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最强一击 | 气象三人组

  • 乒乓之最强一击
  • 作家YUe6Da
  • 5473字
  • 2022-05-22 16:18:33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球落在地上,小明与恒的比赛结束了。

按照乒乓球不成文的惯例,如果把对方打至 10 比 0,一般会故意输一球,给对方留一分而不至于太难看。不知道是因为小明刚刚太飞扬跋扈,还是因为木讷的恒不懂人情世故,比分最后定格在了毫无情面可言的 11-0。

全场安静,小明愤怒之余,也惊讶得瞠目结舌。

「我来和你打一场吧」不知道什么时候,星广已经回到了台前。

「我现在已经没有兴趣了!」小明回过神来,忿忿地说道,

「好。」恒答到。

星广的眼中闪烁着希冀的光芒,恒神迹般的胜利更是灿烂而辉煌,小明这个电灯泡在他们的照耀下显得黯然无光。

星广和恒分别来到球台的两边。阔别两年之后,星广的右手再次握起了久违的乒乓球拍。拇指和食指舒服地环绕于木制的拍柄至上,拍背的三个手指再次与熟悉的胶皮亲密接触,让星广摔拍子的那场比赛又浮现在他眼前,仿佛时光从来没有溜走过。光是就这样把拍子握着,星广就已经兴奋得浑身毛孔扩张了。何况现在对面站着的是一位如此让人神往的对手。

星广 VS 恒。

「等一下!」

穿透围观人群的,是一副低沉有力,透露着威严的声音。

根本不需要回头看,话音刚落,围观队形立马就地解散,全部人分成前后两组一字排开,双手背后两脚岔开抬头挺胸:

「教练好!」

是星广父亲。

「我的队员有自己的训练日程,不是一个平时不打球的生手想挑战就随便挑战的」这话明明是对星广说的,但星广父亲却看着恒,仿佛同时也在在对恒说。

无论是刚刚被小明百般挑衅,还是打出了无数个绝佳好球,恒的表情其实一直都静如止水。但在教练这样么一说之后,平静的水面竟泛过一簇波澜。

「他怎么就可以」星广不服,拿拍子指向小明。

「这是配合实验室研发的活动,跟你不一样。」星广父亲似乎也不想多做解释,他稍微低头沉思了一会儿,「你如果能提供训练价值,你也可以和我的队员对练,但是,」

「怎样,你说。」

「你要先证明你真的有这个能力和资格作为他们的对手。」

「怎么证明。」

「在公开比赛里面打进决赛。」

「一言为定。」

星广竟没有丝毫犹豫,感觉这好像并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困难。不知道是想与恒比赛的欲望太过强烈,还是对自己这两年原地踏步的技术仍保有自信,或者两者都有。但无论如何,这都不是为了实现父亲的期盼。星广能嗅到父亲希望借此来「要挟」自己重回球场的心思,不过此时的星广是绝对不会向父亲妥协的,

绝对不会。

只是为了能与恒一战。

星广暗自告诉自己。

但曾几何时,报名参加乒乓球赛这么理所应当的事情,就跟睡觉前要刷牙洗脸一样,根本不需要那么多铺垫...

四年前。

星广10岁,晓晴10岁。

机会来了!

看到星广的反手位置出现了空档,已经接下星广数板连续进攻的晓晴兴奋了起来,虽然因为过度兴奋导致动作稍许变形,但仍给星广的反手位来了一记重击。

此时星广仍在上一个进攻动作中没还原过来,已经来不及调整身体重心去防守这一球了。

Yes!这段时间一直训练的防守反攻打法凑效了!

晓晴还没开心完…准确地说,是还没来得及开心起来,只见星广会心一笑,右手从后背拐到左边,「啪!」结结实实地把这一球接住了。

居然打了一个反手后背回球!

抛开星广的回球方式,单单从球的线路落点来看,本来这个回球是在晓晴的处理范围之内的,但显然星广如此一枝独秀的操作已经超越了一个10岁的小朋友乒乓球生涯所能承受之重,晓晴竟全然忘记了要防守,下意识地就举起手来想要鼓掌,

一想好像又有什么不对:他是对手,我们在比赛呀!于是鼓了个空气,然后只能无奈一笑。

「哈哈哈,这招神龙摆尾怎么样!」星广得意地问到。就像无数的中二少年一样,星广最喜欢给自己各种奇怪的招式取名字了。而且在确定一个招式的名字之后,每次打出这招的同时,一定要大声喊出来!虽然有时候会给对方一些提示,感觉有点蠢,但总觉得喊出来对攻击力会有一些些加成。

当然啦,这都是跟火影忍者与海贼王学的。

「比上次那招「黑鹰坠落」还厉害!」晓晴也习惯了星广的话语体系。从小学3年级开始,在邂逅了星广之后,他们这样子在球馆对练的日子已经快一年了。晓晴身板相对瘦小,本来不怎么运动,3年级之前,平时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课本上,而且时常带着一副厚厚的眼镜,所以在班上被一些同学划分到「书呆子」的分类里,没少被嘲笑过。本来性格就内向的晓晴,也不怎么反抗。

作为全班成绩最好的小朋友,他心底却是非常自卑的。

是啊,小时候最受班上同学欢迎的,往往并不是学习最好的那个。反而,本着「上帝是公平的,他给你开了一扇门,就肯定会给你关上一扇窗」的原则,大家也容易会有「读书好的孩子运动一般不行」的刻板印象,更别说晓晴这种造型的同学了。其实也不无道理,就算撇开上帝这个外力,以唯物主义者的眼光来看,同样的时间你都留给了李白杜甫三角函数,怎么可能比天天在绿茵场上摔跤的孩子球踢得好呢。

后来因为和星广平凡而又命定般的相遇,晓晴开始尝试了在他看来最不挑身材和天赋的运动:乒乓球。

他也算猜对了一半,乒乓球的确算是比较「弱小体格友好」的运动了,也没有激烈的身体对抗,新手入门体验还算可以。但只要一和星广认真打起来,越打到后面,天赋的差异就愈加明显。星广的「绝对球感」让他可以在打球过程中尽量发挥他的想象力,打出各种匪夷所思的致胜球。这些球与其说杀伤力有多大,其实更多的时候是「出人意料」,刚刚的「神龙摆尾」在星广这里就是一个常见的骚操作。

不过晓晴并没有因此气馁,可能一部分也因为他本来就只是把自己定位为星广的陪练。而且在这漫长的陪练岁月里,他发现自己也慢慢爱上了乒乓球。通过乒乓球,他逐渐发现了一个「新的自己」,原来自己也可以像常年在操场上挥汗如雨的同学那样,有着敏捷的反应神经和出色的运动能力,也可以享受在运动中一次次突破肉体极限时带来的快感。

再私心一点,晓晴当然也想证明,自己绝对不是班上那些小屁孩口中只会读书的「四眼仔」。

你才是「四眼仔」!你全小区都是「四眼仔」!

一轮对练结束,星广和晓晴两人一边坐在球馆的观众阶梯上休息,一边看着其他仍然在乒乒乓乓的球队队员。

「诶,晓晴。」星广对自己的「神龙摆尾」也没有回味太久,「我记得咱们以前也有讨论过这个问题...你和我打球一直都是我攻你守,你觉得有意思嘛?」

「哈哈哈,你什么时候开始学会关心起人来了。」挖苦星广的机会不常有,晓晴分外珍惜,「你的球太奇怪了,能防住你的球,我觉得自己都可以防住国家队了。所以其实是很好的锻炼啦。」

「哈哈哈,讲这些。」星广对这半玩笑半真心的「奉承」一笑而过,「其实我有时候挺佩服你的。」

「嗯?」晓晴有些意外。

「你学习成绩和乒乓球都能兼顾,学习那么好,乒乓球现在也进步得飞快。」星广双手往后一撑,望着天花板,「乒乓球嘛,虽然现在还是打不过我…」

「就知道你要说这一句!」晓晴拍了星广一掌。学习方面的事情他也不愿意多说,就直接忽略过去了。

「诶,但是我打的那些奇形怪状的球,我感觉我自己都很难接得住。要遇到像我这样打法的对手,我肯定要完。」星广说到,「不过你的防守感觉就是为了克制我而生的...而且现在还越来越好了,怎么搞的!」

「那有什么办法,谁让你天天研发新招式的。一会儿神龙摆尾,一会儿亢龙有悔的。不知道还以为你打的不是乒乓,而是降龙十八掌。」

「话说,你不会和正常人打的时候就歇菜了吧?」

「唔...」晓晴思索了一下,但没有直接回答星广「其实我才是真正的羡慕你。」

「嗯?」这次轮到星广意外了。

「你打球的时候无拘无束,可以放松地自由表达自己,就像一只翱翔在天空的飞鹰一样,去到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

「果然是知识分子,比喻都是出口成章的。」星广笑道,「不过,这个比喻怎么感觉有点似曾相识...」

晓晴看了星广一眼,低头独自笑了笑。

「而我就像一堵墙,伫立在那里。」晓晴说,「墙不会有自己的想法,也不需要。」

「...」

「墙只需要保证,每个打过来的球,它都可以把它反弹回去,就此而已。」晓晴说,「好在这个目标简单又明确,其实我还是擅长的,就跟读书考试一样。」

「打乒乓球,结果其实都不重要的,最重要是开心!享受这个过程就好啦。」

星广其实并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晓晴,他决定转移话题:「等我们上了初中以后,不如我们一起报名校际的乒乓球联赛吧!我们可以组一个最强双打组合!一攻一守,双剑合璧,天下无敌!」

这个突如其来的提议让晓晴兴奋了一秒钟,然后他眼神里的光又迅速暗淡下去:

「我还差得远那。」,晓晴看着地板,「不过我倒是可以去给你加油助威。」

「我们两个拍档上场,啦啦队就让月盈来,怎么样!」星广顺势提议,他懂晓晴的心思。

晓晴的脸刷一下红了。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比赛呀!」

突然,一个短发少年从晓晴和星广后面突然窜出来,两手搭在两人的肩上用力一抱,头伸进两人脑袋之间。把星广和晓晴两人吓了一跳。

三位少年的青春物语,好一幅世界名画...诶?好像有点什么不对...

那是月盈!

月盈是星广的双胞胎妹妹,比星广小一岁。说是一岁,其实月盈只是比星广晚出生11分钟。星广是在年底最后一天12月31号11点50分出生的,而妹妹却磨磨蹭蹭,一直拖到午夜过后1分钟才出生。于是便硬生生地比星广「小了一年」。妹妹一直对此耿耿于怀,虽然哥哥在她眼中比自己幼稚多了,但却让哥哥占了个当「年长一年的老大」的便宜。

当然,这种想法且有且珍惜。等月盈慢慢觉得其实占了便宜的人是她自己的时候,也许那就是长大了。

「我们在说上了初中之后一起报名那个校际乒乓球联赛,就是那个什么...七城联赛。到时候你来做啦啦队怎么样!」星广兴奋道。

发现是月盈,晓晴的脸瞬间从美猴王升级成为了关二公,离月盈实在太近了,他都能感受到月盈说话时喷出来的气息...完了,晓晴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尊丧失思考和行动能力的雕像。

「为什么我要做啦啦队呀!我也要参加比赛!」月盈不服气地说到,「让晓晴当啦啦队!」

原来月盈也觉得自己比较适合当啦啦队,晓晴心里无奈一笑。

「我们说的是男双,你怎么参加呀!」

「呃..」月盈一时接不上来,「好吧,不说这个了,那我们赶快为两年后的比赛开始加紧训练吧!你们都来陪我练练~」月盈边说边用两手推星广和晓晴。

月盈是个长得很可爱的女生,但性格上却是个假小子,喜欢留一头小短发,衣柜里也多是运动服。平时说话直爽,爱恨分明,在班上也经常和男生们打成一片。对乒乓球的爱好很大程度上是来自父亲和哥哥的耳濡目染,而且喜欢上了之后就无法自拔,除了每天偷偷的观摩父亲和队员们训练的实况,还经常在球馆里抓着星广和晓晴来偷偷练球。

没错,她需要「偷偷」。星广的父亲虽然对星广实行地狱式的严格培训,但是却旗帜鲜明地反对月盈打乒乓。按他的说法,女孩子还是多发展一些陶冶情操的爱好比较合适,于是给月盈安排了各种美术,舞蹈,音乐的课外兴趣班。

月盈全都翘了。

教练,我就是想打乒乓球!

星广被妹妹推了两下,他警觉地看看四周,说:「现在还是训练时间呀,你怎么胆子这么大,不怕爸爸发现你翘了钢琴课来这里打乒乓啊。」

「就一小会儿嘛没事的,就一会儿,5分钟好不好?」

「我可不敢。」星广说,「而且我刚刚还面试了好几个想要来球馆入队训练的小家伙,现在累着呢。」星广抬头望天。

胜利球馆自出名以来,每天都会有来自各地的乒乓球小选手慕名而来,想要加入球队训练。星广父亲顺势安排星广作为这些小朋友的其中一个入队考官,同时也是培养星广在实战中适应不同的打法。

「切,搞到好像很了不起的样子。反正我也没有很想和你练。」月盈嘴硬,「走,晓晴,我们去练吧!」月盈拉起晓晴的手,「到时候比赛我们报混双,让星广给我们做啦啦队!」

好的,这下三人都做过一次啦啦队了。

「你们三个,在说什么比赛。」突然,一个浑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这次没有人搂着三人的肩膀了,当然也没有脑袋从中间插进来。

这是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呃嘿嘿,我们...」星广发现父亲居然在后面,不确定他听到了刚刚多少的对话内容,不敢轻举妄动。

「月盈,你怎么会在这里?」父亲没有理会星广,直奔主题。

月盈委屈地涨红了脸,不说话。

「走,我现在送你去上课」

「我不!」月盈喊了出来。

星广父亲的眼神开始凶了起来,显然,他一贯的权威让他不怎么有耐心。

「为什么我不能和哥哥一样!」月盈声音已经有点哽咽,「为什么你这么偏心!」

「这不是偏心不偏心的问题。」父亲的语气不容置疑,「这都是为你好,你长大以后就明白了」

「我现在就要打球!我不要长大以后!」月盈带着哭腔,「不跟你走!」

眼看父亲不打算讲道理准备要暴力带走月盈了,星广和晓晴连忙求情,「这次要不就让她打一打吧?」星广用哀求的眼神看着父亲,

「要不我去替她上钢琴课?」

难道咱们现在缺的是那个去上钢琴课的人么?!晓晴听了星广这个「求情」之后当场要昏厥过去。这个已经不是低情商可以形容的了,这简直是智商情商双低才能做出来的操作,他于是连忙救场:

「叔叔,月盈其实还是挺有天赋的,要不就给她一次机会?」

俗话说,三个小屁孩,顶一个成年人。面对三人的纠缠,父亲貌似想借此机会来一个了断:

「好,那我就给你一次机会」

三人心中一喜。

「月盈,你如果真的是有天赋的话,现在就和星广打一局。如果你赢了,我就承认你有这个实力,以后就让你打球。」

「可是星广是男生,是不是···有点不公平?」晓晴小声说道。

「你要真的有天赋,女生也能打赢男生。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女生的话,那你就别打了。」父亲不再让步。

「来!」月盈废话不说,来到了桌前。

星广面露难色,他每天在父亲的监视下训练,父亲对他的技术实力比他自己还清楚,他现在还远远没有能做到不露痕迹地让球的把控力。

父亲看了一眼星广:「去吧。」

星广从父亲的眼神和这简单的两个字里读到了:「你小子别想给我整花样,你让球我也能看出来,不好好打的话,到时候不单只是月盈没球打,你也要有大麻烦。」的意思。只好硬着头皮也拿起拍子走到桌前。

只能祈祷月盈超水平发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