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最强一击 | 山海 VS 止水

  • 乒乓之最强一击
  • 作家YUe6Da
  • 6984字
  • 2022-05-22 20:55:43

「欢迎各位来到,

「蜻蜓杯全国中学生乒乓球校际联赛,

「决~赛~轮!」

比赛主持人用洪亮的声音欢迎着来自五湖四海的乒乓球校队,以及他们各自的「阵营」:啦啦队,支持的观众,甚至是赌球的大爷。无论是场上还是场下,胜利球馆空气里的火药含量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浓度。

「星广。」

在后场准备的时候,一个声音把星广叫住了。

是预选赛上第一战的对手,凤凰中学的勤。

「你们可以走到这里,真是太好了!」

勤故意提高了音量,来掩盖因紧张引起的声音颤抖。

「为了这个比赛,我们队在过去一年都在不知疲倦地训练,因为觉得上天是不会亏待努力的。但这种天真的想法却在第一场比赛就被你们无情地击碎。

「刚输掉比赛的时候,我想过要放弃乒乓。因为你们的毫不费力,让我觉得凡人即使竭尽全力,兴许也未能触及天才的万分之一。」

星广怔住了。

「后来看着你们预选赛的一路成长,我才意识到,你们付出的努力也许并不比我们低,如果仅凭天赋的话,是绝对没办法走到今天的。

「在那之后,我才开始尝试把「败给山海一中」这件事当成是一个礼物,把它当成我的新起点。

「对观的那场比赛我也看了,那时候的你们已经比对阵凤凰时成长了许多。所以我现在更期待尝试过失败之后的你,究竟会有多大的进化。」

勤用力地鞠了一躬,

「虽然应该不是有意为之,但...谢谢你给过我的这些鼓励!」

「也谢谢你,这番话对我也很重要。」

星广笑着伸出右手。

「那这场比赛...请不要让我失望!」

勤一个击掌握紧住星广的手。

「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还有...」星广两眼坚定地看着勤,

「请问你是?」

星广另一只手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

「...对不起,一路上赢了太多人想不起来了哈哈哈...」

两人站在门口处,紧握着手,一阵空调的冷风缓缓吹过。

在观众鱼贯入场之后,比赛也到了开启前的最后准备时间。

今天是决赛轮的第一天,这场比赛是决赛轮的第一轮次,第一轮次的第一场比赛是止水中学对阵山海一中,山海一中出场的第一位球员是星...

「教练,要不我打头阵吧!」

月盈突然对教练说。

教练会心一笑,由于某些固有的男女实力刻板印象,大多数球队为了「开门红」第一个上场的都会是男选手,这个月盈是清楚的。她主动请缨打头阵,说明一些萦绕已久的心结正在解开。

「没问题!」教练大力拍了拍月盈的背,「第一场比赛,适当手下留情哈。省点力气打决赛~」

星广和晓晴也读懂了月盈想要改变的决心,都由衷地为她感到高兴:「让他们看看山海女王的实力!

「创造这届比赛历史上第一场女胜男的战绩!

「加油月盈!」

裁判示意,决赛圈第一轮,山海一中对阵止水中学,进入两分钟的赛前练球阶段。

月盈对面站着的是一个皮肤很白,高高瘦瘦的男生。即使带着运动眼镜也掩饰不住他文绉绉的气质。

「不是力量型,这场能赢!」

月盈心里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从练球的手感来看,止水这位球员打的应该也是强上旋的球风,这也进一步加固了月盈的信心。对她来说,上旋对上旋可以最大限度地释放她的潜力。

「教练,止水这个球员什么来头?看起来好像很有礼貌的样子?」从之前的情况来看,教练是校际联赛历史活字典,多多少少应该知道对方的一些底细。话说虽然用「有礼貌」来形容剑拔弩张之下的对手似乎不太恰当,但是止水的确给人一种文质彬彬的感觉,不像长风的那样咄咄逼人。

「止水的球员,就是放在球场上来现场认识的,好好观察下。」教练目不转睛地看着练球的两人。

星广突然想起了励对他说过的那句话:对阵止水,「没有对策就是最好的对策。」结合教练刚刚的描述,感觉这场比赛最好的状态应该是「不知己不知彼」。

不过,既然啥也不知道,姑且就把这位迷雾一般的球员称为「止水一号」吧!

练球时间结束,裁判示意比赛正式开始。

止水一号的开球,侧上旋。

月盈接发球立刻上手抢攻,一记强上旋弧圈球拉到对方的正手位,由于击球力度大,回球速度非常快,止水一号没能跟上对攻节奏,只能快速防守一板过渡。但他的防守能力似乎也一般,回球质量平平,给了月盈一个绝杀的机会。

「特训成果显现了!」晓晴兴奋地叫到。

「杀到决赛圈的队伍就这样?而且还是男选手?!」月盈眼里流光一闪,移动到最佳位置,把她对胜利的渴望,以及对「男性选手」莫名其妙的愤怒,全部聚集在右手的这一记重击,

「我一直以来到底都在害怕些什么啊!」

一个干净的扣杀,月盈直接拿下了决赛圈的第一滴血。

「哈呀~~!!」

月盈握拳长长地怒喝了一声,把过去心中压抑着的愤怒与恐惧,还有「首次胜利」的兴奋全都释放了出来。对面的止水一号,准备席上的球员,看台上的观众,虽然不一定能完全心领神会,但肯定都真真切切地通过这音浪读到了月盈汹涌的情感:

「她背后应该是有一些特别的故事」。

但星广和晓晴心里却是十分清楚:

这是月盈进化的奇点。

山海主场更是沸腾了起来,「热爱最强!」「热爱最强!」的呼声随着横幅上的标语一起在胜利球馆的中翻半空中翻滚。

在观众的情绪花了一些时间平复过来之后,止水一号的第二个发球,是一记下旋短球。

「发现我是近台快攻,想靠这牵制我的进攻么。」月盈心想,一边向前垫了一小步,右手上前把拍头伸到球的右侧下方,前臂与手腕快速一拨,

「那也太小看我了吧!」

一记动作幅度极小,但爆发力极强的正手挑!

「这个动作怎么似曾相识......这不是席阿姨的招牌动作之一么!」星广回想起了准备预赛前,教练给他们找的三个对练的广场舞「大妈」,其中和星广配对的就是一个很善于用挑,拧等微型动作处理短球的阿姨。

「你以为是一一配对训练,月盈可是默默在旁边一对三地观察和苦练呢。」教练笑着说道。

这一记正手挑又急又冲,与第一球类似,又起到了攻其不备的效果。止水一号来不及起势发力,又被迫过渡了一球。

一切有如轮回一般,月盈接上一记强攻再得一分。

2:0

「sa!」月盈一个冲拳伸向空中,正如乐团的指挥家发出了指示一般,山海观众席上的「绿色军团」得令再次奏起了胜利的战歌。

对大部分本地观众来说,第一次闯进决赛圈的山海一中,在省际级别的乒乓球比赛上,女性选手对阵男性选手不落于下风已经足以令人惊喜,更何况是实现压制性的开门红。观众们其实有着不亚于当事人的激动和兴奋。

可能是为了打断山海一中阵营从选手到观众的蓬勃气势,止水中学叫了一个暂停。

「月盈,我们训练的策略有效!」月盈刚下场,就被晓晴激动地握着双手,「就这样打下去,能赢!」

空气凝固了几秒。

月盈的脸稍稍有点泛红,「对...是的!谢谢你...」

晓晴貌似也察觉到一些奇怪的气氛,连忙松开双手,挠了挠头:「那,那你加油!」

「月盈,不要掉以轻心。」

教练一脸严肃。从月盈取得头彩开始,山海阵营里与全场的热烈氛围格格不入的,就只有教练一个。直到这个时候,她还在密切地注视着止水的方向。

与山海这边雀跃的运动氛围不同,止水这边的备战席就像是一群教授在敲着电脑开会讨论量子力学一般。

「老师,我感觉在预料之中,你那边的数据如何?」走到备战席的止水一号问道。

「动作映像与模型的预测基本一致,预测准确率在96%附近波动。今天她的击球周期平均缩短了22%,只有0.71秒,同时也大大增加了击球力度,根据平均球速和除去还原阶段的球拍全加速度来计算,击球力度平均提升36%,达到127牛顿。其余指标和模型的差异在正负3个百分点之内。」止水的教练扶了扶眼镜,说到,

「她应该是想通过增加整体进攻速率来压缩对手的反应时间,以此来抑制男性选手的发力过程,从而封锁其力量优势。看来在预选赛决赛之后,山海进行过一些特训。」

教练敲着屏幕上满是数据的电脑,调出了另一个人的数据模型,观察了一会儿:

「不过这完全没关系,她力量增加之后,整体球感就更接近我们的模型了,这其实对我们更有利。」

「嗯,那我就开始了。」

「嗯。执行计划A吧。」

一分钟暂停结束,比赛继续。

轮到山海一中的发球权。

「大家都是前冲弧圈球打法,你最怕什么我还不清楚吗?」月盈开了一个强下旋短球。

在之前被月盈猛攻的时候,在山海集团全场欢呼共襄盛世的时候,止水一号都始终如一尊石像一般面无表情。可在这一球发出来之后,他却罕见地微微一笑,然后一边向前垫了一小步,一边右手上前把拍头伸到球的右侧下方,前臂与手腕快速一拨,

那微笑仿佛在说:「这也太小看我了吧!」

一记动作幅度极小,但爆发力极强的正手挑!

什么回事?

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月盈懵了。这复制粘贴般的动作和场景,让她有一种deja vu的感.....不不不,这明明刚刚就发生过,不是既视感...

但现在不是吃惊的时候!

月盈连忙回过神来去应对这一个突然的挑球进攻。但这球又急又冲,起到了攻其不备的效果。月盈来不及起势发力,被迫过渡了一球。

止水一号接上一记强攻追回一分。

2:1

「这不是和刚刚月盈得分的过程一模一样么?」备赛席上的晓晴吃惊地说到,「这...难道是当场现学现卖?!」虽然听说过止水中学是全国闻名的学霸聚集地,但这般学习能力也未免太过于恐怖。

月盈皱了皱眉,显然对手是有意在模仿她的打法,但此刻自己内心却还有另一股更令人生厌的情绪在蔓延,不过现在还说不清楚具体是什么。

第二球。

明知对方是偏上旋的快攻打法,可是好像是为了验证一些事情似的,月盈发了一个相对威胁性没那么大的侧上旋。

「如果你真的有这样怪物般的快速现场学习能力,那就把第一球也复刻给我看看吧!」

止水一号接发球立刻上手抢攻,一记强上旋弧圈球拉到月盈的正手位,由于击球力度大,回球速度非常快,内心还处于混乱状态的月盈没能跟上对攻节奏,只能快速防守一板过渡。但防守一直是月盈的一个短板,这个回球质量平平,给了止水一号一个绝杀的机会。

止水一号眼里流光一闪,移动到最佳位置,一个干净的扣杀,把比分追到了2:2。

一切有如轮回一般。

「教练,止水那个选手是谁?为什么可以模仿得这么好?」在止水阵营的一片喝彩声当中,恒紧锁眉头问到,「这是他们的最强一击?」。

「你怎么会这么在意这场比赛?」止水教练反问道。因为这确实有点反常,恒看比赛一般都是心如止水,不怎么关心将要面对的出线对手会是谁。上一次有印象他主动问问题,还是在他们组队过来观看山海市预选赛决赛时,凌云在第二场赢下山海之后他问的那句:

「观后面的那个女选手,实力和观一样么?」

唔,当时「观后面的女选手」将要对阵的也是月盈......止水教练貌似察觉出了一些端倪:

「你对山海的这个女生有意思?」

「不,不不!」恒连忙摆手否认,脸也罕见地泛红了,看起来就像是在撒蹩脚的谎言,虽然导致他关心山海出线情况的确实是另外一个人:「我只是好奇问问...」

「这个模仿战术应该是止水早有准备的计谋,不可能是现场学的。」教练放过恒,说道,「止水这支队伍,其实都是围绕一个核心的「大脑」在运作,那就是他们的教练团队。

「你今年第一次参赛,所以不了解,他们每次出战的选手都不一样,因为无论是谁出战都无所谓,都是在执行「大脑」制定的策略,球员就像是「细胞」,可以随时更换。

「所以你并不需要知道止水这个球员是谁,就算换一个人,也会是一样的打法,这个并不由他们自己的意志控制。至于为什么可以模仿得这么好...」

长风教练看了一眼在备赛席上,一边观战一边在摆弄电脑的止水教练,

「按他们的尿性,应该是在赛前对袁星海女儿的打法做了大量分析,然后所有人再通过反复的训练来模仿的。有了数据模型,学习起来会快很多。所以说回来,他们每次比赛没有固定出场队员其实也也算是一个策略,因为你永远无法提前针对具体的球手做功课,而他们却可以。

「敌在明,我在暗。」

月盈的境况看起来不妙,恒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不过还有两个疑问没有被解开...」长风教练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第一,他们其实无法预知对手的出场顺序,所以为了实现任何一个队员碰上袁星海的女儿都可以执行这个策略,他们需要全员进行模仿学习,这个投入产出比真的值得吗?像他们这样精打细算的队伍,不可能没有考虑过效率的问题。

「第二,山海这支队伍今年是第一次参赛,过往的比赛数据极少。止水究竟是怎么可以收集到足够的训练数据的?」

月盈陷入苦战。

面对一个出台的机会球,月盈一个正手大马力上旋爆冲过去;

止水一号面对月盈的进攻,用一个正手大马力上旋爆冲回来。

月盈接着以一个反手长劈把球搓到对方的底线;

止水一号也用一个反手长劈把球搓回月盈的底线...

眼前这对手就如影子一般!

不只是招式动作,比赛的比分也如影随行地螺旋上升。4:2,4:4;6:4,6:6,8:6,8:8...

此刻月盈就像对着一面墙壁在挥拍,每一次击球都会被如数奉还;对面就像是面对月盈的一面镜子,把月盈的每个动作乃至神韵都捕捉下来,然后活生生地展示在她面前,就像一个有几秒钟延迟的全息投影一样。

「可恶...」

月盈心中感受到的那股让人愤怒的情绪越来越强烈,而随着比赛进行,这份厌恶感的源头已经呼之欲出...

她知道了。

「等一下,止水那个球员模仿的好像并不是月盈...」山海教练观察许久,突然有一股熟悉的感觉浮现出来,「虽然他的动作框架和进攻意识都和月盈十分相似,但很多击球细节的处理要比月盈更加细腻,进攻也更加果敢,整体稳定性也......等等...难道他模仿的其实是...」

「袁星海!」

长风教练幡然醒悟,「原来如此...虽然山海队伍的数据不多,但是袁星海有超过十年的比赛记录,他才是完美的模仿对象!」

止水一号右脚一个后撤跨步,

迅速降低重心,

右手随着转身与蹬脚画出一道简洁而有力的弧线,

一记干净利落的前冲上旋。

这和当年袁星海在国青赛对阵方专的最后一球绝杀如出一辙。

这个位置。

这个时机。

这个动作。

分。毫。不。差。

「他是你可以随便模仿的吗!」

月盈盛怒,用尽全力去回击来自「父亲影子」的这一球...

「星广,你的上旋攻球太拖沓了!出手要快!还有,不可以只用手打球,要配合腰部的力量!」

当星广和月盈还是在父亲肚脐眼差不多高度的时候,可能是为了完成自己未竟的梦想吧,袁星海早早就在有意识地训练星广的球技了。而月盈...却被父亲以爱之名「保护在温室之下」,不让她接近这条艰苦又看不到尽头的道路。

「我已经不能再快了,再快我就成机器人了!」

「你把拍子给我,我来示范一下。」

「你要这样子!这样子,看到了吗,这个应该这样打!」父亲对着发球机示范了几个球,告诉星广「正确」的打法应该如何。

「这样打,这样打。」躲在角落处的月盈手握着空气球拍,跟着父亲的动作,甚至还模仿着教训星广的语气,在空中比划着。

这个时候的她本应该在琴房里练习,但坐屋子里一天对着黑白琴键机械地重复敲击哪有乒乓球好玩儿啊!偷偷溜出来暗中观察父亲教哥哥打球的动作,一边偷看一边比划,等父亲离开之后再和哥哥练习巩固...

虽然感觉有点麻烦,但这便是女生要学乒乓球的「代价」。小时候的月盈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而且父亲的乒乓球实在是太帅了!脚步灵活迅速,动作干净凌厉,一记上旋重炮力拔山河气盖世,简直就是完美的,全世界最好的乒乓。大人们也常说,父亲本来应该是全国大满贯。虽然也搞不大清楚为什么是「本来应该」,不过只要跟着父亲的样子来练习,总有一天我也能打出那样的乒乓吧!

月盈是如此地坚信着。

父亲的乒乓在月盈心中是那般神圣的存在,是她作为亲生女儿在过去这么多年都只可远观的圣物。眼前这个人一知半解的拙劣模仿,不只是对父亲的亵渎,也是对自己到现在为止整个乒乓生涯的讽刺和否定。

「嘭!」

月盈以一记重击应对止水一号的这一球,但由于受到剧烈的情绪波动影响,动作已经严重变形,这一球回击直接飞出了球桌端线。

11:10。和第一局比赛类似,止水一号在不停的模仿和「追赶」中,又一次实现了反超并拿到了赛点!

备赛席上的星广和晓晴此刻对月盈的心理活动再清楚不过了。毕竟他们几个小时候都一起泡在球馆长大,月盈对父亲的敬与畏,父亲的球在月盈心中的分量,他们都是知道的。

「这种抄袭打法算得上什么!有本事拿出自己的本领来比赛!」晓晴咬牙切齿,双手握拳,看起来似乎比月盈还要生气。

星广在担忧之中也终于回想起了励在比赛前和他说过的那些话:

「忘记你自己是谁。」

「没有对策就是最好的对策。」

对于止水这种依靠研究对方资料然后制定战略的对手,也许「不知己」的确才是最好的制胜之道。

「这次算是歪打正着了。」止水备赛席上,球队副教练捣鼓着面前的电脑,和坐在身旁的教练说,「本来觉得那个没有明显缺点的女生是山海的王牌,只是想通过模仿打法来扰乱她的节奏,没想到对她的情绪产生了这么强烈的干扰。」副教练又看了看屏幕上回放的三维模型,还有各项细分的击球数据,说道:「现在她的动作已经严重偏离模型,总体质量评分已经掉到了70已下,是时候给她致命一击了。」

「现在这个情况也在计算范围之内,他知道该怎么做的。」止水的主教练看着场上的止水一号,充满信心。

止水的局点,月盈的发球。

一个急速的出台侧旋从月盈这边发去了止水一号的桌面。

如果是父亲的话会怎么接?

他会怎么接呢?

这样接了之后,我这样回过去,

他下一步又会怎么做?

月盈在脑海里不断演绎父亲打球的影子,想借此预测出止水一号的回击。

没错,他肯定会快攻我的反手位。接下来,我只需要做好准......

止水一号侧抹了一板!

球依然是飞向月盈的反手位,但不是强上旋的攻球,而是一个带着强烈奇怪旋转的飘忽球。

这...不是他的打法...

不是这样的...

月盈版型来不及调整了,在恍惚接球之间,已经着实地吃下了这一球的旋转。

球下网。

比赛结束。

止水先下一城。

月盈首次面对男选手的正式挑战,

以落败告终。

比赛开始前有多少期望,队友的鼓励有多么的真切,观众的支持有多么的热烈,现在的月盈就有多么的绝望与沮丧。所有的希望都转化为与失望对照的巨大反差,把月盈投入到一个把她禁锢已久的牢笼之中:

「我果然还是无法战胜男生的。」

月盈走到场下,来到星广旁边,抱着他,

「四年前是这样,现在也依然是这样。」

月盈放声大哭了起来,

「对吧...哥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