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逗比室友欢乐多!

土木工程的男生宿舍是四人间。

林韶华和吴仁腾刚进门,就看到一个留着长发的男子正在默默地拖着地,打扫着宿舍。

整个宿舍异常光洁明亮,没有一丝灰尘,甚至连柜子都擦得十分干净。

看到林韶华两人,男子微微一愣,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但过了片刻,又暗淡了下去,似乎是在极力克制自己的喜悦之情。

他语调平静地打招呼道:“你们好,我叫许石,来自贵州。”

“林韶华,山城人。”

“吴仁腾,我也是山城人。”

林韶华两人也简单地做了一个自我介绍。

望着眼前这个有些怪异的许石,林韶华脑海中自动弹出了关于他的种种回忆画面。

许石其实是一个很喜欢和人社交聊天的人。

但是他说话非常‘直接’,看到什么就说什么。

甚至到了比较偏激的程度,哪怕是一些比较过分的话语,他也可以毫不顾忌地当众说出来。

而且说完之后,他还不会意识到这番话有什么问题。

这就导致他明明很喜欢社交,却总是因为说错话而缺少朋友。

如果不是在一起住了四年,林韶华和吴仁腾也很难适应许石的‘直接’。

刚一见面,没有任何经验的吴仁腾,丝毫没有意识到有什么问题。

他见许石把宿舍打扫得这么干净,忍不住竖起一根大拇指夸赞道:“厉害啊!许石!宿舍打扫得这么干净!”

“等哪天给你单独颁发一个宿舍的劳动小红旗!”

得到夸赞,许石摸了摸头,露出一个有些勉强的笑容:“谢谢。”

看许石这么腼腆,吴仁腾便主动拍了拍许石的肩膀,笑着说道。

“你怎么这么腼腆啊?以后大家都是室友了,不要这么拘束嘛!”

许石摇了摇头,弱弱地拒绝道:“还是不说话了,我说话不好听。”

吴仁腾小眼睛猛地一瞪,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鼓励道:“没关系!我说话也很糙!”

“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你说话再难听也没关系!”

听到这番鼓励,许石双眼微微一亮。

他想了想,一脸平静地说道:“我打扫宿舍的原因很简单,主要是我看宿舍环境实在是太脏了。”

“如果不是宿舍里放了四张床,我甚至以为还是在住火车旁的旅社。”

“而且厕所还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恶臭,之前搬宿舍的学长肯定没清洗厕所。”

他的语速不急不缓,就感觉像是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般。

“床下面扫出了四条裤衩,柜子后面也找出了三只臭袜子,如果不认真打扫一番的话,那住在这里跟住在猪窝有什么区别?”

直到他一脸平静地把这番话说完,甚至感觉还有一些意犹未尽。

直到许石抬头看到吴仁腾脸上的尴尬二字之后。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说话有些太过于直率了。

许石脸色一暗,低着头,额头前的长发挡住了他的眼睛。

他愧疚地自责道:“不好意思,我说话真难听,早知道我不说话了。”

他说话声音很小,听起来就感觉好像真的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

看到许石这副模样,吴仁腾也有些无奈。

他甚至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他万万没想到,身为社交达人的他,竟然有一天会不知道应该如何接别人的话。

许石挠了挠头,发现冷场了之后,他又默默地打扫起了卫生。

看到这熟悉的一幕。

林韶华脸上泛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对于许石的‘直率’,他重生前早就已经习惯了。

“你没有说错,只是我们太敏感了。”林韶华笑着安慰了一句。

说来也奇怪。

整个宿舍一共四个人,其他三个室友,一个比一个奇葩。

当然前世的自己其实也比较奇葩。

毕竟在大学还认真专心学习的人,确实世间罕有。

就在吴仁腾扶额头疼的时候,林韶华已经默默地开始整理自己的床铺了。

他二话不说直接选了一个上铺,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不说,而且也相对安静和干净。

吴仁腾见状,也只能尴尬地笑了笑,选择了住在林韶华的下铺。

其实还有一个上铺没有选,但是在跟许石接触过之后,吴仁腾下意识觉得应该跟林韶华多接近接近。

大学和高中的宿舍完全不一样。

高中的同学基本都是来自同一个县城的人,大家生活习惯,也不会差的太远。

但是大学就不一样了,大家里的每一个宿友都来自天南海北。

不仅生活习惯会不一样,甚至连说话方式的都不一样。

不一小心嘴快说错话,就有可能触犯他人地区的忌讳。

林韶华这个宿舍还好,宿舍四个人,除了性格稍微有点奇葩以外。

大家对彼此的宽容度都很高,这也导致宿舍四人其实非常好相处。

就在林韶华把自己床铺整理好之时。

宿舍的大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

“宝贝们!你们还好么?我来了!”

话语落下,一位打扮时尚,穿着运动风的帅气少年走了进来。

他走路带风,自信洋溢,身后还跟着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和他长相并不相识,态度比较恭敬,提着年轻人的行李,看起来不像是父母或者亲人。

见来人这么高调,吴仁腾也有些惊讶,但有了前车之鉴,他主动保持了沉默。

许石看了来人一眼,又默默地打扫起了卫生。

对于刚进来的这个舍友,林韶华的印象也很深。

用一句话形容,就是不着调的富二代。

人不坏就是非常喜欢玩,而且玩得非常野。

当然这里的野,指的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野。

这样想着,林韶华从上铺跳下来,主动跟他打了一下招呼:“你好!我叫林韶华,山城人。”

“巧了!我叫杨达!我也是山城人!”杨达笑着跟林韶华招了招手,脸上笑容依旧十分灿烂。

吴仁腾缓了缓,也主动开口自我说道:“你好啊哥们,我叫吴仁腾,和林韶华一样,我也是山城人。”

许石拿着拖把站在一旁,弱弱地说道:“许石,贵州人。”

他的司机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把东西放好,开始替杨达铺床。

杨达看了一眼,笑了笑跟许石搭讪道:“你好啊兄弟,宿舍是你打扫的么?挺干净的啊!”

“嗯。”许石默默地看了吴仁腾一眼,平静地应了一声。

杨达拍了拍许石的背,热情地说道:“怎么这么腼腆啊?大家以后就是四年的兄弟了,别这么放不开嘛!”

许石脸色有些异样。

吴仁腾脸色也有些异样。

林韶华的脸色依旧平静如水。

许石想了想,弱弱地回应道:“还是算了吧,我不太会说话。”

杨达倒是十分豪爽,他大笑着鼓励道:“不会说话没关系,放心,哥们的承受能力比你想象中的强得多!”

听到这番话,许石的眼中多了一丝亮光。

他试探性地问道:“我真的可以说话么?”

“当然!”杨达撩了撩自己的头发,一脸自信。

许石眉头一挑,开始一本正经地说了起来。

“其实你刚进门的时候我就已经注意到你了,看到你一身名牌,身后还跟了一个男保姆,我就知道,你一定是富二代。”

“但是和你聊了一会,闻到你身上的酒味之后,让我觉得你跟其他富二代不太一样。”

他的语速不快,但是字字自戳要害。

“开学第一天还喝酒,你应该是一个那种很浪的富二代,属于富二代中最没有奋斗精神的一类。”

“相信和你这样没有斗志的富二代相处,接下来四年的大学生活都会很愉快!”

杨达:“???”

说到最后,许石脸上还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

看起来似乎是很满意自己的这套吹捧说辞。

只不过,在场几人包括司机的表情都有些不对劲。

许石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实话,但是听起来总感觉有些太不对劲。

纵然是一向开朗热情的杨达也有些不知道应该如何接话。

看到大家都沉默不语,许石表情一变。

他有些惊讶地说道:“难道我又说错什么话了吗!”

紧接着他的表情一暗,低着头,额头前的长发挡住了他的眼睛。

许石自责道:“对不起,看来我果然不会说话。”

说着,他又拿起自己手中的拖把开始了闭嘴清洁模式。

杨达嘴角抽搐了两下,这哪里是不会说话,这简直就是太会说话了。

在缓了一阵之后,杨达想了想,笑着回应道:“你说的话都没错,我确实是那种没有斗志的富二代。”

“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找人喝酒,玩游戏,看美女。”

“你分析的都很对啊,第一次见面,就能分析出这么多,看来你的观察能力很强啊!”

听到这番吹捧,许石的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四个字。

他惊讶地望着杨达:“你说得都是真心话么?”

林韶华笑着拍了拍许石的肩膀:“我作证,他说的都是真心话。”

“以后大家都是室友了,彼此之间就应该多点宽容,我相信大家以后肯定能相处得很愉快。”

林韶华说着,把许石手中的拖把抢过来:“行了,你忙了那么久,这个收尾的工作就交给我们吧。”

杨达和吴仁腾两人也连连点头:“是啊,是啊,我们收尾就行了。”

看到室友们如此热情,许石就好像看到了天使一般。

他从小到大都没有什么朋友,还是第一次遇到林韶华他们这种真心愿意接纳他的人。

一时间,许石对接下来的大学生活,开始期待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