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班长单独邀约!

有句老话说得好。

无论男人多少岁,总是喜欢十八岁的少女。

谁会嫌弃自己身边围绕的美女多呢?

而且重大大学建立在大学城内,周围一整块区域还建立了十几所大学。

几乎重庆最有名的大学全部汇聚于此。

重师大学,川美艺术学院,重医大学,科技大学,军校等等。

这座大学城占地面积极为广阔,里面吃喝玩乐应有尽有,完全就是一座小型城市。

毫不夸张地说,光是大学城,就有非常多好玩又有趣的地方。

抛开的大学城不谈。

山城本身也很不错。

不仅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曾经三为国都,四次重新筑城,还是全国的运输交通重点城市。

这里的人文很发达,原本就是一座港城,自然也是海纳百川。

这里既有体现风俗民情的山城棒棒军,也有堪比国际大都会的最时尚解放碑。

有美食,更有美景,帅哥美女更是数不胜数。

总之,这是一座让人来了就不想离去的城市。

年轻人总是精力无限,一些很简单的话题,就能一直聊很久。

三人有以搭没一搭地聊了三个多小时,中间甚至还换了一次饮品。

当然这个钱还是吴仁腾付的。

就在林韶华有些倦意的时候。

吴仁腾紧皱着眉头,提出了一个很关键性的问题:“我们明天怎么去山城报到呢,坐客车还是包一个私家车?”

“温馨提示一下,大家的行李应该不少,要是坐客车,可能中途转车的时候可能会十分麻烦。”

听到这这番话,秦珂瑶浅浅一笑,温柔地说道:“这个你们不用担心,到时候坐我的车一起走吧。”

吴仁腾摇了摇头,一幅深思熟虑的模样:“普通的私家车可不一定能放下这么多行李。”

“我看我们还是包一个面包车吧,再叫一个人,分摊下来也没多少钱。”

秦珂瑶眨了眨璀璨的大眼睛,柔声地解释道:“应该不会吧,我家的车是保时捷卡宴,后备箱的空间很大,能放下大家的行李。”

听到保时捷卡宴这五个字,吴仁腾和林韶华都下意识地望向秦珂瑶。

好家伙!

这可是2005年,普通家庭坐个出租车可能都要思考许久。

秦珂瑶竟然已经开上了保时捷卡宴。

林韶华下意识地扫了一眼秦珂瑶身上的服饰。

这时候他才发现,秦珂瑶身上穿的衣服也都不简单。

看似没有牌子,可是面料和设计却很高档,而且衣服极其合身很有可能是定制服装。

很显然,这种高档定制衣服,在忠县这座小城市是不可能买得到的。

没想到秦珂瑶还是一位顶级小富婆。

坐在对面的吴仁腾听到这句话,他眉头微微一皱,提出了一个很没见识地问题。

“保时捷卡宴?保时捷不是跑车么?我们三个人怎么坐?”

听到这种问题,林韶华不由翻了一个白眼,对他这位‘天真’的死党,他甚至连吐槽的欲望都没有。

秦珂瑶被吴仁腾的这个问题给逗笑了。

她捂着小嘴,忍不住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在笑了一会之后,秦珂瑶笑着看了吴仁腾一眼,她又温柔贴心地解释了起来。

“保时捷卡宴是四人座的SUV车。”

生怕吴仁腾还不懂,她又补充了一句。

“嗯……你可以理解成放大版的小轿车。”

“哦!这样说我就懂了嘛!”吴仁腾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一副我明白了的表情。

他最后又确认了一下:“那明天你就开保时捷卡……卡什么来着,来接我们?”

“卡宴。”秦珂瑶浅浅一笑:“不是我开车,有专门的司机。”

吴仁腾试探性地问道:“但是我们三个人行李,总归还是有点多啊,你那台保时捷卡宴能装下么?”

默默地嘬一口手里的饮品,秦珂瑶笑着回应道:“确切来说,是你们两位的行李。”

“我爸得知我考上了重大,于是就在大学城附近买了一间大平层。”

“我的东西都已经提前运送过去了,到时候等到了大学报到完毕之后,我再让司机把生活用品都送过来。”

“你们要是有什么在宿舍放不下的东西,也可以放到我这边来。”

听到这番解释,吴仁腾的脸色再次一变。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手想要喝一口饮品压压惊。

结果拿杯子的手却不住地颤抖。

好家伙!

上大学就买大平层?那可是在大学城,黄金地段!

随便一套房子至少也得好几十万!

这年头普通人一个月的工资也才一千左右!

这人与人的差距也太大了吧!

林韶华也微微有些惊讶,他原本以为秦珂瑶家就是有点小钱。

但现在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位小富婆家里的钞能力。

怪不得重生前,自己和这位小富婆明明是校友关系,但是在大学中却没什么交集。

原来是因为两人本身家庭地位的极其悬殊。

圈子不同,玩不到一起去也很正常。

思绪拉回到现实,林韶华和吴仁腾两人对视了一眼。

两人都微微一笑。

对于这种能搭免费便车的机会,他们自然是不会放过。

吴仁腾可能想的会比较简单一些,觉得也就是搭一个顺风车。

但林韶华作为重生的成年人,他考虑问题就会比较成熟一些。

这一次,他们搭顺风车等于是欠了秦珂瑶的一份人情。

林韶华是一个重感情的人,而且秦珂瑶这种性格以及身份背景。

以后在大学校园中肯定能给到他们很多照顾。

他是一个想在学校自由自在的人,他可不想背负这样一份人情债。

林韶华总感觉自己以后可能需要做点什么,用来还秦珂瑶的人情债。

只要不欠别人人情,那他说话办事自然也就不用顾及太多。

这样想着,林韶华笑着望向秦珂瑶说道。

“既然你盛情相邀,那我们就却之不恭了。”

“从这里到山城差不多要行驶差不多四个小时,明天上午八点出发,中午十二点左右就能到山城。”

对于这个安排,秦珂瑶也很赞同,她点点头,笑吟吟地说道。

“忠县也不大,我知道你们家的地址,明天早上你们就在各自家门口等着,我会过来接你们的。”

秦珂瑶说话处处都透露着温柔和体贴。

感受到秦珂瑶语气中的温柔体贴,吴仁腾感动得连连点头。

秦珂瑶这种级别的女神又如此温柔体贴,对他这种舔狗的杀伤力简直不要太大。

林韶华反倒是没有太多反应,他站起身来说道:“好的既然都说好了,那我们就先走一步了。”

就在林韶华打算离去之时,秦珂瑶却突然柔声说道:“林韶华你等下,我有点私事想跟你说。”

听到这句话,同样打算离去的吴仁腾原本就有些黑的脸庞一下子就更黑了。

在他心中,秦珂瑶可是女神!

女神单独约会林韶华!

这无论怎么想,他都感觉不太对。

要知道,他可是还梦想着等在大学赚了钱,有了名气就主动跟秦珂瑶表白。

现在看样子,自己的好兄弟莫非要捷足先登?

吴仁腾想了想,他强行找了个理由想要留下来。

“什么私事我不能听?我们三人可是一个团队!不行我要留下来听一听!”

见黑胖子吴仁腾如此恬不知耻,林韶华默默打开了包厢的大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见状,吴仁腾还想再找两句借口。

秦珂瑶看了他一眼,柔声解释道:“是音乐方面的私事,你留下来不太好。”

林韶华掏了掏耳朵补充道:“听到了吧,是音乐方面的私事,你又不懂音乐,留下来干嘛?”

说话间,林韶华还一直看着吴仁腾,脸上带着轻松的笑容。

见两人都想让自己走,吴仁腾就算是脸皮再厚,他也不好赖着了。

只不过,临走的时候,他还是做出了一番最后的挣扎。

吴仁腾倚着门框,冲秦珂瑶提醒了一句。

“我就在小店门口外等着,班长你要是需要我的话,叫我一声我马上就到!”

秦珂瑶甜甜一笑,点了点头:“好的。”

听到这句话,林韶华心中一阵无语。

还真是一条不要脸的舔狗!

“砰——”

伴随着一阵声响,包厢的房门被吴仁腾顺手带着关了起来。

一时间,整个小包厢就只剩下了林韶华和秦珂瑶两个人。

对于关系普通的人,无论后者说什么话,秦珂瑶心里都不会产生太多波动。

礼貌客气,大方开朗,就是她面对大多数人的状态。

但是面对自己喜欢的人,秦珂瑶就没办法保持从容的态度了。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暗地里给自己加油打气道。

加油!秦珂瑶!你可以的!

在这个小包间中,林韶华和秦珂瑶两人紧紧地靠坐在一起,彼此甚至都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秦珂瑶小脸有些微红,孤男寡女共处于这种闭塞的小包厢。

一向落落大方的她,也有些小害羞。

她指了指对面,弱弱地说道:“那个……对面没人了,你去对面坐吧。”

林韶华看了她一眼,大大方方地换到了对面坐下:“你到底想说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