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最强一击 | 七城集结

  • 乒乓之最强一击
  • 作家YUe6Da
  • 8332字
  • 2022-05-22 20:46:51

决赛轮终于到来。

决赛轮比赛规则和预选赛一致,阵容则由全国各地预选赛出线的8支冠军队伍组成。除了东道主山海市的山海一中与骄阳中学,还有来自北峰市的石川中学,西云市的日升中学,东海市的止水中学,江北市的江北一中,文汉市的星野中学和长风市的长风中学。

各个城市的冠军队伍都提前来到山海的胜利球馆进行预备训练和熟悉场地,一下子,胜利球馆有一种华山论剑般剑拔弩张的张力。

对气象三人组来说,过去一个月的这个专属秘密训练基地突然就成了夹杂着不同口音和文化的修罗场,让他们既有一种私人物品被公开使用的不快,又有一点因主场熟悉感而带来的安心和自在,还带着一些「有亦敌亦友自远方来」的莫名兴奋。

总之,他们已经完全准备好了。

比赛规定的提前练习期是正赛的前两天,各个队伍在同一个场馆内,除了常规训练,也多多少少会留意一下其他队伍的状况。

对气象三人组来说并没有什么熟悉场地的说法,而且平时在球馆训练也习惯穿的便服,于是三人便「假装」成游客四处溜达来「刺探军情」。

三人最先路过的是紫色队服的石川中学队。除了山海的两支爆冷黑马队伍,如果说今年的赛制底下有哪支队伍是最有媒体报道价值的,那就非石川莫属了。

因为石川中学是唯一晋级决赛圈的女子中学,队伍里的出场队员全都是女生。这里有一个小争议点,因为比赛规则说的是「至少需要有一位女队员参赛」,初衷当然是想要平衡一下性别,避免变成男子团体赛。但比赛并没有规定最少的男队员数量,所以即使是全女的团队也不会因为「性别不平衡」而违规。

但话说回来,为什么不规定最少男队员的数量?又是为什么觉得不规定女队员数量,比赛就会变成「男子团体赛」呢?这个规则本身就已经包含了对男女球员先入为主的预判。男女平等究竟是应该关照差异给予特权,还是无视差异一视同仁?这些性别差异话题一直都是流量密码,媒体们绝对不会放过。

「你看他们队伍居然全是女生诶!」还是晓晴最先点出房间里的大象。

这个话题星广是不敢随便碰的,即使是话到嘴边也要忍住。他还记得当初对阵凌云时,就因为对方有两位女生队员出赛,月盈就和他有过小小的争吵。而月盈对待男女之间实力差异的观念,虽然星广一直觉得父亲才是罪魁祸首,但自己其实也难辞其咎。

「嗯,希望他们加油,打进决赛!」月盈说。

星广眼睛瞪得和乒乓球一样大,他知道以妹妹的性格,拐弯抹角和阴阳怪气是不可能存在的,她能这么说,说明真的有一些东西发生了改变。

其实月盈在长风看见簌的实力之后,绝对的男强女弱观念就已经出现了动摇。过去一个月和晓晴的对练,也再进一步推开了这扇紧闭已久的大门。现在的石川女队在她的眼中就是希望的图腾。

「喂!感谢boy~」

一个爽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星广带着不祥的预感,回头一看...

果然是励,不过他并没有和长风的队伍在一起。而且这个花名又是什么情况...感觉是出自星广上次挑战恒而不得之后的那一段独白,让人怪难为情的。

「我听说这球馆是你爸开的?环境很不错嘛!来来来,带我去逛逛~」

励说完一把搂着星广的脖子把星广领走,留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的月盈和晓晴。

励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那粗壮的手臂就像巨化的俄罗斯红肠一般,星广被他搂住脖子的时候根本就无力反抗,一边挣扎一边问道,

「你都不用练习的吗?你们队的其他人呢?」

「我早就练好啦,不用再练了。」励不以为然,「什么其他人,你想问你的恒是吧?」

「他...怎么样?」

「他啊,还是那样子呗。明明都胜券在握,还在拼命练习,也不顾一下自己的腰伤。」

「他腰怎么了?预选赛受伤的?」星广突然紧张了一下。

「你在说什么,这种级别的比赛,他怎么有可能会伤到啊。」励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他是左腰之前训练太猛,导致旧伤复发了。你上次估计也观察到了吧」

「上次...」

原来如此!

原来恒偏反手位的站位并不是因为反手薄弱,而是因为腰伤所以尽可能地往左站,好用正手回击啊。

「我居然还想着要去偷袭他的正手空档...」星广心里给了自己一巴掌。凭自己现在的实力,当时究竟是哪来的信心自认为可以发现恒的「破绽」的。

「他貌似是小时候有一次外出打球受的伤,受伤之后还没养好,反而还加大了训练量。结果落下这个病根的。」

「嗯...」

星广一边带着励参观球馆里的各个区域,一路经过了正在各自训练的决赛队伍。励注意到了星广一边做「导游」,一边不停地走神在喵各个训练的队伍。

「我说,感谢boy~」

「嗯?顺便一提,我叫星广。」

「你们这次是第一次参加这个比赛是吧?」

「对啊。」

「哈哈,那要不我给你介绍下我的这些手下败将们吧!」励大声笑着说,「就当是你给我做导游的回报了。」

「你在他们面前这么大声说这种话真的好吗...」星广哭笑不得。

「你看那个在用发球机练习的队伍。」励指着不远处穿着红白队服的球员,「他们是西云市的日升中学,和你们上次看到的旭日中学的狩一样,他们也是防守型削球打法...诶?我才发现怎么名字里有个「日」字的学校都是打防守的啊!」

「应该让晓晴来看看他们的球。」星广心里想着。

「他们倒霉,第一轮的对手就是我们。所以你看出来他们现在训练方法的针对性了么?」

红白球员正在快速地应接着来自发球机的扫射,不过话说这发球机速度也太快了吧,乒乓球不要钱的吗?看着就像是小明那边的黑科技...诶?

两个发球机!?

星广确定了一下自己没有眼花,红白球员的对面果真架着两台频率开至最高的发球机,就跟植物大战僵尸里的机关枪豌豆一般在往外吐射。

「这是...针对「簌」的训练方式?」

「哈哈哈没错!」励笑了笑说,「他们想用两台发球机来模拟簌的反应速度,不过簌要是开启了三拍流,像他们这种防守型球员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三拍流是...?」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的发球机也没法模拟出我的力量呀!哈哈哈!」励直接忽略了星广的问题。

星广差点想说,要模拟你的力量,刚刚带你参观的那个乒乓球黑科技实验室里面就有一台,小明还拿它测试过自适应胶皮对大力扣杀的适应性呢。

「这几个是江北一中校队的。」继续往前走,在健身区域有几个穿着纯黑球服的球员正在做力量训练。这帮人平均有着一米八的身高,全都剃着短寸平头,一个个皮肤黝黑肌肉壮实,感觉就像是刚退役的特种部队军人过来参加比赛一样。就连女队员也比星广壮不少。

「呃他们真的还是中学生吗...」星广汗都流出来了,这些人看起来感觉在很久很久以前和励都共享一个祖宗。

「嘭!」其中一个纯黑壮汉练完举重,把手上的杠铃往地上一砸,发出了地动山摇的响声。

「砰!」另外一位纯黑壮汉2号也把自己在提拉的机器抓手松开,配重也在机器上狠狠地砸出了响声。

「咚!」纯黑壮汉3号也...

「这不会是在进行「看看谁砸健身器材最大声」的比赛吧...」

「他们的绝对力量是很大,但咱们不是来举重的。」励不以为然,「乒乓球的发力讲究的是腿部,腰腹,手臂,甚至手腕的联动配合,光有蛮力没用。有这力气到田里干活不好么,打什么乒乓球呀。」

「但他们既然能到决赛圈,应该还是有一定的实力的吧?」

「哈哈哈,他们成也肌肉,败也肌肉。江北在你们的那一个半区,你到时候会一会他们就知道了。」

星广从口袋里翻出对阵表,江北第一轮对阵的是骄阳中学。

「骄阳能应付得了这样的对手么?」可能因为本是同根生吧,星广竟有点替転担心起来。

「最尽头深蓝色的那几个就是你们第一轮的对手,东海市的止水中学。」快走到球馆的尽头,励指着最边上球桌说到,

「他们的人我也不太熟,反正每次出的人都不一样。你要跟他们打,没有对策就是最好的对策。」

「什么意思?」星广想不到励还能给出如此哲学的建议。

「简单来说就是,忘记你自己是谁就好啦!」

「你这个补充说明真的是「简单来说」吗...怎么感觉越说越复杂了...」

止水的球员大多带着运动眼镜,身材也偏瘦,浑身散发出一股弱不禁风的书生气,看起来倒不像是什么棘手的对手...

突然,星广感觉到了一阵来自远处的犀利目光,让人有一种莫名地紧张和不安。

他在看止水的时候,止水好像也在看他。

「诶?这是哪个学校的球队,我怎么都没见过。」励突然发现止水旁边还有一桌,几个没穿统一队服,打扮抽象的人在练球,不认真看还以为是球场工作人员在摸鱼打球。其中一个人还套着个白色披风般的衬衫,背面还印着两个翻滚着的毛笔字体的...

「英雄」?

「这是骄阳中学的队伍,也是我们山海市的。」星广终于从励口中夺回导游的饭碗了。

励有点小意外地点了点头,

「你们今年全是黑马嘛,凌云居然也被挤下去了?」

「你和凌云也有交过手么?」

「哈哈哈,有和观对阵过一次,在别的比赛上。校际联赛倒是没有碰到过。」励说,「他们是那种抠细节的球风,都是打的细节控制,落点,预判什么的。对付相持型的控制选手还行。」励接着话锋一转,拍拍胸脯,

「在压倒性的力量面前就不堪一击了哈哈哈!」

「嗯...」

星广心里在盘算着他与励之间,不知道还隔着多少个观。的确,面对无法应对的局面,即使能事先预判到,也就只剩下绝望了。

「励。」

「嗯?」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励看了星广一眼,顿了顿,

「哈哈哈,我觉得你有意思。」说完一巴掌拍在星广的背上,差点把星广拍吐血,「其实我挺期待可以在决赛看到你的!你们要加油啊!」

「我有意思?」星广的自我认知受到了挑战,他有点搞不懂自己的这个核心竞争力是哪来的。

「对啊,明知肯定赢不了恒,但你还是敢口出狂言说那样的大话哈哈哈。」

「你怎么知道我肯定赢不了=-=」星广有一些不爽,但是又不能说不服气。

「弱的对手我见太多了,但像你这样有勇气的还是第一个!」

星广的自我认知算是校正了,原来人家说的是你弱而不自知呢。

「而且恒那小子,平时除了赢球之外对其他都不感兴趣。」励看了看星广,「你是我见过第一个让他产生情绪波动的人。

「你对他来说,应该是特别的。」

话说刚刚励把星广一把搂走之后,月盈也一把搂住晓晴的脖子,「走,咱们最佳搭档也去看咱们的!」

晓晴被月盈这么兄弟般的一搂,瞬间满脸通红,「啊啊,好啊,咱,咱们去哪边?」

「哟,这不是那天山海那几个来捣乱的小孩吗?」

刚要迈开脚步的月盈和晓晴应声看去,月盈也瞬间美猴王上身,立刻松开手足无措的晓晴手足无措起来。

是恒和簌!话说这四人里面簌的个头是最小的,却像大姐大一样叫气象二人组为「小孩」。

「你们看起来很有空嘛~要不要来陪我玩两盘~」簌一脸坏笑。

从长风那次观战就能感受到,簌非常渴望比赛,她一定是个乒乓球狂热爱好者。这是月盈对这位「女中豪杰」的初印象。不过月盈此刻眼中已无他人,

「你好,我叫月盈,这个是晓晴,我们是山海一中队的。」月盈一边挠着头发一边磕磕绊绊地介绍道,「啊,我是星广的妹妹,之前在球馆也有看见过你打球...」

「你好,我有看你们的比赛,你的进攻打得很不错。」恒礼貌地回应道。

他居然有看我的比赛!他该不会是一直在暗中追我的比赛剧情吧!

月盈想到这,立刻从美猴王原地升级为关二公,连忙回应道「谢谢,谢谢!你打得也很不错!」说完觉得自己有点不知天高地厚,就像世界冠军看了你打球鼓励你说你打得真不错,然后你给别人回一句你也很不错的那种感觉。诶!果然还是应该说「我哥想要挑战你简直是痴人说梦」的。

「哎呀,这不是咱们的决赛对手嘛哈哈哈~」

山海的教练不知道从哪凑了过来,然后转过来对月盈眨了下眼「怎样,交流得还开心么?」

「哈哈,嘿嘿,呵呵」月盈听出了教练话中有话,一边傻笑,一边重新开始加热本来刚要冷静下来的脸。

「你们都完全准备好了吗!怎么在这里浪费时间!」

仿佛人物出场也要门当户对,长风的教练也突然从某个虫洞里钻出来了,只不过两人的出场气氛有点不同。

「教练!」见到老板来了,簌和恒立刻毕恭毕敬。

晓晴心中暗暗吃惊,就连对除了乒乓之外的事情漠不关心甚至有些恃才傲物的恒,和在女选手里面大概率是实力顶峰且看起是个疯魔顽童的簌,此刻都不约而同地规矩起来,看来长风队内平时应该也是高管控的氛围。

「别这么说,我们还是长风的忠实观众呢。」山海教练说,「上次励不还给我们展示了你们的「最强一击」嘛!超级厉害!」

原来如此!簌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了预选赛决赛时教练的谜之操作:在励10比0大比分领先的情况下叫了个暂停,然后让励最后一球解除负重并使用最强一击...

原来那是在向山海队伍展示肌肉啊!这么说来,刚刚两人碰面之后气氛就有点不对劲,看来他们之间一定是有一些故事...

「谢谢。」长风教练骄傲而又一本正经地说,「我们的训练系统都是开源的,目前也普及到了很多联赛中的其他校队,也欢迎山海一中参考借鉴。」

说完目光游移了一下附近四周,

「袁星海没来吗?」

他看似不经意地追问了一句。

这个人认识父亲/叔叔?月盈和晓晴有点意外。而且是直呼名字,应该还不只是泛泛之交。

「我也不知道诶,想他啦?我帮你联系一下?」

「不用了,我们还要做一些适应性训练。簌,恒,咱们走吧。」

长风教练于是便把二人领走了。

「教练,你刚刚说的那个袁星海,好像听起来有点耳熟,他是谁?」簌问道。

「精彩!实在是,太精彩了!」解说无法抑制住激动,用颤抖的声音喊道,「经历过让二追三的绝地反击,袁星海最终成功击败同门师兄方专,获得了本届全国乒乓球邀请赛男单冠军!」

在全场的欢呼之下,方专与裁判和星海分别握手之后,便黯然下场。

「专,今天发挥得很好,虽败犹荣。」教练拍了拍来到休息席的专的肩膀。

「教练,你和我说实话。」此时的专貌似并不需要宽慰,「我的球出现了什么问题。」

「诶。」教练叹了口气,「其实就是一直跟你说的,你太偏科了。」

「还是前三板的那个问题么?」

「你的发球与抢攻配套战术的确是我见过最全面和醇熟的年轻球员之一了。」教练说,「但世界很大,你未来还会遇到很多顶尖水平的高手。只靠不断优化前三板的技术是远远不够的。」

「所以,你需要把后期相持的短板都补上才行,否则...」

「教练。」

专打断了教练,

「那为什么我不可以继续磨练前三板,让对手没有机会进入到后期相持阶段?」

「你再好好体会一下吧」教练感觉方专的轴劲上来了,没有继续深入讨论技术层面的问题,「星海虽然手感和球商都没你好,但他技术全面,滴水不漏。这才是在比赛中最有优势的打法。」

「再给我两年。」

「嗯?」

「两年后的邀请赛,我会证明给你看的。」方专留下一句话便转身离开了。

「教练...教练?!」

簌的叫声把长风教练从回忆中叫醒。

「嗯,他是个不错的对手...」长风教练接上刚刚簌的问题,然后轻轻叹了口气,「但也太狡猾了,打完一枪,还不等我反击,就带着伤病逃走了...」

长风教练看着恒簌二人,

「没关系,你们会替我证明的。」

「怎样,你们到处溜达有认识什么好玩的对手么?」长风一行人离开后,教练转过来问气象二人组,「咦对了,星广呢?」。

「他被励领走了。」

「你们和长风的关系挺好的嘛!」教练笑着拍了拍两人,都开始分拨约会了~」

「教练,我们和长风的差距究竟有多大?」晓晴问到,「不对,应该说...这个场馆里的所有其他队伍...和长风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嗯?怎么突然问这个?是刚刚受到什么刺激了嘛?」

「唔...他们给人的感觉很不一样。」

晓晴环顾了一下四周,包围着他们的是满脸汗水但又认真坚定的表情,快速启动然后急停带来的球鞋与地板的摩擦声,凌乱无章同时又节奏紧凑的乒乓球打击乐,还有仍未开战就已经在暗自酝酿的火药味。

「来到这里的队伍都是各个城市的顶尖高手。但即便如此,所有人都如履薄冰,抓紧每一分一秒在尽力准备。但长风...他们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压迫感,和威严...就像...「君王」一样。」

教练笑了笑,「你是觉得,就算连续两年卫冕冠军...」

「也不至于有如此的自信...吧?」晓晴不太自信地猜到。

「的确,现在是长风的鼎盛时期。」教练说,「其中一个原因当然是得益于他们教练精专的训练方式。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近几年吸收了一批非常强的种子球员。」

月盈和晓晴两眼发光,用祈求的眼神示意教练继续讲下去。当然,晓晴心里想着的是聆听强者的故事以激发自己,而月盈...就是想听恒的故事。

「长风一中以培养顶尖青少年乒乓球选手闻名,他们大部分主力成员都在某一方面的技术登峰造极,遇到合适的机会球绝大概率能通过他们的「最强一击」得分。你们也知道,他们那个「最强一击」,就是他们教练引进和发扬光大的。

「校队内成员大多有在市内的专业俱乐部训练,比如市内最强的长风俱乐部,他们一般只有校际联赛前才会回校队集训。

「一般新人进入俱乐部之后,会通过比赛进行初始积分评测,以定位他们在队伍内的实力水平,他们称之为「定级赛」。

「定级赛11分制7局4胜,所有人先从中间某一个起始分段开始匹配对手,胜出便晋级到下一分段。正常情况下每周比赛3场,即使一路连胜,也至少需要三个月才可以登顶。

「但也有一个捷径可以稍微缩短一下这个时间。那就是「跳级」。」

「跳级?」

「若新人在当前分段的定级赛 4 比 0 完胜对手的话,则可以实现「跳级」,即是跳过下一分段,直接挑战更高两级的分段。」

「纵观长风一中输送到长风俱乐部的初中组球员当中,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积分最高者的分数也只有2000分上下。但是近两年出现了两位历史上最强的球员,他们的俱乐部队内赛积分均超过了2500分,即使对阵俱乐部里的专业球员也毫不逊色。」

「这两个人便是「励」与「簌」。」

王者登场。

「嗯,如你们所知,他们也是这次长风一中出战队伍的两位主力选手。」

「励是七城联赛历史上力量型球员的天花板。他有极其出众的身体条件,极强的爆发速度和爆发力量。而且为了配合他的技术,长风教练非常有针对性地训练他的腿部,腰部和臂部肌肉。从他之前的比赛录像分析得知,他是靠强力进攻制造超快速冲球让对手来不及做好防御姿势,并且同时伴随强冲击力使对方防守拍型变形导致回球失败而得分。在他全力输出的连续强攻状态之下,稍微薄点的球甚至会在数板之后发生开裂,而这也会大大影响防御判断。他的最强一击是「雷霆一击」,通过连续爆发三处核心肌肉力量而形成超强冲击力将对手击溃。」

虽然不是直接对阵过励,但月盈和晓晴还是设身处地地回想起了坊当时被「雷霆一击」支配的恐惧。

「他就是那个在定级赛里连续 3 个月 36 场比赛连胜然后到达顶峰的天才级球员。

「在定级赛登顶之后,励连续斩获了全国青少年乒乓球锦标赛冠军,全国中学生运动会乒乓球项目冠军与 蜻蜓杯全国乒乓球联赛冠军,实现了长风历史上第一个青少年大满贯。

「因为其绝对的统治力,他被称为长风的「核武器」。前两年联赛中,甚至有经验丰富的球员为了针对他的最强一击,而彻底改变自己的打法,专门训练克制「雷霆一击」的招数,但最后仍惨败收场。」

听到这,气象二人组已经呆住。虽然当时在长风的时候已经感受到了励强大的压迫感,但就像游客第一次参观BJ故宫一样,自己瞎看与结合导游的解说来看完全是两种体验。

「长风另外一位王牌,就是有「紫色闪电」之称的簌。

「簌是速度型选手,近台快攻打法,力量不及励,所以球速没有励高。但她的反应神经高度发达,击球周期极短,无论是移动还是出手,都没有一点冗余动作。她的打球思路就是相信唯快不破,不留给对手一点点思考的时间。

「她的最强一击是「瞬杀」。首先通过预判快速移动到正确身位;然后在移动过程中同时做准备动作,规划最短动作路径,来最大幅度减少冗余,做到所谓的「0秒出手」;再加上对球的路线预判,做到在球弹起的「最低回击点」击球;最后再根据对手的站位打出大角度进攻增加对手移动距离。

「通过以上的一组操作以达成超快速大角度回击,通常对手连动作都来不及还原,更不用说反应和移动,常常在不知所以之间已经失分。」

「在不知所以之间...」

「已经失分...」

晓晴与月盈脑海里全是星广那天被簌虐打的画面。

「与本来练田径后来半路出家的励不同,簌从6岁就开始进行专业的乒乓球训练,早早就展现出过人的天资。所以她从小就跨级别参加比赛,并曾经创下正式赛中连续41场不败的历史最长连胜记录。不过她也不挑比赛,大大小小的比赛都能看到她的身影...她是个球痴。」

月盈和晓晴小鸡啄米般的连忙点头称是。

「联赛的团体赛本来是没有男女混合的赛制的,簌的出现也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大家对中学生男女乒乓实力水平差距的看法。于是就有了今年的这个赛制...这和中国乒乓在世界上的地位倒是很相似哈哈哈。」

众所周知,很多乒乓球规则,包括把乒乓球的单局比分压缩;改用大球;禁止遮挡发球等等后来被国际乒联制定的新规则,普遍被认为是为了压制中国乒乓绝对统治力之举。

所以从某个方面来看,簌是那种拥有「足以改变比赛规则」实力的选手。

在月盈的乒乓宇宙里,这是创世级别的鼓舞。

「励与簌的超高积分,是因为二人在一年级进入俱乐部之后,所有他们参加过的比赛,除了两人互为对手之外,对其他人都未尝败绩,并且二人都在省级大赛中创造过全胜记录。所以积分一路飙升。当然,这也不是什么意外啦。」

教练好像发现还漏了什么,主要是关注到了月盈闪闪发光的求知的眼神,于是补充到,

「恒是后来刚加入长风校队的,这也是他第一次代表学校出赛。

「虽然是新人,但恒的定级赛第一场便被破格安排直接对阵积分顶峰的励与簌,并分别与这两位对手共进行了8场异常激烈的生死较量。

「然后在与这两位「长风魔王」的比赛当中...

「分别取得「跳级」资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