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聚会结束,回家见父母

他跟秦珂瑶以及吴仁腾三人考的是同一个大学。

吴仁腾和自己同样是土木工程专业,秦珂瑶则是选择了音乐专业。

有这样的宝藏女孩当校友,那以后的大学生涯就有意思多了。

林韶华望着面前的窈窕少女,发自内心地夸赞道。

“没想到一向品学兼优的班长,私底下竟然还会花时间刻苦钻研音乐。”

“或许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天才,只有努力的女孩。”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林韶华的夸赞,秦珂瑶只感觉心里喜滋滋的。

她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笑着回应道。

“谢谢夸奖,我也同样佩服你,能写出这种煽情的好歌,真厉害!”

她这番夸赞倒是发自真心,这首歌确实非常好听。

她甚至能感觉到这首歌里流露出来的真情。

这种真情,只有用心创作歌曲的人才能创作出来。

在秦珂瑶看来,林韶华就是那个用心创作的作者。

“谬赞了。”林韶华淡然一笑,语气十分平稳。

“我只是喜欢听音乐而已,如果你也喜欢音乐的话,我们以后可以多多探讨一番。”

听到这句话,秦珂瑶眼眸中闪过一丝欣喜。

她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笑着点点头:“好啊,我很荣幸!”

林韶华笑着点点头,又坐回到了座位上。

林韶华一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坐在他旁边的吴仁腾就十分激动凑了过来。

他瞪大着眼睛望着林韶华,脸上写着兴奋两个大字。

“林韶华!你也太猛了吧!”

“你快跟我说说,到底你还有多少存货?”

“你知道么?我听你唱歌的时候,突然就想到了一个绝妙的赚钱点子。”

“我们在大学期间创业搞一家音乐公司吧!你当歌手,我当你的经纪人,我们双剑合璧,直接称霸华语歌坛!”

听吴仁腾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林韶华眉头微微一挑。

一辈子只有一次的青春,千金难换!

要说赚钱的话,刚刚的那首歌随随便便卖一万块。

市场上多的是唱片公司抢着要,他脑海中类似的歌曲至少都有几千首。

换句话说,他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抄一下歌就能成为千万富翁。

试问躺着就能赚钱,为什么要奋斗呢?

林韶华笑着地看向吴仁腾,举起酒杯回应道:“大学期间我的目标很简单,吃喝玩乐。”

“自由自在,拒绝奋斗。”

最后的八字真言一出口,吴仁腾整个人的表情瞬间就扭曲了起来。

什么情况?

平时刻苦奋斗,只想埋头学习的林韶华去哪了?

为什么说躺平就躺平?

两瓶啤酒的威力有这么大么?

还是说,林韶华之前的努力奋斗,都是为了到大学之后尽情放纵一把?

他虽然明白林韶华想表达的意思,但是却无法理解林韶华。

赚钱不好么?奋斗有错么?

作为和林韶华从小穿开裆裤长大的好兄弟,好哥们。

他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地纠正林韶华的这种错误思想!

躺平是不可能躺平的!

他要努力奋斗,然后赚大钱取媳妇,过上有钱人的幸福生活!

吴仁腾越想越有劲,只是几秒钟的时间,他就已经把之后二十多年的奋斗计划都畅想了一番。

看着吴仁腾这副兴奋样,林韶华笑着摇了摇头。

没有理会吴仁腾,林韶华转头和其他热情的同学们闲聊了起来。

他没有把自己当成三十多岁的成熟男人。

而是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刚刚满十八岁,青春无限好朝气蓬勃的少年。

面对这群纯真的同学,他卸下了成年人的面具,表现出了他最真实的状态。

没有成年人的虚与委蛇,也没有利益纠缠牵绊。

大家的态度都很真诚,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

这一场同学聚会,他玩得十分轻松愉快。

三十多岁的林韶华从来都没有喝醉过。

每次喝酒他都会想办法克制住自己,让自己不要喝醉。

因为第二天醒来还要努力工作!努力生活!

但这一次不一样,他喝醉了,而且醉得很开心。

假如这是一场梦,那林韶华情愿它永远都不要结束。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也不知道自己和父母说了什么。

反正一觉醒来,他已经躺在了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小房间内。

林韶华从床上坐起身,抬起头,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个很单调的小房间。

里面除了简单的家具布置以外,就是一张靠窗摆放的书桌。

书桌上满是复习资料和考试模拟题。

窗外刺眼的阳光照射进来,投射在墙上。

墙上贴着日历海报,海报上是刘德华拿着一幅恭喜发财的祝福春联画像。

海报是招商银行送的,上面还有银行的商标。

林韶华坐起身来,望着房间内熟悉的老旧布置。

他脸上露出畅快的笑容:“看来这不是一场梦!我真的重生了!”

感受着身体涌现出的充沛体力,林韶华的心情十分舒畅。

他跳到地上,在原地做了几个俯卧撑!

做完之后,身体依旧活力十足,一点也不觉得累,甚至感觉十分轻松畅快!

“年轻真好!”林韶华脸上的笑容灿烂了几分。

年龄大了之后,他天天顶着一个偌大的啤酒肚不说,就算多走几步路都会感觉很疲惫。

现在不一样,他感觉自己就算天天早起跑个三千米,估计都没有任何问题!

身体变得年轻健康,心情自然而然也轻松多了。

就在林韶华感慨年轻真好之时。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起。

老妈陈素芳的声音响起:“儿子!起来吃中午饭了。”

“好的,来了。”林韶华说着,三下两下穿好衣服。

正准备走出门的时候,下意识摸了一下身上。

却发现好像少了点什么。

“我手机呢?”林韶华喃喃自语道。

过了片刻,他突然反应过来。

现在是2005年,不是2022年。

2005年是互联网时代前的最后一段至暗时刻。

这个时期,互联网已经出现了,但是很多互联网公司都没有出现。

微博,微信,贴吧,抖音,lol,cf,dnf统统没有。

支付宝去年刚出,现在还是q币,网卡的天下。

手机最大的作用就是聊qq和接打电话。

在这个时代,诺基亚和摩托罗拉独占鳌头,苹果手机还没出世。

翻盖触屏手机已经号称是智能手机的天花板。

当然这些手机的功能外观虽然种类繁杂,但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

贵!贼他娘的贵!

随便一部手机都要好几百甚至上千。

要知道,外面一碗二两牛肉小面,也才卖两块钱一碗。

手机相当于这个时代的奢侈品,只有有钱人家才能使用。

普通人打电话,要么就是用座机,要么就是用电话卡去专用的电话亭打电话。

林韶华所在的这种普通家庭,自然不可能拥有手机这种奢侈品。

“没有手机也好,乐得轻松,逍遥自在。”

林韶华微微一笑,反而是很开心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这样想着,林韶华打开房门,穿过客厅,走楼梯来到了一楼卖商品的门店之内。

在小店门口,摆着一个桌子。

父母已经坐在桌子边吃边聊了。

看到林韶华来了,国字脸的父亲林权国只是瞥了他一眼,然后便接着闷头吃饭。

没有过多反应,就好像没有看见他一般。

坐在父亲身边的母亲陈兰芳冲他招了招手,关心地说道。

“也不知道你昨天喝那么多干什么,睡到大中午才醒。”

“饿了吧,饿就赶紧趁热把饭吃了。”

林韶华看着自己年轻时候的父母,脑海中关于他们的记忆一下就涌现了出来。

两人现在是三十八九岁的年龄。

头上还没有太多的白发,精力也十分充沛。

他的家庭是典型的慈母严父组合。

虽然偶尔慈母也会变成老虎,但总体而言,母亲会更加支持自己的音乐理想,想让自己过得开心一些。

而父亲相对而言会更加苛责一些,很多事情都以有用没用作为衡量标准。

时刻告诫自己,不要做一些浪费时间的荒唐事情。

年轻的时候,自己不太能理解父亲,长大之后他反而更加明白父亲的这种爱。

如此重生一世,望着父母熟悉而又年轻的面孔。

林韶华只感觉心情也变得舒畅了许多。

重生一世,不仅自己的人生充满了无限可能,自己父母也变得年轻了!

这样想着,林韶华深吸了一口气,笑着主动坐到了父亲林权国的身边。

他主动夹了一筷子肉送到林权国的碗中:“爸,你送货这么辛苦,多吃点肉。”

望着碗里的这块肉,林权国的表情顿时一愣。

他瞥了林韶华一眼,眼中满是疑惑。

“你小子又想干嘛?别以为这样做我就会支持你搞音乐。”

“我告诉你,上了大学就好好学习建工知识,等学成了之后就跟你李叔去工地发展!”

他语气有些严肃,说话的时候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好的,等我上了大学一定会好好学习。”林韶华笑着点点头,又夹了一筷子肉给母亲秦素芳。

“妈你也多吃点肉,看店很辛苦的。”

看林韶华笑嘻嘻的样子,林权国还以为林韶华在糊弄自己。

他放下碗筷严肃道:“你小子别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林韶华没有回避,而是直视着父亲林权国的双眼。

他认真地回应道:“老爸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重生一世,就算再躺平,也能轻轻松松赚到很多钱。

有了底气之后,说话自然就硬气了许多。

看到儿子说话如此自信,林权国夫妇两人都有些意外。

这一刻,他们总感觉林韶华好像变得不太一样了。

说话变得更加成熟,也变得更自信了。

虽然只是刚满十八岁的年龄,但是看起来更像一个有主见的成年人。

就在这个时候,收银柜台上的座机突然响了起来。

“叮铃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