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许清雪竟然听歌流泪了!

夜晚的重大,静籁无声。

很多地方虽然很安静,但是越是安静的地方,往往就越多小情侣。

小树林,湖边,操场,甚至是教学楼顶楼。

这些地方都汇聚着很多的小情侣。

林韶华背着吉他穿梭在重大的校园内。

很快,他便走到了一个破旧的篮球场外。

在这里,竖立着一块牌子【正在施工】。

这里原本是一座篮球场,但是由于里面的东西太破旧了。

学校准备拆掉建一座纪念馆。

这里是独立的篮球场,四周都用铁丝网栅栏围了起来。

所以里面虽然面积不小,但是却一个人也没有。

林韶华悄悄绕到后门,从门下一块看似废旧的铁板下取出一把钥匙。

捅开了篮球场的大门。

“感谢保安大哥的馈赠。”林韶华微笑着将钥匙还了回去。

这处隐秘的地方,和进入方式,都是杨达摸索出来的。

只不过,现在杨达还没到探索到这里。

林韶华便提前占领了这块地方。

将腰间的吉他解下来,林韶华轻轻撩拨了一下琴弦。

“铛铛——”

吉他发出一阵悦耳的声音。

重生之前,他一直在酒吧当驻场。

为了保持状态,他每天都会习惯性地弹几曲吉他。

望着眼前的破败篮球场。

锈迹斑斑的篮球架,油漆脱落的场地画线,斑驳起皮的篮球场地。

以及满是灰尘的阶梯观众席。

所谓的街头观众席,其实就是几个钢架叠在一起的建筑。

林韶华默默地走到阶梯观众席,随便从地上捡起几片树叶,垫在屁股底下。

他来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

唱自己想唱的音乐。

“嗡——”

琴弦撩拨之下,一串音符从手指中流出。

几段无意识的音符响起。

林韶华整个人的气质突然就发生了极大的改变。

他的背不自觉地佝偻了几分。

表情拉了下来,眼神也变得十分暗淡冷漠。

如果说,刚刚的林韶华还是一名朝气磅礴的堂堂少年郎。

那现在的林韶华就是一名饱经沧桑的中年男人。

三十多岁的林韶华,本来就是小人物一个,一生又经历了那么多坎坷。

当三百多斤的水泥需要人抗上顶楼。

没有任何退路的林韶华,只能默默地说一句:“我扛得住。”

当父母需要花钱治病,但自己的工资却因为拖欠而没有按时发放的时候。

没有任何退路的林韶华,只能默默地说一句:“我扛得住。”

当他在酒吧驻唱,被顾客直接丢酒瓶子砸在头上,他还要笑着道歉,同时还要把顾客送上来的酒都喝光的时候。

没有任何退路的林韶华,只能默默地说一句:“我扛得住。”

毫不夸张地说,在很多时候,他都感觉自己活得很累,甚至几度处于崩溃的边缘。

人越是活得久,遇到的崩溃时刻就越多。

成年人的崩溃往往就在一瞬间。

或许只是因为单纯地想起了悲凉的往事。

如果不是因为重生回到现在的青春岁月,没有任何压力的年龄,他也不可能放下身上那些沉重的担子。

但是很多时候,压力这种东西,就需要适当地释放一下。

“嗡——”

生活中,很多人习惯性地戴上面具,伪装自己,让自己变得不像自己。

现在四下无人,林韶华露出了自己最悲凉的一面。

他现在只想唱一首歌,释放一下心中那无尽的悲凉和压力。

回想起自己重生前的人生,林韶华下意识想起了毛不易的一首歌《消愁》。

年轻的时候,林韶华经常会唱周杰伦的歌,甚至唱许嵩,汪苏泷的歌。

但是年纪大一些之后,他会在私底下偷偷唱一些很悲凉的歌曲。

很多时候,他总是习惯在外人面前一直保持那坚强的一面。

他只会在无人的深夜,偷偷唱几句伤感的歌曲治愈内心的伤口。

这首歌《消愁》是毛不易。

歌词里深藏的所有情绪,深刻入骨,字字如锥。

看似朴素无华的歌词,却句句押韵,宛如一首诗一样,把一个成年男人的无奈唱得淋漓尽致。

因为毛不易当初比较内向,不太能和大家很快融入到一起,写这首歌的初衷是想鼓励自己,也想鼓励听众们。

毛不易认为现实中好像大部分人过得都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但每个人心里都有想要的生活。

制作该曲也是希望听众在不顺利的时候也应该为了理想,继续前行。

回想着这首歌的前奏,林韶华的手指开始在吉他的琴弦上撩拨起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一道倩影从他身后的树林内缓缓走出。

这道倩影低着头,望着地面往前默默行走着,她的眼神十分平静,毫无感情波动。

一身青色长裙随着晚风轻轻摇曳。

许清雪低头想着事情,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篮球场外。

她家里出了一些事情,今天刚刚到学校,由于身份的原因,她要马上处理学校组织部内的事情。

一直忙到现在,她连饭都没有吃一口。

但是她并不饿,只觉得大脑乱糟糟地,需要找一个清净的地方放松一下。

于是她就来到了这个地方。

以往她但凡心烦意乱的时候,就会来到这个地方。

什么也不干,就这么静静地站半个小时。

等大脑重新回归正常状态之后,她再回去,重新做回那个冷面冰山女神。

但是今天,令她有些意外的是,这里竟然已经先她一步来了客人。

而且这个客人还在弹吉他。

望着眼前这道背影,许清雪眉头微微皱起。

清冷的眸子闪过一丝漠然。

既然有人了,那她也不想再多待。

她没有说话,也没有出声,转身就打算默默离去。

以她的颜值和身份,一旦被人注意到,特别是异性。

就会自然而然地引来这些异性的搭讪。

她现在脑子一片混乱,根本就不想跟任何人说话。

哪怕一句话也不行!

可就在她转身刚走了没两步之时。

一道充满沧桑感的声音却缓缓走进入了她的心扉。

“当你走进这欢乐场,背上所有的梦与想。”

“各色的脸上各色的妆,没人记得你的模样。”

“三巡酒过你在角落,固执的唱着苦涩的歌。”

“听它在喧嚣里被淹没,你拿起酒杯对自己说。”

……

这首歌她从未听过,但是当歌声响起的那一刻,却令她的脚步停驻。

歌词旋律中有一种淡淡的忧伤。

那是一种属于过来人的感慨。

许清雪一直都是一位思想十分成熟的女性。

她虽然今年才十九岁,但是因为从小就承受了他人无法承受的痛苦。

所以她在思考问题和看待事情的时候,更像一名三十多岁的女性一样。

只不过因为上学的原因,身边都是同龄人。

就算年龄跨度再大,也大不到哪里去。

所以一直以来,她都从未有过一个交心朋友。

外表看似风光无限,其实内心无比空虚。

但许清雪在听到这首歌的那一刻,她能很明显地从这首歌里听到另一个同样孤独的灵魂。

“一杯敬朝阳,一杯敬月光!”

“唤醒我的向往,温柔了寒窗!”

“于是可以不回头地逆风飞翔,不怕心头有雨,眼底有霜!”

……

听到这首歌,许清雪不禁喃起了歌词:“一杯敬朝阳,一杯敬月光……”

听到这首歌的这句歌词,她隐隐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忧伤。

就好像她此时就坐在酒局上,望着周围的人。

望着这些人为了自己的梦想,戴上面具开始伪装自己。

酒会绚烂多彩,没有人记得那个不合群的她。

隐约间,她想起了自己的某段记忆。

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一个不合群的人。

无论是在外面还是在家里,她一直都不合群。

小时候被人骂孤儿的画面。

被父亲骂丧门星的画面。

被后妈骂冤魂的画面。

被同父异母的弟弟指着骂滚出我家的画面。

想着这些记忆中的画面。

许清雪听得流泪了。

她那漂亮眼眸中浸出一丝晶莹的泪滴。

眼泪开始不受控制地滴了出来。

但许清雪并没有感觉,直到眼泪滴到她的手臂上,她这才惊觉出声:“呀!”

“谁?”

林韶华正唱得入神,突然听到身后的女人惊呼声。

他猛地转过头去。

在夜晚昏暗的路灯照射下。

只见一名漂亮的女子站在围栏外面。

看到这名女子的脸。

林韶华一下就认出了她的身份,许清雪。

只不过,和以往不一样,许清雪那双眼眸不再冷漠平静。

而是微微泛红,眼角一丝晶莹的泪珠。

望着这一幕,林韶华有些吃惊。

许清雪竟然哭了!

在他的印象中,许清雪可是真正的冰山女神。

别说流泪了,听说许清雪大学四年就没有在公开场合笑过一次。

就算后面从音乐系转到金融系,性格也没有发生任何改变,反而变得更加冷漠。

面对林韶华的目光,许清雪没有说一句话。

她将眼角的泪滴一抹,又恢复了曾经那幅冷漠的表情,转头迈步就打算直接离去。

看到这一幕,林韶华的眉头一挑。

如果是一般情况也就罢了,但是莫名其妙哭了是什么情况?

最关键的是,林韶华隐隐觉得这其中好像隐藏着什么大秘密。

他决定必须要问个清楚。

“许清雪学姐!听了我的歌,还流泪,就这么一声不吭地走了!”

“你是打算让我上门追问原因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