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开学第一天就醉酒社死是什么体验!

林韶华转过头看了他一眼,耸了耸肩道:“这么惊讶干嘛?”

“通宵喝酒而已,以后你就习惯了。”

对于杨达这个酒腻子,林韶华早就习惯了。

别人只是喜欢喝酒,他是把喝酒变成了喜爱。

许石想了想问道:“可是他们没穿军装,等下军训怎么办?”

听到这个问题,林韶华没有回答,只是神秘一笑:“你放心吧,他们今天会过得很好的。”

许石挠了挠屁股,眉头一皱,总感觉事情好像没有林韶华说的那么简单。

就这样,两人洗漱一番,穿好军装。

在集合号的声音下,结伴向着操场走去。

一路上,入眼全部都是穿着军装的男男女女。

大家都穿着军装,没有了服装区别之后,看起来都大差不差。

大家都是新生,除了自己宿舍的几个人,彼此互相之间大都不认识。

林韶华两人刚刚下宿舍楼,迎面就遇到了熟人。

只见一名高高壮壮的男生带着三名身材平平的男生正从另一个楼梯口走下来。

为首的男生面孔很熟悉,林韶华一眼就认出。

这个人就是昨天帮着辅导员周政权报名登记的黄雪峰。

黄雪峰也认出了他们,他一抬手笑着主动打招呼道:“林韶华,许石!”

“黄雪峰!”林韶华也笑着回应道。

黄雪峰身后的三位舍友好奇地问道:“这也是我们土木建工一班的人?”

“是的。”黄雪峰点点头主动介绍了一番。

两拨人互相打了个照面,也都大致认识了一番。

“薛子昂。”

“洪浩博。”

“李长福。”

黄雪峰身边的三名舍友依次介绍着自己的名字。

“林韶华。”

“许石。”

林韶华两人也都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望着眼前这些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林韶华总感觉有些感慨。

其实很多上大学的同学,家里条件都很普通。

大家出身都差不多,话题也都差不多。

来到这座辉煌的大城市,大家彼此之间的距离感也会减少很多。

黄雪峰身边的三人各自都用各自的眼光打量着林韶华两人,看起来态度也都十分友好和善。

看着黄雪峰身边的三人,大家衣着一样,长相也都不出彩,第一次接触之下,许石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同之处。

但是林韶华不一样,他重活一世,对于黄雪峰身边的三人是记忆犹新。

原因也很简单。

这三个人实在是太有个性了。

薛子昂,慎用强者,明明家里十分殷实,但硬是在大学四年没有显露过一次财。

就连和他共处了四年的三位舍友都不知道。

还是多年后自己在同学聚会上发现了他的富二代身份。

洪浩博,风流快活的代名词,女人就是他这辈子唯一的追求,严格的时间管理大师。

他的名言很简单:两个女人还行,三个女人一般,四个女人可以接受,五个以上勉强合格。

至于剩下的那一位李长福,用一个字形容,呆。

呆傻木讷,和西游记里的沙僧一样。

也正是因为黄雪峰宿舍的人都非常有意思。

林韶华才能记得如此清楚明白。

大学逗比多,这就是他自己的切生体会。

黄雪峰看了林韶华一眼,好奇地问道:“你那个胖胖的朋友呢?怎么没跟你一起走。”

林韶华微微一笑,平静地回应道:“估计这会他已经在操场上了。”

听到这个回答,黄雪峰还以为吴仁腾先走了一步,于是主动说道:“那我们赶紧去操场吧,免得到时候迟到了。”

其他三人暂时和林韶华两人不熟悉,这时候也只是表面打了一下招呼,并没有深聊。

林韶华也没有在意。

六个人组成一个小团伙,一路向前。

很快就来到了操场之上。

刚刚来到操场。

林韶华六人就发现操场上围了一大圈人。

许石和薛子昂两人都不喜欢凑热闹,他们只是看了一眼,就打算向着自己的班级方队走去。

林韶华拉住了许石的衣袖:“别那么召急,我们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完,林韶华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神秘的微笑。

许石看了他一眼,心中隐隐有一种要出事了的感觉。

喜欢出风头的洪浩博也点头同意道:“去看看,说不定是在围观美女呢。”

他说着,又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你们说,我们土木建工系有没有漂亮的女孩子啊?”

李长福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对他而言有些超纲,他的单细胞脑回路根本无法做出任何回应。

许石更是对女人没有任何兴趣,也没有回答。

黄雪峰扫了他一眼:“整天就想女人,都读土木建工专业了,还留着找女人的希望呢?”

林韶华微微一笑,也没有回答。

他将双手背在身后,慢悠悠地向人群走去。

见林韶华带头往前走,他们几人也都跟了上去。

许石和薛子昂两人没有动。

薛子昂自己十分谨慎不说,还主动冲他们喊道:“别过去,万一摊上什么大事就完了!”

许石看了他一眼,也点点头附和道:“人多的场合就是容易出乱子。”

“假如一不小心发生踩踏事件,说不得就会死上好几个人,事情一严重,说不定都会直接封校处理。”

“死人可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所以我建议你们不要去,因为会有死亡的几率,实在不行,你们让其他人去死就好了。”

听到他这一番话。

几人的表情瞬间就变了。

他们倒不是怕许石说的话会成真,而是怕许石被人打!

黄雪峰咽了咽口水,看着林韶华问道:“许石他一直都这么勇么?”

洪浩博也忍不住打量着四周:“兄弟,我现在假装和许石不认识,还来得及么?”

薛子昂反而是十分赞同许石的说法,因为不管如何,许石肯定也是一位和他一样的谨慎之人。

李长福则是把呆演绎到了极致,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看到众人的表情,许石眼神一暗,他低下头,长长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眼睛。

他的神情中满是自责:“对不起,我又说错话了。”

望着许石这副模样,林韶华微微一笑安慰道:“他们习惯了就好。”

就这样,薛子昂和许石两人留在了原地。

林韶华带着黄雪峰三人向着人群中央走去。

四人挤进去之后。

眼前的一幕,顿时令他们三观尽毁。

只见在操场的草地上,赤裸裸地躺着四名男子。

四名男子打着鼾声,全身都散发着酒的味道,很明显是喝醉了才躺在操场上的。

他们全身上下,除了裤衩以外,什么衣服都没有穿。

其中两名男子看起来年纪不小,大约三十多岁的样子。

其中两名男子看起来比较年轻,看起来好像就是大学生。

看到这四个人。

黄雪峰的表情顿时就绷不住了。

原因也很简单。

因为那两名年轻的男子他认识。

其中一个人名叫吴仁腾,另一个人名叫杨达。

两人和他是同班同学,在昨天报名的时候,他都见过。

只不过,昨天见面的时候,这两个人看起来都很正常。

杨达身后还跟着一位司机,看起来有点身份的样子。

但仅仅就过了一个晚上,怎么就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喝酒他可以理解,喝醉了躺操场上他也能接受,就算是脱得只剩下一条裤衩他也忍了。

但是,两名年轻男子和两名中年大叔,如此赤条条地躺在操场上!

他就完全不能理解了,这严重地冲击着他的三观。

不仅是黄雪峰,在场每一个围观的人,都不由自主地往那个方面联想了起来。

其中还有不少的女生,她们都娇羞地捂着自己脸,只在指缝中偷偷地观察着眼前的一切。

男生们更是表情各异。

望着地上躺着的四名男子,他们愣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去叫醒。

毕竟谁也不想和这四个人中的任何一个人扯上关系。

一些不知道怎么解决的学生已经跑去喊老师了。

看到这一幕,林韶华的表情最为淡定。

原因非常简单。

因为他早就预见到了。

在重生之前开学的第一天,杨达就是用这样的方式,给自己留下了一个酒醉宿友的印象。

黄雪峰实在是不能接受,自己班级里的同学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全校同学围观。

他看着林韶华说道:“林韶华,吴仁腾好像是你朋友吧,你不打算去叫醒他么?”

林韶华瞥了高高壮壮的黄雪峰一眼:“没根据的话请你不要乱说。”

“我根本就不认识他。”林韶华语气平淡,脸不红心不跳地撒了一个谎。

在这种情况下,谁上去帮忙,谁就会社死。

如果不是因为林韶华担心吴仁腾两人会因为喝酒而出现什么岔子,他甚至根本就不想过来。

黄雪峰把目光移向洪浩博:“要不你去?”

洪浩博脸色一变,他的目光在全场女生脸上扫了个遍。

最后他坚定地摇摇头:“对不起舍长,我其实是一名社恐患者。”

“这种情况下让我出面叫醒他们,我会因为紧张导致心跳从而引发心肌梗塞。”

他试图用专业的术语把这个任务给搪塞掉。

没办法,黄雪峰的目光最后落在了李长福身上。

他拍了拍李长福的肩膀说道:“李长福,这件事就拜托你了。”

“地上躺着的两名年轻男子,是我们的同班同学。”

“你应该也不想看到他们的清白就这样毁于一旦吧?去帮他们一把!”

他的意思很简单,让李长福去把吴仁腾两人叫醒。

但是思维简单的李长福看了黄雪峰一眼,他先是认真地思考了一会。

然后他目光坚定地点点头:“我明白了,这件事你就放心地交给我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