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恭喜你

断掉的刀尖上沾着腥湿的血液,地上流淌着更多的血液。

站在砂石上的林易手持没有了刀尖儿的大刀,无声的注视着身前颓坐在地,只能倚靠着树干来让自己不至于倒在地上的鬼人阿金。

阿金的锤头东方棍碎掉了,渣子飞落在四周,正是这拼死的一击打碎了林易的刀尖,也让他自己不至于被林易一刀砍死。

胸腹上的刀口虽然很长,但绝不至于致命,只是阿金在之前抢船的战斗中实在承受了太多本不该承受的伤势,这个时候,已经根本无力坐起再战了。

阿金一个人是流不出这么多的血的,在一坐一站的两人身周,横七竖八的躺着很多的尸体。

有的没了脑袋,有的完美复刻了索隆的伤口但复刻生命值的时候显然是失败了。

这些人毫无疑问,都是死于林易刀下。

杀了这许多的人,林易虽然衣服有点脏了,将来难免要招些蚊虫,不过他倒是片缕未伤,脸不红气不喘的。

“哇,斩首大刀,确实是好东西啊,虽然是最便宜的一把。

砍了这么多的骨头都没出现崩口,我也不知道是这玩意儿的刀口太硬,还是你们的骨头太软了。

你的骨头倒是挺硬的,比你的锤子硬的多。

可惜了。”

林易单手握刀,刀身立于身侧,缓缓下垂。

刀身上的血液缓缓的沿着刀口向下流动,慢慢的,竟然消失不见。而那截被阿金打碎的刀尖,居然又“长”了出来!

虽然是忍刀七人众七把刀中最便宜,也是使用限制最小的一把,但是斩首大刀并不只是一块破铁片子,它也是秘制的上等货色,熔炼了一些奇怪的术式在里面。

简单的来说,这把刀,能够自我修复,只要……砍中人,见了血就行。

从这一点来看,看似平平无奇的斩首大刀,才是忍刀七人众七把刀里最邪门的一把。

而林易现在凭空把大刀“修复”完毕的表现,在落败的阿金眼中,无疑是更加的神秘且可怕。

“……可怕的刀……可怕的家伙……”

阿金的黑眼圈好像更严重了,不知道是不是失血过多的原因。

他艰难的抬起头,看着林易的眼睛,痛苦的祈求着:“……至少,请放过克里克首领吧……他……”

“他凭什么。”

林易把刀插在地上,走到阿金面前,蹲下身,用手肘撑着膝盖,手托着下巴:“从前我就一直想问,你到底为了什么啊?

他也不像是有多大的人格魅力啊,怎么就值得你这么死心塌地的,他……”

林易眉毛一挑,语气不对了起来:“……莫非,他有好几个很漂亮的姐妹?

嘶……!你不能爱嫂子吧!

我尼玛!

那我把他杀了,你不是就更……

我不说了,教坏小孩子。”

林易的语速很快,阿金本来就有些失血过多而导致的眩晕,加上他这前言不搭后语,跳跃性极强的对话方式,阿金虽然感觉出了林易的话有些问题,有很多问题,不过他也反应不过来了。

只是颤抖着伸出手,紧紧的抓住了林易的衣服:“克里克首领……是最强的!我要辅佐他登上王位……伟大航路……称霸……”

“唔……我该怎么说好呢?”

林易拍掉了阿金抓着他衣服的手,拍着他的脑袋说道:“孩子,世界很大的,你啥时候能出村看看呢。

有些东西虽然不属于我们,但,你既然选择了出海做海贼,总要去见识一下那些真正强大的家伙吧。

强不强,可不能只用嘴,还得加上手……

嗯?

特码的怎么还说说就下了道呢?”

摇摇头,林易站起身,缓缓的走到了刚才站立的地方,伸手扶住刀柄,拔出了自己插在地上的大刀。

“你、你要做什么……”

阿金咳出一口血:“……给我……回来!你这个家伙!

听到没有!你……”

“听到啦听到啦~”

林易一边随后回应着,一边头也不回的走到了前面,左右看了看,对着某个叠罗汉的尸体说道:“你装死的技术不错,可惜,我以前是做行刑官的,斩首的那种。”

林易说完话,面前的尸体缓缓的动了几下,一个男人从下面爬了出来,他的头伏在地上,高大的身躯再次缩成小小的一团。

“……求你……不要杀我……求你了!”

林易挤着眉毛笑了一下,表情古怪极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挣扎着爬起来,撑着树干想要起身,即使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肚子里的血流了一地也要爬着往这边过来,手中抓着只有把手的东方棍,依然想救自己船长的阿金。

又回头看了一眼同样趴在地上,流着泪用哭腔向自己求饶的克里克。

“真是让人感动啊。同样的事,发生在主角团身上我就觉得泪目,怎么发生在你们身上,就这么别扭呢?

……果然还是番位的问题吗……算啦!”

林易说着算了,扔给了克里克一把铁片子,哦不是。这玩意儿应该叫苦无,林易用贝利抽奖抽了很多很多这玩意儿出来。

“算你运气好。我呢,一日不过四……十。

刚才我杀了你39个船员,现在还需要杀一个就完成任务啦。”

蹲身捡起那把苦无塞到了克里克的手里,林易捏着他的下巴抬起他的脑袋,指了指他面前和他双目对视的阿金:“你去把他杀了,我就放了你,还把这个苦无送你当礼物。

当然,你也可以用这玩意儿把我戳死,看你怎么选了。”

沉默中,克里克握紧了手里崭新的苦无,抬起了头。

同样在沉默中,阿金扔掉了手中破碎的东方棍,低下了脑袋。

“动手吧,首……”

“啊——!去死吧阿金!这都是你的错——!”

“哦哦哦——!!我又后悔啦~!!”

三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以头触地,满面泪水的阿金。在他正前方,面目狰狞,口沫横飞,反握苦无正要刺下的克里克。

以及站在克里克身后,高高跃起的林易,还有他手中高高扬起的斩首大刀。

霎!

人头落地。

林易再次走到痛哭的阿金面前。

“你知道我会反悔还说那种话?”

“……杀了我吧。”

“克里克根本就是个弱鸡嘛~”

“杀了我吧。”

“一日不过四,我不能坏了规矩”

“杀了我!!”

“……你不想给克里克报仇吗。”

阿金猛然抬头,涕泪横流,咬牙切齿:“你到底是谁!!”

“你好。”

林易伸出手:“在下海军支部少尉,林易。

恭喜你。

你被捕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