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最强一击 | 影子对决

  • 乒乓之最强一击
  • 作家YUe6Da
  • 2947字
  • 2022-05-22 20:50:00

山海一中首战失利,让主场观战的山海后援团们大跌眼镜。倒不是大家对连续4届杀入决赛圈的止水中学轻敌,而是月盈从预选赛一路以来的勇猛表现,已经被支持者们神化为「女版袁星海」,「山海一中的王牌」,甚至是「山海市的秘密武器」了。希望之星首战折戟,大家心中难免产生落差。

不过,落差最大的人,恐怕是...

「靠,这个小姑娘怎么搞的!预选赛的时候不还是很厉害的么!神挡杀神的样子,一上来就给我输,今天看来要输钱了。」

平时在公园打野球的两位阿伯今天也有来到现场,从最初对山海一中的嘲讽,到见证气象三人组一路高歌打进决赛,两位阿伯终于没忍住,在决赛轮的时候进场了高赔率的赌局。

「你说有没有可能剩下那两个小子都能扳回来?...」

「你在想什么呢!一个是只会防守等对方失误才能得分的愣头青,一个是自作聪明基本功稀烂的大少爷,预选赛就已经磕磕碰碰的,有一个能赢就不错了!」

「那怎么办...咱们这个月的烟钱不全要赔进去啦!」

「我当时不是让你买点对面对冲一下的吗!你还跟我说什么生是山海人,死是山海鬼...」

「好啦别说了...希望有奇迹发生吧。」

赛间山海备战席。

「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他们总体的策略是怎样,虽然可能性不大,但如果他们依然是模仿打法的话,你只要和他们打拉锯战,问题应该不大...晓晴,晓晴?喂...晓晴!」

晓晴看着失落痛哭的月盈,内心被愤怒填满,完全听不进教练的话。在他看来,止水是在研究了月盈的背景之后,专门选了一种最能刺激她敏感神经的「羞辱式」打法,让月盈发挥失常从而取胜。真正的高手过招之间,一点微小的心态波动都能左右赛局,更何况是这种有针对性的「精神打击」。

「实在是太卑鄙了!」晓晴气得咬牙切齿。

教练赶忙扶着晓晴双臂使劲晃了晃:「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如果情绪干扰真的是他们的策略的话,你这个样子就让他们一石二鸟了!

「醒醒!」

第二场比赛正式开始。止水二号球员对阵晓晴。

止水二号一上来就发起进攻,正手挑,强上旋,前冲弧圈...

「等等,怎么还是在用上一场一样的打法?」星广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止水二号的这种「月盈打法」,和止水一号如出一辙,对晓晴来说简直再熟悉不过了:这正是他和月盈过去一个月每天苦练的对局呀。刚刚还是在场边观战感觉眼熟,真正上场对上板才发现手感也是如此的熟悉。

这样一来,晓晴更没有办法像平时训练一样冷静地对待这种进攻了。止水二号的每一球都带着月盈的影子,不断在挑拨着他的情绪,防守打法最基本的要求:「耐心」在此时的晓晴这里已经不复存在。

面对晓晴漏洞百出的防守,止水二号频频得分,很快就拿到了第一局的局点。

「好球!」「漂亮!」

解说被止水的表现惊喜得尖叫连连,

「止水流深!」

「止水流深!」

止水的后援团被止水二号愈战愈勇的气势点燃,眼看将要连下两城取得出线资格。

山海一中叫了暂停。

「本来只是为了保证无论谁碰上山海的那个最强的女生都能执行计划A,没想到这对防守小子的影响也那么大。」止水教练对下场的止水二号说。

「是...不过两场都有点歪打正着的感觉,这场胜利和我们的策略好像有关系,好像又没有关系。」

止水这边已经提前在做获胜出线之后的复盘了。

晓晴回到山海备赛席。此时月盈已经因为情绪问题到后场休息。只留下神色凝重的教练和星广。

「晓晴,不要被情绪控制,找回你自己。你知道这种球应该怎么打的。」

「教练可是他们...」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觉得他们在模仿月盈,你觉得不齿。可是,

「月盈何尝不是在模仿她的父亲呢?」

晓晴一愣。

「你觉得是对方用胜之不武的拙劣模仿影响了月盈的心态,月盈却把这次失败冠以性别差异之名。

「但无论是心理战术,还是男女之别,其实都不是根本问题。月盈的心结在别处,而帮助她跨过这个坎是我的责任...

「你可以相信我吗?」教练双手搭在晓晴的肩上,看着晓晴的眼睛,问到。

看着教练确定的眼神,晓晴逐渐冷静了下来,

「好,我知道怎么做了,谢谢教练。」

晓晴终于带着平复后的心情回到了场上...

那是不可能的。

局点球,再一次,止水二号那如月盈影子般的前冲弧圈一过来,晓晴心中的愤怒就春风吹又生,刚刚和教练之间的山盟海誓瞬间就被抛至九霄云外:

「可恶...你们很擅长模仿是吧!」

晓晴马步一扎,右臂向后一伸,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是吧!」

然后再配合蹬脚转腰用力一挥...

「那我就以其人之「还治其人之身之其人道」还治其人之身!」

作为一个防守反攻打法的球手,晓晴竟用前冲弧圈与止水二号对攻起来!

「你们不是学霸吗,看视频上网课来偷学人家的乒乓打法...」晓晴怒火中烧,

「我可是每天都和你模仿的对象真人对练的!

「而且不巧...

「我也是学霸!」

霎时间,场上的局面从矛与盾的攻防对垒,演变成了刀光剑影的对攻厮杀。晓晴凭借对练记忆复刻的月盈打法,直接对抗止水通过全息建模模仿的袁星海打法...

现场仿佛上演着一场袁星海父女的影子对战。

当然,袁星海的模型还是比月盈要更胜一筹,而且晓晴的即兴模仿也漏洞百出。不过晓晴这凌厉却又毫无章法的攻击方式也成功让止水二号的攻击节奏方寸大乱,比赛顿时陷入一片混沌。

「他的动作已经完全偏离方晓晴的预测模型了...其实也偏离了我们所有的预设模型,简直太乱来了。」止水的副教练盯着电脑屏幕,感到本来板上钉钉的胜利果实突然有一丝要腐烂的迹象,

「这样下去的话,所有策略都会失效。对他来说也一样充满不确定性。这种同归于尽的胡乱打法,正好克制了我们的战术。」

晓晴倒没想那么多。

他纯粹是出于朋友义气想要给月盈「报仇」罢了。如果要再多说一个原因的话...

他想要抛弃掉「无聊」的防守打法。

用主动进攻来得分的意愿已经被压抑得太久了,而愤怒恰恰是一个很好的「借口」。但其实怒气只是让他更加大胆冲破自己内心枷锁的催化剂,本质上和酒精的作用是一样的。

止水二号本来的所有计划ABCDE都是基于对手是防守打法为前提而设计的,晓晴的一百八十度转变让他无所适从,于是开始节节败退。最后,在一片混乱的对攻之中,晓晴以微弱的领先优势险中取胜,终于艰难地挺过了第二场比赛。

扳回了生死一局,山海军团固然欢呼雀跃,「热爱最强」又再次淹没了「止水流深」。

虽然不确定是为山海一中高兴,还是为自己的烟钱庆幸,两位公园阿伯吃惊之余也不忘大声叫好。

而晓晴自己,虽然赢了关键一局,但却没有快乐或兴奋的感觉,反而是带着懵懂走了下场...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赢的,这个和他日思夜想的「进攻式赢球」的感觉好像有点不同。好像...

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痛快?

只是有那么一瞬间,他居然有一种一瞬即逝的「我其实打进攻球也是挺好的,是不是可以考虑下转型」的错觉。

「刚才的比赛结果和对手的策略有很大关系,你不要当真。」教练对下场的晓晴说,「至于你乱来的事情,回去我再和你复盘。」

「嗯...好...」还没等自己梦醒,教练就给了他当头一棒。

「接下来才是最棘手的问题...」教练看着止水备赛席上的最后一位未上场的女选手。

「最棘手?」

「嗯...你觉得止水的核心优势是什么?」

「唔...策略?」

「那策略靠的是什么?」

基于刚刚的比赛经历,晓晴差点想说「不要脸」,但是他忍住了,

「分析与思考?」

「一个成绩至上主义的学校,在你们这个年纪,学霸一般是男生还是女生?」

晓晴明白了。

所谓的七城联赛球场上男女优势的刻板印象,在以策略见长的止水中学的语境底下,正好被逆转了。

所以,虽然队友刚刚输掉比赛,但却没有丝毫慌乱感觉的止水三号,被安排在最后出场,此刻正看着山海备赛席,全身笼罩着自信气场的这个女生,

才是他们的王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