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直男对阵冰山女神!聊天的艺术!

听到这句话,许清雪转身的动作一顿。

她想了想,平静地回应道:“我流泪单纯只是因为你唱得很动听,因为感到而落泪,你不用多想!”

说话的时候,许清雪表情十分平静冷漠。

虽然说话的语气十分冷,话语的内容却带着满满解释意味。

顿了片刻,她忍不住开口问道:“这首歌叫什么?我从来都没有听过,是哪位歌手新发的歌?”

林韶华就这么直直望着反常无比的许清雪。

过了一会,他平静地回应道:“消愁。”

“这是我独立创作的歌曲,没有发布。”

许清雪听到这句话,她忍不住再次上下打量林韶华。

原本以为林韶华只是唱得好听,没想到,他竟然是写这首歌的作者。

要知道,一首歌好不好听,就看创作者用不用心。

能写出这么带感情的歌曲,那创作者一定经历过很多事情。

或者说,这首歌本身就是在写创作者自己。

在觉察到这一点之后。

她的心中闪过一丝异样的感情。

如果对方是年龄稍大的人,那她还可以理解。

但对方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大一新生。

想到这,许清雪隐隐觉得。

林韶华很有可能跟自己是同类人,同样有悲惨过去的人。

所以才会写出这么悲情的一首歌。

想到这,许清雪忍不住开口问道:“请问这首歌,你的创作灵感是来源于哪?”

林韶华并不知道许清雪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他平静一笑,随意撒谎解释道:“自然是我人生的某一段经历,给了我这首歌的创作灵感。”

许清雪看了林韶华一眼,又下意识地回应道:“那你的这段人生经历一定很悲惨。”

林韶华双眼微微眯起,他发现许清雪在刻意转移话题。

对于这个女人的刻意回避,林韶华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他三十多年的小人物人生经历,让他有一种天生的直觉。

察言观色!

就好像被动能力一般,能轻易感知到别人隐藏在心底的情绪。

他总感觉,这个女人身上,此时正散发着某种悲情氛围。

情绪看似平静,其实正处于情绪即将崩溃的边缘,全靠一丝理智强行拉着。

如果不好好引导的话,搞不好,自杀都有可能!

重生前,许清雪确实没出现任何意外。

如果因为自己的这一首歌,让她本来就濒临崩溃的情绪直接失控。

那自己不就成了大恶人?

所以对于许清雪流泪的问题,他必须要问清楚,情况特殊,哪怕是用最直男粗暴的方式。

甚至刻意激怒许清雪,让许清雪发泄一下内心的情绪。

都远好过许清雪偷偷躲起来,暗自神伤,甚至有可能会做出什么不利于自己的事情。

为了帮助许清雪,也是为了不让自己背上‘故意伤害’的罪名。

于是林韶华直接开门见山道:“我不需要你的安慰,我的内心远比一般同龄人强大,反倒是你,你为什么会哭?”

“我从朋友那里听说过你的性格,你似乎不是一个轻易落泪的人。”

“如果你打算用听歌触景伤情这么低级的理由搪塞我,那么接下来的话题也没必要进行下去了。”

听到林韶华突然开始直男式发问。

许清雪的理智也暂时回到了她的身上。

她深吸了一口气,平静地回应道:“我的事情跟你没关系,你可以不用管我,也没必要记得。”

她的事情十分复杂,而且非常难搞定,就算跟陌生人倾诉也没有任何意义。

而且只会给别人凭白增添麻烦。

她不喜欢麻烦陌生人,特别是一个写歌让自己流泪的男人。

所以她故意把表现得冷一些,就是想用这种偏极端的方法,让林韶华离开自己。

这是最简单的方法了,让一个人恨我远离我,总比听我传递负能量要好。

许清雪说完就打算直接离开。

但林韶华怎么可能让许清雪离开!

人命关天,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他也要问个清楚。

为了不酿成恶果,林韶华主动叫住了许清雪:“虽然你说话语气很冰冷,但是你的情绪此时正处于即将崩溃的边缘。”

“说得严重一些,随时自杀都有可能。”

“就算你现在装高冷,想要一走了之,至少也给我一个你不会自杀的保证吧。”

听到这番话,许清雪整个人当场愣在原地。

她明明什么都没有说,为什么林韶华能看透她的内心?

林韶华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很有可能会自杀。

就在刚刚听这首歌的时候,她确实有过这方面的想法。

许清雪眯着眼睛再次上下打量了林韶华一番。

隔着一个铁栅栏,再加上是晚上,就算借助微弱灯光的辅助。

也根本看不太清林韶华的脸。

许清雪深吸了一口气,认真地说道:“我保证,我从未想过自杀这件事。”

林韶华冷冷回应道:“这已经是你第三次撒谎了,对一个陌生人说实话有这么难吗?”

林韶华再次一针见血,他刻意加重了语气。

也想激发一下许清雪的怒意。

一直被追问,许清雪本就处于情绪即将崩溃的边缘。

她有些怒了:“你这个人,这么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

“行!既然你非要听实话,那我就告诉你实话!我家要破产了,我马上要从富二代变成负二代!”

“我唯一的直系亲属父亲被受打击,已经神志不清!”

“一百二十天后,公司就将完成破产清算!”

“为了应付即将到来的破产压力,明天就要放弃我最喜欢的专业去读我最不喜欢的专业!

然后拼尽最后一丝可能,用一辈子去偿还这笔天文数字的债务!”

“所以我确实崩溃得想要自杀!我说了这么多,你信吗?”

说完这番话,许清雪就这么直直地看着林韶华。

其实话一出口,许清雪就已经后悔了。

这些话都是她心底最深的痛,一般情况下,她是绝对不可能将这些话说出口。

但是高压之下,让她也变得有些不像自己。

说完这番话,许清雪故意让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冷,就好像是说了一番骗人的气话一般。

她依旧在用最后的倔强,在拒绝林韶华的帮忙。

望着这种情况下,依旧十分倔强的许清雪,林韶华的目光中满是悲悯。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再次认真地回忆了一番刚刚的话语,然后结合自己的特殊能力做出了最严谨的判断。

最后得出的结论十分意外,许清雪这番话极大概率全是真话!

林韶华就这么默默地望着许清雪,眼中的悲悯之色愈来愈浓。

按照许清雪那倔强的个性,估计她说的这些话,也只是冰山一角。

许清雪看到林韶华不回答自己,而是默默地望着自己不说话。

她心中的预感愈来愈强烈。

难道他相信了我说的话?

许清雪轻哼了一声,语气依旧十分冷傲:“其实刚刚的话都是我瞎编的,忘了我吧,拜拜!”

说完,她转身便打算直接离去。

“第四次撒谎。”林韶华竖起四根手指。

“看来你内心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性格也不是一般的纠结。”

“明明就想找人倾诉,却一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强行终止。”

“这样强行硬撑下去,总有一天,你真的会死!”

说这番话的时候,林韶华的语气无比认真。

因为许清雪确实早夭了。

只不过,得知消息的时候。

当时他跟许清雪并没有任何亲密关系,只是普通的校友关系。

所以还以为只是意外死亡。

现在看来,很有可能是因为压力太大,结果把人给活活累死了。

听到这番话,许清雪本来打算离去的脚步突然一滞。

她站在原地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

多少年了,她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被任何人看透心房。

一直以来,她都在默默地承受着一切。

刚刚出生不久,母亲就因为难产大出血撒手人寰。

父亲因为太爱母亲,一度情绪失控,甚至多年以来一直觉得她是害死母亲的杀人凶手。

从小就背负着父亲的怨恨和周围同龄人的嘲笑长大。

她的心房早已锻炼得无比强韧。

本来以为这就结束了。

但是这仅仅只是开始……

就在许清雪回忆自己过去的时候。

林韶华却主动从篮球场内走了出来。

“我不管你怎么想,陪我散散步吧,谁让你把我的心情搞得这么郁闷。”

“去哪里?”许清雪冷着一张脸,看着脚下的石子问道。

林韶华将吉他背在身上:“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朝天门码头。”

“心情郁闷的时候,我就会吹吹江风,这样一来,心情就会好很多。”

他说完,主动越过许清雪,迈步往前走去。

许清雪站在原地,脚步没有挪动。

她知道,一旦迈出这一步,今晚将很难收场。

林韶华的语气变得十分生硬:“怎么?身为学姐,你就这么没有担当吗?”

“你把我心情搞郁闷了,难道就不愿意陪我散步解解闷?”

听到这句话,或许是得到了一个安慰自己的理由。

不是学弟安慰我,而是我安慰学弟。

许清雪默默地点了点头,跟在了林韶华的身后。

只不过,一路上她都没有说话。

两人坐上出租车。

一直行驶到长江边上。

朝天门的夜景依旧是那么辉煌灿烂。

林韶华和许清雪两人行走在千厮门大桥上。

江边的风呼呼地吹过。

路上全都是陌生的行人。

谁也不认识谁,说话也没有任何顾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