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抢手货啊

林易来到推进城的值班室,上前就找了地方委坐在那里。

他是整个值班室唯一一个穿披风的人,旁人都拿他打趣,说些什么:林易,你一定是偷了人家的披风来的,我之前看见你偷肩章让人家吊起来打……

林易并不解释,只是掸掸自己的衣服:“正义的四种执行方式,你们都懂么?”

可惜,说到这个的时候,旁人只是取笑,说他是一个只知道砍头的愣头青而已。

…………

和值班室里那些明明光线阴暗还非要戴墨镜的家伙们好好的叙了个旧,互相埋汰贬损了一番之后,林易的心情变好了许多,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于是他出了班房,沿着记忆里熟悉的通道,往署长麦哲伦的办公室走去。

路上,林易并不算意外的遇见了另一个老熟人。

推进城的看守长:雨之希留。

“哦~难得能在这里看到你啊。”

希留的声音听在林易的耳朵里还是那么讨厌。

作为林易在海底大监狱服役的时候的顶头上司之一,希留一直都和林易不太对付,给他添了很多麻烦。

而希留一个看守长会对林易这样一个无名小卒感兴趣的原因就在于,希留认为,他们两个是同一种人。

冷血,弑杀,对灾祸和混乱有着天然的亲切与渴望。

林易只觉得希留脑子有问题而已。

在海底大监狱混日子的这些年里,林易有不少的“猎物”最后都被希留给截胡了。

对于喜欢虐杀犯人的希留而言,让犯人死在处刑台上无疑是一种极大的浪费。

林易和希留之间,有着天然的矛盾。

而对方官职高过他,实力更是几倍的强于他,要不是林易做的是工作分内的事情,而希留属于违反纪律,没有署长麦哲伦压着他的话,可能林易早就出事了。

对于同样使用剑术的林易,希留心里是觉得,林易这样的人砍起来,肯定是最令人心情愉悦的。

巧了,林易也是这么想的。

………………

“你个大猪腰子脸,别在这里凑关系,谁有时间和你在这说话,闪开。”

现在的林易虽然还是打不过希留,不过只是骂上几句的话,还是有这个胆子的。

反正对方也不会在这里砍他,除非希留准备尝尝麦哲伦署长精心泡制的毒液。

在海底大监狱,没人敢惹麦哲伦署长。

这是一种源自绝对实力的碾压所带来的结果。

“呵……小鬼……”

麦哲伦扶着自己腰间的名刀雷雨,淡笑着从林易身边走过。

两人错身而过的时候,短暂的有一瞬眼神的对视交错。

“早晚有一天……”

异口同声:“……砍了你!”

……………………………………………………

林易在海底大监狱里和老熟人们聊天打屁,亲切热情的交流的时候,在本部上层的某间宽敞的办公室内,也在进行着关于林易的讨论。

看到那副:懒散的正义。就知道这里是谁的办公室了。

翻弄着自己手里的文件,身材高大,看起来很是干瘦的青雉大将拿起了一张有着林易寸照的文件。

“这个,这个谁来着,林易是吧。你确定,他真的是你说的那样的人吗。

唔……感觉上,更像是萨卡斯基会喜欢的风格呢……

唔……真是好麻烦呐……”

青雉的风格就是懒散,总是给人一种很不靠谱的感觉。

不过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位可不像他表面上的那样。

……

坐在屋子里的还有另外一个人,青雉询问的那个,当然就是“举荐”林易的斯摩格了。

人在本部大将的办公室内,斯摩格还是一副问题儿童的样子,叼着两支雪茄,倚着沙发,也是一副懒散的样子。

“当初你们从泽法老师的训练班里离开的太早,这个小子是最后一批加入的,你们没有见过。

不过,他的确是一个可信的人,也是一个可靠的人。

虽然交给他的任务总是以不怎么常规的方式完成,不过,怎么说呢。”

斯摩格指了指自己,又指了一下已经从坐姿变成侧卧状态的青雉:“咱们不都是这样的人吗。”

“唔唔……你说的对……”

“不要在和别人说话的时候睡觉啊!”

“哦对不起。我有些……嗯,说到哪了,萨卡斯基……不对,是这个林易对吧。”

青雉的状态总是这样,和他面对的是谁无关,即使在战国元帅召开的高层会议上,他也是动不动就躺下要睡着的状态。

林易的问题对于青雉而言当然算不上什么问题,只是一个上尉罢了,没说几句,两人就聊到了正题,也就是关于斯摩格的调任的事情。

青雉当然是同意的,不过调去什么地方还是有待商议的。

青雉建议他去伟大航路后半段,而斯摩格自己还因为路飞的原因想去前半段待一阵子。

正聊着呢,青雉桌子上的电话虫突然响了起来。

简单的听了几句之后,青雉放下了电话虫,对斯摩格说道:“你刚才说的,谁来着,林易。

他好像很受欢迎啊。这个电话,是推进城的署长麦哲伦打来的,他想让林易继续去海底大监狱那边工作。”

斯摩格并不意外:“他在那边工作了近十年,刚才给你的资料上不是已经写的很清楚了么。”

“哦,是吗,我没注意,那……”

青雉正翻动着文件,电话虫又响了起来。

“摩西摩西,嗯……嗯?”

这次放下电话虫之后,青雉的表情就有趣了一些。

“鬼蜘蛛中将打来的,想借林易出一趟任务。”

“嗯?”

鬼蜘蛛中将是海军本部的中将之一,基本常年都处于一个外勤的状态,到处追捕海贼。

他也属于那种比较激进的武力派,和林易风格相近。更关键的是,他是奉行绝对正义的萨卡斯基大将一脉的人。

“这个还真让我说中了,果然萨卡斯基那边的人会比较喜欢这样的年轻人啊。”

斯摩格只是意外了一下,随后就淡定下来了。

虽然对方是来抢人的,不过没有萨卡斯基出面,一个本部中将而已,鬼蜘蛛可没那么大的面子,能从青雉这里要到人。

更别说,自己还是他的老上司,有这样的一层关系在。

“最近的年轻人真的没什么出色的,都被挑的差不多了。抢手一些也是难免……”

斯摩格的话还没说完,电话虫就又响了起来。

“摩西摩西……嗯……对……林易吗……那是……哦,我懂了。好的。”

放下电话虫,青雉的脸色再次变得有趣,他捏着下巴,想了一下,对斯摩格说:“抱歉了,斯摩格,这个年轻人,被别人要走了。”

“哈?是谁打来的电话?萨卡斯基大将吗。”

“不是。”

青雉摇摇头:“是,波鲁萨利诺。”

“黄猿大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