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奇葩的操作往往超出正常人想象

望着李长福那坚定的表情,林韶华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不太好的预感。

只见李长福眼神坚定地离开人群,主动向着吴仁腾两人走去。

一时间,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李长福。

望着这个留着平头,浓眉大眼的男生。

他们的心中都升起了同样一个念头。

这个人是谁?他要干什么?

在全场所有人的注视下,李长福走到吴仁腾两人身边。

他先是看了两人一眼,然后又转头看了黄雪峰一眼,他的眼神中带着一丝询问。

看样子,应该是在询问黄雪峰,自己应不应该继续下去。

黄雪峰冲着李长福点点头,竖起一根大拇指。

李长福看到黄雪峰给他竖起的大拇指之后,他的表情顿时再次坚定起来。

很快,他就开始当众解起了衣服上的扣子。

看到这一幕!

黄雪峰和黄浩博的表情变了,林韶华的表情也变了。

在场所有围观的人表情都变了。

“他在做什么?”

“谁能告诉我,他为什么要解扣子?”

“我去!他不会是要!”

“我的天!这破路也能开?”

……

不仅是围观的众人惊讶不已,林韶华几人也十分惊讶。

“他要干嘛!”洪浩博瞪圆了双眼,眼中满是吃惊之色。

黄雪峰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一米八几的壮汉,走过南闯过北。

但是他却理解不了李长福的思维逻辑。

林韶华的眉头微微皱起,他心中那股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

在众人的注视下,李长福一脸坚定地将自己的衣服扣子解开。

露出了里面穿着的一件军装绿色短袖衬衫。

他们所穿的大学军装一共分为两件套,一件外套一件短袖衬衫。

此时李长福身上就只剩下了单薄的绿色短袖衬衫。

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

李长福很快就把衣服都脱光了。

看到赤裸着上半身的李长福,众人彻底绷不住了。

“流氓!”

“变态!”

“没想到我们大学中还有一个变态!”

“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想着干这种事情!”

“就算你有自己独特的性取向癖好,也不能大庭广众下当众展示吧!”

……

一些害羞脸红的女生都纷纷捂住了双眼。

林韶华等人也是面面相觑。

大家都把目光望向了黄雪峰。

黄雪峰一米八几的壮汉,愣是被众人的眼神看得一阵发毛。

黄雪峰有些慌了:“干什么?别这样看我啊!不是我让他这样做的!”

“我让他帮助同学啊!没让他当众耍流氓啊!我可没有这种肮脏的想法!”

林韶华面色平静地摸了摸下巴:“这算是不打自招么?”

洪浩博默默地从黄雪峰的身边移开:“兄弟,其实我有女朋友了,我只喜欢女人。”

一时间,不仅是林韶华两人默默跟黄雪峰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就连周围的人也都默默后退了两步,直接跟黄雪峰拉开了距离。

看到这一幕的黄雪峰傻眼了。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李长福!”黄雪峰绷不住了,他扯着嗓子冲李长福怒喊道:“你小子干什么呢!”

站在吴仁腾等人身边的李长福一脸疑惑:“不是你让我这样干的吗?”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离黄雪峰又远了一些。

“我让你干什么了?”黄雪峰脸都被气绿了:“我让你帮他们解围!你脱衣服干什么!”

“帮他们解围啊。“李长福皱着浓浓的大眉毛,一脸无辜地回应道。

“我把自己的衣服给他们盖上,这样他们就不会尴尬了。”

黄雪峰:“……”

薛子昂:“……”

林韶华:“……”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都沉默了。

好家伙,没想到在山城最牛B的重点重大大学内,竟然隐藏着一位阅读理解满分的大聪明!

黄雪峰的嘴角微微抽了抽,他只感觉自己好像跟李长福不在一个频道沟通一般。

“我让你把他们叫醒,不是让你给他们穿衣服!”黄雪峰头上的青筋暴起,他咬着牙,再次给出了指示。

“啊!???”

李长福这才意识到自己理解出了错。

他连忙蹲下身来,抬起手,对着地上的两人,反手就是两耳光。

“啪啪——”

耳光清脆响亮,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明明白白。

但是他们的眼神却更加怪异了。

因为李长福这两耳光是打在了那两名中年男人的脸上。

这两耳光下去,直接就把那两名昏昏沉沉的中年男人给扇醒了。

看到这一幕,黄雪峰连吐血的心都有了。

他现在内心只有一句话。

自己所在的班级,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奇葩!

两名中年男人刚一醒过来,就看到了围观的众多大学生。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他们脸上的表情一点也没有变化。

似乎对于他们而言,这种事情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赫然是一副老酒鬼的模样做派。

而且看其举动,还有点社会街溜子的模样。

这年头社会也不是那么和平,很多混混喝了酒就打人的事情也不少发生。

一时间,为了自保,很多大学生都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

两名中年男人缓缓站起身,望着浓眉大眼的李长福就质问道。

“喂!你干嘛打我耳光?”

“还有我!”

面对两名中年男人的逼问,李长福有些慌乱。

他连忙一抬手,指着黄雪峰说道:“是他让我打你们的!”

黄雪峰:“???”

听到这句话,两名中年男人眉头一皱,齐齐向着黄雪峰看来。

黄雪峰原来在工地上待过,接触过的中年大叔也不少。

此时他倒也不太怯场。

这件事是因他而起,他也只能自己亲自出马解决了。

他想了想,向前走了两步说道:“是这样的,地上躺着的两名大学生,是我们班级的同学。”

“如果两位和他们有什么恩怨过节,或者想找人喝酒解闷的话,完全可以找我。”

“他们还年轻,也不懂事,希望你们不要再为难他们了。”

在黄雪峰看来,一定是这两名中年男人想喝酒,但是找不到伴,于是就找了吴仁腾两人去喝酒。

结果喝大了就跑到学校操场上发酒疯。

这种事情,他原来在工地上也见过不少。

此时他坚定地认为,吴仁腾两人就是受害者角色。

肯定是被蛊惑的那一方。

听到这番话,那两名中年男人的眉头猛地一皱,脸色也变得也些不太对劲。

看到这一幕,站在一旁原本打算看戏的林韶华,眉头微微一皱。

黄雪峰虽然不怕事,但是很多事情处理的方法就是直来直去。

义字当先,凡事先往自己身上揽。

事情都没有问清楚就给人家扣上了一顶帽子。

林韶华也不知道这两名中年男人的性格。

要是再让黄雪峰这样聊下去,估计没事也得整出事情了。

想到这,林韶华往前走了两步,一抬手,让黄雪峰别再继续往下说了。

面对黄雪峰疑问的目光,林韶华轻声解释道:“这两人都是我的室友,他们的事情我比较了解,让我来解决吧。”

听到这句话,黄雪峰点了点头,把‘舞台’让给了林韶华。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林韶华的身上。

其中一名个子偏高的中年男人皱着眉问道:“你小子又想说什么屁话?”

语气十分不快,很明显,他刚刚已经被黄雪峰的一番话给激怒了。

林韶华微微一笑,他指了指地上的吴仁腾两人。

先是表明了自己的身份:“我和地上两人是好兄弟,我过来只是想问问他们昨晚到底去干什么了。”

“今天早上所有大一新生都要集合军训,全校老师,校领导包括军队的教官们也都会悉数到场。”

“他们再贪玩,也不可能让这么多大人物等他们两人吧。”

林韶华这一番话说得十分巧妙。

既把自己的身份表明了,又暗示了中年人自己所在的地方是在重大。

不仅是在林韶华等人的地盘上,而且还有校方和军方的势力。

两名中年人就算胆子再大,背景再野,也不敢当着军方的面闹事。

这一番话说下来,名话暗话全都表达得清清楚楚。

听到军方这两个字,这两名中年男人瞬间就清醒了大半。

他们两人看了林韶华一眼,然后抬起头再次认真地打量了现场情况。

这才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是在一个操场上。

身边围着的人,也都是年轻的大学生。

耳边还能听到学校喇叭传来的集结号声。

一时间,两人的表情也变得也些不对劲起来。

另一名个头偏矮的中年难人指着地上的杨达就怒道:“草!今天早上我们都准备回去了!”

“这小子说带我们去一个好地方喝酒!我还以为是什么好地方,结果竟然带我们来这里喝酒!”

那名个子高高的中年男人也是一脸震惊之色。

他指着地上的杨达也怒喷道:“昨晚我们俩哥们本来在开开心心地喝酒。”

“结果这小子非要过来跟我们拼酒划拳,还说什么喝不下就脱衣服,来一场真男人的大战。”

“当时我们喝迷糊了,稀里糊涂就同意了他的建议。”

“结果这小子又把我们带到这!靠!要被这小子给坑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