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异事受理处(1)

  • 想个办法祓除你
  • 一梦苏杭
  • 3208字
  • 2022-05-25 09:55:40

“您好,已经到地方了。”出租车司机一声提醒将出神的李萱拉回现实。

……

两天后。

还在上课的张一零收到了一条匿名的短信:

“尊敬的张一零先生:您好,我处得知您拥有出色的驱邪能力,诚邀您本周六晚七点,在清河市市立大厦门口商谈合作事宜。”

落款处并无人名,只写着五个字:异事受理处。

张一零搜索脑海,什么“问仙门”、“打更派”、“阴山教”……唯独对这个“异事受理处”毫无印象。

本周六,那就是明天。

张一零打定主意,当即决定去会一会这个异事受理处。

一个从没听说过的组织,会是什么来头呢?

一道狡黠的目光盯着张一零的背影,目光的主人随即低头在纸上写下四个字。

“我找到了。”三两下将纸条折成千纸鹤,放在掌心对着窗外轻轻一吹。

千纸鹤乘着风,消失在视野当中……

张一零忽觉有人看他,回头望去。只看见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同学坐在后排,低头写着东西。

他转过头来,继续抄着笔记。

可能只是自己多心了吧,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异样。这点小插曲很快就被张一零抛之脑后,毕竟期末大学生,课业累成狗。

临近期末,张一零也没怎么去摆摊。这俩天也就只多是在网上帮一些小姑娘处理感情问题。

都是什么“大师,他还爱不爱我?”、“大师,他是不是出轨了?”之类的日常又无聊事情。

不过张一零当成八卦秘闻来看,也就还算乐得清闲。

转眼到了周六。

张一零在校门口叫了台车,前往清河市市立大厦。

七点二十分。

张一零到达市立大厦。他有个习惯,如果约定好了时间,都会提前十分钟到地方。

市立大厦原本是政府办公楼,但随着清河市经济发展,政府拥有了自己的办公大楼。市立大厦也就逐渐变成普通写字楼用作出租。

张一零百无聊赖地四处张望,打开手机一看。已经二十八分了,怎么那个所谓的异事受理处还没来?

难道是骗人的?

“张一零先生您好。”一道中年男声在背后响起。

七点三十分,准时出现。

“我是异事受理处联络接待员,钟合。”眼前约摸四十五岁的男人伸出了右手。

“您好。”

“你好,张一零。”张一零回握并说到。

“您久等了,请您跟我到我处办公室详谈合作事宜。”钟合一板一眼地好似个没有感情的读字机器般吐出一句话。

“好的,带路吧。”

钟合在前头走着,张一零看着眼前男人的背影只觉得:

这莫不是个从山上下来的和尚?

看着不食烟火,不通人情。满脸写着“我弃情绝爱我遁入空门我面无表情我无喜无悲”。

钟合领着他走进了市立大厦,进了电梯后按下十三楼。

“异事受理处早在八十年前就已经存在,最初叫清河司。是由一些清河市的能人异士牵头创立。”

“开始只是为了彼此约束和管理清河市里的能人异士,交换各式情报。但因为人数慢慢变多。”

“清河市高层领导得知并介入了清河司,最终经过多次协商达成协议。”

“清河司更名异事受理处。由原本清河司推出一位代表,民间散人推出一位代表,清河市高层推出一位代表。”

“下分为礼、御、射、书四部门,分工进行人员管理、任务分配、情报汇总、异事记录。”

“而三位代表作为最高管理层进行管理,任何人或组织不得干涉。”

“清河市给予情报以及活动场所的支持。异事受理处中的能人异士则帮助清河市处理一些棘手灵异事件。”

钟合在电梯中讲说着异事受理处的由来和大概情况。

“叮咚——”电梯上升到十三楼。

“请您跟我来。”

钟合走出电梯,带着张一零在一堆办公区中穿梭。

张一零看见办公桌前坐着的人各有特色,有六十多岁看着仙风道骨的大爷,有十六七岁穿着cosplay服装的少女,也有二十岁出头穿着道袍的道士……

不愧是官方的神奇部门啊,还真是什么样的奇人都有。

钟合领着他,在一间会议室前停下。推开门,对着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要与您详谈的人就在里面,请您进去吧。”言罢钟合就径直离开了。

是一个一丝不苟又严格的人呐。张一零看着钟合雷厉风行的作风不禁感慨。

张一零整理了一下心情,敲了敲已推开的门。

“请进。”一道女声响起。

张一零走进会议室,只见个约二十三、四的女生坐在会议长桌的一头,面前还摆着一叠档案。

“快坐快坐,我叫婴宁。钟合那个家伙有没有吓着你?我老说他整天板着个脸,就好像谁欠他钱似的……”

“每次让他接个人他都弄得好像什么大型研讨会,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老父亲带着自己不争……”

眼看婴宁就要开始絮絮叨叨,张一零不由得眉心一跳。

好碎的嘴!

见识过不少碎嘴客人的张一零瞬间拉起警报,连忙开口道:

“没有没有,他很细心地讲解了异事受理处的大致情况。”

“哎,钟合其实只是看着严肃,他其实人还是相当不错的。别的不说,就说上次小吕去调查那个事儿……”

又开始了!

……

“哎对了,你知道我们找你来是干嘛吧?”婴宁开口问到。

“跟异事受理处合作?”张一零略带疑问地回答。

“是啊,李萱的事情是你处理的吧?看不出来啊,看你年纪轻轻还只是个在校大学生,就已经这么厉害了……”

张一零不由得扶额感叹,这哪里是个碎嘴,这就是个重度话痨!

“你应该察觉到李萱有一些特殊的地方了吧?”滔滔不绝的婴宁忽然间停下来,问了一句。

“特殊……?”张一零显然一愣。

是指莫名被祓除的怨鬼?还是说李萱身上莫名消失的毒咒?又或者是别的什么……?

“也算是特殊吧。”张一零思忖了一会儿回答到。

“哦,说说看?”婴宁难得的没有多说什么话。

“她被人结了阴婚,我在给她进行仪式的时候。刚把怨灵召唤过来,那个怨灵就已经被其它人解决了。”张一零简短地复述了一遍当晚的经过。

当然,张一零没有把毒咒的事情说出来。不管怎么说,李萱都毕竟是他的客人。

肆意吐露客人的隐私,在行内可是大忌。

“嗯……看来你了解的也没有很全面嘛。”婴宁低头笑笑,眼里闪过一分盘算。

“先来聊聊合作的事吧。”

“刚刚钟合也告诉你了,我们的主要目的是替清河市解决一些棘手的灵异事件。”

“就好像李萱这样的事情,有些人可能会选择报警,又或者选择去医院。”

“但医生和警察总不能告诉你,你中邪了,你快去找个法师驱邪吧。”似是想起什么好笑的事情,婴宁摇了摇头。

“那岂不是乱了套了。”

“但我们总不能明着摆上台面告诉所有人我们的存在。所以有些时候就需要一些官方援助。”

“因此我们异事受理处才能够存在和发展至今。”

“如果你愿意和我们达成合作关系,我们会将一些任务发放给你,按照我们评定的任务难度。”

“完成之后我们会给予你奖金,就比如李萱的事情。如果她自己愿意额外给你酬谢是她的事。”

“但只要你能解决了她的事情,按照我们的评定,我们会给你,这个数的奖金。”她神神秘秘地伸出了三根手指。

“三万……?”

“不对,再猜猜看?”婴宁眨了眨眼睛。

“三…三十万……?!”

不至于吧,虽然说这个事情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很可怕,但花三十万来处理也太没必要了。

婴宁收起手,露出一个标准微笑。

“三千块。”

“……”张一零原本惊叹的内心瞬间垮掉。

“你以为钱这么好赚啊,三千块对于普通家庭来说虽然不是很多,但也绝不是一笔小数目了。”

“更何况对于普通家庭来说,遇见这样的事情,还让他们拿出大笔钱来请人。”

“他们其实……宁可放弃”婴宁看向窗外,悠悠说了一句。

“普通人其实就应该有个普通的生活。”

“不是么?”婴宁转过头来,看向张一零问到。

张一零忽然觉得,眼前的人并不是刚刚他所见的那个话痨活泼二十岁出头的少女。

“你放心,只是合作而已。只要你不满意,随时可以终止合作。”婴宁将一份写着《异事受理处临时合约》的文件推到他面前。

“任何时候,你不想继续下去了。我们的合作都可以终止,但我还是希望,没有那样的一天。”婴宁走到门口。

“二十分钟后我再回来,你可以先好好考虑一下。”婴宁关上了会议室的门。

张一零看着眼前的《异事受理处临时合约》陷入了思量。

虽然说他自己也能接到一些单子,但大多都是些小事情。最多一单赚个一、两百,而且收入还不稳定。

但凡事有利必有弊,如果冒然加入了他们,会不会哪天被当成枪使呢?

这时,婴宁的那句“普通人就应该有个普通人的生活。”在他脑海中回响。

渐渐和记忆里那个年迈又坚定的声音重合。

“小十啊,其实我们的责任也很简单,不过是……”

“能让身边的普通人过他们想要的普通生活。”

……

张一零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大笔一挥。在乙方处写下三个字。

“张一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