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沼巫族之秘(3)

  • 想个办法祓除你
  • 一梦苏杭
  • 2800字
  • 2022-05-29 12:42:00

陆仁甲?路人甲?好奇怪的名字,现在起名字都这么随便的吗?

“你好,我是张一零。”

陆仁甲拿出了一份文件递给他。

“这次的事情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异事受理处的建议是以邪教活动的名义定罪。”

“当然了这只是建议,因为决定权还是在你。”

张一零摆了摆手:

“驱邪什么的我在行,这种公关问题还是你们来吧。”

又费脑筋又费力气的公关文字工作向来不是张一零的强项。

陆仁甲明显愣了一愣,显然没想到张一零会这么回答。

“好的,你和婴宁部长还挺像。”陆仁甲又看了他一眼。

他捕捉到了俩个字,部长。

“婴宁……部长?”张一零疑问道。

“啊?你不知道吗,她是御部的部长。”

怪不得婴宁那个话痨样没人治她,大家哪儿敢开口说她。张一零俨然一副吃了过期螺蛳粉的表情。

……

张一零回到了星涯间,距离和婴宁约定的时间还有四个小时。

他决定先把了解到的沼巫族信息写下来装订成册,添加进《寨巫详记》中。他坐在书案前,一笔一划的写着。

小时候,他曾问过师父一个幼稚又童真的问题。

“师父,为什么星涯间有这么多书呀?”

“那些书都是你的师兄师姐,师父的师兄师姐带回来的。”

“那为什么书里的字都不一样啊?有些好丑哦。”

“哈哈,因为这些书都是大家自己写的,谁有收集到了相关的信息,就自己写进书里。”

“可是这个字真的好难看!”

“哎哟!师父你干嘛掐我脸!”

“臭小子,这是为师写的!”师徒打闹中,书本不慎掉到地上。

封面赫然写着四个字——《寨巫详记》

张一零把在王存善那里得到的信息都写成了一本小册子,夹在了《寨巫详记》中沼巫族的篇目里。

看了眼时间,差不多到和婴宁约定的时间了。

张一零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对着镜中的自己说了一句:

“继续加油。”

市立金融大厦外。

这次钟合早早的就在大厦门口站着了,看见张一零出现,钟合踩着不紧不慢的步伐走上前去。

“张一零先生,又见面了。”

“又见面了,钟合先生。”张一零看着他一丝不苟的西装。

“跟我来吧,婴宁早就等着了。”

刚迈出电梯,所有的灯一下就黑了。

然而不到十秒,灯又骤然亮起。

“boom——!”

好几个彩带礼炮打开,彩色的闪片在半空中落下,许许多多人瞬间围了上来。

“哎呀真是年轻有为啊!”

“可惜可贺,可喜可贺!”

“真是郎才女貌,郎才女貌呐!”

“新年快乐,新年快乐!”

“早生贵子啊哈哈!~”

“…………”

张一零突然被这么大一堆人围过来祝贺,下意识就往后推了两步,一不小心撞到了背后的人。

“不好意……”他刚想回头道歉,发现婴宁正笑盈盈地站在他的身后。

“中级除祟师张一零,欢迎加入异世受理处~”

“欢迎——”众人也跟着鼓掌起来。

婴宁递给他一本证件和一块身份牌,又拿出了一个派对哨子吹了几声。

“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张一零一脸平静地看着她,大家看着张一零冰冷的表情也不敢再吱声。

然而下一秒。

“噗——”

“哈哈哈哈哈哈。”

“我还以为我走进了初中小孩子的排队。”

大家才反应过来,原来张一零是故意摆出冰冷的表情想逗弄回去,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这是我们异世受理处的传统,传统!懂不懂!”婴宁又吹了两下派对哨子,张一零笑得更欢了。

站在角落的钟合看着大家玩闹,嘴角也染上了笑意。

在离众人稍远的办公桌上,一只彩色的千纸鹤静静地躺在那里。

欢笑过后,婴宁打发大家回去做自己的事情,带着张一零走进了第一次见面的会议室。

“好了,现在你正式成为了异事受理处的一员了。”

“我早就说你这么厉害,肯定不用担心的啦。你看你这才刚来就是中级除祟师,我记得阿兰刚来的时候才是平级,她当时都三十多了吧……”

婴宁又开启了碎碎念模式。

可能是张一零听习惯了,感觉婴宁的碎碎念也没有这么反感了。

又或许是因为……今天很开心?张一零这么想着,嘴角也不自觉上扬。

“哎!对了!笑一笑多好看,就该多笑笑。”

婴宁和张一零说了一些注意事项和异事受理处的福利待遇,然后把一枚小巧可爱的胸针递给张一零。

“送给你的,算是贺礼吧。”

是一枚粉蓝色的小狐狸胸针。

“这俩天是给你休息的,沼巫族的事情就先交给陆仁甲那边吧。”

婴宁又碎碎念了好一会儿的“健康最重要”、“不要太拼命”才放张一零离开。

走出金融大厦的张一零回头望了一眼,握紧了手里的狐狸胸针。

“师父,中级除祟师,是不是超级风光。”

“一定没有给你丢脸!”

……

寿山区病房。

王存善独自坐在病床上。

虽然婆女可以维持青春的容貌,但身体机能和各项数值还是会随着年龄增长。

自从驱蜂术被张一零破掉之后,她已经渐渐显出老态了。

她转头看向桌子上枯萎的昙花。

“存吉,你不要恨我,我是真的很想爸爸妈妈,我也……很想你。”

她摘下昙花花瓣,一片接着一片吃了下去。

她没有告诉张一零,昙花在娜娜挞的降灵仪式中有着无可替代的作用。

那就是——让娜娜挞的诅咒即刻生效!

同样也是有代价的,需要施咒人的精血作为启动引子。

“李萱,全族一百三十二条人命。你一定要付出代价!”

李家别墅。

自从阴婚被**之后,李萱的生活也安稳了下来。

这几天李萱都没有去学校,天天待在家里抱着一朵干枯到发黑的昙花。

“存吉,如果你知道了真相,你还会不会喜欢我。”

“啪——”墙上写着“宁静致远”的字画突然掉落。

李萱手腕上的黑线显现,脸部皮肤开始下垂,声音也逐渐变得沙哑起来。

“沼巫族!是沼巫族!!”

“王存吉!是不是你!?我从来没有对不起你!”

“啊——”李萱痛苦地在地上翻滚,头发一撮一撮地脱落。

她爬起来双手在桌上胡乱摸着,找到一把剪刀对着掌心一划。

“娜娜挞,我是你最后的妻子!”

“我把身心交付给你,娜娜挞!”

然而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她身上的痛苦还在继续着。

李萱崩溃地大叫,绝望覆盖了她脑海的每一寸。

身上的皮肤变得苍老,牙齿也开始掉落,刚刚还生机勃勃的女生已然变成了一个老妪。

变化还在继续,李萱手指开始脱力,然后到手腕、手臂、上身、下肢。

整个人只有头部还可以动。

李萱艰难地低头向身体看去,随后发出凄厉的惨叫:

“啊啊啊!!———”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李萱除了头部还是完整的,整个躯体都已经变得扁平。

就好像全身骨血被人抽走了一样,远远看去就像一个漏气的皮套。

一股奇怪的酥麻感直冲李萱的大脑。

“啵——”有什么东西钻破了皮肤。

是花苞,青绿色的花苞从膝盖、手肘一点一点长了出来。

为什么喉咙痒里痒痒的?

我的舌头呢?我的嘴怎么没有知觉了?!

李萱恐惧地睁大了眼睛。

她看见一朵花苞从嘴里慢慢地探出。

舌头已经萎缩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朵青绿硕大的花苞。

青绿的花苞享受着空气,尽情的舒展着自己花瓣。

一朵、俩朵、三朵、四朵……

白色的昙花散发着清冷的香气。

“满嘴谎话的人,最终会得到理解和宽恕;漠视生命的人,最终会得到神灵的点拨。”

病房里,王存善吞下嘴里的花瓣,闭上了浑浊的眼睛。

有这样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或许会随着昙花凋落而归于尘土。

少年喜欢上了少女,可碍于落后的习俗,少女和少年被迫分开。

后来,少年的姐姐成为了主角,族人们就以玷污之名把少女驱赶到山上。

然而在庆典的前夕,一个自称神灵的人要和少女进行交易。

用全族的庆典,换取少女的自由。

少女成功逃离了族群,来到了旖旎梦幻的都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