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熬

还是那艘晃晃悠悠的小船,只不过这次的船上除了依然悠哉的林易之外,还多了一个被绷带五花大绑的阿金在。

没错,就是用绷带五花大绑的。

海贼世界的人好像对【包扎】这种事总有一些迷之认定,不包成大粽子就不会停手,林易也属于是入乡随俗了。

主要是,阿金的伤势实在是有点重了,虽然林易自己留了点手,不过阿金这小子在和他交手之前就不怎么健康,被山治和他自己的老大连番毒打,现在没死已经是生命力顽强了。

林易用贝利抽奖的时候也是没少抽中一些“无用”的绷带和爆破符这样的东西,反正他自己怂的很安全,没怎么受过伤,索性就全给阿金用了吧。

手脚都缠在绷带里了,这不比什么海楼石手铐什么的安全多了~

………………

阿金似乎是对林易有点小抵触,又或者心如死灰心丧若死之类的,即使被林易如此对待,也是一言不发,甚至连动都懒得动一下。

不过这样的一个家伙,居然在林易吃饭的时候默默的哭了出来,林易回头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转过头来继续吃自己的饭。

这都是他从芭拉蒂餐厅后厨偷……借出来的,实在是不怎么想分给别人。

……

小船航行了一天一夜,直到又一个次日的凌晨,天都快亮了的时候,他们才终于又在海面上看见了其他的船。

“呦,海贼船啊……”

林易想了一下,还是算了,东海的海贼,如果他认不出海贼旗的话,那肯定也是不值钱的货色,随他去吧。

像林易这样的小船,应该也没有什么被抢劫的价值。

不过林易显然想错了。

“喂,怎么还拐弯奔着我来啦?我特么一个划船的带着一个病号这都有要抢吗?!”

眼看着对方丝毫不带减速的就朝着自己这边压过来,林易看出来了,八成是对方只想找点乐子,准备直接用船把他这艘小木船压进水里,淹死他。

这就难办了。

“那就都不要办好了。”

海军六式这种东西,其实就是针对没有霸气的年轻军官而开发出来的,在各支部,或许是很难得的东西,不过对于本部海军出身,还进过“精英补习班”的林易来说,这东西当然是必学的。

不过,出于对海贼世界最强自残技能:六式铁块的恐惧,林易还是只精研了月步这一招。

凌空踏起,踩着空气,林易在阿金终于恢复神采的惊讶眼神和海贼船上的阵阵隐约的惊呼声中,飞落在对方的大船上。

阿金被绷带裹得像粽子一样,只能像条大蚕一样拱啊拱的,努力的抬着头,想要看清海贼船上的事情,可惜只是徒劳无功。

不过,惊呼和惨叫声,他还是听的很清楚的。

“……这个恶魔,又在杀人了……”

不一会儿,拎着一个小箱子,拿着两张羊皮纸和一面海贼旗的林易就重新跳了回来,而海贼船上也同时生起了一阵阵的黑烟。

既然决定要做事,那就做的漂亮些,干净点。

火焰能净化一切嘛。

…………

林易下船之后还是没去和阿金说话,只当他是空气人,不存在的那种。

自顾自的展开那两张羊皮纸,不出意外的是海图,看标题还是伟大航路的某处海图。

“什么玩意儿啊。伟大航路那种地方要这玩意儿有什么用。”

念叨了两句,两张羊皮纸就被林易顺手扔进了水里。

阿金全程目睹了一切,看到林易把珍贵的伟大航路海图扔进水里,反而抱着一小箱子的财宝乐的见牙不见眼的,整个人几乎是崩溃的。

啊……说来也对,这个家伙到底是海军而不是海贼,那些东西对他没用。

阿金找到了一个安慰自己的说法,眼睛刚从沉在水里的羊皮纸上转过来,立刻就看到林易把珠宝放进自己的怀里,扔掉箱子的一幕。

……这个家伙,真的是海军吗?!

“呵,不过也是一个见财起意,贪生怕死的家伙而已。”

林易回头看向面露不屑的阿金,又转头往自己身边看了一圈:“你,在说我?”

阿金只是嗤笑了一声。

林易也跟着笑,然后……

转回身又继续躺下了。

阿金给自己憋了个够呛,几次想要开口骂人,最后都忍下去了。

终于又经过了一阵时间的航行,他们远远的见到了很多的船,这就说明,离陆地已经很近了。

而从林易降低用不知道什么方法去降低航速的举动来看,这块陆地,就是林易的目的地了。

“我会去举报你。”

阿金突然再次开口:“你私吞了船上的东西。这并不能影响你什么,不过我就是要说!

我会在监狱里了结自己,你……”

“你随便。”

林易还是躺在那里,懒的动都不愿意动一下:“你的命不是我的。我只是把你抓回来而已。

这个,给你。”

林易扔到他面前一把带血的苦无。

“这东西本来就应该插在你心脏或者后脑什么的地方,克里克被我杀了,你自己来也行。

哦,我忘了。”

林易终于起身,跑到阿金身边,捡起那把苦无,割开了阿金身上的绷带,把苦无按在他手心上,这个动作很有既视感,就像之前他同样把这把苦无按在克里克手心一样。

“握紧它,刺向自己的心脏。”

林易用手指点了一下自己心口的位置:“你的心脏在哪里你自己最清楚,我就不代劳了。

像你这样毫无价值的人,死了和活着没什么不同。死嘛,无非是一下子的事,刺向心脏。你会有一瞬间的手脚发寒,接着血液喷涌而出,只有刹那的疼痛,然后就是庞然的无力感。

你会失去感知疼痛的能力,感知冷热的能力,感知光暗的能力。

你会跌倒,可能会跪在我眼前。然后我把你扔在海里,舀出一些海水清洗船舱,可能干脆就不要这艘船了,谁知道呢。

克里克不敢杀我,也不敢把这东西刺向他自己,你呢。

握紧它,动手,

……犹豫了?后悔?在各种想法和抉择中犹豫了?

我叫你握紧它——!!”

阿金瞳孔收缩,张开的手掌上满是汗水,手背上青筋暴起。

微微的颤抖中,苦无跌落在船舱里。

“你这次没做选择哦~”

林易捡起那把苦无,拿在手里晃了两下:“下次我会问你,是不是需要这个东西。

那么,接下来,欢迎来到罗格镇。”

林易搂着双目无神的阿金的肩膀,指着不远处,已经清晰可见的城镇:“属于,海贼王的地方。”

阿金的瞳孔开始晃动,抬头向前看去。

站在岸边的,是一队一队的海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