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最强一击 | 意义

  • 乒乓之最强一击
  • 作家YUe6Da
  • 4938字
  • 2022-05-22 20:42:05

这一分,经历了整整36个回合。

要知道,在刚刚结束的上一场励对阵坊的比赛中,从 0 : 0 比赛开始到励以 11 : 0 压倒性姿态取胜,也不过二十多个回合。

这一分之内的「击打量」就超过了刚刚一整局的比赛。

这时候,恒叫了个暂停。

每场比赛双方都仅有一次 1 分钟的暂停机会,所以一般都会在关键时刻的时候使用来与教练商量对策,或者用来打断对手连续得分的士气。

全场惊诧。这可能是联赛历史上第一个刚打完第一球就叫的暂停。

更让大家感到奇怪的是,恒并没有回到己方的备赛席与教练进行交流,而是找了一个远离队伍的空位独自坐了下来,两眼盯着球桌,开始沉思。

仿佛这场比赛和教练就没什么关系。

「没关系。」旭日的教练对来到场下的狩说,「这一分消耗了他极大的体力,这样的球他没办法再来一轮了。而且最后的那个运气球,也不会再有第二次...」

「教练你不会是在尝试安抚我吧?」狩还是那副一脸无所谓的微笑,「我什么时候因为比赛紧张过哈哈。」

狩给教练回了一个让人放心的眼神。

「不用担心,我知道要怎么打的。」

的确,旭日教练也是清楚的,狩虽然平时看起来吊儿郎当事事不上心的样子,但是认真比赛起来确实会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自信而强大。

这时候相信他就好了吧!

教练拍了拍狩,「那接下来就靠你拿下这场比赛了。我们先抓紧时间讨论下最后一个出场球员的策略。」教练说完便转向了备赛席上已经开始热身的其他队员。

狩看着对面正在独自发呆的恒。虽然到现在为止他的看法和教练一样,觉得这场比赛是十拿九稳的。但有一件事情让他稍微有点在意。

「根据之前预选赛的比赛数据分析,他是那种实力全面,全台无死角,发挥稳定到滴水不漏的选手...那刚刚最后那个如此高风险的球是怎么回事?」

长风备赛席上。

「这一球好精彩啊!肯定是联赛十佳球了!」狩与恒的第一球让晓晴激动得眼睛发亮嘴巴张大,不过他很快却又沮丧了起来,

「诶...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如果在决赛轮遇上他们的话,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

「对了星广,你最后和恒喊的那个是什么意思?」月盈对星广和恒的互动似乎特别在意,

「什么叫「云的那招旋转反过来?」」

「狩的的防守已经到达了一个极限。如果重复一样的招数是没办法突破刚刚那个局面的。」星广说,「所以必须制造一个意想不到的回球。」

「我明白了...所以你说的云的那招,就是指那个擦边球?」晓晴对云的招数颇能感同身受,「不过等等...」

「那招云不是说是运气吗?!原来是骗人的啊!」

你当时还真的相信了么...你的年级第一是作弊得来的吧?!=-=星广心里暗自吐槽了一下。

「云的那招最大的风险在于,她要控制球擦边,就要让球从台内无限往边角的方向靠近。这个度一旦把握不好就会失误丢分。这就是为什么在落后的关键球时她会用这招来拼死一搏,但拿到赛点的时候就变得更加保守,不愿意去冒险尝试。」

晓晴回想起预选赛决赛,与云决战前星广对他的那一番「指导」,恍然大悟。

「但是有一个办法可以减少这个风险,就是通过弧圈球从外向内去瞄准,这样整个运动的趋势是向台内的,稍微过了边角位也会上台。」星广接着说,「踢足球的时候,如果是右脚踢的逆时针弧圈球,一般都会瞄准偏门右边而不是门左边,也是这个道理。」

「又是你那个什么「跨球迁移」的理论咯。」教练笑着大力拍了星广的头一下,「你的「脑洞打法」还是挺有效的嘛。怎么样,自信心回来了吗?」

教练对星广眨了眨眼。

「嗯。」星广微笑了一下,慢慢开始重新审视自己身上的优势与缺陷,以及什么应该改变,而什么又应该坚守。

「不过...」

月盈发现好像还有一点不对劲,

「你怎么确保他能听懂「云的那招」是什么意思?而且还要人家「反过来」?」月盈的关注点一直锁定在星广和恒的「迷之互动」上。

对啊,星广是怎么保证恒有看过云的那场比赛呢?而且必须对云的招数有深刻理解才能听懂「反过来」是什么意思把!

「我也不能保证,就是情急之下瞎蒙的。」星广笑了笑,虽然这么说,但是星广潜意识里相信,恒肯定会关注山海的比赛的。而只要恒看过片云的那场比赛,星广也绝对相信,他肯定能发现云的秘密。

事实也证明他果然没猜错...或者不能叫猜,

这是属于二人之间的默契。

星广也望向在备赛席上沉思的恒,更让他在意的是,恒在赢下了如此艰苦卓越的第一球后,竟然没有一丝兴奋或者喜悦。要是换作了一般球手早就怒吼欢庆了,但恒却像一个冰冷的乒乓机器一样毫无波澜。

暂停时间结束。双方球员回到赛场上。

观众对接下来一波又一波,有如第一球般精彩对抗的视觉高潮已经迫不及待了。

狩也准备好了狩猎在他看来体力已经所剩无几的恒。

旭日的备战席正在热烈地讨论着第三场决胜局的出战阵容。

气象三人组默默地为恒捏着冷汗祈祷。

恒,

如秋风扫落叶一般结束了对手。

没错,恒拿下比赛的碾压之势,甚至让人怀疑他要么此前是在让球,要么就是暂停期间偷偷打了一剂类固醇...

因为对面那可是联赛的最强防御力啊!

全场观众欢呼沸腾,现场的解说也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仿佛已经在提前庆祝长风中学代表队取得全国联赛的冠军宝座。

如果说之前的预选赛只是让大家看见恒这颗冉冉升起的超新星,在经历狩这一役之后,他俨然已成为舞台中心当之无愧的红巨星。

但就如拿下第一分的时候一样,恒的脸上看不出半点的兴奋,「赢下比赛」仿佛只是一个被写进程序里的任务一样,被这个乒乓机器顺利执行完,没有出bug而已。

短暂的比赛结束后,双方球员回到备赛席上。一直「坐冷板凳」的簌在恒回来的时候掐了下秒表,

「这种对手最多10分钟就能解决的。」没能上场的簌显然有点不开心,「要是我的话,肯定不会在第一球浪费那么多时间~」

尽管恒没有解释什么,但教练还是注意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虽然知道与狩的那个第一球,是恒每次比赛开头都会做的「扫描」,目的是为了在实战中试探对手的所有技巧,从而做到知己知彼,但今天这次的确是比以往花费了更多的时间。而且教练还明显感觉到一向冷静的恒今天突然多了一份躁动,特别是在袁星海的儿子喊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之后...

旭日这边气氛低沉。教练轻轻叹了口气,拍拍狩的背。刚刚还在热身的队员们也穿好衣服在默默收拾东西。还是狩最先打破了这尴尬的沉默,

「哎呀,不就是一场比赛嘛。今年输了就明年再来呗。」接着他又漫不经心地补了一句,

「虽然我明年就不在了...剩下的就靠你们咯。」

旭日队员们一个个都停了下来,眉眼低垂。

「啊当,别再强迫自己打削球啦,你就不是那块料。」狩说,「好好磨练你擅长的格挡吧。」

「迪迪,是该减一减肥了。」狩拍了拍他圆鼓的肚子,「又不是踢足球,养那么重量级的吨位干什么。」

「小樊,把这次联赛的选手数据好好分析一下,录入到我们的训练系统里面。」狩说,「下次再遇到他们的话...就别再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了。」

最后,狩走到坊面前。

坊紧握双拳,一直没有抬起过头。

「坊...

「你今天打得很好!

狩咧嘴一笑,拍拍坊的肩膀,

「保持这个状态,继续加油哈哈哈!」

看上去,比赛的失利似乎并没有给狩带来什么困扰。虽然有着过于常人的天赋,平时该做的训练也没有落下,但对狩来说,这终究只是一个普通的兴趣爱好而已。

他就是不想对乒乓「那么当真」,什么「把整个人生赌在乒乓上面」这种慷慨陈词,对他来说只是热血漫画才会有的烂俗剧情罢了。

所以,「初中生涯的最后一战」并没有激起他额外的斗志,「最强防御的称号晚节不保」这结局也未至于令他垂头丧气。正常的一天,正常的较量,心服口服的结果。至于其余的情感...

「很多时候都是人类自己强加的意义而已。」

狩见全队气氛低迷,反倒开始「安慰」起队友来,

「乒乓球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竞技比赛里输赢更是家常便饭,不要觉得输了一场比赛人生就会变得一团糟,别赢了输了都自我感动一番。」

「可是...」

「别可是啦」狩打断了队员的话,「走,我带你们去吃顿好的。好好庆祝一下打完收工。」

「狩前辈,你,你好...」

这时,狩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回过头一看,

这小伙子有点眼熟,他好像是山海一中的?···

「喂,你喜欢打乒乓么?」

恒随着长风队伍打点好准备离去之前,被星广喊住了。

「嗯?」恒停下来,仿佛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奇怪问题问住了。

「对你来说,乒乓的意义是什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在比赛的时候,为什么要克制自己的冲动?明明有机会可以打出漂亮球,为什么没有去争取?」

不只是恒,大家都愣了一下。

在所有人都觉得恒是在保留实力的时候,只有星广看出来了恒内心的纠结。而在恒还没来得及用任何借口去解释之前,星广就直接撕破他的所有伪装,直击恒内心最深处的梦魇。

「那是我的策略,我要确保万无一失,就要先掌握对手的所有可能性。」恒目光没有与星广对接,「我是来取得胜利的。」

「你说谎。」

「什么?」

「如果你说的都是真话,那你在那些机会球的时候,为什么会犹豫?你明明是希望更放开去打的!」

「...」

「你有想法,但是又不敢通过自己的乒乓去表达,你在害怕什么?你在逃避的是什么?你难道就只是一台会回球的机...」

「够了!」

恒转过身吼了一句。

「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恒少见地愤怒起来,

「你所谓的「放开去打」,就是混乱的脚步,冗余的动作,破碎的基本功?!就是在出线决战赛场上被对手击败?!没有胜利作为前提的「意义」一文不值!」

想想你自己的上一场比赛,过去这几年你都干什么去了!

恒是重新激起星广心中乒乓之火的重要对手,但在此时星广的眼中,似乎又还不完全是。

「把你的拍子拿出来。」

「干什么?」

「我不要再等什么决赛了。」星广拿出自己的拍子指向恒,「我现在就告诉你,被你按捺在心中的乒乓,是长的什么样子。」

「好啊!」恒也少见地激动起来,

「我也要让你知道,被我击败是什么样的感觉!」

两人站在了球桌两端。

对星广而言,这一挑战与其说是为了唤醒恒胸中被压抑得无法喷发的火山,不如说是想要努力维护自己心中对乒乓那本已奄奄一息的星火,所照亮的前路的模样。

所以,再也没有所谓的「正确打法」之争,星广要用他最熟悉,最自由,也是最真我的方式,在恒这里取得胜利。这是给恒最好的例证,也作为对自己心中觉悟的交代。

「正手是薄弱位置。」星广通过观察刚刚的比赛,和狩一样发现这了这个「盲点」。按照恒现在偏左边的站位,发长球偷袭正手位最有可能制造出破绽。

轻轻一抛,星广以一个快速的正手急长发球开启了比赛,想要偷袭恒一个猝不及防。

「又是这招。」

恒仿佛也是早有预料,他一个并步,快速地移动到了正手位,向右后拉开右臂,准备迎击...

这时候,一个紫色的身影迅速地从后方窜上前来,一边奔跑一边把球拍从拍套中抽出并「啪」的一下握紧在手心然后在眨眼之间跃到球桌右边的桌角位以一击快速挥拍把本已飞离桌面一段距离的球绕网打了回去,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丝冗余。

那是染着一头紫色短发,以超高攻速著称,在近两年联赛中有着「紫色闪电」之称的「簌」,她是除了励之外,长风中学在过去两年称霸联赛的「终极杀器」之一。其实簌穿的还是长风的黑金色的队服,说是紫色身影,主要是因为那一头紫发实在太过亮眼。

簌的绕网球击中星广的反手位桌角,因为发球和回球都非常快,星广还没来得及反应...

这一切真的都发生得太快了。

「我们看过你的比赛,你打球有一半动作都是多余的。」半路杀出并直接拿下一分的簌对星广说,「就你这种水平,想要挑战我的恒哥哥,是梁静茹给你的勇气吗?」

「她刚刚是说了「我的恒哥哥」吗?」本来只是作为观众看热闹的月盈有点不爽地问身边的晓晴。

「啊?」晓晴的关注点有点不一样,「她不是说什么梁静茹么...」

「你今天打这么多了,也给我活动下嘛~」簌有点撒娇又有点哀求地对恒说。

「你们打吧。」恒似乎也冷静下来了,「我想要寻找的对手不是这样的。」

说完恒便转身离去,留下跃跃欲试的簌和还在懵懂中的星广。

刚刚簌的这个即兴发挥,看起来绝对不是出尽全力的一击,但其速度之快,质量之高,让星广回想起了几天前那个晚上的那个场景,

那是被転的绝对实力所统治的感觉。

「已经输了。」星广心里清楚。与転那时一样,这是一球之内见分晓的比赛。

但与上次不一样的是,星广此时内心已经没有了恐惧,有的全是前进和追赶的欲望。

「恒!」

星广大声叫住头也不回地离开的恒。

恒并没有停下脚步。

「我知道我现在还不是你的对手!」

「但我绝对不会再次放弃!」

「因为遇见你,我才有机会重拾乒乓。所以...」

「真的非常感谢!」

恒停下了脚步,但却依然没有回头。

「作为感谢...我会在决赛场上等你,让你知道乒乓真正的魅力。

「我会努力,请你也好好练习。」

最后,星广用尽全身力气大喊了一声。

「我们终点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