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朝天门码头的故人!

白色的保时捷卡宴穿梭在城市街道中。

车辆缓缓向前行驶。

很快就行驶到了解放碑。

汽车开入解放碑CBD环线,解放碑步行街内,全部都是衣着各异的人流。

或是嬉笑的情侣,或是上班族,或是逛街的姐妹,或是办展的公司。

长长的不行街道纵横,广场中间矗立着一栋人民解放纪念碑,解放纪念碑为四方形塔式结构建筑,通高7丈7尺。

周围全部繁华的商圈,名表名包奢侈品门店一个接着一个。

每一栋楼都是高楼大厦。

一栋百米高的建筑屹立其中,周围花团锦簇一般地屹立着几栋上近百米高的建筑。

望着高耸入云端的大楼和眼前繁华的街景。

吴仁腾忍不住发出一阵感慨:“这就是大城市么?就连楼都这么高!在这里吃饭一定很贵吧!”

林韶华微微一笑,他指了指一个方向说道:“张师傅,往那边开,穿过两个街道,那里才是我们的目的地。”

张师傅点了点,一脚油门轻轻踩下去,顺着道路向着前方开去。

经过两个路口之后,眼前的景象又焕然一新。

只见街道两边全部都是饭馆餐厅。

而且一条街望下去,贩卖的美食都不重样。

小面,米线,麻辣烫,酸辣粉,饭店,盖饭,自助餐,饺子……

每一家店外都摆放着几个大圆桌,店内的生意都异常火爆。

由于地处最繁华的商圈,而且又是饭点,来这里吃饭的人也都形形色色。

整条街都显得十分热闹。

望着眼前的街景,张师傅语气平稳地问道:“这么多家店,我们去哪家店吃?”

林韶华淡然一笑,指了指前方说道:“停在第二间和第三间店门中间,我们去里面吃。”

秦珂瑶那张泛着空灵气息的柔美脸颊露出一丝疑惑:“里面难道还有饭店?”

林韶华笑着点点头:“是的,里面有一家夫妻店,店面位置虽然很难找到,但是里面的美食绝对好吃。”

说着,他忍不住回忆起了曾经第一次来这里的画面。

那是他来解放碑打暑假工的时候,带他的师傅把他带来这里吃饭。

打那以后,这里就是他们经常聚餐的地方。

现在再一次回来,以往的记忆再次涌上心头,林韶华忍不住一阵感慨。

他来这里除了吃这里的美食以外,更重要的是,他还要报答一个人。

一个前世救过他性命的好人。

林韶华带着三人穿过一条窄窄的小巷,进入到最里面的小胡同内。

这里看起来就好像是住宅一般。

但刚一进去,就闻到了饭菜的香气。

“吸——”

吴仁腾本来就饿,他猛吸了一口气,被菜的香气馋得口水直流。

“好香啊!”秦珂瑶抽了抽雪白粉嫩的鼻子,忍不住赞叹道。

林韶华大步流星地走到店里面,找了一个方桌坐了下来。

四人点了四个菜,两荤两素,最后还补了一大碗青菜豆腐汤。

点的都是家常菜,光从菜名上看,根本就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可当秦珂瑶等人吃到菜之后。

几人的眼神都变了。

一时间,大家就好像是饿了许久一般,店老板刚上了一盘菜,就立刻被清扫一空。

张师傅和林韶华两人都没怎么动筷子。

望着吴仁腾和秦珂瑶两人大快朵颐的样子,林韶华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笑意。

最后林韶华又补了两道荤菜,这才把大家的胃都填饱了。

酒足饭饱之后,林韶华提议去长江边上看看去。

解放碑,朝天门码头,洪崖洞,千厮门大桥。

这些后世火出圈的景点,都聚集在一起。

解放碑坐落在一座山的上面,而朝天门码头,洪崖洞则建在山的下面。

长江和嘉陵江交汇于此,从天上看,甚至能看到一黄一青两道完全不同的水面颜色。

此时的朝天门码头,一片繁华,一艘艘客船,运输船,渔船都停靠于此。

林韶华在水果小摊上买了几斤苹果,提着苹果。

四人顺着小道,走到朝天门码头。

望着眼前波涛翻滚的江面。

吹着鼓鼓江风,林韶华等人只感觉心情都豪放了起来。

望着滚滚长江,吴仁腾一时间十分兴奋。

他猛地一吸气,忍不住高声唱道:“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

“淘尽了世间事,混作滔滔一片潮流!”

吴仁腾的唱功十分了得,愣是把一首歌里的每一个字都唱得变了味。

无论是说普通话的人,还是说粤语的人,都听不懂他唱的每一句歌词。

听到吴仁腾这一嗓子的粤普唱法,秦珂瑶噗嗤一笑,捂着小嘴,控制着尽量不笑出声来。

“好听吧!”吴仁腾小眼一瞪,还以为秦珂瑶被自己迷人的嗓音给迷住了。

他一挺胸一抬头,极度自信解释道:“没办法!我这唱腔非常标准,都是从电视上一集一集学过来的!”

“太好听了。”林韶华忍不住给他鼓掌:“许文强听了,直接连夜从上海滩杀过来跟你讨个说法。”

吴仁腾小眼一瞪,脸上的肥肉挤在一起:“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就算他来砍我,也是因为嫉妒我的唱歌才华!”

秦珂瑶笑吟吟地点点头,嘴角泛起的梨涡带着甜意:“很有可能!”

见秦珂瑶也认同他,吴仁腾哈哈一笑,望着林韶华手中的水果问道。

“林韶华,你没事买一袋苹果干什么?”

“莫非是想请我们来江边,边吃苹果,边欣赏江景?”

林韶华摇摇头:“这是带给朋友的见面礼。”

“朋友?”吴仁腾一脸黑人问号:“什么朋友?我怎么不知道你在山城朝天门码头还有住着一位朋友?”

林韶华深吸了一口气,抬头望着滔滔江水感慨道。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当时我意外落水,是这位朋友把我从江水里救出来的。”

“说起来,他算是我的救命恩人。”

林韶华并没有说谎,只是这件事是发生在重生前。

当时他为了赚钱去江边干棒棒,帮别人抬货。

结果脚一滑,直接就摔到江里去了。

他又不会游泳,最后还是一位中年棒棒把自己给救了起来。

此时故地重游,虽然这件事没有发生,但林韶华还是想带点水果去见一见这位好心的救命恩人。

秦珂瑶三人还以为林韶华说的是小时候的事情。

听到林韶华说这么惊险刺激的往事,秦珂瑶眼眸一闪,眼中满是担忧之色。

在她看来,假如没有这位好心人,或许林韶华就不可能跟她相遇。

想来,这位好心人也算是她的半个月老了。

秦珂瑶暗暗决定,自己以后也要常来看看这位大恩人!

吴仁腾五指并拢放于额头前,目光扫视着江边,硬是没有找到一处住宅。

“那这位大恩人住在哪里呢?”他不禁疑惑地问道。

林韶华微微一笑,指了指江边的众多小渔船:“他们一家人生活都比较朴素,吃喝住行都住在渔船上。”

听到这个解释,秦珂瑶等人眼睛微微一亮。

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住在船上。

一时间,对这种生活也产生了一丝丝的好奇心。

在林韶华的带领下,几人穿过广阔的沙滩,鹅卵石滩,礁石滩向着江边走去。

“欧——欧——”

抬眼望去,江水迷朦,千帆影绰,远处还有几只野鸭子在欢快自由地畅游。

“呼——”

“呼——”

不同于城市内,江边随时都有江风裹挟着海浪冲击沙滩。

在不远处的沙滩上,无数小孩都迎着江风,放着风筝。

其中还有许多老人,情侣也混在其中,玩得不亦乐。

林韶华几人走在沙滩上。

任凭湿润的江风吹拂面庞。

秦珂瑶等人深深呼吸了几口,不由得感到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江边好多人在风筝啊!”

“你们快看,那只风筝断线了!”

“还有情侣在一起呢!真甜蜜!”

大家说说笑笑。

终于是来到了江边。

这里靠近江水,浑浊的江水在江风的吹袭下,泛起层层波涛。

“哗啦啦——”

江浪带着白色的水花,撞击在岸边的礁石上,发出一阵阵哗啦啦的声响。

抬眼望去,码头附近有很多当地渔民自己的捕鱼船。

基本都是可以乘坐十人左右的机动船。

其中一艘停靠在江边的小渔船甲板上,还有一位四,五岁的小女孩在认真地坐着作业。

看到这个小女孩,林韶华眼眸微微一亮。

他记得,这个小女孩就是自己救命恩人的小女儿。

林韶华走到这首小渔船旁,抬脚踩在舷梯上,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问道:“小妹妹,你家大人呢?”

小女孩抬起头看了林韶华等人一眼,脆生生地回应道:“他们都出工去了,还没回来呢。”

“哦。”林韶华点点头,倒也不在意。

既然缘分不到,那就下次有缘再见。

秦珂瑶看到这么可爱的小女孩,爱心一下就泛滥了。

她漂亮的眼眸瞬间弯成了月牙的样子,笑着问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几岁啦?”

听到这个问题,小女孩有些犯难,她掰着自己的手指头数到:“一岁,两岁,三岁……”

“四岁,五岁!”

数到五的时候,她那大眼睛微微一亮,兴奋地回应道:“我今年五岁了!我叫李思萌!”

看到李思萌如此呆萌,秦珂瑶更加喜欢了。

她右手托着秀美的脸庞,脸庞上噙着笑意。

一脸微笑地夸赞道:“原来你已经五岁啦!怪不得你长得这么漂亮,有人说过你长得和童话里的公主一样美丽么!”

李思萌听到这句话,小小的眉头微微蹙起.

她一本正经地回应道:“你骗人,童话里都是唬小孩的故事!”

“我要好好学习,以后争取当一位科学家!”

见李思萌竟然不吃这一套,众人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林韶华脸上带着笑意:“哈哈哈!看来现在的零零后都很聪明啊!”

他笑着将手中的苹果递了过去:“小妹妹,这袋苹果你拿着。”

“如果你爸妈回来问起来,就说是一位姓林的大哥哥送的。”

李思萌没有接:“妈妈说了,不能随便要陌生人的东西。”

林韶华微微一笑:“那你也送我一件礼物,这样一来,我们就不是陌生人了。”

他说着,从李思萌那里拿了一块橡皮擦。

“现在我们是朋友了,这袋苹果你放在这里,等你爸妈回来了再拿进去。”

对于林韶华的行为,李思萌看得有些似懂非懂。

她摸了摸小脑袋,思索了一会,这才点点头同意了下来:“好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