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最强一击 | 魔王

  • 乒乓之最强一击
  • 作家YUe6Da
  • 5021字
  • 2022-05-22 20:40:40

在坐了3个小时的长途巴士之后,山海一中乒乓球队来到了长风市。原来昨天教练所说的「散心」,就是来现场观摩长风市的预选赛决赛。

长风市与山海市相隔不算远,同样位于南部沿海,但两座城市与海的关系却截然不同。

山海市早年被划分成为经济特区,大力发展贸易港口,并设立了自由贸易区,同时利用天然港湾和群岛的地理优势发展旅游业,很快同时也建立起了休闲避暑圣地的城市名片。

而长风市整体经济发展水平则平平无奇,沿海一带均为渔场,虽然也因为生猛海鲜被吃货评为「全国必吃城市」之一,但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长风市也就是偏安一隅的一个小渔村。你也知道的,一般来说好吃的地方都比较犄角旮旯,这与蒸蒸日上的山海市不可同日而语。

也就是最近的几年以来,可能是因为看到山海市五年规划里建设体育强市的新思路,长风市想要在这个新赛道上弯道超车,于是便也效仿起来。不过与全面发展的山海市不同,长风市的经济基础决定了他们只能专注在某一些特定项目,才有可能实现单点突破。考虑了种种条件之后,群众基础广泛,启动资金不贵的乒乓球,便成为其中之一的选择。

但与山海市发展大球馆的模式不太一样,长风市着重于乒乓球与公立教育体制结合,积极在市内举办校级联赛,并支持鼓励公立学校聘请专业教练,培养高水平的校乒乓球队,再通过完善的层级输送到市队,所以长风市内中学校队水平都普遍较高。在全国中学乒乓球联赛里有一个笑话:对于长风市的校队来说,拿长风市预选赛冠军要比拿联赛总冠军更难。这倒是有一点像中国国家队在世界乒乓舞台上的地位。

山海一行人长途跋涉,终于来到了决赛场地。因为没有专门的乒乓球球馆,决赛是在长风中学的体育馆进行的。对阵双方是长风中学与旭日中学。由于教练早上睡了会儿懒觉没赶上最早的一班大巴,山海一行人晚到了一会儿。到比赛场地的时候已经是第一局比赛的尾声了。气象三人组连忙跟着教练来到座位坐下...

「哇!我们这个座位也太靠前了!」晓晴两眼发光。「这不就是直接坐在备赛席后面了吗!」

「靠近了看得比较清楚嘛~」教练笑着说,「你教练我还是有点用的是不是。」

虽然有点摸不着头脑,但气象三人组还是很快就进入了观战状态。

正在场上的是长风中学的队长,励,对阵旭日中学的小将,坊。而现在的比分是...

9 : 0!

励遥遥...绝对领先!

而且在大比分上,励已经赢了一场,也就是说,他只要再赢两球就可以结束比赛了。

「怎么比分差距会这么大?教练你不是说长风市的校队都藏龙卧虎的吗?」月盈被这巨大的分差吓了一跳,「不是说什么长风市的冠军比全国冠军还难吗?」

「哈哈哈没错。」教练意味深长地笑着说,「长风市校队的确是整体水平比其他城市都要高出一截。但在这里拿冠军之所以难,并不是因为百家争鸣...」

「所以....

「是因为有长风中学校队这样的存在吧?」晓晴问道。

「嗯。你们这次可以好好感受一下校际联赛的最高战力了。」教练看着励说到。

0 比 9 ,坊的第二个发球,是一个下旋球。这个下旋从手腕动作看起来用力极猛,仿佛想要尽一切努力来阻止对方起手,看来之前的九分是吃了不少的亏...

但励一个挑打,立刻就将比赛快进到对攻状态,一刻也不停留。

坊马上退到了中远台接下这一击,看来是擅长远台防守打法,

「这么说的话,励应该是攻击型...」

「砰!」

一记响亮的重击,球像火箭炮一样砸向坊。

球速太快了!

气象三人组都没有看清楚球实际上是怎么过去的,就像一阵暴风刮过一样,球突然就出现在坊勉强伸手救球的球拍上了。

「怪不得他一接球就立刻退台到那么远,原来是为了迎接接下来的猛攻。看来前面输掉的 9 球没有少被殴打...」

「砰!」

这边刚刚的惊险救球还没来得及让人擦一把汗,励又是一记重炮攻击。坊勉强从上一个扑救动作还原之后,再后退半步,尽量为迎接猛攻争取更长的反应时...

「砰!」

完全没有喘息的机会!而且由于杀球力量极大,导致球速极快。球就像量子力学里粒子的跃迁状态一样,仿佛是从励的板子上瞬移到坊的桌上一样,只留给坊最后弹起的一小段飞行距离来作出反应...

「砰」!「砰」!「砰」!「砰」...

励的进攻就如大型军舰在船舷上排列成一排的巨炮,毫无怜悯地向蓝色球桌另一端摇摇欲坠的小船连射,猛烈的炮弹在海面弹射一下之后砸向坊,小船只能一边拼命招架一边节节败退。

虽然退台防守打法争取了更多冗余的反应时间,但也大大增加了球员的跑动防守范围。在坊渐渐被逼退到离台2米左右的距离时,励的大炮开始大角度地散射起来。坊被调动得大汗淋漓,而励却是一脸从容,就像是在打普通发球机的练习一样。

「预选赛的时候解说讲的,我的打法让他们想起的人就是他么...」月盈似乎有点生气,「他们脑子是有毛病么!这种力量型的打法我怎么可能和一个男生类比!」

「但这就是长风的实力啊...」晓晴自言自语道。他知道,现在这个比分并不是坊的防守技术不过关。相反的,坊的防守能力于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可在励残暴的统治能力下,这些都不值一提。

「好戏还没开始呢。」教练说。

山海一行人的对话吸引了隔壁长风队教练的注意,他往这边看了一眼,才发现右后侧的空位新来了几个人。

「啪!」

在坊像宠物一样被励左右遛了几圈之后,励给了他最后一击。

10 : 0

这时候长风中学叫了一个暂停。

「这是什么意思?10:0的时候叫暂停?」

「侮辱性暂停?」

「可能是要讨论怎么让分吧?起码不要剃人家光头啊。」

「诶,坊前面几场比赛战绩都挺不错的,要不是碰上励也不至于这么惨...」

现场观众纷纷议论起来,因为一般的技术暂停要么是为了打断对手连胜的小高潮,要么是在咬的很紧的关键分上讨论策略。在 10 :0 这样的垃圾时间暂停实在是出乎所有人意料。

「我快要完成任务了,等下就交给你啦。」励走到长风备战席旁,笑着拍了拍下一位上场选手的肩膀。

长风教练对下一位选手补充说到,「不要小看下一个出场的「狩」,他和坊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就算是你也未必能轻松取胜。」

「对了,这个暂停是有什么特别的事么?」励转向教练,其实他也没搞清楚这个暂停的用意。

「看你打得都快要睡着了,叫醒你一下呗~」簌插话道,她是长风这次出战的女队员。

「的确是有点无聊,不过话说我已经很久没有碰到过需要认真对待的对手了...」

「励,把身上的装备都卸下来」长风教练对励说,「最后一球,当成正式比赛打,用 8 成力量的最强一击。」

长风教练此刻脑海里全是十年前那场决战的画面。

励眉头皱了皱。

簌瞪大眼睛,让队长使出 8 成力量,意味着对手达到了需要「超级认真对待」的级别。如果对手是狩的话完全可以理解,但面对眼前这个坊的话就有点杀鸡用牛刀了。

「没时间了,你照做就是,快!」长风教练见励还在花时间理解这个决定,提醒他这是一个命令。

「嗯?励怎么在脱他的护腕和护膝?」晓晴看着隔壁的励在临近暂停结束前一阵忙乎,「是想着快要下场了么...诶!他腰上还有一个!」

励换上衣的时候,晓晴发现原来励腰部还缠着一个黑色的腰围,「这身上的伤也太多了。」晓晴边说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腰,以自己的训练量,估计离绑护腰的日子也不远了。

「还有一个很奇怪的事情。」月盈看着长风的备战席,问道:

「他们怎么也只有3个出战选手?」

难怪月盈不理解,这次联赛的出战人数每队上限是5人。为了可以更灵活地应对对手的球路,基本所有校队都是满员状态。除了山海一中这种凑够3人都拼尽全力的学校,或者是...

「可能他们觉得3个人就够了。」教练说,「他们认为这三个人足以应付所有打法的对手,如果连这三个人都输了的话,换其他人上去也一样...

「哈哈哈我也凭经验瞎猜的!」一脸严肃的分析之后,教练突然大笑着拍了拍月盈和晓晴。

「对不起。」坊满头大汗地走到场下,输球了固然心中有愧,但淡淡的不甘背后更多是深深的无奈。的确,面对励,没有谁可以拍着胸口保证自己能有更好的表现。

「你已经完成任务啦。」面对坊的沉重与压力,旭日的队长,狩,似乎却不以为然,反而一脸轻松地笑了笑,「没关系哈,这就是一个田忌赛马的游戏,下一场我扳回来就行了。」

坊没有再说话。他深知自己在这个游戏中只是一个棋子,一个用来消耗对方最高战力的棋子。

或许...有资格在预选赛决赛上输给励,其实也算是一种荣幸吧。

「嗯,我应该感到自豪。」

坊对自己说。

暂停时间结束,双方又回到赛场上。

「虽然是最后一球,而且消耗对方最高战力的任务也完成了。但起码拿下这最后一分,稍微有点尊严地结束这场比赛,也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坊心里暗暗想到。

而且他也注意到,一边转着腰一边走上场的励,把护腕和护膝都脱了下来。

「感觉他应该是想要稍微放一下水。」

坊把球端平在手心,

「既然结局已定,那他应该就不会像之前那样猛攻了吧...」

坊缓缓放低了重心,

「为了避免让分太明显,他应该也不会直接自杀...」

坊轻轻地把球抛起,

「最有可能就是给我回一个相对好打的机会球...至少让我也可以扣杀一次吧!

...

「在这位「励」的面前!」

所以,我的最后这一个发球将会是...

一个偷袭的出台上旋!

打一个漂亮球!坊用坚定的眼神盯着励的一举一动。

就一个!

球嗖的一下从坊的手中钻出,奔向励的正手方向。

励微微一笑。

马步扎好,然后右脚往右后方重重地后撤半步,「嘭」地一下扎实在地面,如同就地生根。

「雷」

持拍的右手随着转腰和下蹲收到右后下方,从手肘,到腰腹,再到膝盖,附近肌肉瞬间收紧,将所有的力量集中在一点。

「霆」

从左手开始向前画弧挥动,利用惯性带动全身。从右膝,到腰腹,再到肘臂,储存的爆发力逐级释放,用全身的力量把挥拍速度速度瞬间从 0 加到时速 60 公里。

「一」

调整板型,瞄准击球点,提前站位并等待球行进至身体水平前方斜向45度角,选择 0 冗余的击球线路,将所有的速度转化为动量灌注一点...

「击」!

「重复这个动作,练习10万次,它将会成为你的最强一击。」

两年前,长风教练对刚加入球队的励说。

眼前这个小伙子刚上初中,就已经是178cm的高挑身材,全身肌肉结实而匀称,同时有着惊人的爆发力。历史上有姓名的乒乓球选手里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此完美的身体条件。

「你这么好的天赋,为什么不去参加田径项目?」长风教练问道。

「乒乓球有意思。」励似乎回想了一下,笑着说「这里有能激发我的对手,我想超越自己。」

长风教练一直以来都在辛苦寻找理想中的种子,而现在于他面前,仿佛已经能看见未来的那棵参天大树了。

「从今天开始,若非生死决战,无论是训练还是比赛,你都要把这些戴上。」他丢给励几个护膝护腕般的负重沙袋,还有一个带有强力弹簧的黑色腰围。

「完了。」

坊发现情况不对。

励的出手在电光火石之间,而在他最后击球之时,坊反应过来了,他立即全速后撤。

但来不及了。

一道白色的雷电贴网劈来,仿佛是一个刺眼的白色死神追击着仓皇后退的坊。但这一球角度非常普通,坊根本不需要水平移动就能伸手接到。

它是故意的,这是挑衅:

「你接一下试试看。」

「那我也就让你看看,旭日的防守到达了怎样的级别!」坊恐惧与愤怒交加,他一边调整好重心,一边保持与球相对同步的后撤,同时把板子一横,在自己身前反向划了道小丑笑脸般的弧线。

「他想用侧切来把力量卸掉,但是...」

还没等山海教练的这句话说完,白色死神已经挥舞着镰刀以闪电般的速度击中了坊的拍子,撕破了小丑的嘴角。

励的「雷霆一击」对上坊的侧切,就如降龙十八掌打在了太极拳上,是至刚与至柔的碰撞...

「嘭!」

不敌雷霆万钧的白色冲击,坊的手腕一松,拍型被彻底破坏,不听使唤地往上一抬,球如庆祝胜利的礼花一般高高冲向上空,再如绽放结束的烟火一般落在坊的面前...

滴答,滴答,滴答...

对星广来说,这一幕似曾相识。

11 : 0

无人有暇顾及这局被 0 封的旭日的颜面,全场沸腾。

长风教练往山海这边看了一眼,正好和山海教练四目相对,

长风教练得意地笑了笑。

「这就是魔王的实力。」山海教练看气象三人组,仿佛下一句就要问:

以你们现在的技术,有信心面对这样的对手吗?

晓晴和月盈已经完全从昨天出线的喜悦中苏醒过来。晓晴目睹了比自己防守技术更好的坊的惨败,对防守打法「无观赏性且被动」的悲观视角又加深了一层;

月盈作为观众领略到了励至高无上的力量碾压,暗暗的祈求自己一定不要在联赛中匹配对阵了励这样的男选手。

而星广,他的自我认知,以及脑海中关于「自由」与「标准」的打法之争,早就分别被「先天缺陷但后天努力」的观,还有「天赋凛然所以放浪形骸」的転打得稀碎,现在也还没有完全缓过来。

但励这招「雷霆一击」的暴力美学,并最后以 11:0 结束比赛的情景,似乎唤醒了他脑海中一个熟悉的画面...

第二场比赛即将开始,狩和长风中学的第二位队员也来到场上就位。

星广想起来了,这中零封的画面一个月前就在胜利球馆发生过。

「所以除了励,长风还有一个女队员,以及现在出场的这位...」晓晴一边说着,一边瞪大了眼睛。

「那不是恒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