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发财铺(4)

  • 想个办法祓除你
  • 一梦苏杭
  • 3004字
  • 2022-06-01 00:05:38

张一零简单吃了点东西后就回到了别墅。

他在星涯间的书柜里找出了一本名叫《问仙遗事》的书,开始认真地翻看起来。

问仙门如此强盛,按理来说不可能被一夜灭门。

张一零边翻找边想着。

“问仙门由来已久,是现世最古老最悠久的术法门派。”

“问仙门集天下术法之长,融合各门各派特色,独创了一套名为天罡地煞的术法。”

后面都是些介绍问仙门术法的东西。直到张一零翻到最后一个篇目“问仙门秘闻”

“据说问仙门能强盛的原因在于他们擅长命理占卜之术,问仙门的初代掌门黄卜生甚至可以推测出前后五百年的事情。”

“因此,问仙门在盛世到来前广开大门,吸纳天下有学之士。在局势动荡前避世不出,以此来保全己身。”

这个篇目里说,问仙门最擅长命理占卜之术。

初代掌门黄卜生因为能推断前后五百年的事情,所以问仙门人只在盛世时出现。

怪不得能强盛起来,原来是专挑好时候出现。张一零吐槽道。

“然天道无常,世事难料。在问仙门创立的第五百零一年除夕夜,问仙门消失了。”

“一夜之间问仙门血流成河,所有的典籍法宝被洗劫一空。”

“没多久就流传出问仙门遗址还有着没被带走的典籍法宝。”

“有些心怀不轨之辈便偷摸去问仙门遗址探寻。”

“结果是,竟真的被他们找到一些秘法典籍,一夜之间问仙门的遗址又被洗劫一空。”

墙倒众人推,鼓破万人捶。看来强如问仙门也逃不脱这句话啊。

张一零合起了书,开始回忆起今天李宅发生的事情。

其实看见李萱死状的时候,张一零的心里是有愧疚的。

因为昙花是张一零带给王存善的。

哪怕张一零知道是王存善欺骗了他,但他依旧还是觉得心中有愧。

他望着星涯间顶上的星盘怔怔地出神。

良久之后吐出一口浊气: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张一零看着星涯间的穹顶说着。

……

第二天,张一零从床上醒来的时候已经十点,快到中午了。

婴宁来了一个电话:

“听说你们遇到吕桃了啊?哎我和你这姑娘人挺漂亮心眼也好,就是偶尔有点固执你们一起调查的时候相互体谅一下。”

一开口就是熟悉的碎嘴。

“钟合说她是问仙门的遗孤?”张一零问。

“是啊,我还记得她刚来异事受理处的时候才十四岁。灭门的时候好像也才十一岁。”

才十一岁就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吗?

怪不得吕桃对于和问仙门有关的事情都这么在意。

婴宁和张一零念叨了几句不要太在意吕桃的执拗脾气云云,然后就挂了电话。

张一零从床上爬起来梳洗了一下,他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

今天是个好天气啊。

他打开衣柜,挑选了一件浅天蓝的短袖衬衫,下身搭配一条白灰色西裤。

其实张一零长得挺耐看,小时候师父还老调笑他以后靠脸吃饭。

镜中的青年圆眼浓眉,挺立的鼻梁和线条有型的脸廓相得益彰。

一眼过去倒也丰神俊朗,阳煦山立。清澈的眼底叫人难以忘却。

出了别墅,张一零打车就往之前摆摊的美食街去。

张一零在学校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美食街里那家“何姐本地菜”。

原因也很简单,这家店里的菜色和他师父烧的菜味道一致。

甚至他有时候都觉得,这就是师父炒出来的。

师父看着吊儿郎当的,菜还是烧得不错的。张一零回忆着脑海中那个在厨房忙碌的身影。

还在吃饭时,张一零接到了钟合打来的电话。

“刚刚吕桃跟我说她抓到了点东西,让我们去一趟她那里。”

……

一小时后,钟合载着张一零来到了福城区。

车子停在了一座度假山庄前。

山庄门口的匾额上写着“求清别院”。

山庄整体是园林式风格,站在门口就能感受到一股清凉。

刚到门口,就有两位身着中式华服的少女出来迎接。

“处暑。”

“春分。”

“见过二位。”

“吕桃小姐刚刚就交代了,两位就是张一零和钟合吧。”

老板说了是一位面瘫大叔和年轻小帅哥,应该是他们两……吧?

两位侍者又看了张一零一眼。

嗯……应该是。

“嗯,是我们。”钟合回应。

“两位请跟我来。”侍者在前面引路。

刚进山庄门,就能看见一面石屏风,上面雕刻着瑞兽贺喜图。

一条连廊绕着造景山水,一步一景,青砖玄瓦,巧夺天工。

一行人在山庄最高的一座亭子前停了下来。

“就在前面了,两位请吧。”

张一零在亭子里看见了吕桃。

她正气定神闲,坐在石凳上品着茶。

“我们来了。”两人走进亭中。

“二位请坐。”吕桃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如张一零对她的第一印象,端庄而优雅。

当然了,自从知道了她的手段之后,张一零可不会被这表象骗了。

吕桃把一个托盘推到了两人面前。

托盘里赫然放着一张白色铜钱样纸钱,纸钱上用黑色墨水写着“阴人上路”字样。

“这是……?”钟合拿起了那张纸钱。

“这是在李万楼身上找到的。”

“应该是发财铺的东西,我们门中也有依托于纸扎人的术法。”

吕桃告诉二人,这个东西叫定魂钱。人有三魂七魄,其中三魂分别是天、地、命,有些流派中也叫天、地、人。

天魂、地魂顾名思义,藏于天,纳于地。所以天、地魂不常在人身。只有命魂常在人身上。

定魂纸是一种追踪术法,将纸钱压在人的命魂上。不管这个人走到哪里,只要没死,就能被找到。

“发财铺的人混进了你的山庄?”张一零疑惑道。

“这个你大可放心,且不说安保措施如何,山庄里设有问仙门阵法,邪祟奸佞是进不来的。”

吕桃起身走到亭子边,将茶杯中的水撒了出去。

霎时,山庄烟雾缭绕,细雨绵绵。

好精妙的术法!

竟可以改变某个范围内的天气?!

又见吕桃单手掐诀,口中默念几句。山庄气象转而又恢复如初。

“如何,可还入得眼?”吕桃施施然回座。

“问仙门的术法,名不虚传。”张一零不禁开口赞道。

钟合正看着手里的纸钱出神,末了钟合把纸钱放回托盘。

“李万楼怎么样了?”

“放心,他现在好得很。”吕桃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钟合蹙了蹙眉:

“嗯,异事受理处不希望再出现之前的情况。”

吕桃并没有接他的话,转头看向张一零:

“你对发财铺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张一零看着托盘里的纸钱,思忖着说到:

“虽然发财铺的术法进不来山庄,但这个定魂钱更多的是用来寻踪而不是施术。”

“所以他们肯定已经知道了李万楼在你这里,然后无外乎就是两种可能。”

“一种是上门杀李万楼灭口,防止他吐露出发财铺的情报。另外一种就是干脆直接放弃灭口,提前把痕迹收拾干净。”

吕桃微微一笑,摊开手接住了自山石上飘落的桃花花瓣。

“还有第三种可能。”

张一零和钟合看向她。

“他们两件事一起做。”

一边收拾痕迹,一边上门来灭口么?如果是常人恐怕难以做到,且就凭三人的实力……

但发财铺的专长是借纸扎人施术,如果派纸扎人来灭口,发财铺的人收拾痕迹,这倒也行得通。

张一零心下暗道,吕桃心思缜密,且术法玄妙。怪不得是异事受理处最年轻的高级除祟师。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兵分两路?”钟合给自己续了茶水。

“倒也不必,他们的纸扎人进不来,这一点他们是知道的。”她捏起那张纸钱。

“阴人上路。”吕桃念着纸钱上的字。

“之前我和发财铺的人交过手,后面还有半句是……”

“生人回避。”

张一零一挑眉,阴人上路,生人回避。多用于送葬中,本意是提醒路人莫要冲撞。

“所以我觉得不论如何,发财铺都会用纸扎人来尝试一次,探探我们的虚实。”

“我们可以将计就计,从纸扎人身上下手。”吕桃眼里闪过一丝精光。

“你打算……?”张一零看向她手中的纸钱。

“他有他的定魂钱,我有我的地煞诀。这事交给我就好了,你们负责拖住发财铺的纸扎人。”

“那他们什么时候会动手?”钟合问道。

“今晚。”张一零忽然开口。

张一零拿起桌上的纸钱,径直丢进一旁的香炉中。纸钱在炉火里被燃成灰烬。

“聪明。”钟合举着茶杯跟隔空他碰了一下杯。

“烧了定魂钱,发财铺就知道我们已经查到了他们。所以不论如何他们都是跑不掉的。”

“倒不如直接放出纸扎人来,看看什么情况。”

张一零看着香炉里的灰烬。

“到时候就等着吕桃小姐的煞诀了。”

“却之不恭。”吕桃看向了山庄门的方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