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傲娇赵莺莺的内心独白!

只不过,她刚刚说完这番话。

桌底下就被人用脚轻轻地踹了一下。

王小雅柳眉微皱,转头一看,却发现赵莺莺正望着自己,那双卡姿兰大眼睛中满是不爽之色。

感受到赵莺莺的不爽,王小雅心中一阵吐槽。

让你上你不上,现在我把林韶华推出去,你又不爽。

姑奶奶,你可真难伺候!

女人之间的小动作,其他人并没有察觉到。

听到王小雅这番解释,吴仁腾和杨达两人都一阵恍然。

有一说一!

确实是这样!

按照王小雅说的这样去办,有了林韶华这位音乐天才的帮忙,联谊还不是轻轻松松。

一时间,他们两人都向林韶华投去了求救的目光。

吴仁腾鼻子一抽,差点没哭出声来。

他抱着林韶华的胳膊就求道:“韶华哥哥,我从小爸爸就给我取名无人疼,一直以来,我确实贯彻了名字的内涵,没有感受过爱情的甜味。”

“现在有一个天大的好机会摆在我的面前,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杨达也是同样用哭腔说道:“韶华哥哥,你应该也不想我天天因为寂寞空虚冷而钻你被窝吧?”

望着两个油腻而搞笑的室友,林韶华眉头一皱,不由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自己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竟然会和这两个坑货住在同一间宿舍。

他深吸了一口气,平静地再次说出那番话:“我大学的期望很简单。”

“吃喝玩乐,自由自在,拒绝奋斗。”

“做一个躺平的快活的大学生。”

“吴仁腾,你应该没有忘记我的大学期目标吧。”

他在大学期间只想玩,躺平。

想让他去做这种麻烦的事情,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听到林韶华拒绝在音乐系的学妹面前出风头,赵莺莺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坐在她旁边的袁刚,看到赵莺莺脸上的笑容,还以为赵莺莺是对自己有好感。

一直以来,他都在默默地喜欢赵莺莺,也渴望能得到赵莺莺的爱。

只不过赵莺莺对他向来都是公事公办,关系得不到任何进展。

现在,赵莺莺突然微笑,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示好。

一时间,袁刚陷入了一阵‘天马行空’的猜想之中。

一旁的吴仁腾和杨达两人见林韶华竟然有如此‘罪孽深重’的想法。

他们都傻眼了。

在他们看来,上大学难道不就为了找女朋友才上的么?

为什么会有人拒绝为这方面的事情而努力?

吴仁腾还想挽救一下:“老林,我们俩二十多年的交情了,你要不就帮我们一下吧。”

林韶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友情提示一下,我今年十八岁。”

“哈哈哈!”吴仁腾脸上的肥肉笑得乱颤。

他拍了拍林韶华的肩膀,凑到林韶华的耳边轻声低语道:“老大!江湖救急啊!帮帮忙啦老大!”

杨达也跟着求救道:“是啊老大,小弟们的幸福就靠你了。”

许石也凑了一下热闹:“说实话,女人确实没有什么意思……”

但下一秒,他的嘴就被林韶华给捂住了。

这种场合下,要是许石说出点什么出格的言语。

未来的大学几年,许石很有可能活得很凄惨。

毕竟女人要是小心眼起来,那可太可怕了。

林韶华望着自己的三个逗比室友,脸上的表情依旧淡然平静。

“你们还年轻,你们不懂,人红是非多,我是为了以后的平静生活在做打算。”

“这件事不要再提了,我相信你们一定能找到更好的办法。”

见林韶华的态度如此坚决,吴仁腾和杨达两人对视了一眼。

他们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不甘二字。

两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

内心都冒出了同样一个念头。

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室友这样自甘堕落下去。

大学就应该想尽办法地出名!

用尽办法找女朋友!

几人聊着聊着,饭菜也都上齐了。

大家吃吃喝喝渐渐也聊得比较熟络了。

在熟悉之后,杨达就展现了他喜欢喝酒的特性。

在场无论是谁,他都会跟后者敬上一杯酒。

一杯敬完,再打一圈。

喝完这杯还有三杯。

喝得很多人都摇摇欲坠了,杨达依旧精神奕奕。

看到杨达脚下的两箱空酒瓶。

林韶华不由一阵感慨。

杨达别的爱好没有,就是爱喝酒。

上大学期间,很多人跟他喝过酒的人,都管他叫酒神达。

酒足饭饱之后。

众人彼此之间的感情也加深了不少。

只不过,其中赵莺莺一直都没有跟林韶华说过一句话。

反倒是袁刚跟林韶华互相介绍着认识了一番。

袁刚还给林韶华留下两句话:“你们要想借活动中心,直接跟我说,一句话就帮你搞定。”

“只不过提前说好,办活动的钱,得由你们出或者外联部帮忙搞定。”

林韶华摆了摆手,淡笑着拒绝了他的好意:“谢谢你的好意。”

“只不过,我不是土木建工的班长,我不管这些。”

袁刚看了林韶华一眼,又看了王小雅和吴仁腾几人一眼,想了想点点头:“行,等你当了班长再说。”

见袁刚曲解了自己的意思,林韶华不由无奈一笑。

自己想躺平就这么难么?

为什么人人都要让自己奋斗呢?

一顿饭吃到了九点半,又聊到了十点半。

终于到了宿舍快要熄灯前半小时,饭局正式解散。

众人互相打着招呼离去。

大家各走各的,互不干涉。

袁刚自己一人离去。

林韶华四人一路。

王小雅和赵莺莺一路回去,其他外联部的成员一起回去。

在路上,王小雅和赵莺莺两人闲聊着她们对于林韶华的看法。

对于林韶华这个人,王小雅十分欣赏他的为人处世能力。

但同时也很想让林韶华来音乐系学习,把他的音乐才华发挥出来。

王小雅嘴上说着夸赞林韶华的话语,心里也很认同林韶华。

赵莺莺就不同了,对于林韶华这个人,她嘴上满是不屑,心里则是隐隐有几分羡慕和心动。

刚刚林韶华在酒桌上的一言一行,她其实全部都听在耳朵里。

越是听,她就越是觉得林韶华这个人不一般。

走在路上,王小雅瞥了一眼一脸傲娇样的赵莺莺吐槽道。

“刚刚也不知道是谁,明明就对林韶华有兴趣,却非要装出一副不感兴趣的模样。”

听到这句话,赵莺莺的脸色微微一变,笑脸一凝,脸上露出一抹绯红。

生怕自己的脸红被发现,赵莺莺假装看风景地把头转到另一边去,同时嘴硬地替自己辩解道。

“胡说!我是什么身份?我怎么可能对第一次见面的大一学弟感兴趣。”

“哦?是吗?”王小雅眉头微微一挑:“我还不了解你,妥妥的傲娇女一枚!”

“嘴上说着不感兴趣,说不定心里已经开始想着谈恋爱的事情了。”

听到这句话,赵莺莺心中一紧。

她确实有那么几秒钟幻想过这件事。

只不过,她是不可能主动承认自己对林韶华有好感的。

被说中的心事,赵莺莺眼眸一凝,脸上的绯红之色又多了几分。

赵莺莺瞪了王小雅一眼,强行为自己辩解道:“怎么可能!我可没那么不害臊!”

“哟!”王小雅目光一凝,望着赵莺莺的俏脸笑着问道:“那你为什么脸红了?”

“不会真被我给说中了吧?”

赵莺莺眼睛瞪得更圆了,她一咬银牙,咬牙切齿道:“那是喝了酒的原因!”

王小雅再次发动攻势:“可是我发现你听他歌的时候,眼神中有光哦。”

秦珂瑶秀眉微微一抬:“哼!他又不是音乐系的学生,谁知道他的音乐天赋还能维持多久。”

“没有人辅导他的话,说不定很快他的音乐天赋就会消失不见!”

王小雅笑眯眯地瞄了她一眼:“要是他的音乐天赋真的消失了,你不会心疼啊?”

“不会!”赵莺莺银牙一咬,鼓着腮帮子回应道。

话是这样说,但她心中也隐隐有些担忧。

假如林韶华真的因为没有人辅导,导致音乐天赋消失无影,最后泯然众人。

这种结局可不是她想见到的。

就在这个时候,王小雅突然问道:“莺莺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必须如实地回答我。”

“什么问题?”赵莺莺瞥了王小雅一眼,好奇地问道。

王小雅望着天上的月亮,幽幽地问出一个问题。

“如果有一天,你喜欢一个男人,同时还有一个很优秀的女人跟你抢这个男人,那你会怎么办?”

赵莺莺嘴角一勾,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首先,我不可能主动喜欢上任何一个男人。”

紧接着她伸出一根莹白修长的手指:“其次,我也不可能和别的女人抢男人,因为世界上还没有男人配让我这样做!”

王小雅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我是说如果。”

赵莺莺眉头微微一挑,自信地说道:“切!重大还没有哪个女生能比我更优秀!这一点我很自信!”

“除非那个男人瞎眼了,否则怎么可能会不喜欢我?”

王小雅想了想,把组织部的部长拎了出来:“那如果是许部长跟你抢呢?”

听到许部长这几个字,赵莺莺的眼中闪过一抹凶光。

她咬着银牙,狠狠地说道:“她也配?”

“她就是一座冰山,世界上怎么可能有男人会喜欢一座冰山呢?”

王小雅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道:“我有很强烈的预感,你们终于一天会打起来。”

听到这句话,赵莺莺眉头微微蹙起,她望着天上的月亮,眼神明灭间,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赵莺莺这边聊得火热。

林韶华这边也发生了一些意外情况。

林韶华四人刚走没几分钟。

杨达就停住了脚步,提出了一个十分大胆的建议。

“兄弟们!今晚别回去了呗,反正明天没课,军训又不需要带脑子!”

“喝他个不醉不归,玩他个昏天黑地!怎么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