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异事受理处(3)

  • 想个办法祓除你
  • 一梦苏杭
  • 3095字
  • 2022-05-30 21:15:05

张一零取了粉回来,发现那位大妈已经拉着买菜的小推车走远了。

看着大妈远去的背影,他低头边吃粉边暗暗思索。

然而就在他低头吃粉的时候,那位“大妈”走进了一个偏僻无人的角落。

“地煞诀——假形术!”

“大妈”双手结印,随着手势变幻,身形样貌渐渐改变,最后变成了那天坐在张一零后排的女同学。

“张一零,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

又是一只千纸鹤从她手里飞出。

……

张一零吃完了粉,就向对面的祥和小区走去。发现门口原本是安保岗的地方已经被警察临时亭替代。

“你好,因特殊情况,现在需要核实进出人员的身份。”一位约四十岁的警察左手出示证件,右手拦住了他。

证件上写着“清河市寿山区特别行动组——李清”

“李警官你好,我叫张一零。”

张一零递出了婴宁给他的《行政授权证明》。

“哦哦,原来是上面派来的专员。”见张一零年轻,他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

“可以带我去现场看看吗?”张一零无视他打量的目光。

“好的好的,跟我来。”

“张专员真是年轻有为啊,看着跟个学生似的,就已经能当特派专员了!”李警官赞赏说到。

“哈哈,上面派我来学习而已。”他似是而非的打了个哈哈。

“不过要说起来,这案子可真怪!”李警官回忆起来:

“那天我们接到报案,以为是普通的家事。就只出动了俩位警员。”

“他们一路听一路找,发现声音是来自三单元一楼的一间公寓。”

“按照咱们的惯例,敲了三遍门警告三次。结果发现无人应答,他们就直接破门了。”

“刚一进门,婴儿哭闹的声音就停止了。听他们说啊,房间里还有一股子花香。”

“两位警员搜寻了一下公寓,嚯!发现卧室里一墙都是暗红的油漆还是什么东西。”

“卧室里没有床,只正中摆了张方桌。桌上摆着一块石头,周围都是些死蜈蚣死蟑螂什么的。”

“看得他们直犯恶心,当时跟着进去的物业和一些居民,有几个直接就跑出去吐了。”

看来刚刚大妈的消息,可能就是从那些物业或者居民的嘴里了解到的。

现在整个三单元都被拉警戒线围了起来,李警官带着他穿过警戒线的缺口,走到了门牌号为“301”的房间前。

“张专员,就是这里了。”李警官说到。

“这间房子的租户,你们有什么消息吗?”张一零询问到。

“我们去跟物业那边了解,他们只知道是一个叫‘王存善’的小姑娘。”

“说是附近的大学生,来这边租房子住。身份证丢了还在补办,拿着临时身份证明来的。”

“他们见是学生,又是个小姑娘。也没怎么为难,就给她签了临时租房合同。”

“后来我们根据‘王存善’的临时身份证上的身份证号去公安网络查,根本没找着有叫‘王存善’的小姑娘。”

李警官忽然想起了什么:

“不过倒是查到一个同名同姓的‘王存善’,好像还是个少数民族,不过已经她都三十二岁了。”

“伪造身份证证件来签住房合同?”张一零疑问道。

“对,我们也是这么觉得的。不过现在伪造身份证的风险很大,一般不会有傻子去做这种事……”

“如果,这个人不常住在城市中呢?”张一零忽然冒出一句。

李警官肉眼可见的愣了一下:

“哈哈哈,张专员可真幽默,就算住村里,我们也能找着她!”

李警官心想,现在的年轻人啊,还是太年轻,见识太少啊~

张一零笑了笑,并没有接话。

如果这个人住在山林里,那么身份证造假对她来说根本就没有影响。

张一零已经基本确定:这个自称“王存善”的人,就是沼巫族人,又或者和沼巫族有什么密不可分的联系。

他推开了门,发现有一股淡淡的甜花香味糅杂在空气中。

是一间很普通的公寓,一眼下去和普通的公寓没什么不同。但公寓中仅有的四面镜子都被黑布遮了起来。

“这些镜子都是……?”张一零蹙眉道。

“我们到现场的时候这些镜子就已经被盖起来了,因为是第一现场,所以我们并没有进行移动。”李警官回答道。

在某些术法流派中,镜子属阴。有“聚气”的说法,如果放在阳气充足的地方则聚阳气,反之则聚阴气。

但把镜子遮挡起来,恐怕是别有用心了。

张一零掀开了离他最近的一块镜子,惊奇地发现居然是……碎镜!?

碎镜为什么要……遮盖起来?

算了,一时半会也研究不明白。先去看看卧室里的情况吧。

走进卧室,甜腻的花香又浓了一些。

卧室墙上到处都是泼洒的痕迹,暗红色的液体溅得到处都是。走进了看,能闻到非常淡的腥味。

“这些液体,应该泼上去有好些天了。”张一零看着墙面说到。

李警官点了点头:

“检验科的同事取样回去分析,化验的结果说这些是猪血,根据血液的凝固程度来看,至少有三天的时间了。”

张一零走到那张方桌前,不由得蹙了蹙眉。

怪不得那天晚上有些看见的人吐了,实在是太恶心了!

桌上摆着几只蜈蚣,中间用一枚钉子钉在桌上,蜈蚣的身体还有不同程度的翻滚和扭曲。一看就知道:钉下去的时候蜈蚣还是活的。

蜈蚣的身上还挂着些长条状内脏之类的东西,加上蜈蚣狰狞扭曲程度,看得人直犯恶心。

周围还摆着一堆晒干的蟑螂,有一些蟑螂被随意的丢在桌上。

每一只蟑螂上面都有着因过度挤压导致溅出排泄物的灰白色痕迹。

正中间放着一块奇形怪状的石头,石头外表有着略微打磨过的迹象。

张一零越看石头的形状越像……

一位张牙舞爪的妇女!

看着桌上的摆放,很明显是在祭拜这个奇怪的石像。

怪不得会有传闻“王存善”是在拜邪教,这奇怪的举动和摆设。在常人眼里不是邪教是什么?

他更加确信这件事情跟沼巫族脱不了关系。

猪血泼墙,遮盖碎镜,怪形石头。要把这些东西串联在一起,总觉得少了些重要的线索。

对了!

张一零忽然发觉,这些蜈蚣和蟑螂并没有什么臭味。反而房间里都是一股甜腻的花草香。

“之前有闻到过这些蜈蚣和蟑螂的臭味,或者是其它的怪味道么?”张一零转头询问李警官。

“没有,大家都只闻到了花草香味,没有闻到什么臭味。”

“桌上的蜈蚣和蟑螂,有拿去化验么?”

李警官面露尴尬:

“没……没有,大家都没有在意这些老鼠和蟑螂。也可能是觉得恶心……”

接着又嘀嘀咕咕说了一句“也没人愿意浪费时间把这些东西带去化验……”

张一零又问:

“你身上有没有一次性手套?”

“有的,干我们这行身上都会备些手套,方便采集证物。”说着就拿出了一副一次性塑胶手套。

眼前学生模样的青年,戴上手套径直拿起了桌上的蟑螂。

现在的年轻人,还挺肯干。李警官不由得感叹道。

就算他这样的专职警察,一开始面对这些奇怪的东西也不太愿意下手。

倒也不是怕,只是单纯觉得很恶心!

对这些东西感到恶心,也是人之常情。

“喀——”的一声,在安静里房间显得尤为清晰。

张一零把手中被晒干的蟑螂从中间掰开,发现有明显的烟熏痕迹。

张一零想起,在《寨巫详记》中,那个一直被他忽略的部分:

“沼巫族人祭祀礼仪”

“沼巫族人会将祭祀的物品用花草燃火后熏干,寓意为‘感谢自然的恩赐’,熏干后的祭品在他们的祭礼中被认为是最能体现他们虔诚的祭品。”

得到了这根名为关键线索的“钥匙”,整个事件的脉络在张一零的眼前变得清晰了起来。

首先,“王存善”是沼巫族人,通过未知的手段和渠道拿到了造假的证件。

然后,她来到了这个“祥和小区”伪装成学生进行租房,其实是为了举行她的“祭祀仪式”。

但那些碎镜又是怎么回事?还有为什么祭品是蜈蚣和蟑螂?

看来要回星涯间找一找有关的书籍才能得到这些答案了。

张一零心下有了主意,摘下手套和李警官说到:

“我差不多有线索了,我们先出去吧。”

李警官露出了一份惊讶的神情。

这位年纪轻轻的张专员只进来转了俩圈就已经有了线索了?难道是在说大话不成?

算了算了,领导安排下来的人。我还是少得罪人家,免得被领导教训……

李警官意识到自己可能有些失态,干巴巴地笑笑。就带着张一零离开了公寓。

在窗台上,一只千纸鹤静静地躺在那里,好似它本来就是放在那里一样……

“今天多谢李警官了。”张一零在小区门口客气道。

“没有没有,哈哈,都是为人民服务嘛。”

张一零叫了台回家的车,再客气了两声谢之后就离开了。

看着汽车扬起的烟尘,李警官摇了摇头笑到:

“不知道又是哪位领导的小公子来体验生活咯~”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