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最强一击 | 狩 VS 恒

  • 乒乓之最强一击
  • 作家YUe6Da
  • 5769字
  • 2022-05-22 20:46:02

「星广!你看...恒怎么会在这里?!而且...他是长风校队的出战选手?!」

没有错,不是观众,不是啦啦队,恒是穿着长风的队服,出现在了狩的对面。基本可以咬定恒是长风的三名出战选手之一了,除非真的不是。

星广也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只好望向教练。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教练是知道答案的。

「嗯,恒是长风中学的学生。」教练说,「他现在虽然在山海市的球队里训练,但是在校际联赛的时候,他还是要代表自己的学校出赛的。」

「我明白了。」

星广说。

虽然还不知道为什么恒在这么强的球队里仍要舍近求远来到山海的球馆拜师,但星广想清楚了另外一件事情,

「我知道为什么老爸把打进联赛决赛设定为让我和恒对战的条件了...按照这个节奏,要是能进入决赛,直接就会对阵恒啊!」

这时候,星广又想起当年父亲让月盈挑战自己,用比赛胜利作为让月盈继续打球的条件的事情。

「这个老狐狸!」星广心里愤愤地骂了一句。但现在他完全没有心思再去追究父亲的奸计了。

因为,恒上场了。

一边是联赛防守流派过去三年来的无冕之王,一边是在高手如林的长风校队内被破格提拔为联赛参赛选手的超新星。

长风市预选赛的顶上之战一触即发。

恒轻盈地将球抛起,以一记弧线优雅的上旋长球扣响了战局。

「他一点也没变。」星广自言自语道。

恒仍然与星广初见的时候一样,冷静,稳定。面对人称「最强防御」的狩,内心似乎没有丝毫波澜,仿佛一切情况都在掌握之中。

面对这个急上旋发球,狩小后退半步,待球完全出台并进入明显下降期的时候,球拍后仰,从正手侧上方向前下方划过一道圆弧路线。把急速的上旋转变为同等强力的下旋还给了恒。

恒的发球有多上旋,他削回去就有多下旋。

「居然是削球手!」晓晴兴奋地喊道。

削球是乒乓球传统手法,也是乒乓球防守技术之一。主要利用球拍的摩擦力切削击球,特点是球速慢、弧线长、球下旋,靠旋转和落点变化威胁对方。

不过削球由于重在防守,所以打法相对被动,在顶尖比赛中鲜有出场。这也导致削球技术发展与人才培养受到限制,慢慢有即将变为「古典乒乓球时代」失传技术的趋势。所以在决赛中能见到削球手其实是非常励志的一件事。

更何况是对于晓晴这个因为防守打法而缺乏自信的少年来说,

这简直就是一颗璀璨的夜航星。

令人同等意外的是,恒应对削球打法居然也驾轻就熟。面对狩这个切削机器,以及被他猛削回来,据说连「起重机都拉不起来」的下旋球,竟然也可以如海底捞月般地提起来。

「真是难得」山海教练看着恒说,「中学联赛里面,面对如此高水平的削球手,还能如此稳定地组织进攻。要么就是提前预见了要对阵的对手,专门特训过。要么就是身经百战见怪不怪了...」

教练转头看了看星广笑着说,

「你觉得是那种呢?~」

星广目不转睛地盯着比赛:

「虽然被恒的连环进攻慢慢逼至中远台,但是狩这一方完全没有给人一种落于下风的感觉。这与上一场励对阵坊的比赛有本质的区别。」

教练点头道:「是的,与其说狩被逼至中远台...」

「不如说他其实是主动在控制整个相持的节奏!」星广醒悟。

没错,表面上是恒在用进攻牵制着狩的移动,但其实在狩节奏感极强的一削一切当中,恒的快速进攻都被四两拨千斤般的削球化为乌有。一定意义上来说,恒更像是被狩在有意识地主动「喂球」。

被那根看不见的线索所操控着的木偶...

反而是恒!

「不过我发现,无论狩把球调动到恒的哪个位置,恒总是有意往狩的正手位攻击?」晓晴疑惑地问道。

「很快你就会知道原因了。」教练说。

就这样又过了两三个正手拉/削的相持回合。突然,在一个正手削球的击球点,在球与球拍碰触的前一瞬间,狩突然在中途终止了削球的动作,很隐蔽地用一个格挡击回击了恒的上旋球。

「这是一个假动作!」晓晴看出来了,「这球看似削球,但实际上是一个普通格挡,所以这球不再是下旋,而是上旋!」

「所以如果恒没有发现并继续用力拉球的话,就必定出界失分。」月盈补充道

教练看着三人,眯着眼微笑了一下。

没错,如果顺着上旋球的旋转往下削球,回球即是旋转叠加的强烈下旋;但如果直接格挡上旋球的话,根据普通的胶皮的特点,上旋球会在撞击胶皮的瞬间,因为静摩擦力的反作用,转换旋转方向,变成针对来球方的上旋回球。

「不过连我都可以看出来,恒绝对没理由会中招的啦啊哈哈。」晓晴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他感觉自己的班门弄斧被教练笑话了。

但这些细节的确就是高手过招中的制胜点,在双方基本功都过硬的情况下,战术性欺骗就成了谋略里的重点,只要一个不注意...

「等等,恒怎么还是按照下旋来处理这个球?」晓晴看着恒做好准备拉球的姿势,惊呼道:「这个是格挡回来的上旋啊!」

原来连恒这样的高手也有百密一疏的时候啊,狩的假动作居然凑效了!

面对狩的回球,恒重重一拉...

球并没有出界!

被恒重拉起来之后,球还是跟之前一样快速的下沉到狩的桌面上。也就是说,这个被狩格挡回来的球,其实居然也是下旋球?...

怎么回事?

「你们看看狩正手板面的颜色」教练说。

月盈望向狩的球拍,「正手面是红色...咦?但这本来是反手面的颜色才对...」

这时,狩的手心一松,手腕轻轻一扭,球拍在空中快速地自转了半圈,而拍柄却一直保持在握空的掌心当中...

「啪」

待狩的手心再次握紧拍柄的时候,正手的颜色又重新变回了黑色!

一切的谜团都解开了。

为什么恒有意识地进攻狩的正手位置。

为什么格挡回来的球仍然是下旋。

为什么狩做了那个令人费解的「假动作」。

全部谜团的根源,都指向了狩的反手红色胶皮:

「长胶」

现代乒乓球的大部分技术,都是建立在一种叫做「反胶」的胶皮之上的。反胶是指胶粒朝下,表面光滑的胶皮,是最常用的胶皮之一。其特点是击球旋转力强、击球稳定、易控制,适合弧圈型或结合快攻型的打法。

而「长胶」则刚好相反。它是颗粒朝上,高度超过1.5毫米以上的胶皮。这种胶皮的胶粒很软,颗粒细长,支撑力小。主动制造旋转的能力很差,主要依靠来球的强旋转或冲力大来增加回球的旋转度。

而且由于长胶的摩擦特性与普通胶皮正好相反,常常会给不适应这种胶皮的人带来「反直觉」的旋转。因此长胶特别适合控制型打法。

所以...

「恒有意识地进攻狩的正手位置,是想避免狩用反手的反面长胶制造需要额外判断的「迷惑球」。」

「但正面格挡回来的球仍然是反常识的下旋,那是因为狩在接球的瞬间,通过单手转拍将正手胶皮换成了背面的长胶。」

「而狩做的那个令人费解的「假动作」,就是为了迷惑「自认为识破了假动作」的人...故意引鱼上钩!」

气象三人组直接一人一个幡然醒悟。

「当对手注意力集中在这个假动作的时候,暗中倒板与长胶的「阴谋」就可以很好地隐藏在表面的「假动作」之下,奸计就可以得逞哈哈哈!」教练笑着补充到。

计中计!

这两位顶尖高手之间的对决,与刚刚励与坊的对局不同,比拼的不只是绝对的肌肉实力。狩与恒更像两位武功高强同时又深谋远虑的将军,在近身肉搏的同时,也在蓝色四方的战场上通过操纵其中的那颗白色棋子,交错博弈着阳谋与阴谋。

而更变态的是,这些计谋的实施和应对都发生在乒乓球这项超高速运动的须臾之间。在气象三人组弄清楚上一个策略的同时,已经有无数个博弈正在上演。

这时候,狩与恒已经相持了十多个回合。

不过尽管两人各种明争暗斗,双方对线的主旋律仍然是恒的猛烈进攻和狩的削球防守。

一攻一守,一刚一柔。

恒每一次的提拉上旋进攻,都会被狩借力打力地还以更强烈的下旋。而面对更强烈的下旋,恒势必需要用更强烈的上旋去抵消。于是在连续攻守的回合,上下旋回球之间便如梯云纵般地交错螺旋上升...

「恒打得很拘谨啊。」教练说道。

「我也觉得他的球有点小心翼翼,第一次看他对小明的时候还没有看出来...是因为对手太强了?」星广疑惑道。

「对手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原因。」教练说道,「我感觉他貌似在保留力量?刚刚有很多机会球,如果是励的话早就已经得分了,绝对不会落入现在这个相持的局面...」

「保留实力?」

教练:「嗯,虽然不知道具体是因为什么原因,不过按照这个节奏下去...」

随着回合数的增加,恒的攻速开始慢慢减弱下来。

「上旋提拉动作的体能消耗是切削下旋的数倍,这样长时间相持下去率先失守的必然是恒。」教练说道。

果然没过多久,这场上下旋的军备竞赛最后以恒率先「止损」告终:在狩已经因为恒的连续进攻而退台到2米以上的位置,同时远削回一个超级下旋时,恒放弃了猛攻,而是轻轻地搓了一板不出台的短球。

「机会来了!」

狩眼光一闪,迅速从远离球桌的位置扑向这个偷袭的短球,然后以一记流畅而猛烈的前冲上旋杀向恒的正手大角度。

「第一次和狩对战的选手通常都会因为他极强的防守而放松对其进攻的戒备。」长风教练说到,貌似对这个如期而至的进攻已等候多时,

「但他是狩,而不是守啊...」

从狩一气呵成的攻守转换来看,与其说恒找准时机放短球想偷袭狩结果被反击,倒不如说他踩中狩早早就布置下的陷阱。结合上前面的相持阶段,仿佛从第一球开始,比赛就已经在按照狩的剧本进行。

恒是猎物,狩才是猎人。

顺着这球的攻势,狩开始发起激烈的反攻,而且因为恒并不会削球,普通的格挡防守回来的仍然是上旋球,这也正好被狩利用起来,通过扣杀上旋不断地加大进攻的力量与速度。恒渐渐被逼至远台...

谁想到在相持了二十多回合之后,攻防位置经竟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传统削球手最大的弱点就是守强攻弱,导致打法被动,只能等对方主动失误。」面对狩的反守为攻,山海教练感叹道,

「狩是技术非常全面的现代削球打法,实在是后生可畏啊。」

的确,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甚至直至今天,随手翻阅一篇英语写就的乒乓球文章,欧洲人用来表示“削球选手”的词汇仍然是“defensive player”,或者是“defender”(防守型选手),再或是“back-spin player”(制造下旋的选手),仿佛削球手就天生与「进攻」,「上旋」,「速度」无缘。

而在削球还「相对兴盛」的日韩,大部分人对削球打法的理解仍停留在「对方拉100板,我削101板」的观念上。

狩的存在,打破了太多人对防守打法的偏见,包括许多防守打法球员自己。

晓晴也是其中之一。

狩的这一波反攻,发生在恒由于前面的猛攻而精疲力竭之时。因此恒很快也同样被逼退到台外2米左右,眼看马上就要失守在对手的狩猎之下...

「砰!」

狩貌似想要尽快结束这场拉锯战,朝着恒的正手大角度又是一记重击,因为他发现从比赛一开始,恒的整体站位一直偏左,正手位置有比较大的空档。

果然!这个攻击成功地击中了恒的软肋。恒现在的站位对接这一球极为不利。

恒一个大跨步往正手方向一跃,勉强能将将够着狩的攻球,但看样子是否能接回去都成问题,回球质量什么的暂时就不要奢望了...

而且看起来,这球大概率将会为这场对攻画上句号...

「啪!」

全场观众目瞪口呆。

恒不但够着了...

还远台反拉了一板,与狩形成对攻之势!

恒的远台反拉先是在远处急剧爬坡,到达狩台面上空时又如流星一般猛烈坠落,这是极强的旋转才能制造出来的下沉弧线。

这让星广想起了転。

他想起了転的那球「飞火流星」,那犹如「星球公转轨道」般的弧线,和那一下重力与旋转叠加起来的巨大冲击。

但恒的球却好像总是差一点。

就和比赛刚开始的攻防战一样,恒给人一种在「保留实力」的感觉。论力量,他有不逊于励的实力,论旋转,他有可以媲美転的天赋。

「为什么就是没能释放出来呢?」星广皱着眉头思索着。

在恒反拉之后,两人开始对攻起来,高速的前冲弧圈球像一座桥链接着狩恒二人。而随着恒的远台反攻,这座桥的地基开始慢慢往狩的方向移动,渐渐地,狩又重新成为离台的一方。

就在狩差不多回到离台2米开外的位置时,他停止了对拉,又转换回到削球的防守模式。

「周期出现了。」教练说道。

「嗯,但他已经没法再撑过一个周期了。」星广的语气充满担心。

「你说的是狩还是...」教练突然意识到自己问了句废话,哈哈笑了一下,「我看你好像若有所思的样子?你是有什么破局的妙招么嘛,小鬼头。」

「我的确是有一个想法。」星广犹豫道,「但是....」

教练一掌拍了拍他的背,「有想法就告诉人家啊!你憋在心里不说,人家怎么知道你的心意嘛!」

旁边的月盈突然莫名其妙地满脸通红。

教练偷偷瞄了一眼星广,她早就注意到星广欲言又止的状态,整张脸上仿佛就用黑色加粗大字写着「我有些脑洞可以支招给恒,但预选赛上的失利让我对自己的打法产生了深深的怀疑所以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话说狩与恒的对峙虽然进入了循环周期,但这次恒的进攻状态没多久就明显失去体力了。果然,面对狩这种级别的防守,重复的打法无法得分,看来不拼命一搏是打不了胜仗的。

「你再犹豫,决赛圈上就见不到他了。」教练又推了一把星广。其实她觉得剧本不会这样发展,但她必须刺激星广迈过自己这个坎。这一定程度上也是她带他们来看长风比赛的目的之一。

「去啊!」

星广被教练推离座位站了起来。

教练说得没错。

虽然可能是杞人忧天,但他不可以眼睁睁地看着恒止步在此。

「恒!」

正在专心应付对手的恒,突然听见己方备赛席附近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这个熟悉的声音...恒余光一瞥,

他怎么会在这里?!

「云的那招反过来!用你的旋转!」

先不理犯规的事情。对于一般选手来说,在全神贯注的比赛过程中,这种场边喊话根本就完全无暇顾及。所以即使是恒,星广也只能尽量用他能想到的最简洁的语言来表达他的想法,但是...

「你到底在说什么鬼啊!」

月晴二人一头雾水,教练也无奈地挠了挠头。

「狩退台的这个绝对防御的状态。」

星广两眼游走在狩恒的攻防之间,仿佛在对恒说,但好像又在自言自语。

「只靠单纯的力量无法突破。」

恒一记重击,却被狩用削球化解。

「常规的旋转也构不成威胁。」

恒再次拉出大弧度的上旋球,也被狩格挡回来。

这时,狩的一个回球擦边了!球被弹出了远远的台外...

「必须要制造无法预料的...」

「意外!」星广眼光一闪。

「就在此刻!」恒眉头一锁。

面对突然弹开的擦边球,恒一个大弧度挥臂,把球重重地包裹在自己的黑色胶皮内,然后手腕再突然加速一扭,往水平方向发射出一个拐了个大弯然后冲向狩台面的弧圈球。

狩的目光紧紧地锁定住这个蛇球。

「糟糕,这球好像要够不着台面了。」月盈和晓晴看着球离桌面还有一段距离,但球的弯已经快转到头了,感觉情况不妙,心头一紧。

球拖着长长的弧线往狩冲过来,

然后再弹开...因为...

球再次擦边了!

这是一个利用弧线拐回到球桌边角的擦边球!狩刚刚全部注意力都放在预测球拐回来的落点上,完全无法反应这突如其来的「运气」。

这堵绝对防御的墙,纵使再坚固,也无可奈何地被这一球给敲开。

终于,在经历了漫长的36个回合拉锯战后,恒拿下一分。

「哈哈,有两下子嘛。」狩微微一笑。

全场观众发出排山倒海的欢呼声。仿佛刚刚见证了一场世纪之战的尘埃落定。

但这并不是结束,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

1 : 0

这是开局的结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