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画魂老人(3)

  • 想个办法祓除你
  • 一梦苏杭
  • 2475字
  • 2022-06-19 17:25:50

吕桃在黑暗的楼梯中脚下生风,甚至连照明的千纸鹤也没有唤出。

“再快一点,只要能再快一点就不会!……”

不多时,吕桃就看见了出口的光亮。

看见眼前景象的吕桃震惊地睁大了双眼。

“问仙门?!”

出现在吕桃眼前的赫然问仙门的山门入口。

高耸入云的阶梯沿着山体而上,错落有致。

怎,怎么会……

我不是在清河市么?!

疑问和诧异塞满了吕桃的大脑。

这时,一位身着道袍,十三岁左右的小男孩上前作揖。

“是新来的吕师妹吧,师祖一早就交代过了。”

眼前人正是当年陪伴她在山上摸鱼玩闹的袁鹤师兄。

“袁……袁鹤师兄?”

吕桃看着眼前鲜活的人,泪水顿时涌到了眼角。

下一秒。

明晃晃的剑刃骤然从袁鹤的心口刺出。

“师妹,快,快跑!”袁鹤一脸惊恐地冲她大喊。

眼前的场景瞬间变换,刚才鸟语花香的问仙山门俨然被鲜血重新粉刷。

一伙黑衣人四处烧杀,遍地都是问仙门弟子的尸体。

打杀声,求饶声,不甘的吼叫声如潮水般袭来。

吕桃双目通红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你们都给我住手!——”

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吕桃身上迸发出来。

“地煞诀——禳灾术!”

吕桃折扇一开,对着眼前的景象用力一挥。

三把黑红相间的光剑从扇中飞出。

“噗——”几息之间就斩杀了六个黑衣人。

然而黑衣人源源不断的从四面八方冲来。

越来越多的问仙门弟子哀嚎倒地。

她看着眼前惨死的问仙门弟子,真假也好,幻境也罢,全都被她抛掷脑后。

吕桃蓄力再掐诀,一股凶狠的能量汇集在她身边。

“地煞诀——禳灾术!!”

相同的术法,但却比前一次凶狠了十倍不止。

七十二道黑红光剑在吕桃身后一圈接着一圈地排列。

吕桃心念一动,光剑立即飞出斩杀周围的黑衣人。

黑衣人被斩杀的惨叫声,兵器落地的撞击声,覆盖了问仙门弟子的哀嚎。

将黑衣人尽数斩杀后,吕桃顿感手脚冰凉,气血上涌。

禳灾术是地煞诀中最霸道的法术,能将自身的术力进行分化和改造。

七十二道光剑,那就是要分化出七十二道术力。

凭吕桃的天赋和实力,对她而言并不算特别难的事情。

可她看着问仙门惨状在眼前发生,满心都是怒和恨。

体内的术力也因为情绪的大起大落而变得失控,开始毫无章法的向周围倾泻。

吕桃坚持许久,身体已达到了极限。

她摇摇晃晃地吐出一口鲜血,双眼一黑就倒了下去。

……

等张一零和钟合赶到时,只看见躺在地上的吕桃和空空荡荡的大殿。

“吕桃!”钟合立即上前查看吕桃的情况。

吕桃眉头紧皱,嘴角挂着血迹,地上和墙上到处都是剑痕。

张一零环视大殿一周,墨绿色的石墙石柱,长满了青苔的地砖。

除了角落里的一个小神龛,整个大殿再没有其它的摆设。

“吕桃怎么样了?”张一零问向钟合。

“情况很不好,她身体里的能量很乱。”

就在这时,两人身后的大门兀自关闭。

角落里,神龛背后有几条黑色的藤蔓开始扶墙而上。

不一会儿,整个大殿的天花板和墙壁都爬满了藤蔓。

神龛又放出灰白色的烟雾,迅速笼罩了整个大殿。

张一零拿出法杖,刚想施术驱雾。

“啪!——”

一声惊堂木忽然从他身后传来,烟雾瞬间散去,周围景色大变。

原本空空荡荡的大殿变成了地府公堂,左右各站着三个手持水火棍的纸人。

一位清秀俊逸的少年端坐高位,右手拿着一支毛笔,左手按在惊堂木上。

“罪人张一零,你可认罪!”

左右看去,他身边空无一人,吕桃和钟合已经不知所踪。

张一零紧握法杖,看着眼前的少年。

“你是谁?吕桃和钟合呢?”

少年一脸严肃,再拍惊堂木。

“我为首判崔珏,公堂之上,岂容你放肆!”

两边的纸扎人上下敲着手里的水火棍。

“恶——无——”

“无——恶——”

呼声从左右两边传来。

崔诀?

地府判官?

刚刚遇见一个孟婆,现在又遇见一个崔珏。

发财铺的人,都这么喜欢装神弄鬼么?

张一零说出了心中所想。

“你们发财铺,都这么喜欢扮鬼啊?”

崔珏听到这话,狠狠地撂下手中的毛笔。

从旁边的签筒拿出七支红头签,往张一零脚下一掷。

“藐视公堂,不服本官,给我打!”

两边的纸人拿着水火棍就往张一零走去。

“火之元素,听我号令。”

“来我座前,焰毁污秽!”

张一零也不跟它们废话,直接挥动法杖唤出火焰。

纸人们直接被烧得一干二净,手里的水火棍也变成了一根根木炭。

张一零一挑眉,看着上面坐着的少年。

“你的衙役,好像武功不怎么好?”

少年面色铁青,又将一张写满字的罪状扔到张一零面前。

“张一零,你可认罪!”

罪状上写着:

犯人张一零,目无法纪。

觊觎李家财产,诓骗李万楼父女。

借王存善之手,咒杀李萱,谋财害命。

崔珏双手拍桌,站起来沉声到:

“张一零,你赠予王存善昙花,诱使她咒杀李萱。李萱死后怨恨不消,来告了你一状!”

李萱?

明明是王存善下咒,关我什么事。

我又不知道昙花会害死李萱。

想到这里,刚想开口辩驳的张一零又止住了口。

不对,他是故意这么说的。

他为什么会知道昙花是我给王存善的?

崔珏见张一零不出声,又是一拍惊堂木。

“带李萱。”

张一零一脸看傻子的表情看着崔珏。

李萱都成一层皮了,带什么?

然而,两个纸人带着一个少女走了进来。

少女和张一零擦肩而过,正是李萱!

李萱跪在地上,对着崔珏一边磕头一边哭喊。

“崔判官救命,崔判官救命啊!”

又突然转身向张一零爬去。

“张小师傅,张小师傅!”

“你为什么要联合王存善害我,为什么!”

这时,白净的昙花开始从李萱的嘴里盛开,拇指大的花苞从眼球中探出。

李萱如恶鬼一样爬向张一零,被昙花覆盖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张一零。

“这……”

张一零错愕地看着李萱,虽然他不断告诉自己李萱的死与自己无关。

可王存善的昙花确确实实是自己送过去的。

尽管自己是好心和不知道昙花会带来这样的后果,但真正面对李萱时,心里还有一丝的歉意。

如果自己能早点发现,或者给李萱多留下几个保命的东西……

或许这就是人的善性吧,因为自己成为了其中一环,所以也认为自己是帮凶之一。

看着眼前死状凄惨的李萱张一零紧握着手里的法杖。

他想召唤火焰祓除“李萱”,但看着她在地上爬爬行,又不忍心动手。

“你很善良,希望你的善良不要被人利用。”多年前师父的一句话忽然撞进了他的脑海。

张一零看着地面上爬行的李萱,当日驱邪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他从未有过害人之心,只是被人利用,如果他知道昙花的作用,他一定不会给王存善带去。

要怪也只能怪自己知识浅薄,哪里来的蓄意害人?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随着信念坚定,法杖的光芒愈发强烈。

“我问心无愧!”他低下头去直视地面上的李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