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发财铺(2)

  • 想个办法祓除你
  • 一梦苏杭
  • 3051字
  • 2022-05-29 17:59:34

张一零紧紧盯着那些昙花。

这个声音不会有错的!

那天晚上王存善的驱蜂术也是这种声音。

不到三分钟,嗡嗡声就停止了。

……?

张一零看着这奇怪的尸体,陷入了沉思当中。

这个声音来自于哪里?

如果不是来自于昙花,就是来自于……尸体里面!

“如果下次尸体再发出这样的声音,大家先不要靠近。”张一零对着几个法医说着。

“张一零。”钟合来到了卧室门外。

“我和李万楼交涉过了,他说他不同意我们解剖他女儿的尸体。”

“如果要对尸体进行研究和取样的话,我们只能在卧室进行。”他蹙眉说着。

不允许我们移动和解剖尸体?

怪异的感觉涌上张一零的心头。

“我想和李万楼谈一谈。”张一零看着尸体道。

……

“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啊!~”

“女儿啊,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啊!”

“到底是谁在害你啊,是谁啊~”

“爸爸没有用啊,爸爸找不出凶手啊!”眼前肥头大耳的男人嚎啕着。

身边的钟合一直蹙着眉头,一脸的嫌弃样。

张一零挑了挑眉:

“你哭什么,李萱不是你亲生的吧?”

这句话一出,钟合和李万楼都看向了他。

“你,你,你胡说什么!”李万楼明显底气不足。

“你应该知道我不是在诈你。”张一零找了个位子径自坐下。

“你……你……”

“你还知道些什么……?”刚刚还哭天喊地的李万楼此刻脸色发白。

张一零看着李万楼的反应,心下了然。

李萱比李万楼还大四、五岁,李万楼能生得出李萱就有鬼了。

看李万楼这个反应,恐怕他知道李萱的真实身份。

钟合看着张一零思考的样子,立即接过了话头。

“你背后的勾当,我们一直都一清二楚。”

“还不如趁着现在有机会,你自己吐露干净。”

“不然从我们嘴里说出的,就不是证词,而是案件卷宗了!”钟合走到李万楼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听见钟合接话,张一零不由得在心里竖了一个大拇指。

看不出来,钟合还挺会吓唬人。

被钟合这么一下,李万楼原本发白的脸色更难看了。

整个人就像一个发抖的鹌鹑一样。

不对劲,如果他只是知道李萱的身份,不至于吓成这样。

他肯定知道更多的东西!

“李萱拥有一个特殊的能力,你……不会不知道吧?”张一零站起来走到李万楼的面前。

“我……我……我也是无奈!”李万楼听到这句话直接颤颤巍巍说了这么一句。

钟合示意他说下去。

“二十年前,我刚三十三岁……”

李万楼当年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处处碰壁,欠了好多的外债,老婆怕李万楼变成一个老赖,就偷偷的跑了。

然而有一伙自称“发财铺”的人找到了李万楼,为首的是一个老人。他们说可以帮助李万楼一举成为清河市房地产的龙头老大。

条件是李万楼帮他们收养一个名叫“李萱”的人。

后来发财铺真的兑现了他们的诺言,帮助李万楼创立的丽盘地产。然而他们帮助的方式却十分诡异。

不是对家房地产的老总突然暴毙,就是其它楼盘变成凶宅。

搞得大家都不敢轻易接受房地产项目。最后都是李万楼以超低价接受,然后转身又高价卖出去。

李万楼一方面是畏惧发财铺,一方面也是为了和他们长期合作,想尽办法收养了李萱,让她成功落户。

然而他惊奇的发现,李萱这么多年来,还是和当初收养时一模一样,根本就不见衰老和长大。

据发财铺的人说,李萱拥有不老的样貌,他们让李万楼收养李萱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出李萱不老的秘密。

“……我就知道这么多了,其余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了。”李万楼面色灰白。

发财铺?

张一零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转头看向了钟合。

钟合面色严峻地点了点头。

“你说的我们都了解了,我们要把李萱的尸体带走。”

“你没有意见吧?”张一零起身说到。

“没意见,没意见!只是……”

“你们查到了我这里,发财铺的人肯定知道,我担心他们杀我灭口!”

“你们不是很厉害么?你们是不是也该把我保护起来?”

李万楼哭丧个脸,死死地看着张一零和钟合。

“在调查结束之前,我们会给你安排一个临时住所,再安排人保证你的安全。”钟合撇了他一眼。

“前提是,你配合我们的调查和管理。”

“配合配合,一定配合。”李万楼点头如捣蒜的回答道。

“啊!———”一声尖叫从楼上卧室传来。

张一零和钟合对视一眼,立刻向卧室跑去。

李万楼看见他们俩拔腿就往外跑,急急忙忙地站起身。

“等……等等我……啊!”

“砰——”李万楼眼前的门突然关上。

李万楼瞬间汗如雨下,急急忙忙地转动门把手。

“滋——滋——”纸张撕碎的声音从李万楼背后传出。

李万楼惊慌失措地回过头去。

一张惨若白纸的人脸和李万楼来了个碰面。

“啊!”吓得李万楼跳到旁边的沙发后面。

一个和李万楼等身高的纸扎人,赫然出现在刚刚李万楼站着的地方。

纸扎人上身绿色纸衣,下身是一条红色麻花纹的纸裤。脸上画着怪异的妆容,眉心点着一抹红河点。

它缓缓地扭头看着李万楼,迈着僵硬的向李万楼走去。

“等等,等等!——”

“你别过来!我什么都没有说,是他们逼我的!”

“不要,不要!……”

纸扎人走到了李万楼的面前,眼眶里流出黑色的液体。

“一见生财,天下太平——”

纸扎人扁平的嘴巴一张一合,尖锐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

这时,有人推开了窗户。

一只红色的千纸鹤从窗户飞进,直直奔向这个诡异的纸扎人。

在被千纸鹤撞到的时候,纸扎人身上迸出火苗。

成人高的纸扎人在火焰中被烧得渐渐变形……

片刻过后,地上只剩下一滩灰烬,和昏死过去的李万楼。

房门被人打开,一位身着旗袍的女生走了进来。

“终于找到你们了!……”

张一零和钟合来到了卧室,发现一个法医瘫坐在地。

“她……她刚刚想说话!”

“嗡嗡嗡——”昆虫扇动翅膀的声音响起。

这一次比之前的响声大得多,而且也更密集。

张一零发现李萱的皮肤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着。

“快出去!快离开这个房间!”张一零喊着。

卧室里的法医慌忙跑出房间。

张一零拿出那根暗红色权杖,指着地上尸体。并让钟合关上门。

钟合关了门,扭头看向他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等会儿会飞出很多马蜂。”

“哗——”

话音刚落,一大群马蜂从尸体的口中涌出,尸体上盛开着的昙花瞬间枯萎。

原本昙花的清香骤然间变成一股肉类腐烂的酸臭味儿。

房间里顷刻间就被马蜂占领,然而奇怪的是马蜂并没有发出嗡嗡嗡的声音。

“……”房间里充满了寂静。

张一零和钟合默默对视,彼此的眼里都充满了疑惑。

“噗——”

一只马蜂突然炸开,浅黄色的血液溅到了墙上。

“我好疼啊,我好疼啊!”一个中年男声随着马蜂炸开而响起。

“噗——”

“噗——”越来越多的马蜂开始自爆。

“为什么,为什么?!”

“娜娜挞大人,救救我们!”

“啊啊!我闻到烧焦的味道了!”

紧接着,哀嚎声和悲鸣声充斥着整个房间,可房间里除了张一零和钟合,再没有其它的活人。

凭空出现惨叫声不绝于耳,地上李萱的尸体也随着惨叫声而变得扭曲。

……直到最后一只马蜂的自爆结束,惨叫声才停了下来。

张一零和钟合面面相觑。

过了半分钟,钟合才缓缓地吐出一句:

“结束了?”

“应该……吧?”

倒也不是多么恐怖,只是这种怪异的感觉让人浑身发毛。

两人仿佛看见了一场大火中,无数的人们躺在地上翻滚哀嚎,直到大火把可怜的人们烧焦。

“刚刚那些应该是沼巫族人在大火中的哀嚎。”张一零回想起王存善告诉他的过往。

“要不我们先出去?”钟合偏过头不去看地上的尸体。

张一零见钟合的反应顿觉奇怪,扭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

!?

李萱的尸体只剩下一层皮耷拉在地上,整个人就像被压路机压过一样。

血液夹杂着黄色的脂肪从尸体的口中流出,看得人直犯恶心。

张一零立即打开了门,冲进卫生间洗了洗脸。

钟合也没好到哪里去,脸色微白的走进卫生间。

两人对视一眼:

“这实在是……”

“太恶心了!”俩人皆是缓了好一会儿。

以往驱邪都是鬼怪妖魔,即使长得扭曲,但也至少有一个人样。

这次的实在的超乎人类下限,简直是恶心给恶心上坟,恶心祖宗来了。

张一零正这么想着,突然就听见:

“啊!——”

然后就是急急忙忙的步伐。

“呕——呕——”

张一零摸了摸鼻子。

“我们是不是忘了关门?”

“好像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