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异事受理处(4)

  • 想个办法祓除你
  • 一梦苏杭
  • 3282字
  • 2022-05-29 09:45:47

张一零回到星涯间,拿起昨晚放在书桌上的《寨巫详记》仔细地翻看着关于沼巫族的内容。

“沼巫族人生性喜静,不喜欢现代都市生活……”

“沼巫族人以女性为尊,实行女娶男嫁制……”

“沼巫族,别名江族。因为其族信仰自然,最为信仰江水……”

……终于在一篇名为“少数寨巫仪式”的篇目中找到了些端倪:

“沼巫族人信仰着一位名叫‘娜娜挞’的母神,形象多为正义而热衷守护幼童的妇女。”

“她慈祥温柔,最喜欢的祭品是孩童的玩具……”

慈祥温柔,张一零翻找出那个张牙舞爪的石像照片,这怎么看都和这四个字不搭边。

有没有可能是这个叫王存善的手艺太差了?

“‘娜娜挞’有时会因为祭祀失误而生气,惩罚那些对她祭祀不尊重的人。”

“她会降下名为‘圣母泉恩’的诅咒,让河水变红,让植物枯萎,让女人的视线里充满了鲜艳的红色。”

看到这一段,张一零忽觉这一位母神“娜娜挞”,并不是很和善。

“这时,沼巫族人们就会举行‘祈母祭’,意图平息母神的怒火。”

“她们将未婚恋的少女,送进母神庙,通过给母神举行‘献身仪式’的方式,来祈求母神原谅。”

接着下面就是几张插画,大概内容为几个成年男人抬着一个少女关进一间屋子。

等少女进入母神庙俩天之后,进行一次问灵仪式,如果母神不生气了,再把少女带出来。

后一页还画着一个奇怪的法阵,旁边写着:

“沼巫族降灵仪式”

“沼巫族人有时遇到无法抵御的灾难时也会请娜娜挞帮助,由一位少女在阵中翩翩起舞,以此来呼唤母神。”

……

翻过下一页,张一零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一座‘娜娜挞’凶相的石像、地上臭虫的尸体、加上圈养家畜的血液,如果有人把这些物品当做祭品,那么祭祀的结果就是——激怒娜娜挞。”

“娜娜挞会设法剥夺罪人的生命,拘禁罪人的灵魂。将罪人送到大山深处的恶林里进行忏悔。”

“所以也有少部分沼巫族人,将沾染了他人气息的物品挂在凶相石像上,用于转移娜娜挞仇恨的目标。”

“其目的是:通过转移娜娜挞报复的对象来进行沼巫族独特的诅咒。”

看到这里,张一零对301里的奇怪仪式豁然开朗。

那位“王存善”想必就是沼巫族人,但这些和夜半的儿童哭闹声又有什么关系?

他又翻遍了整本《寨巫详记》,还是没有发现沼巫族仪式和婴儿哭声之间的联系。

难道是有别的灵异事件?

他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因为据居民和警员的描述,婴儿哭闹声的源头是在301,所以和301这个房间肯定也脱不了关系。

那就是还有什么遗留的地方?张一零看着手里的照片,陷入了思索当中。

如果说哭闹声的源头是301,那么肯定就和301的租客王存善有联系。通过现场的仪式来看,这个王存善十有八九是沼巫族人。

而且这个仪式是沼巫族特有的诅咒仪式。既然是诅咒,那肯定要有诅咒的对象。

那只要找到王存善,或者找到王存善诅咒的对象,那么一切问题都能得到答案。

但这个诅咒具体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书上并没有清楚的描述。

所以还是把王存善找出来会比较可行,而且在这么大个清河市去找一个不明症状的无名氏……

这样的行为无异于海底捞针,而且万一这个人不是清河市人呢?

但是……要怎样才能找到这个王存善呢?

张一零看着手里的照片,一个计划渐渐涌上心头。

……

“喂,是张一零啊。调查遇到了什么问题吗?我和你说啊,遇到问题不要总是自己揽活,要学会找人帮忙,而且找人帮忙并不丢人。上次那个谁……”婴宁在电话那头又开启了碎嘴模式。

提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听到婴宁碎碎念叨的那一刻,还是破了防。

他打断还在口若悬河的婴宁:

“我想要警方发一份关于祥和小区这次灵异事件的声明。

“内容是:本次事件为邪教组织活动,涉案物品已全部移交警局进行销毁,各位居民尽可放心。”

婴宁居然什么都没说,干脆地吐出俩个字。

“好的。”

“异事受理处的规矩是:如果任务交给了谁,那么将由那个人全权负责和处理。异事受理处将全力支持。”婴宁以郑重的语气说道。

张一零没想到婴宁会答应得这么快,他原本以为要先将来龙去脉解释一遍,然后再诉说其中利害关系,最后又请示哪位领导之类的。

看来这个异事受理处不止有实权,对手里的人也还挺不错嘛。张一零对婴宁和这个组织的好感顿时多了几分。

“谢谢,我已经调查到不少线索了。大概再过俩天,就可以把这个事情解决了。”张一零带几分真挚谢意说着。

“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提前恭祝小张除祟师入职~”婴宁调笑道。

……

挂了电话,张一零忽然想起他师父第一次教他驱邪就是在星涯间……

“小十,如果不够怨灵厉害,没有把它祓除怎么办啊?”

“那就继续驱邪,直到把它祓除为止!”

“错啦!”他得了一个爆栗。

“应该是找师父帮忙!”

“驱邪哪里有自己的安全重要啊……”

张一零合起手里的书,走到书柜前。在书柜中间找到一本古铜色书皮,书名《通道》的书。

他并没有把书拿下来,只把手放在书上,对着墙壁推了进去。

“咔咔咔——”书柜中间露出一个暗格。

里面放着一本书,一根嵌着三支孔雀羽的暗红色权杖。还有一个……憨态可掬的小人偶。

他小心翼翼地拿出权杖,关上了暗格。

“那就……争取不给师父丢脸!”

张一零眼眶泛红,吸了吸鼻子。最终还是没有让眼泪出现在脸上。

第二日。

张一零坐在教室里,满脑子都想着祥和小区的事情。

他放出那些消息其实就是为了引那位“王存善”主动出现,诅咒在没有结束之前,大多都需要依靠物品和仪式支撑。

虽然不知道这个惯例对沼巫族特有的诅咒适不适用,不过就算不管用。张一零也还有别的法子逼她出现。

……

“嘟嘟——”晚上刚下课的张一零就接到了李警官的电话,说他们有重大发现,让张一零快来一趟寿山区分局。

张一零赶到的时候,李清跟几个同事正在讨论案情。

有几位警员看见张一零进来,目光都变得有些崇敬了起来。

“张专员这一手真是厉害啊!”李清掐灭了烟头。

“张专员昨晚让我们下发的那则声明,今早刚张贴出来,晚上就有动静了。”

说着,李清调出了监控画面。

画面中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身形十九岁左右的少女,鬼鬼祟祟地越过封锁线,进入了301。

想必这就是那位“王存善”了。

这是事情发生以来,特别行动组第一次拿到的直接证据。所以刚才警员们的目光才带着一些崇敬。

“张专员是怎么知道,她一定会回去查看的?”有一位年轻的警员问到。

张一零脑内飞速组织语言,想着怎么样编一个又合理又“科学”的解释。

这时李清站了起来,背着手说到:

“哎,你们啊,别看我们张专员年纪小,人家可专业着呢。”

“经过心理学家的研究和调查数据表明,近百分之九十的凶手会在犯罪过后回一趟案发地点进行欣赏。”

“虽然这次案件并没有人员伤亡,但这个理论延伸一下,道理上其实都是差不多的。”

李清言之凿凿,加上一副老大哥做派,硬是说得其它几个警员一愣一愣的。

“哈哈,李警官真是博学多闻,一眼就看穿了我的计划啊。”张一零附和说道。

……呃,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怎么能说你不对呢?

不过确实李警官的这一番话,帮张一零免去了不少麻烦。

“李警官,现在这位王存善怎么了?”

“按照张专员给我们的计划,我们分派了俩个警员跟踪,还没有进行抓捕。”

“根据五分钟前传回的消息,王存善进了一家叫‘好榻’的酒店。”李清回答道。

“我想今晚就把她给抓住,免得夜长梦多。李警官的意思呢?”

“好!张专员有勇有谋,我认同张专员的想法。”

随即李清给身边的几位警员下达了出动任务的命令。

“小王、小李、小颜你们三个留下。”

“其它人,跟我出动!”

张一零和李清是必须要去的,还有俩位在跟踪的警员,李清又额外点了俩个在局里待命的警员。

李清调了一台警车,一行四人从寿山市分局出发,直奔好榻酒店。

……

因为是警车,所以一路畅通无阻,仅十分钟就到达好榻酒店。

一直在跟踪的警员收到抓捕的消息,就立刻和酒店进行交涉。

已经确定了王存善目前在酒店内,房间在酒店六楼,房号607。

“叮咚——”电梯到达六楼。

李清将俩位跟踪的警员留在一楼接应,所以只有四人实行抓捕。

俩位警员一左一右站在607门口旁拿着电棍进行戒备。

李清敲了敲门,朗声到:

“您好,我是酒店服务生。酒店排水出现了问题,现在需要排查维修,请您开一下门可以吗?”

李清张开手掌进行倒数。

五——

四——

三——

二——

“哒——”正在李清准备进行破门时,转动门把手的声音响起。

李清看着门缝微开,直接一脚踹开房门!

旁边俩位警员当机立断,手持电棍冲进房间!三下五除二就钳住了开门的那位白衣少女。

“终于抓住你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