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沉默

作为从小就游走在诸多黑暗的组织之中,见识过各种或狂妄或嚣张,或野心勃勃的人的罗宾来说,应付这些恶人,她算是很有经验的。

就连克洛克达尔这种少年成名,在整个世界都是大人物的七武海,不也是被她用谎话骗的团团转。

虽然克洛克达尔的目标并不只是简单的谋国,而是准备在自己找到所谓的冥王线索之后,重新回到大海,成为新一任的海贼王,论目标和野心,也算远大了。

但是,也就仅此而已了。

克洛克达尔的野心,局限于虚无缥缈的“力量”。

但是,眼前的这个戴着面具的家伙就很……古怪。

首先,他知道那些刻在石头上的东西是文字,是已经失落了的古代文字。

那么,他不可能不知道,为了这些文字,曾经有多少人,付出了多么惨痛的代价。

学者们追求真理,追求真相。在奥哈拉,学习研究的氛围浓厚,大家是天生的就把解读这些记录着真相的文字这件事,当成使命,当成与生俱来的崇高任务去做的。

那是信仰。

那他又是为了什么呢?

……………………………………

“这些文字吗……”

罗宾回头,蓝色的瞳孔中倒映着那些复杂的文字,看着那些文字,罗宾就能感觉到心痛,以及恐惧。

屠魔令毁灭奥哈拉的那天,罗宾失去一切的那一天又仿佛出现在眼前。

“你难道不知道,这些东西,仅仅是知道就会被视为犯罪,被海军和世界政.府通缉吗。”

听了罗宾的话,林易很不在乎的耸耸肩:“很不巧,我现在就已经被通缉了。”

罗宾收起了掩饰的笑容:“你想做什么。为什么一定要知道这些文字的含义。你……”

罗宾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你见过其他的历史文本!对于八百年前的那空白消失的一百年,你一定知道些什么的!对不对!”

林易再次耸肩:“不是我问你么,你就说你答应不答应算了。”

罗宾的神色又黯然下去,缓缓的摇了摇头:“这些文字我已经见到了,我现在终于知道,我们曾经追求的那些东西……至少的确真实存在过。

足够了。”

罗宾心有死志,她的童年生活,实在是太苦了一些,对于这个世界,罗宾唯一的一个留恋的东西,就是历史文本。

为了破译那些文字,奥哈拉付出了所有,如果没能在死之前亲眼看一下那些文字的存在,亲身用自己所学的知识读一遍那块石头上的文字,罗宾心有不甘。

这是她唯一的一个活着的理由了。

…………

“可惜呀~”

林易听懂了罗宾的潜台词,也看出了罗宾想要带着那些给她带去恐怖回忆的,受到诅咒的知识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一个人如果真的心存死志,一心想要离开的话,阻拦是没有用的。

除非,能给她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伸手拍了一下王陵地下的石制墙壁,林易看着那些精美的浮雕,喃喃自语道:“如果你想死,放心,我不会阻止你的。

死在王陵里也算不错,连葬礼和棺材都省了,正常人谁不会死,海贼王不也英年早逝了么~

可惜呀~”

林易又说了一句可惜:“乔伊波依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等到他相等的那个人,罗杰去的还是有些早了啊……”

莫名其妙的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林易也是痛快,从身后摸出早就准备好的空白卷轴,准备把石头上的文字复印一份就走。

“让一下让一下,你不愿意,我就只能去找光月了。”

罗宾刚才还在暗自神伤,可,听到林易的话之后,心神瞬间就被吸引过去了。

乔伊波依是谁?

他在等什么?

罗杰?是海贼王罗杰吗,为什么他要说罗杰去早了?

光月又是什么人?

这一切都和八百年前的真相有关吗?!

“等一下!”

罗宾急急的叫住了正伏在地上,用羽毛笔在空白卷轴上写写画画的面具人林易。

人总是不满足的。

刚从奥哈拉因为青雉的一时心软而逃走的罗宾,那个时候唯一的愿望就是好好的活下去。

后来,她知道自己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够解读那些文字的人,对于已经覆灭的奥哈拉,罗宾貌似是那个最后的“遗产”,连带她脑子里的知识,是奥哈拉存在于世界唯一的证明。

恍惚间,罗宾觉得自己也是有使命的,是有命中注定的任务的。

而当初为了救自己而死去的大个子巨人哈格瓦尔·D·萨隆和当初对他痛下杀手的青雉都曾对她说过,关于伙伴,关于同行者的意义,以及疑问。

罗宾逃亡了近20年,辗转无数的组织和秘密结社,可她从未有过志同道合的同伴。

罗宾是孤单的,是被整个世界孤立的人。

于是她放弃了寻找同伴的念头,把所有的精力和活下去的动力都放在了寻找一块真正的历史文本上。

如今,得偿所愿。罗宾觉得自己能够安心的离开人世了。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她居然遇到了一个同样对历史文本感兴趣,而且想要学习那些文字的人。

这让罗宾恍惚间觉得,她终于并不是孤单的。

而且,这个人对她曾经孜孜以求的那些过去、那些隐秘、那些被有意抹去,不存在于世界上的秘密好像知道的很多。

他会是先行者吗,会是……

同行者吗……

强烈的好奇心和求知欲以及重新燃起的使命感直接冲散了罗宾心中所有黯淡的色彩。

她现在非常想知道那些过去发生的事情,那些真实的历史,想亲眼看看所有的历史文本,想替奥哈拉向整个世界喊话,公布那些被隐瞒的真实。

同时,罗宾也对这个戴面具的家伙升起了浓浓的好奇心。

“如果你不知道那些文字,你是如何知道那些文字代表的意义的?

还有其他人知道这些文字吗!你知道的对不对!那空白的八百年前的事情!你……”

“你要是不想死了,能不能帮我把这些文字记录下来,我抄书抄的眼睛都花了……”

林易抬起头,心里十分后悔为什么准备的卷轴是这么个小件儿,这些文字抄起来真是很让人眼花缭乱的。

“啊?啊!”

罗宾愣了一下,随后,竟然真的走到林易身边蹲下,帮他抄起了那些文字。

写了半天之后,罗宾突然又停下笔来。

“怎么了,你也眼花了吧。”

“不是……”

罗宾有些脸红,脸上浮现出一些不易察觉的尴尬神色:“我才想到……我认识这些文字,可以不用抄的这么辛苦的……”

林易:“………………”

罗宾:“………………”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王陵,寇布拉也为他们俩沉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