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最强一击 | 骄阳少年

  • 乒乓之最强一击
  • 作家YUe6Da
  • 4576字
  • 2022-05-22 20:40:15

「你们是什么人,现在是闭馆时间。」星广感到面前这个矮个子男生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我也想说这句台词呢~」披风少年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刚刚在门口的保安死都不肯让我进来,害我大吵一架之后还翻了一顿墙。想不到有人和我一样聪明诶。」

「我不是翻墙进来的,这球馆是我爸开的。」

星广语气里并没有炫耀或者逞强的意思,他只是在陈述一个基本事实。

「对啊,「我在自家的球馆打球又有什么问题呢?」」披风少年略带挑衅地说,「世界上有时候就是有这种无可厚非的合理不公,不是吗?山海一中的「球二代」~袁星广~」

说罢,看了下四周,

「听说刚刚抱妹妹的大腿出线了哦?」

「星广,不要被他挑衅,我们继续练习。」晓晴感觉到星广有要动手的冲动,一只手拉着星广的肩膀往回拽。

晓晴看了眼这个少年,发现他好像在有意无意地盯着自己,眼神里还带有一种复杂的情绪。

「你是谁,要干什么?」虽然被按住,但星广的气已经冲到头顶了。

「没要干什么,本来是想进来玩玩的。没想到还碰到冠军队伍了。

「一起玩一下?」披风少年不怀好意地一笑。

「我们在练习,没有时间陪你玩。还有,现在是闭馆时间,原则上是不允许外人进入的。」晓晴替星广拒绝,「麻烦你们出去...」

「我和你打!」

星广愤怒的声音里居然有一丝丝的兴奋。

「星广...」

「没事,我总不能输给几个小混混吧。」星广对晓晴眨了眨眼,「正好我还可以测试一下刚刚的训练成果。」

「和这种人测试?」

「对,他既然知道我们是冠军队伍,还敢这样子来挑衅,估计也不是完全的新手。」星广认真的看着披风少年,

「除非他脑袋有问题。」

两人各自在球桌两边就位。可能是为了方便作者之后的指代,披风少年看上去也没有要脱下「披风」的意思。

突然之间,披风少年微微下蹲,身体稍稍左转,右手插进左腰处,「噌」地一下从腰间拔出一个什么东西来…

定眼一看,居然是一个乒乓球拍。

「吓我一跳,这阵势我还以为你要拔出来把倚天剑还是屠龙刀呢。」星广笑着说。

「这就是我的剑!」

披风少年把球拍高举过头顶,然后垂直放下来,直直地指着对面的星广说到,「对于乒乓球手来说,球拍就是上阵杀敌的武器。所以球板才叫做 blade。」

星广第一次看到比他还要中二的人,竟一时无语凝噎。像星广这么好胜而又爱面子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就不能再中二下去了。因为中二已经成了对手的绝对领域,再怎么中二在其面前也显得班门弄斧。

「我的这把剑就是专门来砍你这些权贵的。」

「那就来吧!」星广已经咬牙切齿了。

第一球,星广发了一个很隐蔽的下旋,看似轻描淡写,实则暗中发力。如果不注意回球的搓球质量,很容易就会直接下网。

「先给你一个下马威。」

这个被星广伪装成人畜无害的下旋球轻轻越过球网,来到披风少年的桌面。而星广...

他已经在寻思下一球发什么旋转了。

因为这个球,别说对面这个小混混,连晓晴这种强防守的球员都会经常被迷惑导致失误。

「哦?这就是冠军的发球吗?」

披风少年一笑,轻轻往前一个垫步,轻巧地把球往上一托,以牙还牙地搓回给星广一球。

「我来教你一下什么是下旋。」

「切,有两下子嘛!」看见自己的发球被对方托回来了,星广是有些意外的。他于是也马上向前一步准备回搓。

但这个球并没有往前继续跳动。

球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拉住了一样,竟准备要原地踏步起来!

「他搓球的时候,往上抬的那一下,并不是为了应对星广的下旋。」

教练不知何时已经从看台走下来到晓晴身边。

「就是看星广站位比较远,为了摩擦出更强烈的下旋,使球往回跑,让他够不着。」

晓晴惊讶地看着教练。他本来以为破解星广的隐蔽式下旋就已经能拿到90分了,没想到对披风少年来说这仅仅是刚过及格线。

更重要的是...

他还交出了一张超越了出题人知识范围的答卷。

星广见球的走向有点不对劲,连忙把胳膊往外再一送,去够那个「浪子回头」的球。

就在球碰到球拍的刹那,星广就断然醒悟了。

这是星广第一次触碰到披风少年的回球。

星广握直拍的手,可以很好地通过球拍背后的三个手指来感受来球的质量。这也是星广一直恃才傲物的本钱,也是被称为「绝对球感」的天赋。

这个绝对球感,此刻正在把这个回球所携带的信息,处理成星广能接收的语言,灌入他的认知系统里。而此时此刻,所有的信息都汇聚成一个「警告」,萦绕在星广的脑海里:

这个人很强!

非常强!

在星广拍子上接着的这个小小的乒乓球,因为强烈下旋的作用,突然就变成了一块沉甸甸的巨石,对抗着星广的力量,死命地往下坠。

幸亏有绝对球感的预警,星广立刻调整了力度,用更强的力量把这块巨石往上抬。球最后终于还是跨过了球网生死线回到对手的桌面。为了不被对手这个小小的搓球球压垮,星广的精神世界就已近乎用尽全力。

「不能再掉以轻心了。」星广心里暗暗想到。

但其实在一定程度上,他已经有了要面临失败的觉悟。

就在星广如临大敌之时,披风少年却一脸轻松,动作潇洒自由。配合上飘扬的衬衫,真就像个大侠在舞剑一般。

相持了几个搓球回合之后,星广找准机会用一个高吊弧圈把球拉了起来,终于吹起了进攻的号角。

通常来说,面对这种高吊弧圈球,菜一点的对手都会因为压不住板,吃上旋直接飞出界。稍微有点实力的对手则会抓住机会来一记借力打力,大力扣杀。

此时,就如刚刚和晓晴一个多小时的对练一样,星广在拉球之后便教科书般迅速地还原了动作,并且摆好架势,

准备迎接这记扣杀---

对手有这个实力。

披风少年仿佛看出了星广的意图,「这就是你的高吊弧圈球?」他笑了笑。退台两步:

「老子再教你一下什么是高吊弧圈球!」

少年并没有扣杀,而是退到中远台的位置,同时将整个上半身往后扭转180度,直到左脚也要勉强离地。然后像一根弹簧一样在瞬间蓄好力,在星广这一记高吊弧圈球进入下降期的阶段,突然把绷劲的弹力即时释放,配合着膝盖与腰部的旋转,整个身体加速地向正前方回弹,拍子借着这一动势,从球的底部把球兜了起来。

可球并没有冲着星广的桌面去。

球挣脱了球拍之后,以一个斜向上60度左右的角度逃逸出球桌的水平范围,同时如火箭发射一般升上高空。

球到达顶处时,随着渐渐降速并在最高点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之后,便如同陨石一般,从天边拖着残影,斜向下地加速砸向星广的方向。

「飞!火!流!星!」

披风少年喊道。

这种程度的弧圈球,星广过往只在足球场上见过。这种跨越两种球类运动的既视感,以前都是由星广带来的。这是第一次,他从怪招的主语变成了宾语。主角变配角的感觉太不好受了。

「喂,这也太夸张了吧...」

他想要接,却发现自己完全无法招架,因为这个几乎是横向砸下来的球,让他根本就无法预测清楚落点。再说,面对这种「星球公转轨道」般令人叹为观止的弧圈线路,他甚至产生了想要放下球拍好好欣赏的冲动。

球重重地斜插入星广的右半桌,然后如离弦之箭一般弹射飞离了出去。

随着这记潇洒的高吊弧圈球的击打完成,披风少年衬衫上的「英雄」,也从飘扬状态缓缓落下。

1 : 0

披风少年率先取得了一分。

但星广心里非常清楚,这场刚开始的「比赛」,其实已经结束了。

晓晴在旁看着也是目瞪口呆,「下旋对下旋,高吊弧圈对高吊弧圈,他是在故意在用同样类型的技术来挑衅星广吗…」

「并不是。」

刚刚一直在观察披风少年的教练说,「旋转本来就是他的绝技。」

「可是刚刚那个夸张的弧圈球,真的是能通过身体转动的惯性就打出来的?」晓晴世界观里的物理法则仿佛受到了挑战,「是不是拍子有什么特殊性能?」他想起了小明。

「其实秘密藏在他的手腕里」教练说,「他腰腹部的转动力量固然强大,但他手腕的瞬时转动爆发力,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刚刚这个飞上天的弧圈球,在离开拍子之前,贴拍飞行的过程中,吸收了手腕上大量的旋转力,才有了这么匪夷所思的一球。」

教练轻轻叹了口气,

「有着这种生理结构的手腕,也真的是老天爷赏饭吃啊。」

「诶,本来以为能尽兴玩玩,谁知道是来给冠军上补习班的。」披风少年两掌摊开,耸了耸肩膀,轻蔑地笑了一下,

「这一球的学费就当我送你了」说完招呼另外两个「小混混」,「走啦,这种高大上的地方果然不适合我们,我们还是回公园和老大爷打野球去吧。」

披风少年把他的「剑」收回腰间,领着另外两人扬长而去,留下了被入口的灌风再次吹起的,印着「英雄」二字的披风背影。

留下星广呆滞在原地。

输球固然让人不爽。但是对星广来说,最致命的打击在于,一直被人诟病的自由打法在赛场上失利之后,他原以为「标准打法」将会是他重生的起点。但没想到在「标准打法」刚找到点感觉的时候,随即便又遭到了降维打击般的碾压。

而且,对方用的偏偏又是他原来那种放荡不羁的自由打法。

这种感觉就有点像本来以为已经找到了通往成功之门的钥匙,打开锁了才发现自己串错了门。

巨大的撕裂感让星广无所适从。要知道,直到预选赛之前,他都还只是一个「只追求打球的快乐,动作是否标准没关系,甚至连输赢也不重要」的乒乓少年啊。

那现在在心头萦绕的这种感觉又是什么回事呢?自己已经开始「堕落」到重视比赛的输赢了么?

虽然「过程比结果重要」大多数时候都是失败者的自我安慰,但星广的确是少数真心信奉这句话的人,无论是作为赢家一路在预选赛走来,还是作为输家面对观和刚刚的小混混。

那到底是什么在扰乱心神,让自己如此左右摇摆?

「与恒对战的欲望」

这是星广反复叩问内心之后得到的答案。

这让他开始在意比赛的成败,无忧无虑的乒乓少年开始有了软肋,不再超然。

但这也将成为他的铠甲。

「你输给的并不是无名之辈。」

教练来到了星广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们在专注练习的时候,我还是有做一些情报功课的。」

星广迷茫地看向教练。

「他是骄阳中学的主将,刚刚一行人就是他们的出战队伍。」

「骄阳中学,我有听到过!好像就是今天上午作为B组冠军,刚从山海市预选赛出线的另外一支队伍!」晓晴突然记起来了,

「据说他们是今年的一匹大黑马,出场的几个队员也都是刚刚转学过来的,第一次登场就把B组里所有的往届强队都打得落花流水。不过听说学校学生的成绩都非常差...」

「刚刚没出手的两人实力其实也不容小觑,但他们的主心骨还是和你对阵的这个叫做「転」的小伙子」教练说道。

「転?」晓晴感觉这个名字好像似曾相识,但就是想不起来是在什么场合听到过。

「乒乓球是转速最高的球类运动。38mm的小球时代,旋转最快可达170转/秒。进入40+大球时代,虽然球速和旋转都有所下降,但是世界顶尖高手的平均旋转仍可高达130转/秒。」

教练看拿起一个乒乓球,用球拍轻巧一搓,然后将左手五个手指拢成一个中空的架子,球落在五指之间快速的旋转起来,

「刚刚和你对战的那个転,他接发球的反搓大概是你发球旋转的2倍,而最后的那个高吊弧圈球,大概是你的3倍吧。」

「这就是我们决赛圈会遇到的对手么...」星广喃喃说道。

「我记得了!两年前为了报名参赛,在组建学校乒乓球社的时候,有一个报名表上写的名字就叫転!」晓晴突然记起来了,「这个名字太特别了,当时还不知道怎么念这个繁体字呢...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首先,你们不一定有资格遇到他们。」教练没有在意晓晴的回忆,「按照刚刚出来的抽签结果,你们第一战会遇到的是来自东部的止水中学,战胜了止水,你们才有机会和骄阳站在赛场的两端。」

「止水...就是全国联考里成绩最好的那个中学?」晓晴对这些「学霸中学」如数家珍。

教练点头:「其次,骄阳也只能算决赛圈里的好手而已,因为他们队伍实力不平均,属于一超多强的状态。遇到真正的大魔王球队也还是要输。」

「大魔王...?」

「别想太多了,最近两周的比赛和训练你们也太累了。过两天带你们出去散散心吧哈哈哈!」教练拍了下因为陷入迷茫还在发呆的星广,

「顺便带你们见识一下真正的魔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