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最强一击 | 我的名字叫做...

  • 乒乓之最强一击
  • 作家YUe6Da
  • 6424字
  • 2022-05-22 20:50:23

星广在预选赛决赛的意外失利,给很多人留下了一个「这家伙球商挺高,就是手跟不上脑子」的印象,现场的山海后援团们多少对最后一场比赛有一些忐忑,以至于大家在中场休息阶段都不敢再喊「热爱最强」了,都想着先静观其变,以免最后真的输了,辜负了本应「最强」的「热爱」。

但对于山海和止水的这一战,不确定因素也不只有星广一个,没有人知道止水那边的底细---因为每场比赛都由全新队员参赛,别说技术特点了,根本没人有知道止水出赛的这些球员姓甚名谁。

而这也正是止水的策略之一。

「教练,我是不是应该...」

「说什么呢!」没等星广讲完,教练就一个降龙十八掌拍在星广的脑袋上,仿佛要把星广将要讲的什么蠢话拍回去,「无论他们对你了解到什么程度...」

「打你自己的乒乓就好。」教练说。

「这是对面那个小子的主要技术参数和招式的概率统计,你要不要再看一眼复习一下?」捣鼓电脑的止水副教练对止水3号说到。

「不需要,我全都背下来了。」止水三号说完,从容不迫地走了上场。

决战开始!

止水3号看着正在发第一球的星广,眼前所有的事物与动作都幻化成了由各种文字和数字组成的信息流...

袁星广,14岁,身高165.5cm,体重56公斤,出生于乒乓球世家,小时候跟着曾经是国青赛冠军的父亲训练,天资聪颖,球感极好。性格开朗自信,做事冲动,对朋友仗义。中二病晚期,喜欢给自己的乒乓球招数起各种奇怪的名字。击球前喜欢把招式名字喊出来,会因此泄露一定信息。擅长直板快攻,因为球感好而且运动神经发达,时常会打一些风险系数较高的球,如后背回球,胯下回球等等。打球动作奇特,乐于冒风险,拥有绝对球感,直板握拍背后的3个手指在击球瞬间能感受到来球的力量旋转等细微反馈,从而分析对手的打法信息,也可以辅助自己用适合的板型和力量回击。学习/迁移学习能力强,经常用从对手那里学来的打法,或者其他球类运动的经验应用到乒乓球比赛里进行跨界打击。主要缺点是乒乓球基本功不扎实,动作,脚步等不标准不娴熟。现在这个小于30厘米摆动幅度但抖动速度极快的甩臂,70度夹角的板型和与之配合的转身,发过来的球93%概率会是...

「出现在我正手位的出台侧上旋!」

在把所有信息浓缩到一秒内作出判断之后,止水3号在最佳位置以一个迅速的正手快攻先得一分。

1:0

星广先是一诧异,然后立刻明白了自己正在面对的是怎样的对手。

如果说星广的绝对球感,是利用触觉在球落拍之时获得关于球的详细运动参数信息,那观的视觉,就是比绝对球感更前置的判断机制,因为他可以在击球之前就通过观察对手作出反应。

而止水3号...

通过综合所有已知信息进行演算推理,并且得出最佳策略的止水3号,

她就像傀儡师一样,用自己的意志「操纵」牵线木偶一般的对手,在球出手之前就「预知」了球的未来。

这是前置于以往所有已知技术的预测机制...

没有破绽!

「20%概率搓短球,

「75%概率正手挑,

「57%概率抽边线,

「34%概率失误下网,

「100%概率反手弹击...

「那吃我这招如何!」

比赛像是被一个看不见的手操控着,更糟糕的是,这只手好像在不停地给止水3号打手势...

不是说好是「看不见的手」吗!

这是一场信息不对称的比赛。

比分迅速地来到了 8 : 4。

山海的暂停。

「她好像比我更了解我自己。」到了场下之后,星广对教练说,「感觉她才是我...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你想怎么办?」

「为了应对她的策略,我应该偏离自己的模式。」星广说,「具体来说,就是要先了解清楚自己的意志,然后再反其道行之。」

「将你「原本的意志」全部反过来,和全部遵循你「原本的意志」,结果是一样的。都会很容易被发现规律,然后进行映射。」

「嗯...这么说,我还必须梅花间竹般进行自我否定,就跟个精神分裂一样...」

止水3号来到备赛席坐下,用毛巾擦了擦汗,喝了一小口水,静静地思考着。

「模型预测一切正常,精确度在95%以上。」止水副教练对她说,「他们接下来可能会针对性地改变策略了。」

「嗯。他们应该已经发现,我们对他们的球有高准确率的预判。」止水3号说,「他们如果故意反直觉行动,那也会很容易被我们判别,所以他们不会这么做。」

「没错,他们必须抛弃任何固定的模式。」

「对,如果他们能想到下一层的话,应该会不断地临时变换他们对自身意志的遵从与否的决定,就像神经病一样...」

暂停结束,回到比赛。止水3号再次投入到解数学题般的乒乓比赛里。

40%,76%,12%,99%...

星广一个长劈,打出一个超低空的强下旋球。

「垂直旋转的下旋球,相同的角速度下球左右两侧是是弱转区,只要避开强转的中轴线在侧面往上拉,成功率可以达到95%以上。而且...」

「你这球是遵循直觉的球!」止水3号从球的侧面一个包围拉球化解了星广的下旋。

「对于这种策略变换球,我们就执行计划B吧。」

几分钟前的暂停阶段,止水副教练对止水3号说。

「嗯,反固有模式打回来的非直觉球,与按照直觉打回来的球相比,应该会多出一个微小的判断和决策时间。只要抓住那个时间差,就可以知道这个是不是直觉球了。」止水3号说。

大力扣杀,直觉球;

搓近台边线,直觉球;

高吊上旋,直觉球;

反手抹,直觉球...

除了对星广球路的所有可能性做广度优先搜索之外,止水3号现在对每个回球还会再加上「直觉」与「非直觉」的判断。不过对于这个乒乓机器来说,即使决策树再多几个分叉,冗余的算力也依然是无处安放。

只是...

为什么一直都是直觉球?为什么不改变模式?难道我高估了他们对形势的判断力吗?

「远台大力前冲上旋...

「这个速度的旋转会因为马格努斯效应在球的顶部和底部之间产生方向朝下的压力差,使球的曲线往下偏折。球应该会提前落在球桌中部,我需要向前移动两步...」

等等!

这球的处理太工整了,反而有点像她妹妹才会打出来的球...按照袁星广原有的动作模型只有不到2%的几率会出现这样的回球,也就是说...这是一个非直觉球!

但是...

为什么他可以无缝衔接地打得这么自然?就像这本身就是他原生的打法一样...莫非还有我们没有考虑过的策略?

止水3号瞬间陷入了混乱:

「要立刻重新评估模型!」

3分钟前暂停时间,山海备赛席。

「我还必须梅花间竹般进行自我否定,就跟个精神分裂一样...」星广若有所思。

「啪!」教练对着星广的脑袋又是一记亢龙有悔,「臭小子,你忘记比赛开始前我跟你嘱咐过的事情了吗!」

教练看着星广,

「你只需要打你的乒乓。

「不要受前面两场的比赛影响。

「想想你输给观和転之后的思考,

「想想之前在长风观战时获得的认知,

「想想你过去这段时间备战训练的收获。

「你不再需要进行任何的自我否定了...

「不管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

「都不再需要了。」

面对星广基因突变式的球风,止水3号混乱之中回了一个质量一般的出台球,但她还是努力地把球打在了星广反手位的一个令人难受的落点上...

「若是按照更新后这种打法的话,这个球你应该...」

「oioi,别给我这样的球。」星广一个坏笑,

「神龙摆尾!」

一记挑衅成分极高后背扣杀!星广又追回一分。

「怎么又回到了原来的那种胡乱打法?」止水3号气息开始紊乱,额头明显地渗出了汗珠,「而且依旧是如此无缝衔接...」

对于止水3号这种计算器型的策略打法,轻微波动的心态都会对现场发挥造成不可忽视的影响,更何况是在星广这种突然鬼上身般的乘胜追击之下,原来的概率模型也只剩下50%的正确率了...

50%那不就等于随机瞎猜嘛!

止水3号开始节节败退。

反观星广这边,高风险时有稳定的过渡球,机会球来了也能大胆地发挥自己最强的想象力优势,稳中有变。于是一举反超率先拿下第一局,然后又再一鼓作气,把第二局的比分推进至 9 比 5 领先。

胜利就在眼前。

「诶,这小子进步很大诶!」观众席上的励拍了拍恒的肩膀。

「嗯」恒居然稍纵即逝地笑了一下,「应该不至于在这里倒下。」说完站了起来,「那我去练球了。」

「「那」你去练球了......你这是放心离去了呀哈哈哈。」励看着恒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过去一段时间狠抓的基本功,在这一战中像种子一般开始在星广的技术里发芽。以往严重依赖绝对球感的星广进攻时只懂得「用手打球」,攻球上桌率飘忽不定全看手感。现在的他知道了要「用身体打球」,腰腹旋转配合膝盖蹬起把动作框架固定好,攻球稳定性大大提高,甚至各种奇怪的套路也更得心应手了。

「你要这样子!这样子,看到了吗,这样子打!」

星广脑海中又回想起了小时候父亲手把手固定他动作时常说的台词。

「想不到我也有能理解这句话的一天。」星广心里苦笑了一下。

而在止水3号的眼中,对面这个人则一下子变得陌生起来,原来眼中清晰可见的一串串数字也突然都成了乱码,

「这不是袁星广的球,不可能!...」

混乱和恍惚之余,止水3号还在负隅顽抗。面对站在反手位的星广,偷袭了一个大角度的正手线路。

「自由打法,稳定打法,其实都是一个打法。」

面对止水3号的偷袭,星广往正手方位大步一跃,同时右手开始后引蓄力,

「没有正确的乒乓,也没有错误的乒乓。」

一个标准而又狂野的跨步兜拉,星广把自己对乒乓的坚持和新知都融合了进来,

「这就是我的乒乓!」

叮铃铃铃~~

铃声响起,止水中学三年五班的数学老师终于在放学 10 分钟之后把该拖的堂拖完。一些学生开始把晚上要做的卷子收拾进书包准备回家,轮班值日生也到课室后面拿出扫把开始搞卫生。

「钰,一起去乒乓球活动室看一眼?」

钰低头做着卷子,头也没抬,

「不去了,我这还有十套模拟卷没做。下周就一模了。」

骥眉头皱了皱,「你已经一个月没有参加球队训练了。而且据说最近刚来了一个打得还不错的新...」

「不就是个社团活动吗,什么球队训练。」钰不屑地打断了骥,「我来学校本来就是为了学习的,学习是为了考得更好的分数。中考临近,非常时期,与此无关,皆可抛弃。」

「说到分数...」骥突然眼前一亮,「你有看最新的通知么?听说七城联赛今年也被列入了中考加分项了。」

「沙沙沙...嗒。」

钰停下手中的笔,把头抬了起来。

10:5。

离星广最终获胜只有一步之遥,仿佛已经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阻止山海晋级四强了。

面对止水3号回过来的一个机会球,星广在一个正手爆冲时压上了整个身体的重心,希望给对手致命一击。可这同时也是高风险的,压上重心获得的攻击力加成,其实也因为舍弃身体平衡而在冥冥之中被标上了名为「露出空档」的代价:只要对方能接回来,他就大概率要丢分了。

止水3号当然也计算到了这个空档带来的得分机会,而且这个攻球不算难处理,

她能防下来。

但她不想抓这个机会了。因为根据此前的比赛过程来推算,即使拿下这一球,她可以翻盘的可能性也只有不到5%...

本可以一了百了,何苦判自己一个凌迟呢?

不过这次,身体的本能凌驾在了理性的计算和思考之上,所以止水3号还是条件反射地挡下了这一球,即使那并不能改变什么结果,但还是追回了一分...

并没有!还没结束!

星广失去平衡之后趔趄了两步,发现自己的全力一击居然被防回来了,一个急刹立马全力反向冲刺回去救球...

在乒乓球比赛里,如果一方大幅领先,甚至已经到达赛点时,一般都会稍微放松一下,偶尔打一些风险球,能直接结束比赛固然最好,不能的话也还有一些失误的资本。所以在这种「垃圾时间」里,领先的一方常常都会因为放松而反刍般吐回来几分。

但星广此时此刻的表现哪里像是大比分领先的样子,要是刚转到这个比赛频道的电视观众,可能都要以为这是止水的赛点,而星广在奋力扑救了。

「你这是在干什么啊!」止水3号叫到...

止水中学所有报名参加第二十届全国中学生乒乓球联赛的学生都在学校的乒乓球活动室里集合起来,他们整齐地排成一排,怀着高度一致的动机,等候着老师的指示。

「欢迎大家报名参加今年的七城联赛,我是张老师,旁边这位是李老师。」张老师指了指旁边一位看起来与其说是乒乓球体育老师,不如说更像是科研人员的老师,「我们两个会负责队员的选拔和培训。」

「老师好!」

「选拔开始之前,有几件事情我们需要和大家讲清楚。」张老师清了清嗓子,

「首先,学习是学生的第一要务。我校是全市升学率最高的学校,大家在繁重的学业中抽时间出来参与课外活动,我们一定要保证能拿到名次,保证大家能拿到加分,不让大家浪费时间白忙一趟。」

同学们心照不宣。

「然后,乒乓球是策略空间最大的运动之一。我校每年能闯进决赛圈,靠的是战术,所以大家可以把这当做是一次考试,乒乓球技术并不是唯一的考核标准,我们会综合考察各位的战略与计算能力。」

场内的学霸们暗自高兴。作为年级第一常胜将军,钰也被偷偷地投射了不少的目光,她自己却倒是很平静。

连张老师也看了钰一眼。

「最后,入选代表队之后,我们要求选手每天可以保证最少3小时的训练与战略研究,所以请大家衡量好自己的精力和时间安排,不要舍本逐末让课外活动影响了学习成绩。」

骥看了眼钰,仿佛在问,每天3小时这么贵,你这种学霸付得起吗。人家的时间是金钱,你的时间就是金啊。

钰不以为然地撇了骥一眼,表示看在有中考加分的份上,3小时是极限了。多一秒钟都不可能再给。

止水中学校内选拔考试正式开始。

然后毫无悬念地,钰以最高成绩通过,作为此次止水中学出战队伍主将。

「明明只是一个社团活动...」

止水3号没有想到,星广顶着大比分优势,居然还拼命把这一球救了回来...

她心底里某个奄奄一息的火苗开始摇曳。

「明明只是为了加那几分...」

尽管眼中依然翻腾着各种数字,但她开始不再依赖概率来指引自己的行动,而是完全听命于潜意识里仍保留住的,曾经的肌肉记忆与条件反射,

还有心中那盏小小明灯。

「明明已经没有机会了...」

10:6,

「不过是一串数字...」

10:7,

「乒乓比赛不就是一个手段吗!」

10:8...

纵使已经大比分领先,但星广却不敢掉以轻心。可纵使拼尽全力,星广的赛点却一直被止水3号死死咬住,并且步步逼近...

那个火苗被点燃了。

直到比赛结束,月盈一直都呆在休息室,没有出来看后面的赛况。星广和晓晴都有些担心。收拾好装备之后,山海准备离场,在出口处遇到了止水中学的队伍。

「恭喜你们,你们的策略非常成功,我们输得心服口服。」

止水3号说道。

「谢谢...不过,你说的策略是?」星广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

「你们后来用的那个迷惑性极强的球风转换很厉害,而且还掩饰得很成功。我到后面完全看不出虚实。」

「哈哈哈那个,」星广笑了笑,「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策略,就是认真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打...可能我的球风本身就变了?」

「袁星广...我了解你,以你的经历和性格,改变成那样的球风,难过登天。」

「我本来也这么觉得。」星广想了想,

「但可能这就是热爱吧。」

讲完星广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连忙转移话题,「你们才是真的策略厉害,虽然有些让人讨厌,嗯...但不得不承认,你们可能比我们更了解,「过去的我们」是谁。」

「谢谢。」止水3号礼貌地回答到,但并没有因为被夸奖而显得高兴,「你说得对,你们的所有动作和习惯,甚至在不同状况下的心理状态,本来都在我们的计算之内...所有情况在我们眼中,都是概率。」

星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所以其实我挺佩服你们的,在完全没有概率判断的情况下,对一些球可以投入那么大的努力。其实从数学角度上来看,投资收益比是非常低的。」

看来止水3号指的是在最后关头,星广大幅领先时拼命救回来的那些球。

「虽然有点莽撞,但是我个人很羡慕你们这份盲目的勇气。」止水3号最后说,「为了达成一个目标,简单的,无需理由的勇气...」

「其实,如果你们是可以分析出所有情况的概率的话,

星广打断了止水3号,

「那当我拿到赛点的时候,你应该已经知道自己没有赢的机会了咯?

止水3号一怔。

「但你还是坚持到了最后啊...

「看清楚了令人失望的结局,仍然坚定地去面对,

「这不是更需要勇气么?」

星广看着止水3号,

「你也一定很热爱乒乓吧。」

止水3号眼中突然有一股温热的暖流在往上窜,感觉好像有一些在心里隐藏了很久的秘密被揭开了。说来也奇怪,这明明是自己的秘密,现在她反而是被别人告知的。

「哦,对了,我叫袁星广,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呢~」

星广笑着问道。

止水的选手不需要有姓名,我们只是执行策略的棋子,具体是谁并不重要。

第一次被对手问及名字的止水3号,本来是想这么说的。

「我的名字叫做钰。」

止水3号也微笑道。

山海一行人离去后,止水还有几个人留在场内。

「这样也好。」骥说到,「正好很快就要三模了,不用再分析对手,这下有的是时间复习了。」

他拉了拉钰的衣服,「走,回去做题啦。我还有好多作业没写呢。」

钰抬头看了眼骥,

「要不,留下来再打一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