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最强一击 | 特训

  • 乒乓之最强一击
  • 作家YUe6Da
  • 5097字
  • 2022-05-22 20:43:33

从长风市回来之后,气象三人组进入了紧张的决赛备战模式。

晓晴着重在攻防切换的能力,看了狩的比赛之后,他希望自己也可以像狩那样,在防守之余伺机「狩猎」敌人,获得主动得分的能力。更重要的,当然还是打一些酷酷的,能让观众全场欢呼的漂亮球;

月盈则开始模仿励的「最强一击」来把她的暴力打法发挥到极致,虽然一直觉得自己无法与男性选手在基本参数的方向抗衡,但她其实一直在以男性选手的标准在要求自己,即便是在差别最大的「力量」层面;

而星广,虽然经历了观,転,簌的三连败,但心态的演变走势其实是一条在与転一战那个点求导为 0,开口向上的二次曲线。所以与簌「对战」的时候其实已经是上升趋势。现在的他也终于醒悟自己应该舍弃和坚守之物,所以...

他在练习基本功。

没错,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与自由自在无拘束的球风就是星广的乒乓。在经历了连串的失败,和与恒的「合作」之后,这已经不是一个选择题。

甚至从功利的角度来讲,坚持自己的打法也是他获胜的前提,所以重点就变成了如何最大化这个优势。

像「云的那招用旋转反过来」这种操作,虽然自己能想到,但是没有恒那样精准的落点控制和足够旋转的摩擦,也只能心有余而力不足。

「速度,力量,旋转,落点是乒乓的 4 大基本元素。」教练对星广说,「你现在已经亲眼见识过前三个元素在联赛里各自的顶尖战力了。

「而落点这一项又与策略和手感高度关联,所以,这将会是你利用自身优势最大的突破点。」

经教练这么一指点,星广之前模模糊糊看见的前方,现在慢慢豁然开朗了。

「但控制落点所需要的基本功,你现在却是一塌糊涂。所以从现在到决赛轮开始前,精准的落点控制就是你的主要训练目标。」

于是,在一连串诸如「脚步移动」,「击球力量」,「远台防守」等等的基本功补习课表里,「击球落点」也就成为了星广最重要的一门必修课。

针对「击球落点」这一项,最开始的时候,教练还不让星广上桌,她在球桌对面的墙上用红色粉笔画了一个圆圈,大概也就四个个乒乓球直径的大小,然后在中间点了一个圆心。

「你就先对着墙壁练习,尽量让所有球都打在这个圈内。」教练指着墙上的圈圈对星广说,「当然,如果能打中圆心的话......

「就当你运气好,哈哈哈!」

「哼,这还不容易~」

星广不以为然地对墙壁打了几个球,的确大部分都能进圈,意犹未尽的他甚至还想玩些花活来了几个后背击球,虽然没有进入圈内,不过也都离圈不远。

「是不难,那你就固定在那个地方,连续打50个圈内球吧。」教练眯眼一笑,「稳定50球在圈内了叫我过来检查。」

星广的绝对球感带来的控制力可以让他勉强保持十多个球都进入圈内,但是在离墙一米的地方连续「进」50个球的话,他手部惯常的松散架势还是有点力不从心的。

真正的训练刚刚开始。

几天过去之后,星广的击球控制也越来越好,终于,在他甚至已经可以轻松打到100+个圈内球的时候,教练过来检查作业了。

「不错,那接下来,同样的事情,你把时间控制在一分钟之内吧!」教练还是招牌地用她最和善的笑容讲着最狠的话。

「一分钟?!」

不要小看这个时间限制,现在星广之所以能保证一定的进圈率,很大的一个原因是他可以用抛物线的击球路径来减少瞄准难度。但抛物线的球路最大的问题就是:速度慢。

所以如果要保证一分钟之内完成50个圈内球,就必须让球接近直线运动;要让球直线运动,就必须大力击球。这样的话,球来回时间都会大大缩短,也意味着瞄准的反应时间也大大减少。而且快速的猛烈击拍也不利于调整拍型,只要稍有偏差,球就会偏离十万八千里...

不过话说回来,「用力击球并命中目标」,的确才是实战中会用到的技术。此前的训练,顶多只能算是培养手感的热身而已。

就这样,山海一中的「气象三人组」在紧张的备战训练里度过了充实的一个月。而决赛之战也已经近在咫尺。

晓晴的防守有了系统性的进步,整体上已经接近了「坊」的防守水平。他正反手的护台面积都变得更大,同时也学会了在防守过程中主动给对方制造难题,然后抓住空档打防守反攻,所以进攻能力也大大增强。

承星广无心的贵言,现在的晓晴,不再是一堵只会把球反弹回去的墙壁,墙内埋藏已久的钢筋已经慢慢开始破墙而出,向外宣示着其锋利的棱角。

月盈的暴力美学打法也大大提升,励的那个发力动作给了她很强的示范效应,虽然力量层面依旧无法企及,但她学会了如何更好地运用腿-腰-臂的「三级火箭」发力技巧来轰出大炮般的强力扣杀,这对本来就跟随父亲的「强烈上旋进攻打法」的月盈来说,简直就是如虎添翼。

更重要的是,簌给星广回的那一球,给月盈点明了在中学级别的赛场上,女选手战胜男选手的一条新的路径:

既然正面力量无法对抗,那就可以像簌那样,通过速度取胜!用绝对的速度来打破对方的准备动作框架。只要足够快,励的那套「三级火箭推进引擎」也没有时间可以发动。

唯快不破!

但月盈也知道,自己的反应速度与击球动作间隙没办法和簌相提并论。不过既然压缩不了出球前的时间...

那不如就通过暴力进攻,制造高速攻球,减少球出手之后的飞行时间?这还刚好可以和自己的进攻打法结合起来...

就是这个机会!

所以月盈在训练强力进攻的同时,也有意识地把这个战术融入到自己的打法之中。而且,她还有一个完美的实验对象,

那就是,进攻能力不断加强,攻守渐渐趋于平衡的晓晴。

一方面,晓晴强大的防守能力可以抵御住她多数的进攻,让她可以不断试探自己暴力强攻的上限;另一方面,她又可以尝试用高速攻球来压制晓晴反攻发力的趋势,检验这招「猛男杀手」的效果。

于是在过去这一个月,两人的比赛对练就没有少过。这一攻一防的对练状态,甚至已经在慢慢逼近励对阵坊的模样。不同的是,月盈与晓晴之间慢慢培养出了一种宛如宿命对手之间的默契。

「砰,砰,砰,砰」

这样的攻防配合也不知道练了多少个回合,在已经接近决赛的某一天,晓晴和月盈练习赛打完休息的时候,注意到了一直默默对墙壁在练习乒乓乒乓的星广,

「砰」

只见星广站在墙的三米开外。

「砰,砰」

墙上用红色粉笔点的圆心一直都还在,只不过在 4 个乒乓球直径的圆圈里面,又多画了一个 2 个球直径的同心圆。

「砰,砰,砰」

星广时而正手抽杀,时而反手横打,球笔直地在墙面和他的拍面之间来回。

「砰,砰,砰,砰」

大部分的球都落在了内圈里面,几乎所有球都在外圈之内!

「砰,砰,砰,砰,砰」

有一些东西已经在悄悄地发生了质变。

而这些奇妙的化学反应,在过去的一个月内,在骄阳的校园,在隔壁的长风市,在遥远的东海岸,在联赛赛区的各个学校中,也都在不谋而合地默默上演...

「哈哈哈,很不错!」

快要临近决赛圈比赛的日子了,教练在监督气象三人组作最后的特训冲刺。

「你的落点控制已经有了根本性的进步,其他基本功训练也都完成地非常好。」教练标志性地眯眼笑了笑对星广说,

「最重要的是,你愿意静下来做一些看似无聊的事情了呀。」

「砰,砰,砰,砰」

星广的球依旧笔直地打在了圆环之中。

「谢谢教练,我现在感觉...

「充满信心。」

「很好,你过来一下。」教练示意星广来到球桌这边,然后同时在桌角立起了一个小小的一元硬币。

「对墙练习结束了,你可以上桌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发球机发过来的球,用快速攻球击中对面桌角上的这枚硬币。」

呃...

这也太难了吧!

教练这一出,感觉就是直接给一个刚刚进入高潮的热血故事泼了盆冷水。正准备燃起来的星广也突然来了脾气,

「教练,我其实一直有一个疑问。」

「说。」

「我们一开始觉得你这样子吊儿郎当的体育老师,只是因为找不到别的机会,才来山海一中这样的乒乓球垃圾校教乒乓球的,你自己可能根本就没打过。」

「你就说你的别带上我们!」月盈在一旁没好气地说。

「哈哈哈是吗,被你说吊儿郎当怎么感觉体验特别不好啊。」教练笑着说。

「后来渐渐发现你对比赛的很多情况都判断得挺准确的,有时候也能给出一些有用的建议,而且还有一些乒乓球打得还不错的阿姨朋友,所以...」

「所以?」

「所以你其实是乒乓球理论专业的博士把!对不对?但你还是不会打球的!」星广眼光充满希冀,希望第一次当福尔摩斯就可以得到教练肯定的眼神。

「唔...」

「不然怎么没有见你打过一次球!?」

星广说完把自己的拍子塞到教练的手上,然后走到发球机旁边,

「注意球来咯,记得瞄准硬币哈!」

星广没有给教练留下反应时间,直接就按下了开关。「噗」一个球马上就从发球机里吐出,弹桌一下之后向教练飞了过来。

「诶你怎么总是喜欢偷袭一下。」教练淡定地打了个哈欠,仿佛朝她的脸飞过来的不是球而是一只无足挂齿的小蚊子。在球飞到教练面前的一刹,只见她指腕一转把球拍反手握好,然后极小幅度地快速下蹲和转身,仿佛一点冗余都懒得多给,最后如李小龙的寸拳一般反手把来球弹击出去。

整套动作就如膝跳反射般行云流水,仿佛这么一击就根本不用过大脑。

星广被这帅气的动作惊呆了,只听见「啪」的一声,星广循声望去...

球在空中划过一个小弧度弧线后,直直地打在了墙上。而桌上的硬币却安然无恙。

也别说硬币了,这球连球桌都没有碰到...

呃。

「其实呢...」

「好了好了不用说了」星广打断了教练,「没事,都过去了。教练我们不如还是稍微做一下决赛圈的对手分析吧~」

「嗯?你们第一轮将要对阵的「止水中学」我们前几天不是聊过了么?

「其实对于他们,最好的分析就是不要分析太多。因为你对他们的分析大概率也会被他们分析到。」

教练顿了一下,

「当然了,刚刚的这个分析可能也被他们分析过了...」

「我其实想知道多一点关于长风校队的事情」星广说。

在教练听来,星广其实是在问「我想知道更多关于恒的事情。比如:

「恒为什么在长风校队,」

「恒在长风里面是什么样的水平,」

「恒为什么要来山海的胜利球馆训练,」

「恒平时喜欢吃什么,」

「恒成绩好么,」

「恒有没有女朋友,」

「恒...」

「我听说前两年长风都是冠军。」星广的话打断了教练的幻听,「当然我知道他们很强,但其他地方的顶尖队伍真的就那么弱么?中国这么大,那么多大城市的顶尖学校,居然都赢不了一个海边的小渔村?」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小渔村」教练意味深长地说。

「长风市作为全省的青少年乒乓球的摇篮圣地,向来以培养「怪物」著称,这和他们城市的体育发展策略也有很大关系。

「他们以学校为据点,大力发展校际比赛,校队内队员大多都在外面的职业俱乐部训练,只有校际联赛前会回校队集训。长风一中也和该市最强的乒乓球俱乐部,长风俱乐部合作,为俱乐部输送球员。

「这些「怪物」大部分都集中在长风中学,也有少量像狩这样子的选手散落在其他学校。他们往往都在某一个单点技巧或者基本素质上臻至化境,当然是在中学生水平的语境内。而这都离不开长风一中主教练的训练理念,也就是之前和你们提过的...

「「最强一击」」

「但是凌云的「观」,「云」好像都有类似的招数啊。」星广想起了预选赛的时候,自从第一次听教练讲过「最强一击」后,这个概念便出现了「人传人」的现场,仿佛全世界都加入了最强一击的行列。

「正是因为过去两年长风斐然的战绩,所以这个训练方法就从长风中学渐渐蔓延到长风市的其他学校,甚至到全国范围的各个校队。大家都专注于某个技术的苦练,所以也出现了很多「偏科」的球手。」

星广听到这里心里咯噔了一下。

教练笑了笑说,「哈哈哈其实你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偏科」球手。只不过你偏的科也是旁门左道罢了。

「这就像,其他人都是练绝世神功走火入魔的,你却是练什么凌波微步,龟息功,飞龙探云手走火入魔的...哈哈哈!!」教练说着说着都被自己逗笑了,星广翻了个白眼。

「但胜利球馆这边的哥哥姐姐好像都从来都没有练这些招数呀。」晓晴说。

「好问题。」教练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与「最强一击」这种训练理念相对的,就是袁星海教练的这种全面型打法。」

「我爸?」

「嗯,你爸的训练理念就是打好全面的基本功,虽然不会在某一方面出类拔萃,但优秀的球员也能做到360度无死角,最后以稳定的发挥取得胜利。」

教练这番话揭开了星广的内心的伤疤,他就是在父亲的这种「全面发展」的强制下对乒乓产生了抵触情绪。

「我可能是投错胎了,我本来可能是长风教练的儿子。」星广小声嘟囔着。

不过,星广算是明白为什么恒要从长风校队来到胜利球馆训练了,他的打法完全就是父亲那一挂的,待在在长风校队面对像励,簌这样的王牌球员也显得格格不入。

「你之前老是埋怨你爸强迫你的打球方式,现在经历了预选赛的实战和过去一个月的训练,有什么新的想法了么?」教练在暗中循循善诱。

诚然,预选赛的失利与転的双重打击,已经让星广发现了自己的局限,而「长风一役」又让星广重拾信心。现在的星广更加看清他要走的乒乓之路,终点当然不是父亲曾经到达过的那个地方,但他也慢慢能理解父亲一直强制他出发的那个起点究竟是什么。

「我现在的想法就是先把止水打爆,然后再把半决赛的对手打爆,进入决赛,对阵长风。

「最后用咱们山海胜利球馆的特产,「全面发展」理念训练出来的「最强龟息凌波飞龙探云手」」

星广笑了笑,

「战胜恒取得冠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