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画魂老人(2)

  • 想个办法祓除你
  • 一梦苏杭
  • 3123字
  • 2022-06-04 17:00:41

看着被射成筛子的纸扎人,孟婆随手把拐杖一丢。从寿衣兜里拿出一个纸碗、一只纸勺。

“老婆子来会会你!”

纸碗被倒扣在左手手心,右手拿着纸勺敲打碗底。

“阴人讨口闲饭,有赏!”

纸扎人们双眼顿时发出绿光,直直地往三人扑去。

张一零立刻拦在二人面前,手持法杖指向孟婆。

“火之元素,荡尽邪魔!”

炽热的火柱从法杖喷薄而出,围着三人饶了一圈后变幻成一条火蛇拦在纸扎人面前。

撞到火蛇的纸扎人瞬间就被烧成灰烬,纸张燃烧的味道充斥在众人的鼻腔中。

然而孟婆并没有就此停下动作,敲打纸碗底的速度越来越快。

纸扎人们也随着敲碗的速度加快而越来越疯狂。

……不到五分钟。

刚刚黑压压的纸扎人就变成了一地的灰烬。

“现在的年轻娃娃,有点本事啊。”

孟婆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缓缓走到了石锅旁边。

!?

在三人惊讶的表情中孟婆跳进了石锅中。

“咕噜咕噜咕噜——”

石锅里的液体开始沸腾起来,一股奇异的甜味传遍了整个大殿。

“这又是练的什么妖法?”

张一零看着沸腾的石锅心里升起异样的感觉。

地面上的纸屑慢慢漂浮起来,围着火蛇左右旋转。

“呵呵呵——!”

苍老的笑声回荡在大殿中。

火蛇在纸屑中扭动着身子,但纸屑越转围得越紧。

“滋——”

火蛇就这样被纸屑绞杀得荡然无存。

“老婆子今日就叫你们——有来无回!”

石锅里鲜红色的液体喷发而出,溅在了纸屑上。

被染得鲜红的纸屑在空中组合成一个高大的钟馗像。

“是和谢必安范无咎一样的术法!”钟合立刻变换手决启动罗盘。

“罗喉坐盘,嗜神当道!”

红色的月光从罗盘中射出,直直冲向纸钟馗。

纸钟馗双手握拳,直接挡住了红光。

钟合心下大骇,竟比昨晚的纸观音强出数倍不止!

纸钟馗伸手向头顶摸去,从天灵盖中抽出一柄黑金色的纸剑。

单手持剑,径直劈向三人。

“地煞诀——剑术!”

吕桃左手掐诀,右手拿着一把折扇。

诀成,一道金色的光包裹着折扇。

吕桃以扇做剑,对上了纸钟馗劈下的剑!

“铛——”吕桃和纸钟馗一时间难分伯仲。

张一零把法杖往空中一抛。

“祈请大天使乌列!”

“借以地狱之火,收服邪灵!”

在空中的法杖被火焰吞噬,青绿色的焰心格外显眼。

张一零单手一指,火焰就朝着纸钟馗方向冲去。

“啊!——”

纸钟馗来不及格挡,青绿色的火焰瞬间将它吞没。

吕桃将折扇张开,左手横置胸前。

“地煞诀——借风术!”

诀至,吕桃手持折扇用力一扇。

青绿色的火焰窣的一声直窜殿顶。

纸钟馗在火焰中渐渐倒下。

一股腥味瞬间飘出,臭得三人齐齐皱眉。

每一次纸扎人被毁,纸屑中都伴随着这股腥味。

这到底是什么味道?

张一零看着在火焰中烧焦的纸钟馗。

随着纸钟馗消亡在火焰中,那口奇怪的石锅也跟着炸开。

石锅背后的门也显现在三人眼前。

“收。”张一零召回法杖。

“两位真叫我大开眼界。”钟合看着一地烧焦的痕迹。

吕桃报以一笑,合起了折扇。

“张一零先生的术法,果真奇妙。”

嗯,非常经典的战后互吹环节。

张一零在心里默默说道。

……三人走进了石锅背后的门中。

最深的大殿内。

一位骨瘦如柴的老者看着眼前三根烛火灭了一根。

“咳咳……真是…咳……没用!”

咒骂声中夹杂着几声咳嗽。

……

三人穿过大门,又是一条蜿蜒向下的通道。

张一零一挑眉。

“发财铺的人都是老鼠?”

吕桃再次折出一只千纸鹤做照明。

三人开始顺着楼梯走下去。

滴答,滴答,滴答……

“水声?”钟合看着不远处的出口。

随着三人走出通道,站到了一个约半个足球场大的石台上。

对岸的石台被面前的石桥所链接。

一条地下河从石桥底下穿过,地上散落着纸扎的兵器。

头顶的石壁上挂着几个没有头的纸扎人。

一股阴风从上流吹来,吊着的无头纸人发出沙沙的声响。

“叮铃——”

一声清脆的铃响从上游传来。

河水变得湍急,一点点幽光自河中亮起。

又传来几声急促的铃声,悬挂的无头纸人开始剧烈晃动起来。

不多时,一阵喧闹的锣鼓声和震耳的鞭炮声自上游响起。

一支三人一列的纸扎人队伍顺着河水走来。

中间为首的纸扎人高举一面橙黄色旗帜。

左边为首的纸扎人用竹竿架着一串鞭炮,右边为首的纸扎人敲打着锣鼓。

“纸人军队……?”钟合疑惑道。

纸扎人队伍走到了石桥的对面,举旗的纸人向前一挥。

身后跟随的纸扎人两人一组就冲过石桥要往对岸跑来。

这里的纸扎人不像孟婆殿的恶鬼样式纸扎人般形状怪异。

反而个个做工精美,身着金黄色寿衣。

隔桥看去还真像一支井然有序训练有素的队伍。

钟合将罗盘往纸人队伍里扔去,双手掌心相合,右手指尖向下。

“紫炁满盘,诸君请降!”

罗盘腾空而起,有指针的一面正对纸扎人队伍。

盘面上刻画着的星象符号漂浮罗列,毫不留情地向桥上的纸人队伍打去。

然而飞出的星象符号径直穿过了纸扎人,打在了地上。

“这些纸扎人是幻象?”钟合很快又摇了摇头。

“不对,这些纸扎人有问题!”

一个纸人已经冲到了钟合面前。

吕桃打开折扇,对着钟合面前的纸扎人用力一挥。

然而大风刮过,甚至还卷动了部分河水。

但纸扎人还是不为所动。

!?

难道这些纸扎人对术数免疫?

这样的想法从三人的脑海闪过。

钟合面前的纸扎人拔出了佩戴着的纸刀,向钟合砍去。

钟合闪身躲过,纸刀砍到了地上,深深的嵌在了地上。

“这……!”钟合看着地上的纸刀。

“现在怎么办,我们的术法貌似没用!”吕桃堪堪躲过两个纸扎人。

张一零将法杖倒立,用法杖底部指着纸人队伍。

“四元素听令——止!”

一瞬间,所有的纸扎人停住了动作。

法杖上的三根孔雀羽也消失了一根。

这是师父教他的术法,可以同时调动所有元素来暂时控制某个人的时间或者空间。

这样的术法一天最多能用两次,每次最多维持两分钟。

如果多次使用这种术法将会受到天道最严厉的惩罚。

“只有俩分钟的时间,我们先过到对面!”

张一零高声呼喊着两人。

三人立刻跑到了桥对面的石台上。

一个扛着旗的纸扎人孤零零的站在这儿。

“纸扎人全都在对面,只有这个纸扎人在这儿。”

“问题会不会就出在它身上?”张一零观察着这个纸人。

“这是!”吕桃惊呼出声。

她指着纸扎人身上扛着的橙黄色旗帜。

“问仙门的玄黄旗!”

两分钟时限到了。

纸扎人们看着眼前消失的三人,立即回头看向扛旗的纸扎人处。

“问题出在那面旗上!”

吕桃折扇一开,左手拂过扇面。

“地煞诀——招来术!”

金色的光芒从扇面上亮起。

旗帜像得了召唤似的,飞向吕桃的手中。

原本扛旗的纸扎人失去了大旗后开始变得四肢僵硬。

奔涌而来的纸扎人们动作也开始变得缓慢起来。

不到半分钟,纸扎人们就停下了动作,彻底失去了活动能力。

“这旗子是问仙门的东西?”

张一零看着眼前上一秒还气势汹汹的纸扎人队伍。

“对的,不过我也只在门中的典籍里看到过。”

吕桃随即跟二人解释到:

问仙门有五大院,分别是天院、地院、山院、海院、人院。

每院都有一个镇院之宝,传说五院法宝都藏着不同的秘传术法。

“这面旗帜叫玄黄旗,正是问仙门地院的镇院之宝。”

吕桃看着手上的玄黄旗,眼里闪过一丝愤怒。

问仙门的法宝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张一零和钟合对视了一眼。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问仙门灭门会不会也有发财铺的影子?

“这面玄黄旗的作用是什么?免疫术法么?”钟合问。

“地部研究生术,玄黄旗也就和生有关。”

“简单来说就是复制和转移。”

所以纸扎人们并没有免疫术数的能力。

只是被玄黄旗转移了那些术数造成的影响!

吕桃紧紧握住手中的旗帜。

将折扇打开,高举于头顶。

“地煞诀——斩妖术!”

言罢,狠狠地将折扇一扇。

几道银光闪过,眼前的纸扎人队伍被切得粉碎。

吕桃径直转头,向背后的门内走去。

“问仙门的债,果然和你们有关!”

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吕桃人已经消失在那黑漆漆的门里。

“快跟上去,我们没有灯!”

张一零后知后觉的追了上去,钟合也紧随其后。

门后也是一条向下延伸的楼梯,但这里的楼梯明显比前面的楼梯要长得多。

二人在进入楼体时,并没有看见任何的光亮。

“吕桃走得太快了吧……”

张一零嘀咕了一句。

“谁说我们没有灯。”

钟合拿出罗盘,左手剑指盘面。

“荧惑入宫,心灯长明。”

罗盘发出了红橙色相间的光亮。

“亮是亮,就是有点热……”张一零腹诽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