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沼巫族之秘(1)

  • 想个办法祓除你
  • 一梦苏杭
  • 3110字
  • 2022-05-30 21:36:56

俩位警员死死地按住“王存善”,并迅速给她戴上了手铐,不给她任何挣脱的机会。

李清站在她的面前,拿出从监控中洗出来的照片。

“这位女士,你已涉嫌“冒用、盗取他人身份信息”和“进行非法邪教活动”。”

“放弃反抗,你已经被逮捕了!”李清神情肃穆。

被武力压制的王存善沉默良久,缓缓地吐出了一句:

“好……”

听到这个声音,在场四人都不由得一愣!

这苍老而浑浊的声音,根本就不是一个十九岁女生该有的,反而更像是一位被烟呛了嗓子的老妇人的声音。

张一零立马想到第一次见李清时他曾说过:

“根据祥和小区提供的身份信息,曾查到过一个叫“王存善”的三十二岁少数民族妇女……”

一个想法在张一零脑海中蹦出。

一开始就判断错了!

王存善并没有造假,她留下的信息就是她本人的身份信息,但她却拥有着和年龄极度不符的外表。

可……她的声音听起来也不像三十二岁,反而像六十二岁?

有什么答案呼之欲出,仿佛话已经挂到了张一零嘴边。

这时,王存善用指甲划伤手指,指头在空中描绘着什么图案。

刚转身的张一零忽然觉得脊背发凉,直觉告诉他:

立刻回头!

张一零回头一眼,当即大喊一声:

“趴下!快趴下!”

另外三人不明所以,但也还是选择第一时间趴下。

架住王存善的俩位警员,一人按住她的肩膀,一人按住后腰,也把王存善按趴在地上。

“嗡嗡嗡——”

是昆虫扇动翅膀的声音!

下一秒。

“哐铛!——”

玻璃窗骤然破碎!锋利的碎片掉落一地,大量的碎片和地板撞击,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响声。

如果不是张一零喊大家趴下,恐怕众人现在已经被扎成筛子了。

几人惊魂未定,还没等喘口气。

黑压压的虫群就从窗口冲进屋内,整个房间里瞬间被虫群覆盖。

“是……是马蜂!”一位警员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王存善突然大笑起来,苍老而浑浊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

蜂群煽动翅膀的嗡嗡声夹杂着癫狂的笑声,诡异的气氛萦绕在几位警员心头上。

见此情况,张一零也顾不得身边还有李清的存在。从衣服内兜拿出那根暗红色权杖,高举空中:

“风之元素,听我号令。”

“以风之名,尽除负能!”

一股狂风应声而至。

“呜!——”狠厉的狂风不断从破碎的窗口涌入。

狂风像一位被入侵领土的豪将般,狠狠地把蜂群往窗外卷去。蜂群似有所感,原本分散的马蜂迅速报团。

但风就是风,是无色无相的风,是阴晴不定的风,是所有飞行生物都难以抵御的狂风!

不到二十秒,蜂群就被狂风吹得七零八落,半透明的翅膀碎屑在房间中四处飞扬。

这画面在李清几位警员的眼中充满了诡异以及……

奇怪的安详。

这五个字忽然出现在李清的脑海。

刚刚还气势汹汹的蜂群已经被狂风绞杀殆尽,而方才还放肆大笑的王存善此刻脸色发白。

“噗——”

她吐出一口黑血,血沫中还夹杂着几只死透了的蜜蜂,这几只蜜蜂的个头明显比刚刚的蜂群里的蜂要大得多。

“你,你和那个该死的罪人是一伙的!?”

说完这句话,王存善就昏死了过去。

李清立即起身查看身旁张一零的情况,只见张一零慢条斯理地站了起来,还不忘拍拍身上的灰。

“你们没事吧?”张一零率先开口道。

“没事。”

“没事。”

“没事。”

三个声音同时响起。

刚刚混乱中李清看见张一零举起了一根奇怪的棍子,然后风就变得特别的大。

可李清再看向张一零手中时,空空如也。

张一零一挑眉:

“她怎么样了?”指向地上的王存善道。

几位警员看向地上的王存善,发现她早已昏死回去,嘴边还有一摊血迹。

“快叫救护车!”

……

医院的安全通道隔间里,李清和几位警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奇怪,太他妈奇怪了!”一位警员实在了忍不住心中的疑惑。

“好好的就飞来一大窝马蜂,然后又刮了好大一阵风。”

“嫌疑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晕了过去。”

参与了抓捕的俩位警员七嘴八舌地议论道,而负责接应的警员也听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因为这样的事情对普通人来说,实在是……太诡异了!

然而李清却什么都没说,只抱着手靠着墙沉思。

几位警员见李清这个样子,也都渐渐安静了下来。

良久,李清睁开了眼睛。

“这件事情,任何人都不许说出去!”李清扫了一眼几位警员。

多年的经验告诉李清,这些事情之间肯定有什么关联。

年轻的专员,怪异的少女,还有突如其来的蜂群和狂风。

但这件事情,已经不在李清的可控范围之内了。正想着怎么跟上级报告的李清,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好的好的。”

“我知道了,我会做好交接工作的。”

是寿山区分局的局长,刚刚一通电话告知李清,这件事情已经移交清河市保密局处理了。

这位张专员确实不简单。

李清按下紊乱的思绪,对着几位警员复述着刚刚电话的内容……

五分钟前。

张一零正站在隔离病房外,隔着窗户看着病床上的王存善。

因为王存善还是嫌疑人,所以医院把她安排在了一个单独且密闭的病房里。

张一零拨通了婴宁的电话,把今晚的事情和之前调查到的内容完完整整地说了一遍。

“很厉害嘛!”

“这才俩天,你就解决了祥和小区的怪异哭声,还把背后的主使抓住了。”

“哭声解决了?”他疑问道。

“是啊,昨晚祥和小区那边就已经反馈,那个奇怪的哭声已经没有了。”

“还说要给你送锦旗什么的,让我给回绝了。那个锦旗你要是想要的话,我回头去帮你问问,不过这种东西……”

又来了,张一零扶额叹道。

“可根据我得到的信息来看,这个哭声一直都没有得到很明确的解释。”

“哎呀,你挺聪明一个人怎么这么死脑筋。”

“哭声的源头在301,住在那儿的王存善已经被你拿住了。等她醒了,你一问不就知道了。”

“不过背后居然还牵扯到了沼巫族,我记得他们一族在四十年前好像已经绝迹了……”

“绝迹了?”

“对啊,好像是在一次祭祀中失火,沼巫族人几乎全死在那场祭祀里。”

“不过有几个活下来的族人也很正常,说不定他们当时没在祭祀或者别的什么呢……”

“这种事情我去转到异事受理处吧,挂在寿山区警局那边不方便你后续行动。”

“好的,那既然哭声已经解决了。我的新人任务是不是……”

“哎呦,放心吧你就,明天来一趟异事受理处,我亲自在门口迎接你。”

“那我可就盛装出席,期待婴宁大美女的迎接了~”

婴宁一直不见张一零和她玩笑,原本还以为张一零是个和钟合一样的木头成精。

他其实还挺开朗的啊……婴宁在电话那头暗想道。

“行行行,张大除祟师!”

挂了电话,张一零推门走进了病房。

“王存善,或者……我应该叫你沼巫族遗民?”

病床上的王存善睁开了眼睛,转头看向了张一零。

看见她正脸的那一刻,张一零忍不住蹙起了眉头。

原本紧致的脸颊变得下垂,眼袋也加重了许多,额头和嘴角布满了皱纹。

就好像有什么人给她的生长按下了快进键一样,整张脸从十九岁一下到了五十岁。

王存善看着张一零这幅表情,明白了什么似的,哈哈笑了起来。

“红颜枯骨,容貌衰败。身外皮囊又有什么意义。”王存善躺在病床上望着天花板喃喃自语。

“你到底多少岁了?”

王存善撇了他一眼:

“少年人,要是真算起来的话,我年龄可比你大得多。”

“根据我得到的信息来看,你举行了你们沼巫族特有的诅咒仪式。”

“我想知道你是……”

“回答我三个问题,我就告诉你那些你知道的答案。”王存善打断了张一零的话。

“答案互换,这很公平。而且我只问三个,你想问的不止三个吧。”

张一零笑了笑,果然人不能活得太久,不然就变成人精了。

“好,你问吧。”

王存善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躺着,侧头看着张一零:

“第一个问题,你是用什么方法破掉了我的驱蜂术。”

“风元素仪式,是西方那边的东西。说简单就是我控制了风,用风来攻击了你的蜂群。”

“原来是这样……”

“我族的驱虫术向来霸道,就算是以“虫蛊”闻名的云春人也要甘拜下风。”

说到这里,王存善露出了自豪的神情,但很快就又暗淡了下去。

“第二个问题,你把我的娜娜挞石像藏到哪里去了?”

“异事受理处。”

“异事受理处?”王存善露出疑惑的神情,好像没听过这个地方。

“它之前叫清河司。”

“原来是清河司,怪不得我感受不到它了。”王存善恍然大悟道。

“最后一个问题。”她顿了顿。

“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李萱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