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星座博主张一零(1)

  • 想个办法祓除你
  • 一梦苏杭
  • 2943字
  • 2022-06-10 15:04:23

作为一个在校大学生,张一零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清闲的。

他坐在学校走道旁的长椅上,正在手机上编辑着今天的微博:

“@张一零:如果在生活中遇到了迷茫和不解,欢迎联系……当然,如果网络上说不清楚的话,请来到清河市美食街入口寻找我哦~”

随微博还附上了定位和地点的照片。

“这样就不怕找不到我了吧,附上定位和照片,傻子都能跟着找来。”

收拾了东西,张一零打车去到美食街。

他来得早,抢占了巷子口的位置,也就是昨晚那位“半仙吕果果”的摊位。

张一零把小桌子摆开,拿出了一面紫色的锦旗,上面写着赫然写着:

“星座塔罗博主张一零”

摆好了东西,就等着迷茫的男男女女们来找他指点迷津了。

然而男男女女们还没来,一个年近四十的妇女怒气冲冲的奔着他的摊位过来。

“我还说昨晚怎么会有城管,原来你是个抢人位置的耍手段!”

是昨晚错认张一零成城管的那位“半仙吕果果”,她叉着腰指着张一零怒骂到。

“这刻着你的名了?难道不是先到先得吗。”

张一零虽然平日里在学校看着和和气气,但任谁在街上被人怒怼都心生不爽。

更何况张一零也不是一个软弱的人。

“好你个耍心眼的小蟑螂,老娘在这里摆了这么久的摊。谁不知道我‘活真仙吕二姐’的名号,凭你也敢抢我的摊?”

吕果果见张一零不肯挪位,顿时气得火冒三丈。

她吕果果是谁?菜市场买一块钱的韭菜都要让人家送俩头蒜的“菜场悍将”。

吕果果越想越气,甚至还打算上手去扯那面“星座塔罗博主张一零”的锦旗。

眼见吕果果就要冲着那面锦旗下手,张一零眼疾手快一边把锦旗往包里卷一边说

“让给你,让给你!”然后把小桌子摆到了正对面的空地上。

跟个泼妇计较什么,反正在哪儿不都是摆。

张一零宽慰了一下自己。再说了摆个摊和她在那里争来骂去,看着多尴尬啊。

张一零懒得和这样的泼妇争论,干脆直接换个地方。

周五晚上临近双休,来来往往的人自然不少。

原本大家都等着看好戏,现在众人眼见没热闹看了,也就此都各做各的散了。

半个小时后。

“请问,你是微博上的那个张一零吗……?”一个怯生生的女声响起。

他抬头一看,是一位扎着高马尾,学生打扮的女生。

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女生眉心有一团乌青,眼角还有丝黑气隐现。

眉心发黑,阴气上脸。

张一零心想。生意这不就是来了么。

收了收心情。“我是,你是遇到什么事了么?”

还没等女生开口,张一零接着说。

“我想你这俩天的睡眠不怎么好吧,而且精神状态也不稳定,总是做一些神神鬼鬼的奇怪噩梦对不对?”

按理说灵魂状态无法对人造成实体伤害,所以它们通过入侵精神等方式对人进行压迫和伤害。

显然这个女生是被鬼魂缠上了,想要通过反复的噩梦来削弱这个女生身上的人气。

并且看样子情况已经持续好一段时间了。

张一零思忖到。

那女生听见张一零说着她这几天的状态,好像抓住救星一般。

抓住张一零的衣袖,眼眶泛红:

“求求你了,帮帮我,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每天一睡觉就听见他的声音,每次都做同一个噩梦,我都快半个月没怎么睡了!……”

越说越激动,到最后那个女生甚至双手掩面哭了起来。

“你别怕,大街上这么多人,真是鬼怪它们现在也不敢出现,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然后和我说说具体发生了什么。”

张一零递给女生一张纸,女生接过后道了声谢。

“我叫李萱,是清河市的一名大学生。从上周一开始,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总能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

“起初我还以为是舍友在做什么。我就没怎么去理,过了俩天我发现那些声音越来越清晰,好像就在我耳边一样!”

“只要一闭上眼睛睡觉的时候,就能听见一个嘶哑的声音说着什么

‘阴人迎……大喜到……’

当时我还以为是舍友在看剧或者什么的。”

说着李萱抱了抱自己的胳膊,光是回忆就让她略微发抖。

“然后我下床一看,发现我的舍友都在睡觉,根本就没人醒着!”

“我爬上床睡不着也不敢睡,就这样撑到了三四点钟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我和我的舍友们说了这件事情,她们都以为我压力太大了。其实不是的!”

“因为……”

李萱说着就拉起自己的袖子把手伸到张一零面前。

她李萱的手腕上一条又一条的勒痕浮现,有新有旧,还伴着青紫!

“从这周二开始每晚睡觉都做同一个梦,我坐在一个轿子里,我的手被绑着,我看什么都是红色的!我根本动不了!!”

“我想喊也喊不出声,那个轿子还在飞快的跑……!”

“后来闹钟响了我才惊醒了过来,我有去联系过心理医生,去过好几次可是根本就没有用……”

李萱脸色有点发白,整个人都明显的在发抖。

张一零挑了挑眉,原来是有人给她配了阴婚。

在某些偏远地区的人在自己的亲人死后,担心没有在下面没有人和他们作伴照顾他们。

家人们就会挑选一个活人给他们“配阴婚”,以求有人能供养他们的鬼魂。

不过张一零学的是占星学命理和塔罗牌占卜,要说问问爱情发展、事业走向什么倒是手到擒来。

捉鬼驱邪这一类,虽说也有办法,但实战经验远不及前者。

李萱见他久久不说话,更害怕了:

“我是不是真的被什么东西缠上了,你帮帮我吧,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李萱这次再也忍不住,直接放声大哭,饶是他们在巷子里,也引得不少路过的人侧目。

他们对面的吕果果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低头翻找着随身布包。

手里握着东西往地上一撒,几颗黑色绿豆大小的圆球滚到李萱脚下。

吕果果眼里闪过几分明暗,就收拾了摊位离开了。

“你别哭,有什么事情我想办法给你解决。看样子你是被人配了阴婚,不过不用太害怕,看情况还是可以解决的,我可以帮你。”

怕李萱继续哭下去,他再次出言安慰。

李萱好像得了赦令一样,松了一口气:

“只要你能让我安稳睡个觉,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我爸是丽盘房产的李万楼!”

张一零微微一愣,李万楼是丽盘房地产的老板。

丽盘房产抢占了清河市近百分之六十的房地产资源,在清河市说自己第二富豪,恐怕也没人敢说第一。

但……富家大小姐李萱怎么会跑到市里美食街的小摊上?

张一零打着腹诽,也没有说什么。

“你还记得你上周去过哪些地方么?”

是了,如果不是有人特意下咒,就是无意间接触到了什么东西。

当然也不排除前者的可能性,但一般配阴婚都是随机抓人。

李萱认真想了想:“我上周没去哪里,都是在学校而已。因为发生了这些事,我也不是很敢到处跑……”

李萱细数了上一周自己去过的地方。

打量着得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张一零觉得眼下最要紧的是先保证李萱这几晚的安全。

如果和死人拜了堂,到时候就算是大罗神仙也难办了……

张一零拿出一张泛黄的长条状白纸,执笔在纸上画下了一个像蝎子又像蛇的图案。

将纸折成一个小方片,拿在手里心中默念了几句祝祷文。并交给李萱

“你拿着它,鬼怪就不能近你的身。但它只能护你一周的时间,彻底解决还需要找到配阴婚的源头。”

“配阴婚是有条件的,你回去之后回忆回忆别的人有什么机会能拿到这些东西。”

张一零交代了几句之后又安慰了好一会儿李萱,互留了联系方式后就目送李萱离开了。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张一零握着手里的笔忽然想到:

一个富家大小姐被人结了阴亲配了阴婚,结果不用自己家里的关系反而来外面找其他的人。

丽盘怎么说也是清河市的房地产大头,怎么会一个术士都不认识?

算了,先这样吧。还得回去准备破除阴婚的东西。

张一零收拾东西就打算美食街出口去,微信里收到了一条好友申请。点开一看,是李萱。下一秒

“——微信转账3000元。”

“谢谢小张师傅,感谢小张师傅帮忙![感谢][感谢]”还附上了俩个感谢的表情包。

张一零收下了转账

“没事,你这俩天发现了什么要告诉我,我先回去准备一下材料。周三晚上八点半在美食街门口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