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阿金的担心

作为一国之君,瓦波尔平时做任何事情基本上都是用不到自己动手的,包括逃跑的时候,都是由随行护卫人员抬上潜水艇的。

所以,虽然有一个可能无比强大的恶魔果实,不过瓦波尔的战斗力基本上只能在四海那种级别混一混。

到了伟大航路,一般的海贼都不会打不过他。

这个时期的路飞虽然绝对不算弱小,可也算不上什么强大的家伙。

玩命、换伤、团结所有能团结的人,这是路飞在战斗中做的最多的事情。

然而即使是这个时期的路飞,在对战瓦波尔的时候,也没怎么废力。

就这还是在重伤初愈,又要保护城堡的小鸟,又要保护乔巴的海贼旗的这样一个状态下。

林易到目前为止,妥他一心想苟命的福,也和他“内奸”卧底的身份有关,虽然也经历过一些的战斗,不过林易的真实实力如何,到现在也没完全展现出来。

但是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林易是肯定比这个时期的路飞要强一些的。

这是林易敢上路飞船的底气之一。

………………………………

瓦波尔和林易的战斗,那就基本不算战斗了,充其量只能说是一场大人对战小孩子的碾压局。

虽然有一身的铁皮做保护,可没过多长时间,林易就用苦无把瓦波尔全身给弄的到处都是伤口。

同样的伤口落在路飞身上,可能根本就不影响战斗,到了索隆的身上,没准儿还会让他的战斗情绪更高涨一些。

不过瓦波尔嘛,大喊大叫的,简直到了快死的程度。

林易并没有虐待敌人,或者其他的什么古怪变态的习惯,虽然在海底大监狱服役十年的时间里,林易学到了很多刑罚方面的知识。

但那也都是为了对有情报价值的敌人使用的东西。

瓦波尔嘛,不是林易看不起他。他是真的不配。

“喂。不过是一些皮肉伤而已,哪里用得着这样啊。”

和这样的敌人战斗,林易竟然觉得比和克里克或者阿龙那个级别的家伙打还要烦心费力,主要是耳朵实在是疼。

随手捡起地上一个种树果农的环树刀,林易杀心暗动,朝着躺在地上大叫瓦波尔快步走了过去。

“国王大人!”

“瓦波尔大人!”

从开始到现在,这是林易第一次真的露出杀气。那两个随行的大臣也发现了这个面具人的目的。

可惜,他们两个现在自身难保,阿金一个人就已经够难对付了,树上跳下来一个“看透”林易“本质”,一心交付投名状的猿猴面具人之后,事情就直接走向结局了。

被蜡烛做的枷锁套住手脚,无力的躺在地上,大喊瓦波尔的名字为他提醒,这已经是他们唯一能够做到的事情了。

可惜,这样并无任何用处。

………………

林易朝着瓦波尔走去,果农的环树刀虽然只是普通的铁器,并不适合做斩首的工具,不过刀术精妙的人并不会在意这点小细节。

逃跑的瓦波尔同样是大喊大叫的。

他疯狂的向刚才那些被他打压的村民们求救,许诺,甚至连自己的王位也在这种生命攸关的时候被他当成拯救细节的筹码白送了出去。

“喂,国王不如就让我来当吧。”

林易的追击不紧不慢,始终保持着一个逐渐追上的速度,他甚至有余力去接瓦波尔的话。

“拿去!拿去!只要你放过我!一切都可以拿去!!”

瓦波尔或许是看到了一丝活下去的希望,肥胖的身体停了下来,一下子堆坐在地,又紧跟着就直接跪在了地上,向着已经走到他面前的林易哀求道:“只要你能放过我,我愿意献出一切!求你了!”

叮。

环树刀弯弯有如镰刀的刀刃和瓦波尔脖子上的铁皮碰撞,发出一声清脆的敲击声。

听起来很像风铃的声音,在瓦波尔的耳中,却和死神索命的镰刀顿地的声音没什么不同。

“很遗憾呐。”

林易摇了摇头:“你的生命对我而言,一文不值。

王位……有了那玩意儿,估计少不了给天龙人磕头。

你知道我为什么当海贼吗。”

瓦波尔颤抖的摇了摇头。

“我就是腿脚不利索,跪不下去,才进山……不对,我进什么山,我下海……也不对……

哎呀我跟你说这个干什么!”

“等一……”

瓦波尔的声音戛然而止,气管被割破之后不断从满是鲜血流出的脖颈上激出一连串的血泡血沫。

“咦~!怎么看起来和杀猪似的!”

林易把刀子扔在了地上,叉着腰说道:“我只是想要你身上的果实而已。抱歉呐。”

嘭。

瓦波尔倒地,溅起一片尘土。

“船长。”

阿金走了过来:“这个家伙,他到底是一个国王,鼓滋国不管怎样,也是世界政甫的加盟国之一,你就这么杀了他……”

如果单纯是做海贼的话,国王而已,杀了就杀了呗。多涨点赏金,同行见面那也是实打实的威慑力。

不过,林易和阿金的“真实身份”,不是海军么。

这就不太好弄了啊。

阿金担心的是这个。

“哈哈哈,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四处张望的林易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回身拍拍阿金的肩膀说道:“放心。做海贼,就要做海贼该做的事。

否则的话,如果在可见的未来某一天,海军来缉捕我们,那怎么办。

除了逃跑,难道就只能束手就擒了吗。

再说了,难道你忘了咱们俩是怎么出道的了?”

“那不一样啊船长!”

阿金有点急了:“杀几个海军而已,不过是贪赃枉法,残害民众的蛀虫,还是支部的上校这点程度。

上面知道了,只会感谢我们提前他们一步,清除了海军内部的害虫,又保全了海军的颜面和形象。

但是这个不一样啊!”

“有什么不一样。”林易还是笑呵呵的:“他现在是国王么。他不也是一个海贼么。”

“可是,可这……唉,算了。”

阿金也放弃了劝说林易的想法,反正他自己也挺想弄死这样的一个烂人的。

刚才去劝林易,也只不过是想说,这附近还有好多藏着的村民呢,事情还是应该做的更隐蔽一些。

“船长,接下来呢,我们要回去去和路飞桑他们汇合吗。”

林易摇头:“当然不是,我们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事情没做。”

“嗯?那是……”

“嘿嘿,找水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