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沼巫族之秘(4)

  • 想个办法祓除你
  • 一梦苏杭
  • 3425字
  • 2022-06-02 16:12:44

“存吉哥,存吉哥!——”清甜的少女声隔着门口呼唤。

“哎,来了!”少年急忙跑去开门。

王存吉和李萱是青梅竹马的交情,从小就在一起玩玩闹闹。

李萱是孤儿,妈妈在李萱刚生下来没多久,就失足掉进河里被水冲走了。

李萱的爸爸在李萱刚怀上的时候就失踪了。

村落里有人说她上辈子是惹怒了娜娜挞的罪人。

所以这一世一生下来就要感受孤独和遗忘。

村落里的人都对李萱嗤之以鼻,但有一对姐弟却不是这么想的。

王存善和王存吉,这对姐弟是李萱十七岁之前唯一感受到的善意。

“小萱,你的膝盖怎么都有这么大一块青紫?!”王存善放下了手上的碗筷。

“没……没事,是我不小心摔的。”李萱目光闪躲。

王存善看见李萱的模样,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因为村子里的流言蜚语,有些顽皮的孩子看见李萱落单的时候就欺负她。

拿石子和蜥蜴往李萱身上扔,还用脏水泼到李萱的衣服上。

大人们都觉得李萱是一个不详的孩子,所以也没有人阻止。

李萱也曾经反抗过,换来的不是公平,而是变本加厉的欺凌。

渐渐的,李萱变得孤僻和内向。

只有在王存吉和王存善面前才会变得开朗一些。

但李萱的心里依然相信善良和光明,大概是因为王家姐弟吧。

这样的信念在李萱十六岁的时候,崩塌了。

村里的祭祀通过占卜,选定了王存善作为下一年的婆女。

不详的李萱被沼巫族人赶到了山上林子的破房子里。

他们说:

“李萱你这个灾星别靠近婆女!”

“玷污了娜娜挞大人的祭祀怎么办!”

“扫把星!克死了爹娘的扫把星!”

“……”

越来越多的族人指责着李萱,他们把李萱关起来,想活活饿死李萱。

但李萱依然坚持心里的善,从来没想过要害人。

因为每次族人们离开后,王存吉都会从角落里出来,给李萱带来热饭热菜。

“萱萱,你没事吧,我给你带了好吃的!”

某一天。

李萱觉得眼前的王存吉好像长大了,变得不一样了。

王存吉的肩膀好像很宽,可以把李萱完完全全遮住。

她扑到王存吉的怀里放声大哭。

王存吉像个触电的木偶,干干巴巴的抱着李萱,安慰着李萱。

就这样,他们俩个在一起了。

可厄运总是钟爱那些悲苦的人,比如……李萱。

“萱萱,我找到了一个方法!”

“可以让你不在被族人们排挤的方法!”

王存吉兴致冲冲地找到了李萱。

“存吉哥,你找到了什么办法?”

他神神秘秘地拿出俩只干蜥蜴,在李萱眼前晃了晃。

“萱萱,姐姐告诉我这俩只东西叫千秋梦。”

“放在缸子里泡十五天,再把水喝下去。就可以实现一个愿望!”

李萱害怕和讨厌所有跟鬼神有关的东西。

每次想到这些东西,族人们的咒骂声仿佛就在耳边。

但这次不同,是王存善说的,是王存吉带来的。

是这俩个她生命中唯一的善意带来的鬼神。

李萱选择了相信他们。

但她不知道是:十五天后,是萨母祭祀。

就这样,李萱每天都守着那缸子“千秋梦”。

一天、两天、三天、四天……

到了第十四天,李萱开心地绕着林子跑。

她跑到山顶上,对着族人们居住的地方呐喊挥舞。

因为,她马上就可以生活在那里了。

和她的存吉哥,和存善姐姐一起。

晚上的时候,王存吉带来了一套漂亮的衣服。

“萱萱,我们一起去外面好不好?”王存吉顶着满脸的伤痕说道。

“为什么要去外面?存吉哥,你怎么受伤了?”

李萱拉着王存吉的手,心疼地看着他的伤。

“没事,萱萱我们去外面好不好?”王存吉执拗的问着。

“好,好,我们一起去外面。”

“存吉哥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那存善姐姐她怎么办?”李萱疑惑道。

“姐她会照顾好自己,她都这么大人了。”王存吉看着脚尖。

……

就这样了,李萱的愿望又变成了和王存吉一起去外面生活。

第十五天到了。

李萱大清早就等着她的存吉哥来接她,左等右等也没有见王存吉出现。

“存吉哥怕是又贪睡了吧。”李萱喃喃道。

李萱想下山去找王存吉,但一想到村民们的恶言相向又退缩了。

她决定喝掉千秋梦,再去找王存吉一起离开。

她找出昨天王存吉带来的漂亮衣服,高高兴兴地换上。

装了满满一碗的千秋梦。

“存吉哥,存善姐姐,我们要一直当朋友。”

然而,喝下千秋梦的李萱并没有发生什么改变。

奇怪?怎么什么都没有发生?

下一秒。

李萱直直晕了过去。

等李萱醒来时已经是晚上了,她旁边站着一个老人。

“你是谁,存吉哥呢?!”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老人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不知道啊,怎么了?”李萱疑惑道。

这时,传来一阵接着一阵的歌舞声。

“今天是萨母祭祀,是沼巫族人最盛大的节日。”老人转头看着歌舞声的方向。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的存吉哥骗了你,千秋梦只是一碗迷药,只是怕你去扰乱他们的祭祀。”

“不可能!你骗人!”

李萱随手抓起地上的石头就往老人身上扔去。

老人也不闪躲,定定地看着她。

“我要去找存吉哥,我要去找存善姐姐!”

“王存吉一天都没出现,难道你不奇怪么?”老人的声音又响起。

老人的每个字都像催命符一样,直直钻进她的耳朵里。

“王存吉骗了你,王存善也骗了你。”

“她们从一开始就是骗你的。”老人还在继续说着。

李萱捂着耳朵,跌跌撞撞地往山下跑去。

“存吉哥,存善姐姐,你们在哪儿?”

“你们肯定不会骗我的,对不对?”

等李萱跑到村落的时候,看见族人们都在欢声笑语,载歌载舞。

似乎没有人发现李萱来了。

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声:

“婆女到!——”

大家齐齐地让开了一片空地。

婆女?

对了,婆女是存善姐姐!

李萱抬头向众人簇拥的方向看去。

她看见了这辈子都挥之不去的噩梦。

春风和煦的存善姐姐穿着华丽而繁琐的礼服。

她的存吉哥穿着她从没见过的黑色长袍。

王存善和王存吉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到村子的中心。

李萱怔怔地看着他们。

存善姐姐好漂亮,可是好陌生。

存吉哥……

“存吉哥!——”李萱朝着王存吉大喊。

在人堆里的王存吉什么都没听见,人太多了,太吵闹了。

老人的话语又在她耳边回荡。

“王存吉和王存善骗了你……”

她跪在地上,崩溃地抓着自己的头发。

“他们不是,他们没有,他们不是,他们没有!”李萱一遍又一遍重复着。

李萱低着的头再也不敢抬起来。

她怕,她怕看见宛若天神的王家姐弟。

她怕这么多年以来的信赖和善良都被粉碎。

她怕她真的被喜欢的存吉哥一次又一次的欺骗。

“你想不想,和他们一样,站在大家的中间?”

“你想不想让那些欺骗你的人都付出代价?”

老人的声音就像幸运之神的低吟浅唱,每一个字都带着礼物和诱惑。

李萱眼前好像又出现了王存吉和王存善的笑脸。

可这次耳边充斥着族人们的咒骂和憎恨,带给她温暖的笑容都变得讽刺和可怕。

“我愿意——”

李萱回头看着老人,她眼里已经没有了少女的光芒。

……

李萱变了,王存吉觉得,李萱不一样了。

可他的萱萱还是和以前一样,温顺乖巧。

“萱萱,呃……我昨天上山去了……我……”王存吉不敢看着李萱。

“没事的存吉哥,我昨天没有喝千秋梦。”

“我等着你过来再一起喝呢。”李萱端出了两碗褐色的水。

王存吉高兴地拉着李萱的手:

“嗯,我们一起喝!”

我的萱萱,还是那个萱萱。王存吉想着。

喝下千秋梦的王存吉,直直倒了下去。

“喝下了这碗忘年汤,他会忘记这十五天来发生的一切。”

“等他醒来之后,你只需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剩下的交给我,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好。”

老人把王存吉背起,往山下村落走去。

看着老人下山的背影,李萱露出了一个苦笑。

“存吉哥,存善姐姐,我回不了头了。”

………

过了几天,一群村民找到了李萱。他们抬着漂亮的轿子,奏着欢快的音乐。

“李萱啊,大祭司说你是明年的婆女。”

“跟大家下山去吧。”

“是啊是啊,李萱这姑娘从小就善良。”

“哎哟,我就早说她以后有本事吧。”

“……”

平时恶毒的族人们变得慈眉善目,看见李萱就扔石子的孩子们也围着她转圈。

然而这一切在李萱的眼里,只觉得恶心至极和虚伪可憎。

被族人迎回村里的李萱整日挂着笑,大家觉得李萱和善而又温柔。

转眼就到了沼巫族一年一度的萨母仪式。

李萱也穿上了存善姐姐穿过的礼服,身边也跟着几个穿着黑色长袍的青年。

他们歌唱着,欢送着,高呼着——

按照祭祀的要求,李萱要和娜娜挞的石像待一个晚上,独自完成仪式。

李萱按照老人教给她的方法。

把杯子里的米酒换成了野猪的鲜血。

在供着新鲜瓜果的盘子里塞满了蜈蚣和蜘蛛。

甚至李萱还在石像前肆意地发泄着自己的怨恨和怒火。

祭祀结束了,没有人发现祭祀里的怪异。

后来,老人实现诺言,把李萱送到了清河市。

后来的后来,沼巫族人在一场大火中消失了,只有外出的王存善侥幸活了下来。

王存善呆呆地站在村门口,看着一片火海却感到浑身冰凉。

“是李萱放的火。”

“她从来就没有放下过对你们的仇恨。”一位老人出现在她的身后。

王存善认出了他,是那天把昏迷的存吉背回家的好心人。

………

王存善在咽下昙花花瓣的那一刻,沼巫族的故事就结束了。

彻底的结束了。

甚至没有人知道,故事中出现过一位老人。

甚至没有人知道,故事中全都是无辜的人。除了一位不知姓名的老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