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画魂老人(4)

  • 想个办法祓除你
  • 一梦苏杭
  • 3010字
  • 2022-06-10 16:30:42

在张一零踌躇之时,一道透亮的月光忽然从头顶撒下。

爬着的“李萱”在接触到月光的那一刻直接燃烧。

“啊啊啊!”刺耳的惨叫声回荡在公堂之上。

钟合。

这样的术法只有钟合会。

张一零看着倾泻而下的月光,高举手中法杖。

“风之元素,凭光而起!”

以张一零为风眼,蛮横的龙卷风平地而起。

强大的风力把四周的木板房梁都一一摧毁。

崔珏双手合十,高举头顶。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崔珏瞬间身形暴涨,幽绿色的光覆盖了全身。

崔珏身形逐渐扭曲,在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中,一只豹子逐渐显露出来。

与此同时,周围景色再次变换。

又回到了刚刚空空荡荡的大殿。

钟合双手拇指相扣,尾指诀指罗盘。

吕桃则坐在钟合旁边眼神浑浊,面无表情。

“吼!——”

一声豹鸣在三人身后响起。

原本角落里的神龛已经不见踪影,一只豹子在神龛的位置蓄势待发。

“怎么突然出来一只豹子?”

“是崔珏变化而成!”张一零想起刚刚见到的崔珏。

钟合拦在吕桃身前。“我刚刚也遇见了崔珏,他应该用的是类似幻景的术法。”

张一零把法杖朝豹子扔去,半空中的法杖兀自燃起。

一条火蛇由自燃的法杖变化而成。

两兽相遇,剑拔弩张。

大门忽然打开。

一阵奇怪的铃响夹杂着腥味飘入。

大量的黄白纸钱自门外飞入,两个人影在门后逐渐显现。

“谢必安。”

“范无咎。”

“特来助判官大人!”黑白纸人走到豹子身边。

钟合看向张一零。

“我刚从崔珏幻境里出来的时候,吕桃就已经变成这样了。”

“恐怕她是着了崔珏的道。”

张一零拿出黄铜铃铛。左手中指、无名指和拇指相按掐诀。

“祈请大天使乌列,请用正义之火扫除罪恶!”

黄铜铃铛不摇而响,热气覆盖了整个大殿。

崔珏变幻成的豹子龇牙盯着眼前的火蛇,突如其来的热感让他眉心一颤。

谢必安和范无咎在感受到热气的瞬间周身燃起大火!

好强!

崔珏看着眼前的青年皱眉摇头。

如果硬碰硬,可能要交代在这里。

看着身边被烧得哀嚎的黑白纸人,崔珏变回人形。

崔珏大手一挥,墙壁上的石块开始掉落。

“火之元素,祛除外邪!”火蛇在得到咒语后立刻冲向崔珏。

崔珏扔出一块惊堂木,再次双手合十,高举头顶。

“画虎画皮难画骨,入形入影难入心!”

惊堂木变大数倍,挡在火蛇面前。

下一秒。

惊堂木被火蛇几口咬烂,木渣也在碰触到火蛇的时候被烧得黢黑。

黑白纸人在烈火中苦苦挣扎,身上的纸皮缓缓掉落。

崔珏眼见形式大不利,双膝下跪开始对着张一零磕头。

张一零显然没想到对方会直接跪下磕头。

这是……认输了?

钟合也是一脸疑惑地看着崔珏。

然而。

墙壁上的石块开始加速掉落。

一幅幅栩栩如生的观音像图在墙壁上出现。

或悲或喜,或忧或怒。

崔珏在怀里掏出一支毛笔,开始在地上写短句。

每写完一句,就把毛笔夹在拇指和食指间磕一个头。

张一零加大术力,黑白纸人身上的火再次腾升。

凄厉的惨叫从火焰中传出。

在张一零打算一鼓作气烧毁纸人时,火焰却直接熄灭。

?!

怎么会?

天使的火焰没有东西可以抵挡,除非是……活人!

一条条信息在张一零脑海中开始串联。

逼真的黑白纸人、乌鸦带走的魂魄……

“我明白了!”张一零醍醐灌顶。

“谢必安和范无咎是活人!”

钟合心中大骇,惊讶地看着眼前被烧得面目全非的黑白纸人。

“你的火焰……?”

“对,天使焰火不得杀人。”

冰冷的诵经声开始从四面八方传来。

墙壁上,诸多观音像的嘴巴一开一合,机械的诵经声逐渐清晰。

“阴人拜我,如拜真我。”

“阴人见我,如见真神。”

“阴人哭我,如哭真世。”

“阴人求我,如求真劫。”

观音像身上的青灰色石皮开始掉落。

一、二、三、四……

整整十六个纸扎的观音像从墙壁飘下。

钟合看着手里飞速旋转的罗盘。“小心,这些观音像不一般。”

火蛇把惊堂木咬碎之后,继续向崔珏冲去。

离崔珏最近的一个观音像怒目睁眼,左手托瓶,右手高举杨柳枝。

在火蛇即将咬到崔珏时,观音像直接挥下手里的杨柳枝。

火蛇被杨柳枝直接扑灭,被迫变回原样的法杖也飞回张一零手中。

其余的纸扎观音像迅速缩小,变成一朵朵纸莲向刚刚扑灭火蛇的观音像飞去。

紧接着,毫无感情的声音从纸观音口中发出。

“既见真仙,为何不拜!?”

十五双手纸观音的背后从下至上依次探出。

有那么一刻,钟合以为自己真的看见了神仙。

和刚刚阴邪的气息不同,眼前的多手纸观音充满了威严庄重。

“这……”钟合看向了张一零。

张一零眉头紧锁,看着眼前充满了威严的多手纸观音。

身后的吕桃不知什么时候清醒过来,指着观音像。

“这是问仙门天罡法的斡旋造化!”

二人听见吕桃的声音回头望去。“你怎么样了?”

吕桃扶着石柱起身,收起眼里的怨恨。“我…我没事。”

斡旋造化,是问仙门初代掌门李昭昭从女娲造人的故事中感悟而造。

无中生有,有中生无。以物造物,可匹天地之功。

张一零看着眼前威严的纸观音,心里不经感慨。

真是神仙法术浩如烟海呐。

吕桃扶着石柱撑着自己站起。“他们施展出来的斡旋造化不是全本,只有意、体,没有魂。”

“他们肯定找了一个魂魄装进观音像,把魂魄剥离出来就能破解!”

纸观音像面前的双手做莲花诀,背后的手纷纷应和。

“见我如见真自在。”冰冷的从观音像口中吐出。

原本炽热的大殿开始变得清凉。

温度迅速下降,金银元宝从纸观音的手中飞出。

“计都坐盘,定魂安体!”钟合催动罗盘,亮白色的月光笼罩着三人。

钟合施术的双手并未停止。“我把它控制住,你们想办法把魂魄扯出来!”

罗盘浮上半空,盘面正对纸观音。

奇异的星象符号从盘里飞出,一个灿金色阵法在纸观音头顶显现。

四角画着古老的符号,阵法正中间一个“鎮”字耀眼夺目。

“天星流转,凡土同轴。”

“四余同体,日月同行!”

一道月光从阵法中间照下,纸观音在月光中动作开始迟缓。

“凝!——”钟合单手结印

厚厚的冰块把纸观音整个冻住。

在地上写着短句的崔珏猛地突出一口鲜血。

手中的毛笔掉落地面摔成两半。

张一零把法杖随手一甩,双手张开,口中颂唱:

“四大元素,听我召唤。”

“面前之人,迷途不返。”

“御前天使,掌控四灵。”

“将有主之魂带离。”

法杖径直飘起,平地而起的龙卷风包裹着纸观音像。

流水声从龙卷风中心传出,过了一会儿又传出海浪声。

紧接着,浓烈的火焰又在风卷中蹦出,风携着火焰肆意翻腾。

一旁的崔珏早已面如死灰,看着地上的毛笔和经文双目失神。

等龙卷风散去,一个土堆出现。许许多多的红花绿草在土堆上生长。

四季轮转,四时变幻。

这是张一零师父独创的术法。

土堆开始消解,一个纸观音出现在里面。

这时的纸观音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怒目圆睁变成了低眉阖眼,高举的杨柳枝插回了净瓶。

左手拖瓶,右手立掌于胸前。

如果说刚刚的纸观音像是威严而庄重,那现在的纸观音像就是自然而平淡。

“各自有缘。”机械的声音再次响起。

霎时。

纸扎观音像光华大闪,身后的手每一只都掐着不同的手诀。

一张接着一张的圆孔纸钱从纸扎观音像身上掉出。

“砰——”观音像碎成了漫天的圆孔纸钱。

纸钱还没落地,又在半空中燃烧起来。

崔珏看着漫天而下的纸钱露出了一丝苦笑。

“李昭昭啊李昭昭,都说你知尽古今,今天我算是认了……”

他看向扶着柱子的吕桃。

“问仙门灭门一案,你功不可没啊。”

“呃…啊……!”一根竹签从背后贯穿了崔珏的心脏。

他右手遮住自己的眼睛,用极轻的语气说了句。

“李昭昭,你赢了。”

一位黑袍老者出现在门口,手里还捏着两根竹签。

“咳…咳……一人一根,刚刚好……”老者揭下了兜帽。

一张骨瘦如柴的脸出现在众人面前。

骨瘦如柴,老态龙钟。

他是画魂老人!

张一零骤然想起李万楼的描述。

又是两根竹签飞出,直直钉进黑白纸人的眉心。

黑色的液体从谢必安和范无咎七窍流出。

“咳…没用的人,发财铺…咳咳,留着,就是散财呐……”

画魂老人对着三人俯身作揖。

“发财铺孟卫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