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最强一击 | 约会作战

  • 乒乓之最强一击
  • 作家YUe6Da
  • 6145字
  • 2022-05-22 20:50:46

「昨日,全国中学学乒乓球校际联赛决赛轮第一战打响。本市出战的两支队伍均成功晋级。在对阵止水的比赛中,山海一中队的头号种子选手袁月盈意外落败。但山海一中队顶住压力,连追两场,最后袁星广选手以稳定的发挥与出色的应变能力顶住压力,赢下了最后一局,以 2:1的比分帮助山海一中反败为胜......」

电视里的新闻播放着昨天的联赛回顾,星广作为山海一中最后的救星上演大逆转,自然是被媒体们津津乐道,而月盈爆冷的失利也是抓人眼球的好头条。晓晴不出意外地履行他作为万年背景板的义务被一笔带过,但这次他的镜头似乎也比之前多了一点。

果然是因为用了进攻型的打法啊...虽然都是一通胡来,但是有人关注的感觉可真好。

晓晴获得了一种全新的人生体验。

「...最后,来自山海市的另一支黑马队伍骄阳中学,也在転选手的出色发挥之下成功逆转比分成功出线!让我们一起祝贺山海市这两支创造历史的队伍!......接下来是一则天气预报,气象台预测今晚少云,天气晴朗,是观赏本次月全食的最佳时机...」

「嘀~」

教练走进来把休息室里的电视关掉,叫醒两个因为出线还沉浸在胜利喜悦中的大男孩,「走,出发了。」

「出发?」

「为什么我也要被拉出来呀?」趁月盈进试衣间换衣服的时候,晓晴问到。

「怎么,陪月盈出来逛街调节一下心情,对你来说很勉强?」教练问道。

「不是不是,但教练你不是说帮月盈约了恒一起吃饭聊聊天嘛...」晓晴有一点小情绪,「还问我要不要一起出来,给一些来自「直男审美」的建议,我哪有什么...」

这时候,月盈从试衣间里出来了。

「...可能会不愿意...」晓晴看呆了。

平时的月盈都是校服或者运动装束,为了打球方便头发也是习惯性地扎起来,现在突然以一身披肩长发,碎花裙子,白色背心外面再套一件薄衬衫的打扮出现,与以往假小子的形象对比起来,给人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原来月盈是女生啊!

「这套衣服衬你真好看!」衣服店的导购员开始上班,「这个风格还有几种不同的套装,我都拿来给你试试~」

月盈自己也没有太多打扮的经验,导购员就像导演一样,把月盈从试衣间和全身镜之间来回调度,换了一套又一套不同款式的衣服。虽然并不是很能区分出不同款式之间的区别,但晓晴始终聚精会神地看着月盈的每一种造型,他上数学课看老师的板书都没有那么认真:

如果有天堂,那应该是这家服装店的样子吧?

可一想到这都是为了给与恒的约会做准备,他又顿时悲从中来,甚至还有点期待月盈的衣服别那么搭。

「诶我这心胸也太狭窄了!」晓晴心中的本能就如无人窥探的隐蔽试衣间,而尚存的良知又像照妖般映射丑恶的全身镜,他心中纠结的小人也在这试衣间与全身镜之间被来回调度。

「你们觉得这套怎么样?」月盈又穿了另外一身套装从试衣间里出来,腼腆地问道。

「实在是太好看了,简直就是仙女下凡!」这种夸张的表扬从晓晴口里说出来很像是木讷男孩讲的不合时宜的冷笑话,但晓晴却是在借玩笑的外衣羞涩地传达着自己真正的心声。

「唔...这个裙子配这套衣服好像不是太搭,我再换一套试试。」

发现自己的回答和标准答案不一致,学霸的习惯让晓晴心里失落了一下,接着月盈叒换了一身从试衣间里出来,「这套呢?这套怎么样?」

「唔,让我想想。」晓晴用的是「想想」而不是「看看」,因为说实话这些衣服在晓晴眼中都可以用两个字统一概括:「好看」,什么衣服其实并不重要,重要是穿在谁的身上。至于这件多一个蕾丝那件少一朵束花,对他来说就像在玩大家来找茬一样。

「上一件不太搭才换的这一件,从概率学的角度分析,那这一件搭的可能性应该比较大吧?」晓晴心想。

「这件很好啊,衣服和裙子都很搭。」晓晴还专门点题突出了一下中心思想。

「不行不行,这个颜色还是有点不好看。」月盈皱着眉头说到。

连错两道了!不是填空题,不是选择题,连错两道判断题!这个成绩对学霸晓晴来说简直无法忍受。

但他决定孤注一掷了,现在来回摇摆改变答案只会让前面铺垫的小概率事件都白白浪费,这道题他要一直选“Yes”!

毕竟还是初中生,等他再长大一点,知道「沉没成本」的概念的话,估计会有不一样的想法吧。不过,抛开理论分析不说,回到这个问题本身,这的确也是他忠于自己内心的答案。

没过一会儿,月盈叕从试衣间出来出题了:

月盈:「你看这个配搭呢?怎么样?」

晓晴:「非常好看,没得说。」

月盈:「诶,这个面料好像不太行。」

「这套呢?」

「简直完美,天衣无缝。」

「好像显得有点太成熟了一些。」

「晓晴,你帮我看看...」

「这件太好了!是我看了这么多件里面最好的一件!」

月盈呆了一下,

「我只是出来让你帮我看一下时间...

「这还是刚刚的那一套...

「我还没来得及换呢...

「所以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在看的呀!」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两个小时就这么过去了。

据《诗经》记载,古代有位妇人因丈夫远征,遂在家居北堂栽种萱草,借以解愁忘忧,从此世人称之为「忘忧草」(其实就是黄花菜)。此后文人墨客便借忘忧草寄托忧愁,转移情感,稍散一时之闷,略忘片刻之忧。

而逛街购物买衣服,可能就是女生的「忘忧草」。此时此刻的月盈,仿佛已经全然忘记输球的事情了。

在精挑细选两个多小时之后,月盈终于选定了一套。只见她披着到肩长发,穿着碎花裙子,白色背心外面再套一件薄衬衫,与以往假小子的形象对比起来,给人一种「吾家有女...

等等。

「月盈,」晓晴摸着后脑勺尴尬地笑了笑,「这好像是你最开始试的那一套...」

从服装店出来到约定的饭店,天色已经变黑,天气预报所说的月全食,也刚刚开始。月球由东缘慢慢进入地影,与地球本影进行第一次外切,没过多久,很快就变得像被狗啃过一样。

三人来到后山河边的一家粤菜馆,地方是教练让晓晴选的,为了不出什么意外,晓晴特意选了以前小时候经常和家里人光顾的一家餐厅。虽然上中学之后因为学业繁忙就基本没有来过了,但是老板娘也许还能认得他,说不定还能打个折。而且从店里络绎不绝的顾客也能看出来,在这里吃错不了。

「想当年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也是在饭店里。」教练说。三人进入饭店坐下,开始点菜,「那时候月盈你还让了我一碗鱼皮粉呢!」教练哈哈大笑,「真是不吃不相识,这就是缘分呀。」

晓晴貌似并不怀念那段命运邂逅,反而更关心另外一个问题:「话说教练你是怎么可以约到恒的?你们之前认识么?」

「那个...我先去洗洗手」可能是有点不好意思,想要回避关于恒的话题,抑或只是想要找面镜子在重要人物到场前确认一下妆容,月盈起身便往洗手间走去。

「哈哈哈,我有我的办法嘛」教练神秘兮兮地笑了笑。

「那星广说要练球就不过来了,你为什么一定要把我拉出来...」

「傻小子...约恒吃个饭只是为了转移月盈一下注意力,这一天到晚「约会」的难道不是你们两人嘛?」教练冲晓晴使了个眼色。

「啊。」晓晴如梦初醒地一愣。

「但你今天的题目答得有点糟糕啊。」教练叹着气摇摇头

「诶,我也知道...」晓晴闷闷不乐地说,「教练你有什么建议吗,教我一下。」

「听着」教练把头往前伸了伸靠近晓晴,仿佛将要传授绝世神功,「就一点,夸人要定制化,词汇量丰富一点,别每次都说「好看」,「漂亮」,这样别人听起来觉得你只是敷衍了事。当然啦,前提当然是你真的觉得值得夸奖。」

「能举个例子吗?」晓晴的智商全点在了学习上面,这些待人之道学习起来有些许困难。

「比如你过年跟着爸妈和亲戚家吃饭,亲戚带他的孩子,你要怎么说话?」

「这孩子我第一次见么?」

「这重要么...唔,就当以前见过的吧!」

「em...好久没见,感觉没什么改变?」

教练一拍晓晴的脑袋:「我刚说什么来着!你要先通过聊天了解一下对方,如果学习成绩好,你可以夸人聪明伶俐;如果爱好广泛喜欢创作,你可以夸人才华横溢;如果长得五官端正,你可以夸人一表人才,如果...」

「如果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也没什么值得一提特长,长相也平平无奇呢?」晓晴问。

「唔...」教练思考了一下,仿佛她也觉得这样的话,难度有点提升,「那你就夸人家长高了。长身体是孩子的第一要务嘛,没有家长能拒绝的。」

教练看起来也不像是做了家长的人,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些奇怪的生活经验。

「就是举个例子,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下次和月盈出去逛街你记住这个原则,啊。」

「什么下次...」晓晴脸一红。

「不好意思久等了,先上你们点的例汤。」

可能是因为今天人太多,老板娘都亲自出马来上菜了,「其他的菜都在做了,很快就...」

「咦,这不是晓晴吗!」老板娘上菜的时候发现了当年经常来吃饭的小伙子。

「啊哈哈,阿姨好。」晓晴羞涩地打了个招呼。

阿姨给了晓晴回一个灿烂的笑容:

「一阵不见,感觉你又长高了不少啊!」

乒乓乒乓乒乓...刚结束决赛圈第一轮,胜利球馆里也没人闲着,晋级的四支队伍都在为半决赛做准备。山海一中与骄阳中学为山海市实现了史上首次双队伍进入联赛前四的成绩,石川中学的晋级也创造了联赛全女队的最好成绩记录。当然,还有一如既往朝着决赛一路横扫的长风中学。

星广今天一定要留下来训练,除了想巩固一下新的打球思路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恒今天也在球馆里训练。

星广找到队里以前小时候经常陪他练习的进哥哥,训练起来了他以前最抗拒的「基本功」。从脚步移动,到腰跨旋转,再到正反手交替...进哥哥一边陪练,一边惊讶得两眼瞪大: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星广吗,还是终于向教练屈服,肯好好练球不「胡来」的星广了?

不对,虽然动作身法还是那样放浪形骸,但是整体稳定性却大大提升了。

「进哥哥,陪我练一个新招吧!」基本功练罢,星广说到,「针对决赛对手会用到的秘密武器,嘿嘿。」

哈哈,还是一样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啊。进哥哥笑到,「来吧!」

「那你用快攻尽量把我调度起来,尽可能地拉大角度,然后我就尝试把拍子从右手换到左手,用左手直接进攻,怎样?」

「就知道你要耍花招,这招又是什么名堂。」

「嘿嘿,这招就叫...」

「双刀!」

离星广这桌旁边不远处是恒在和励对练,但恒却一直心不在焉,不时地往星广那边望去。

「再这样下去你就要输给我了哦!」励一个重击拍到恒的桌上。自己尊敬的对手吃着碗里看着锅里,难怪会有些生气。

励的球速实在太快,落到恒的反手位时,他要从上一个正手大角度的位置回防已经非常勉强了。所以在一边往回跑的同时...

恒居然把拍子从右手换到了左手!

「啪!」

恒的这一下临时换手,如果是碰上普通对手的进攻或许还能创造一个精彩球。但对方可是励,是那个板子稍微有点没抓紧都会被打得动作变形的励啊。

球不出所料地飞出界外,但恒的这一手却让所有人都出乎意料。

虽说只是练习赛,但励没想到恒居然采取了这么「疯狂」的方法来救球---何况他其实大可不必,以他的移动速度,应该是能勉强追上这球的。恒那视胜利为最高准则的乒乓理念,何时变得如此不纯粹了?居然有心思玩花活?

旁边监督的长风教练也不免有些担忧,因为这不只是练习赛丢的一分,这是临近决赛之前的心态波动,而对于恒来说,这种「放飞自我」的行为更是预示着八级地震般的心态波动。

刚刚被恒偷看的星广,同样在暗中观察恒。两人互相偷瞄的过程中不小心四目相对时,星广还得假装自己的目光只是不经意间划过。但恒这一个换手却让星广两眼瞪大,直勾勾地盯着这个名场面,也完全忘记要「避嫌」了。

最出乎意料的人其实是恒自己,这个换手动作与自己的球风和技术都毫无关联,它像是一只在心中牢笼被困已久的野兽,终于挣脱枷锁跑了出来,伴随着让所有人都吓一跳的咆哮声。这球虽然没有得分,但恒却兴奋得微微颤抖,

「这就是你说的感觉么...」

但毕竟还是丢分了,懊恼和羞愧的感觉在多巴胺短暂的刺激之后开始涌现,同时本能又促使着自己再次去寻求刺激来对抗这股负面情绪。

恒陷入了如瘾君子一般的状态...

「咱们要不吃完就先回去吧,感觉他来不了了。」桌上的菜都吃得七七八八的时候,月盈说:「今天已经很高兴啦,有新衣服有好吃的,谢谢教练!我现在好多了。」

月盈最后冲晓晴一笑:「也谢谢晓晴放弃训练出来陪我,星广抢跑了一天,咱们回去要加紧补课才行!」

没想到自己居然也在致谢名单里,幸福来得太突然,晓晴紧张地结巴起来,「我,我,哈哈哈,今天也很高兴,真的不用再等等么?恒来到发现我们都走了会不会不好?」

从店里出来的时候,月亮的大部分肉已经被啃干净了,只剩下一个弯弯的月牙。可能是因为前两年才刚刚发生过一次观赏门槛不高的月食,这次月食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回去的路上,三人经过了乒乓球公园。常客都在,包括那两个阿伯,一边在对打一边在骂骂咧咧,

「昨天比赛那个小女生不知道怎么想的,抽到男对手还打得那么激进,不知道自己多少斤两么!」

「可不就是!之前还以为她有多厉害,昨天害我差点要输钱了,要不是最后...」

「你们知道什么!」

这一下平地惊雷把两位阿伯都吓了一跳,循声望去,是一个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

晓晴?!

「怎么?输球了还不让说是吧?」阿伯挑衅道。不过他们的确感到有些意外,这个小男生之前给人感觉是那种和事佬的性格啊。要发飙不应该是旁边的那个刺头女生才对么...

「晓晴。」月盈低着头,拉了拉晓晴,小声说到:「他们没有说错,是我太天真了,居然妄想可以在正式比赛中和男生对战...

「不说了,咱们走吧。」月盈转身对阿伯说,

「不好意思,他开玩笑的,我们赶时间先走了。」

这一幕似曾相识,又有点陌生。

此时已经进入食甚,月亮完全躲在了地球的阴影之下。由于太阳光的折射,月亮变成了暗红色,像是被吃得一干二净之后,只剩下一些血水的盘子。

「真是的,小屁孩球打得不怎么样,脾气倒是挺大的,老子...」

「等一下。」

月盈和晓晴被叫住了。

「月盈,你的问题当然不在于对手是男是女。」教练边说,边从包里拿出她的球拍,和她随身带着的橙色乒乓球,「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

晓晴和月盈眼睛瞪大,嘴巴张开,惊讶得说不出话:教练不就是一个「乒乓球理论博士」吗?这是要亲自上阵的架势?

虽说对方也就是个野球场的业余选手,但乒乓球作为全民参与的国球,小区公园里还是可以随手一抓就一大把扫地僧的。这些人的技艺经历了漫长岁月的淬炼,虽然做不到融会贯通天人合一,但往往都有那么一两招登峰造极的「必杀技」,因此才能在小区江湖中站稳脚跟,成为球桌上的常客。

这么说来,「最强一击」的训练理念原来还是来源于民间智慧啊。

而教练现在要挑战的,正是能乱拳打死老师傅的野生武林高手。何况她还不是老师傅呢...

教练走到球桌前,用球在桌面上快速地滴答了几下,测试了下球桌的反弹性:「咱们就一局定胜负吧,怎么样?」

「哈哈哈,有意思,你知道老子是谁么?」

「不知道。」教练干脆地说道,「幸好你也不知道老娘我是谁。」

训练完毕,星广准备收拾完地上的乒乓球就回去。他一边捡散落在地面的乒乓球时,一边还在不断的回想恒刚刚的那一幕,

「他并不是不能,也不是不想,到底是什么在阻碍着他?」

同时让星广稍稍感到有点兴奋的是,恒原来也有在观察他,那个模仿「双刀」的换手击球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时,在靠墙的一个乒乓球挡板背后,星广发现一地白花花的乒乓球群当中,混进了一个熟悉的橙黄色的球。

「这个球是...」星广把球捡起来看了看。

「这不就是教练带过来的那种橙黄色的乒乓球吗?怎么会在这里...」

星广把球转了转,发现有一面上有一个浅浅的红色的点,就像是红色粉笔印上去的一样。

「唔...」

星广突然想起来了!

这是备战训练的时候,他让教练打球桌上的硬币时,被她径直打飞到墙上的那个球,星广记得很清楚,因为当时这球的线路偏得连球桌的汗毛都没碰着。

旁边的墙上还保留着教练用红色粉笔画的4个乒乓球直径的圆圈,

大圆圈之内,还有星广后来加的2个乒乓球直径的同心小圆,

最后,在小圆的正中心,

还有那个用红色粉笔点上去的圆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