为轮到転的发球了。

転把球水平放于左手手心,双眼注视着球,然后以一个近乎30度的夹角向上抛起---30度是正式比赛规定的抛球最大夹角,是可以利用回抛制造旋转的最大角度。待球落至胸前的一瞬,転将身体从侧身转向正面,手腕配合转身的惯性突然爆发性地加力一扭...

一个贴着网的极低下旋球往晓晴飞过来!

这是一个明确无误的下旋球。転发球时并没有做任何的掩护动作,从球拍的摩擦方式还有球前进时的加速度也可以判断出来。

而且,最重要的是,転在球发出去之后大叫了一声:

「下网。」

这是什么情况?!

「他还是老样子。」

观众席上的观和公园阿伯不约而同地想道。

晓晴立刻放平版型,只保留一个微小的夹角来提供向前的撞击力,准备用一个长劈把这个下旋球砍回去。

对手毫不掩饰发球的旋转,一定程度上也意味他有着「即使被看穿,你又能如何」的自信。这与晓晴的偷袭战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是正面挑衅。

但当晓晴的拍面刚接触到这个下旋球的那一刻,他立刻明白了星广当时的感受:

这哪里是乒乓球。这明明就是一个披着乒乓球外衣的铅球啊!

晓晴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已经太晚,已经没有可以让他调整拍型的时间和空间了,他只能在搓球的后半段尽力往上兜了一下,就像是要把一个重重沉入深海的铁锚打捞起来一样...

不过,球还是在强烈下旋的作用下,直接落在了晓晴的桌上。

1:2。転扳回一分。

「woohoo~」

「打得好!」

「骄兵必胜!」

散落在观众席上的骄阳中学支持者,发出了稀稀落落的喝彩声。这种无组织无纪律的感觉很有骄阳的特色,「骄兵必胜」这个谐音双关也让人有点哭笑不得...不过他们用「骄兵」来形容自己,无论是不是谐音梗,倒也还挺贴切的。

晓晴回过神来,准备接転的第二个发球。転用手指指了指左边,给晓晴试了个眼色:

这次是侧旋,不要飞出界了哦。

一般乒乓双打时才会出现在队友之间的手势暗号,在这场诡异的单打里居然是发生在对手之间。

这个球我一定要压下来!晓晴心里想,因为...

没时间因为了!球已经来到面前。

好快!

転的发球就如一头矫健灵活的白虎,迅速冲向晓晴,同时还因为强烈的旋转使得球的前进线路飘忽不定,左右游走。仿佛上一秒転的抛球才刚刚落下。眨眼之间它就已经瞬移到晓晴拍上。晓晴连忙压低板型,希望把这只狂奔跳跃的白色猛兽的头压下来...

但猛兽哪有这么容易臣服,球轻轻和晓晴的拍面打了个招呼,就马上桀骜不驯地远远跳开。

接发球出界。2:2。比分扳平。

「这算是乒乓...发球比赛?」勤挠了挠头,「虽然和正常比赛相比无聊了一点,但倒是挺特别的。」勤看了看观,他正双手抱拳托在鼻前认真观察,没有理会勤。

「看起来有点势均力敌啊,不过他们不会一直用这种方式打完整场比赛吧?...」勤说道。

又回到晓晴的发球权。

転这次干脆连腰都懒得弯,甚至把拍子放到身背后,左手伸出一个食指指着晓晴,做了一个放马过来的手势。

「我明白了。」星广略带担忧地说,

「接发球故意让分,发球不做掩饰,主动告诉对手旋转方向...这些都指向同一个原因。」

晓晴直接发了个普通球,転看着球从他身边经过,毫无反应。

3:2。

再次成功得分领先的晓晴,也意识到了自己现在正陷入的僵局。

「他对自己的发球旋转有绝对的信心,所以即使作出所有这些让步,也可以保持比分持平...」星广皱皱眉头,觉得这种感觉有一些似曾相识,

「实在太狂妄了。」

「但是这样打球不会违反规则的么?」月盈望向教练。

「哈哈哈,很遗憾,这并不违规。」教练说,「如果双方都消极比赛,裁判有权判定比赛无效。但如果只是一方故意让分,他是可以自己承担这个后果的。」

「晓晴...」星广握紧了拳头。

我会让你为这份自以为是付出代价!

刚刚的两个发球后,晓晴「成功」将比分推进到4:2,但接下来才是决定性时刻。

只要接住他一个发球...只要一个就好!就可以打破他这份骄傲的挑衅循环。

転的第二轮发球。

他再次把球高高抛起,借着自由落体的合力,用快到无法看清的手腕细微动作,发了一个高速短球。

「下网!」

伴随着发球的,仍然是転那个如期而至「声控指令」。

晓晴把板型放平。

「奇怪。」观众席上的观眉头一皱,「晓晴怎么会用这个板型来接这个发球?难道他没看出来么?」

拍面还需要再平一点!

吸取了上一个下旋球的教训,晓晴知道要托起転的下旋球,就必须要有承接千斤之顶的觉悟。

再平一点!

晓晴上前一步,以近似水平的拍面来迎击这个发球...

「刚刚転发球的时候是不是说了什么?」因为距离太远,观用力眯起眼睛,想要努力看清転细微的嘴唇动作。

「刚刚欢呼声还没消下去,我也没听得太清楚。」勤说,「好像是...「下网」之类的?」

「下网?...」

观诧异了一瞬间,

「糟了。」

必须托起来。

这一球,就是我打破轮回的一击!

晓晴的球拍搓上去的那一刻,球并没有想象中的泰山之重,相反却意外地轻若鸿毛...

球在晓晴的眼前高高飞起,

滴答,滴答,滴,滴滴滴...

然后直接飞出界,落到地上。

4:3

「啊,不好意思,叫错了~」

転就像是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得意洋洋地笑着说,

「好像是个不转球。哈哈哈!」転对晓晴眨了下眼,

「下次肯定给你个准信,保证!」

「情况不太妙」教练说道。

「这个球迷惑性好强。」星广说。

教练摇摇头:「的确,这球的判断失误,有一定程度是因为転隐秘的手法。但是以晓晴的基础,判断这种小把戏还是足够的。」教练担忧地看着晓晴,「他受転的场外信息影响太大了。」

「你指的是他在那里嚷嚷旋转方向?」

「嗯,晓晴现在无法聚焦在来球上」教练说,「他必须赶快从那个被发球统治的恐惧中逃离出来,把焦点从転身上转移开。」

醒醒!注意力集中在球上!

现在不是生气或者懊恼的时候。必须把所有精神力瞄准在那个白色球体上,其余一切都不重要。

要是能暂时切断听觉就好了...

晓晴拍了拍自己的脸,抑制住被挑衅的愤怒,同时让自己清醒过来。因为,転已经摆好了发下一个球的架势了。

只见転后退两步,站在距离球台的一米左右。双脚张开大约至肩宽1.8倍,然后把身体重心尽量放低,左脚前右脚后...

这不是对攻时的站位和姿势么?他又想玩什么花招?

「教练,他这个握拍...」

「这是进攻的握拍姿势。」

一般横板握拍选手在发球阶段,会把掌心和拍柄之间的空间留出来,用大拇指和食指夹紧拍面。这样握拍可以更好地利用手腕的旋转力量,增大发球的威胁性。

而転现在掌心完全握实拍柄的方式,等于完全放弃了手腕的力量,而对于他这种手腕优势有特别加成的选手来说,更是让人无法理解。

「你到底又要做什么...」晓晴眉头紧皱。

転把球轻轻往上抛起,肘关节向身体内曲,拍面稍微后仰然后向后拉开...

「无论你再用什么骗人的伎俩,我都不会再上当了。」有那么一瞬间,晓晴仿佛真的听不到任何外界的声音,転的嘴里仿佛还在念念有词,但这都不重要了,

「我的世界里只有...」

4:4

比分再次追平。

这次的确没有再受到任何信息干扰了,因为根本来不及被干扰。

「刚刚是发生了什么?!」勤揉了揉眼睛,感觉自己在追一个连续剧,但又好像漏看了一集,「刚刚那是发球?」

「他是正手位姿势,却把手腕翻过去,用反拍面发的球。」观伸出一只手摆出对应的姿势,「然后再用腰髋带动手臂向前甩动,用拍反面胶皮的中心部分抽打球的中上部。」

观配合着说明一转腰,右手挥出去,

「这样抽打出去的发球,就可以产生和正手攻球一样的力量和速度...」

「这不是咱们的训练项目之一,极速发球么?」励看向长风教练。

「嗯,但是你们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发出这个速度的极速球。」

长风校队在现任教练的带领下,除了针对每个球员的特性训练「最强一击」,还有许多追求极致数据指标的技术。这个用类似攻球的姿势发出的超快速上旋球便是其中之一。

「当然,三年前的他也还不能...」长风教练自言自语喃喃道。

接下来的比赛便如同复制粘贴般,転闭上眼睛让晓晴两球,然后再用他超强的旋转发球追回两分,一切仿佛都在他掌控之间。而晓晴仿佛就是这出戏的配角,在被动配合転的演出。最气人的是,転每次还能用不一样的发球方式得分,就像在举行一场乒乓球发球博览会一样。

勾手发球,

6:6;

展腕式逆旋转,

8:8;

反手发球,

10:10;

蹲砍式潜水艇发球,

「暂停。」

山海一中终于在最后 10:10 时叫了一次技术暂停。

「晓晴...」

星广担忧地看着走下到备赛席上的晓晴,想说些什么安慰的说话,但又怕伤了他的自尊。如果换作是自己,可能早就不堪其辱自暴自弃了,哪能受得了这般欺负。

「差不多了。」晓晴说。

「差不多什么?」星广突然蒙了。

「差不多可以开始反击了。」

「啊?」

星广感觉晓晴可能还没有理解现在场上的情况:你那得的10分是别人...说得不好听,「施舍」给你的啊!换句话说,只要想,転是随时可以终结比赛的。

「发球是一分的开始,也是选手唯一一个可以自主而不受干扰完成的技术动作,选手可以通过旋转,落点,速度的变化获取极大的主动权。」晓晴说。

「所以呢?」

「还有另外一个技术动作也是可以相对提前准备的。」

「你指的是...」

「接发球。」晓晴说。

星广愣了一下。

「发球可以不受干扰地自主准备,就决定了它必定会有模式,因为最佳状态是确定的。」晓晴接着说,

「既然有了模式,那接发球也就了对应的针对模式。」

星广好像明白了一些,但又没完全明白,

「但你不知道他的下一个模式是什么啊。」

「我知道。」晓晴自信地说,

「因为我已经穷尽他所有的发球了。」

「穷尽...了?」

「其实从第8球开始,他已经在用重复的发球方式了。我额外用了3个球来验算确认,应该不会错。」

这一手确实让星广意想不到。本来看似每一球都是在転操控之下,但其实整局比赛似乎都已经被晓晴完全把握了。

「但如果他只是想把一些招数留到后面...」

「换作别人的话还有可能,但他的话绝对不会。」

晓晴回想起刚刚侮辱般的对战经历,肯定地说:

「就凭他这种盛气凌人的性格,如果可以最大限度地嘲讽对手,他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星广瞪大了眼睛。

「但就算知道了他对应的模式,破解他的发球也需要大量的练习吧...」

「巧了。」晓晴说,

「别的东西我不敢保证,但只要是练习可以解决的问题,对我来说就不是问题。」

晓晴看了看教练,

「而且,我们还有一个最强陪练呢。」

教练欣然一笑。

「没错,我承认,他的确非常强大。」晓晴说,「即使有着大量的前期训练准备,一旦到了实战场上,与其对抗依然充满压力。因为训练是没办法百分之百还原实战的。」

晓晴看向对面备赛席上的転,

「他本可凭借这个信息差轻松赢下第一场比赛。但他选择了一条艰难的路。」

「是时候让他为这份狂妄付出代价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