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解决问题很简单啊

“找、找水果?”

这是什么操作?

阿金还没搞懂林易说的是什么事情呢,林易那边就已经又有新动作了。

“喂!你们!”

林易对着四周的树丛、草地、岩石大喊到:“现在岛上的所有人,都去给我找一个长相怪异的水果!”

这个岛不算小,而且好巧不巧的正好是一个以种植水果为主的岛屿。

如果让林易自己去寻找瓦波尔死去后再次重生的吞吞果实,那他们这边一共才四个人,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去呢。

只是,林易大喊之后,并没有什么人出现。

“呀,人善被人欺呀。你们是不是忘了,我也是一个海贼来着啊……

啊?!”

一脚踹断了一棵大树,色泽红润的果子散落一地,同时出现的,还有草丛里为了躲避树冠砸落而跑出来的两个本地居民。

“嘿嘿嘿……”

林易又掏出一把苦无,转头就跳在了那两个人的身边。

“你们都是种植水果的人,肯定对这个岛上的果子无比的熟悉。

听好了,我要你们找的,是一个奇怪的果子,看起来就很奇怪的那种。

你们要是找到了给我,那就相安无事。要是找不到……”

伸手捏印,林易一口盐汽水就把旁边的另一棵大树变成了一个熊熊燃烧的火把。

“杀人或许我不会做,你们都只是一些穷鬼而已。

但是我会把整个岛变成一个大火盆。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还不去找!所有人!去找!”

被林易吓的瑟瑟发抖的两个人从地上爬起来,跟着那些从各种躲藏的地方跑出来的居民们一起,连哭带叫的朝四面八方跑了出去。

林易还在后面大喊:“别忘了摘下来的水果也看一下!

奇!怪!的!水!果!”

……………………………………

四下无人,林易直接把那两个被阿金留下来的酱油大臣也给干掉了。

对付这样的人渣,处刑官出身的林易根本就不会在动手的时候有任何一丝的波澜。

“船长……”

阿金又过来了。跟着林易一起出海,真正见识到了这个世界之后,阿金似乎变得十分迷茫,变得更加愿意思考,愿意问问题。

这其实算是好事。

作为林易钦定的二把手,阿金的成长上限,直接决定了林易做事的时候到底会不会孤军奋战。

“船长,你为什么要找水果?是因为他么?”

阿金指了一下地上躺着的瓦波尔,随后,还不等林易回答,直接就继续问道:“你好像从来不对平民出手,刚才为什么……”

阿金有点想不明白,这不像是林易的风格。

按理来说,作为拯救了岛上居民的“英雄”,林易完全可以不用这么麻烦,用威胁和恐吓的手段逼迫那些岛民为他做事。

甚至林易现在的做法,完全不如用英雄和拯救者的身份去争取民众的帮助来的轻松快捷,还增加了很多出差错的风险,属于本末倒置,多此一举的笨蛋举动。

林易不是笨蛋,他是个非常奸诈,非常复杂的人。作为林易的手下败将,阿金是非常清楚这一点的。

“呐,你的问题最近真的好多。我一个一个的回答你吧。反正,待在这里等着也是等着。

你们俩,也过来听一听吧,这都是价值很高的情报来着。”

被林易指到的mr3和玛丽安努本来不太想接近此时满身血气的林易的,不过他都发话了,而且还说是很值钱很绝密的情报,那这个还是要去一下的。

围着坐在树桩上的林易坐下,三个戴着不同面具的家伙老老实实的开始听课。在林易的船上,这种讲课估计还会经常发生,这貌似也是独特的风景了。

“恶魔果实呢,没有重复的,但是会在不同时期出现在不同的人身上。

你的蜡蜡果实,过去肯定也有人使用过,所以才会有恶魔果实图鉴这种东西存在。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并不是巧合,而是同样的果实,只有上一任主人死去之后,才会出现。

而它出现的方式……”

林易指了指他身后的众多果树:“瓦波尔死了,他的果实就解放了,吞吞果实会直接出现在附近的某个水果上面。

不是生长出来,而是直接从别的水果变成恶魔果实。

如果刚才我们的运气足够好的话,会看到某一个苹果或者橘子慢慢的,慢慢的,变成一个花纹奇怪的果子。

这个,就是瓦波尔的吞吞果实了。

是的,没错。恶魔果实图鉴是有的,只不过只有很少的人看过。

而恶魔果实……是永远不会消失的……

蜡烛,你听懂了吗。”

“听、听懂了……”

Mr.3咽下一口口水,他早就知道恶魔果实不能同时吃下两个,也当然知道吃下果实的人会被诅咒,永远无法下海游泳。

恶魔果实的恶魔二字就是这么来的,不过一直以来,3哥都不觉得这有什么可怕的。

得到一些馈赠,就会失去其他的一些东西,很公平。

不过,现在听船长这么一说,尤其那句:恶魔果实是永远不会消失的。

3哥没由来的感觉到了一阵大恐惧。

恶魔果实后面,到底隐藏着什么啊!

3哥很好奇,可惜船长没有继续往下讲这个。

“搜得死内!怪不得船长你要他们去找奇怪的果子。那……”

“我这不是正要说么。”

林易看了一眼之前被他扔的到处都是的苦无:“你觉得,我们救了他们,是英雄,是做了好人好事,对吧。

你觉得,我们杀光了瓦波尔他们,彻底的解救了这些可怜的普通人,对吧。”

阿金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错啦~”

林易拉着长腔,摇晃着脑袋。

“这片大海上,到处都是海贼,随时都在死人。

今天有瓦波尔这样的国王过来,明天就有老鼠上校那样的海军过来,更不要说,本身就以劫掠为营生的海贼了。

你是救了他,可你走了呢。”

阿金沉默,3哥也在思索,林易继续道:“我们是做好事的海贼?那别的海贼呢。

他们会相信别的海贼会做好事吗。

你信不信,就在现在,就有一大堆人正急不可耐的用电话虫联系海军,通知他们来剿灭我们。

毕竟杀了国王,留下满地尸体的海贼什么的,太凶恶了,太残暴了。

多坏啊。”

点了根雪茄叼在嘴里,林易满意的伸了个懒腰:“他们会死。今天不会,明天也会。

不死在瓦波尔和我们的手中,也会死在别的什么人手中。

还你救了他们呢,只不过保了一时的平安而已。这个,你们总想的清楚吧。”

顿了一下,林易轻轻叹了口气:“总是指望着别人,没有用的。喏。那些苦无,刚才没有一个人敢去捡起来和瓦波尔他们搏斗。

他们不敢啊。

万一我也打不过瓦波尔呢。万一我只是把瓦波尔打飞,我走了他又回来报复呢。万一杀了一个国王,海军什么的事后算账,把他们当成海贼犯罪的同伙呢。

好多个万一啊。他们赌不起的。

拯救,你拯救个屁。

在这边做好人……哪是那么容易的哦……”

林易的话没有全说完,他自己就没兴致继续说下去了,大家也都陷入了沉默当中。

“那,船长,这个问题就没法解决了么。”

阿金心有不甘,想来想去还是想不出个好办法来。

“有啊。”

林易轻松至极的就回答了他。

“船长!你说的方法是……”

“呵,既然他们自己解决不了问题,海贼解决不了问题,海军也解决不了问题。

那就说明,问题出现在更高层次,出现在一个能影响平民、海贼、海军三方的力量那里。

哈,你们猜到了对吧。”

三个人又陷入沉默。

林易吸了一大口烟,长长的吐出一道烟气:“把天龙人都杀了,问题就解决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