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星座博主张一零(3)

  • 想个办法祓除你
  • 一梦苏杭
  • 3259字
  • 2022-06-01 14:16:01

“一边走呐~”

“一边瞧~”

“谁家的女娃儿,花容貌~”

细微的戏曲声伴随着锣鼓声钻入俩人的耳朵。

昏昏欲睡的李萱突然清醒了过来……!

别墅外。

八个肢体僵硬的人前四后四抬着一顶大红的花轿缓缓向别墅走来。

花轿前领头并不是新郎官,而是一只被五花大绑的大公鸡!

队伍后是俩个举着牌子的人,一左一右两块暗红色的高牌。

左边那块写着“喜结良缘”的烫金色字样,右边那块则写着“阴人报喜”。

走近一看才发现,队伍中的人脸色发白,瞳孔涣散。

眉心还点着一抹红色的圆点。

哪儿有这样装扮,这根本不是人,这分明是一群纸扎人!

……给别墅画完了圈,吕果果走回别墅门前。

如果不是她听见那个小姑娘哭哭啼啼的,她才不会浪费力气用“撒豆术”跟踪。

那个张什么零,一看就没什么本事。让他来处理那个小姑娘,可别出什么事了!

更何况她的任务本来就是……

她正这么想着。

忽然间。

一股诡异的唢呐声传入了吕果果的耳中,她回头看去,发现面前赫然站着一群纸扎人!

“阴人娶亲,生人回避。”吕果果喃喃道,看来这个事情没这么简单啊。

吕果果当即从随身的布包中找出两张符咒,上写“降妖伏魔张天师”往天上一撒,双手结印。

凝眉冷呵道:

“张天师座下子弟,妖邪一见,即刻退散!”

言罢,一阵热风从吕果果身后吹来。

热风直直奔向阴亲队伍,吹得花轿左右摇动。

随着吕果果施力,有几个纸人已经有隐隐被吹裂的迹象,纸扎人队伍里的公鸡挣扎跳起。

在公鸡即将挣脱束缚时,队伍后排那俩个举高牌的纸人从身上纸衣兜中拿出一把纸钱。

往天空高高一撒,扭曲的声音传入吕果果的耳中:

“金银财宝,打点关卡。”

“新郎新娘,送入洞房——”

诡异的唢呐声、锣鼓声放大数倍,原本细微的戏曲声变得尖锐起来。

快被吹散的纸人身形逐渐稳定,继而开始向别墅前进。

“这些纸人难道还有自己的意识!?——”吕果果惊讶道。

……

别墅内。

李萱忽然清醒过来,双手左右乱摆。

嘴里说着什么“不要过来,我不要嫁给你,我不要嫁给你!我早就不喜欢……”

看见李萱清醒过来,张一零知道:

它们来了!

张一零放下铃铛,拿出早就备好的法杖。

约摸一个成人小臂长的黄花梨木制权杖,一头大一头小。

杖身刻画着一些隐涩难懂的符号,杖顶镶着一颗李子大小的纯白水晶。

他将权杖指向李萱,开口吟诵:

“火水风土,四方精灵听召!”

“至我面前,驱赶邪灵!——”

顶上吊着的星盘应声转动,刻画着的符号从下到上依次亮起。

整个房间中用作装饰的星点全都随着圆盘转动开始一一亮起。

纯白的能量从法杖流出,化作十二根丝线将李萱和圆盘上星座符号相链接。

眼眶中的黑气通过十二根丝线升腾而上,汇集到星盘中间的地球模具当中。

随着张一零祛除她体内阴气,纸人队伍也开始变得焦躁不安。

原本面色惨白毫无表情的纸人们忽然间五官狰狞,张牙舞爪地就要向别墅门口走去。

吕果果一挑眉:

“看来这个张什么零,也点本事。”手上的动作并未停歇。

本来朝上的双手结印,快速地转换了几个手印之后变成一手朝天,一手向地的奇怪印式。

张一零要是在旁边肯定能认出来,这是失传已久的七十二层地煞诀!

随着手印翻飞,吕果果扬声道:

“地煞诀——斩妖术!”

古老的东方曾有一著名门派“问仙门”,门中最为厉害的术法按阴阳分为俩套:

阳术“三十六道天罡法”

阴术“七十二层地煞诀”

曾有人说:“三十六道天罡法,凡人借手降天罚;七十二层地煞诀,望乡台前难再越。”

斩妖术一出,吕果果面前的纸人瞬间被无形风刃切得七零八落。

刚刚那俩个撒纸钱的纸人还没等做出反应就已经变为一地碎纸。

四处飞散的纸钱夹杂着带腐烂腥味的纸屑,逃离了束缚的公鸡扑棱着翅膀往旁边的林子里钻去。

见纸人队伍被碎,吕果果收拾了东西就往城区方向走去。

走到快看不见别墅的时候,吕果果回头看了一眼:

“西方法教的七大天使祝祷文,看来清河市的能人异士越来越多了……”

然吕果果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别墅内。

唢呐声和锣鼓声戛然而止,李萱也突然脱力昏了过去。

嗯?

张一零压下心中的怪异。

继续手中的动作,右手持法杖高举指天,左手张开放在李萱脸前:

“水元素听召,洗涤灵魂之污垢。”

“火元素听召,祛除负能之影响。”

“土元素听召,护卫尘世人之意体。”

被汇集到地球模具中的阴气随着他的吟唱逐渐变淡,最后一句吟唱完毕阴气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原本他是打算把李萱当做诱饵,把想结阴婚的鬼魂吸引过来。

但没想到刚吸引过来没多久,鬼魂的气息就消失了。

他看着椅子上的李萱陷入了沉思:

难道还有别的人?

张一零将昏睡过去的李萱安置在另外一个房间,自己则走到别墅外。

只见一地的纸钱纸屑,还有空气中飘荡着一股腐烂的腥味。

果然有其它人,是谁呢?

他左右张望,似是想寻找什么线索。

却只发现地上残留的俩张写着“降妖伏魔张天师”的符咒。

张一零拾起符咒,回到了别墅。

他坐在刚刚举行仪式的房间里,看着符咒思索到:

难道是扶乩一脉?

可扶乩多是民间方术,他根本就不认识会这类法术的人。

“张小师傅?——”

“张小师傅!——”李萱的声音响起。

他闻声走去李萱的房间,只见李萱坐在椅子上神色尴尬地捂着嘴问到:

“厕所在哪里?”

张一零带着她来到门前,她一把冲进厕所,对着马桶一阵干呕。

“口区——”几颗黑色的豆子被她吐了出来。

自觉男女有别的张一零早已转过了头,更何况还关着门。

所以张一零根本就没有看见她抱着马桶呕吐的一幕。

自然他也没能发现这些东西。

“你还好吗,没事吧?”张一零询问到。

“我没事了,谢谢你。”

李萱按下冲水键,在洗漱台前洗了把脸,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

打开门,看见张一零的背影。李萱不由得心生感激。

“多谢张小师傅!”李萱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他回过头,发现李萱眼眶中的黑气已经全然不见。整个人神色已经回复了正常。

他往李萱的左手看去,发现李萱中的“子母讨命咒”已经消失了?

怎么会?

他明明只是逼出了她身体里的阴气,还没有开始解咒。

“把你的左手手腕让我看看。”张一零说到。

李萱不由得的一愣,随即看向自己的手腕。

那条黑线赫然消失了!

然而李萱却没有将手腕给出,抬头对他说到:

“张小师傅,阴婚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多谢你,酬谢我一会儿会打给你的。”

张一零还想再说些什么,只见李萱继续开口说到:

“子母讨命咒的事就不必张小师傅费心了。”

“夜深了,不打扰张小师傅了,告辞。”

说罢李萱就向别墅门外走去。

“你一个女学生晚上可能不太……”

“不必了,谢谢。”

李萱离开了别墅,只留下了满头雾水的张一零。

上一秒还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怎么下一秒就冷脸冷面?

难道这个毒咒真有什么内情?

“叮咚——”张一零的手机响了。

是李萱发来的微信:

“多谢张小师傅帮忙,这权当酬谢,还请张小师傅替我保密‘子母讨命咒’的事。”

“微信转账五万元。”

看来真有内情,但人家不愿意说,他也不好意思问。

因果循环,恐怕这个事情还没这么快结束。

“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客人,客人的隐私我当然有义务保护。如果后续还有什么问题,都可以联系我。”张一零收了转账回复道。

拜托,有钱不赚王八蛋。就算有内情也是人家的事情,我管那么宽干嘛。

……

李萱现在心里很乱,因为在她昏睡过去的时候。她看见了一个她永远都忘不了的人。

“萱萱,你那天为什么要走?为什么这么久都不来看我?”一个精雕细琢的纸扎人出现在她的面前。

哪怕是纸人,李萱也一眼就认出了他。

是自己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王存吉。

“萱萱你知道吗,我一个人关在这个地方又冷又困。他们还不让吃饭,我真的好想你啊萱萱!”

“王存吉”边说边伸手,迈着僵硬的步伐向李萱走去。

“够了!”李萱声泪俱下。

“存吉,我也想带你离开,我也想和你一起生活,我也想继续和你在一起。”

“可是存吉你知道吗,他们把我抓起来。关在屋子里,让我对着那个破石头神像过夜,还让我和那个东西结婚。”

“我真的没有办法,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可在我无助、迷茫、难过的时候,你在哪里?!”李萱忽然间厉声问道。

“王存吉”显然一愣,僵硬的身体不知如何是好。

“你在家里,守着你那罐子什么宝贝‘千秋梦’说它会帮你,它会救你。”

“可事实呢?结果呢?”李萱指着他,不愿再说下去。

“你甚至……还给我下了迷药……!”

她浑身发抖,指着“王存吉”哑声说到:

“可我从来没有……”

“……恨过你”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眼泪再一次从李萱的脸上滑落。

是悲痛,也是难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